丫鬟成长记

第251章 坚定

第二百五十一章 坚定

他爱你。小说/(uruo.网首发)

苏槿沉默了。

她不是小孩子,自然能感觉到欧阳洵对她的那种感情,陌生又熟悉。

从自己第一次见他到现在,欧阳洵帮了她多少次她自己也记不清了。苏槿不自觉的捏紧了裙角。

口口声声说着不想考虑爱情,因为董瑞的事情不愿相信任何男人。可实际呢?自己消费着欧阳洵的爱却不自知。

他不说,她也假意不知。虽然有时候会表现出一些若有似无的在乎,但她其实还是逃避的。

今天被人赤果果的当面说破,她竟然有种说不出的难堪之感。

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对她的爱,可她却佯装不知,不拒绝也不接受的享受其中么。这样的自己,让人生厌。

冬灵见苏槿没说话,表情也凝重了些,心里一惊,莫不是自己说错了话。难道公主对欧阳主子没有情谊的么。

她低下头,不敢再说什么让苏槿帮忙恳求欧阳洵的话。

“怡欢公主,容亲王来了。”有些陌生的声音在外面禀告。

成为了公主以后,郡主府改为公主府,又多添了不少下人,只是苏槿一般都不唤他们,在她身边伺候的依然是冬灵。

容亲王?

冬灵攥紧了手,她知道郡主为何被封为公主,就是因为皇帝打算让公主和亲生生不灭全文阅读。

她抬起头看着苏槿,想从她眼里看出点什么,只是,那里一片平静,似乎不含任何情绪和感情。

这,是说明公主对容亲王是没有感觉的吧?

可是,也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公主喜欢的是欧阳主子。

冬灵陷入了纠结。

容泽没有行礼,随意的好像进了自己的房间,直接坐到了苏槿的对面。

“怡欢公主,本王此次前来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不等苏槿说话,容泽直视着她的眼睛“公主是否愿意嫁给本王?”

没有让下人回避。他就这样说了出来。

冬灵的心都提了起来,公主会如何回答。

苏槿笑了,很浅的“这件事我记得和亲王说过。”

当然,他记得。她说“我不愿。”

容泽低下头“本王以为公主会改变心意。”

曹管家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低着头。这怡欢公主不肯嫁给少爷,看来只有请这正元的皇帝下令了。

“为什么。如果是担心你今后在皓月的地位,本王允诺,只此一生。只娶你一人。”容泽说的底气十足,听起来是那样真挚。

“少爷……”曹管家忍不住开口想打断,这少爷是昏了头么,他是皓月年轻有为的亲王,怎么可能只娶这女子一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都是万万不行的。

苏槿也愣了。

这不是现代,她很清楚。这里的男人几乎都是妻妾成群,这是身份的象征。

如今,一个古代的男人对自己说。一生,只娶你一人。

容泽握紧了手,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只是话就那么冲出了口,想反悔也是来不及的。不过,他好像并不排斥自己说的这话。

冬灵望望苏槿又看看容泽,心里焦躁不安,容亲王如此深情的承诺已经远超她的想象。可是,那欧阳主子该如何是好,欧阳主子怎么办。

“容亲王,我从未担心过自己在皓月的地位。”苏槿起身。向容泽施了一礼“多谢亲王错爱。”

错爱?还是拒绝了啊。

容泽苦笑“怡欢公主是心有他人么。”

苏槿咬了下唇,点点头“我只是女子,我不愿考虑那样多。”

容泽了然,挥了挥手让曹管家下去。曹管家明显知道他要做什么,想说什么却终究放弃了。

所有下人都退了下去,容泽指着自己的面具“怡欢公主可想知道本王的样子?”

样子?苏槿一开始的确好奇过,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或者说,从来都不重要。

“本王知道你不在意。”容泽自嘲道“不过本王还是想争取一下。”

此话一出,苏槿便明白了。

容泽摘下面具的一瞬间,苏槿还是忍不住微微抽了口气开艘航母去抗日最新章节。

惊若天人。这大约就是他为什么要带着面具的原因吧。一个男子生的太过俊美便少了几分威慑力。

因着长期带面具,容泽的脸带了几分苍白,更衬托出嘴巴的殷虹。

摘了面具的容泽好像忽然泄了气,一直坐的笔直的他软软摊到在坐垫上。轻佻的朝苏槿眨了下眼“苏槿,可有被我的美貌迷倒。”

不等苏槿说话,他又哈哈大笑两声,只是这笑里只有无奈。

“容泽,你到底需要我做什么。”既然他直接唤她苏槿,她也不便拘泥。

容泽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果然聪慧。”接着他的表情严肃起来,把遇到算命先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略过了皇帝和自己母亲的事情,只说需要苏槿去帮助他母亲脱离苦海。

“玉佩。”

容泽露出一副惊讶的模样“你怎么知道我会随身携带。”

苏槿嗯了一声,没解释。他既然今天来找自己问这些,那肯定是想好了应对之策的。

“你真是无趣。”容泽把玉佩扔了过去“欧阳洵为什么会看上你这种无趣之人。”

苏槿接住玉佩,这是她来这个世界后第一次真的摸到它。

龙纹图样,一个小小的白字。

拿在手里有种温润之感。

苏槿闭上眼。

这便是那证明她身份的东西?潜意识告诉她一定要得到,可为什么真正拿到手之后却又没有了那份激动呢。

也许,答案在皇帝那里?

“虽然你不嫁给我,不过那你身上的生生不息我还是会解的。”容泽边说边带上了面具,潇潇洒洒的离开了。

好像他来这只是为了将玉佩给她。

“少爷……”曹管家见容泽出来匆忙迎上去“你……”他指了指容泽的面具。

容泽点点头“嗯。”

“她答应了?”看着容泽好心情的上扬的嘴角,曹管家猜测到,不过同时心里也闪过一丝鄙夷。

“没有。”

“没有?”没有你那么高兴做什么。

“本王知道为什么她可以拯救母亲了。”

曹管家眨了眨眼,他完全不懂少爷在说什么。

容泽没有理曹管家,只是大踏步的往外走,他要赶紧了结了此次正元之行。

曹管家当然不知道,容泽只是想通了。当苏槿第二次对他说不愿的时候他忽然就明白了,既然不愿何须伪装。没有任何顾忌,只因为不愿。不管他是不是亲王,也不管皇帝是不是想让她和亲,她不愿嫁。

他记得她说的“我只是女子,我不愿考虑那样多。”

母亲也是女子,他既然想让母亲快乐,就不该考虑那样多。有些东西,必须去做,哪怕反,也在所不惜。

苏槿不知道,自己无心的一句话,给了容泽最坚定的决定。(。)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