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52章 求娶

第二百五十二章 求娶

“她……她真是那样说的?”欧阳洵的声音有着自己都没察觉的颤抖。

青影看了眼欧阳洵,心里不知怎么有一种既酸涩却又如释重负的感觉。他低着头,没有接话。

“可是……”欧阳洵皱眉“她只承认自己有心仪的人罢了。”

欧阳洵边说边在屋里踱步,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

“主子,苏姑娘请你去茶道一叙。”欧阳旭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索中,白影不得不提高了点声音。

欧阳洵下意识的点点头,忽然反应过来“谁?”

“苏姑娘,怡欢公主。”

“苏……”欧阳洵真想抽自己一巴掌,自己怎么会如此不济,说话都有点不自然的感觉。

苏槿浅笑了一下“欧阳洵,你忘记我叫什么了么?”

欧阳洵摇摇头,自己怎么会忘记。

“苏槿。”他暗自捏了下自己的手,露出一抹笑颜“什么事。”

苏槿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欧阳洵。

比起初见时,欧阳洵脸上的线条轮廓更加分明了些,依旧是墨色的缎子衣袍,腰间还是那把折扇。只是,没有了轻佻的表情,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他,似乎多了些羞涩。

本就有些不自在的欧阳洵被苏槿看的感觉自己的手心都有些微湿,忍不住心里啐了自己一口。

“是关于橙影的。”苏槿又想起冬灵那丫头可怜的样子“芊芊已经……”

她又抿住嘴,欧阳洵怎么对待属下实在不是她应该干涉的。

欧阳洵却误会了她的意思,忙解释道“我不是因为他杀了芊芊才逐他出听风阁的。”他的眼神晦暗了“橙影自小和我一同长大。”

他声音里的无奈让苏槿也叹了口气。

她怎么会不懂,那种背叛的感觉。被亲近的人背叛。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恳请欧阳洵不要逐橙影出听风阁呢。

“不过。”欧阳洵突然扬起了嘴角“就算你不同我说,其他几个人也不会任由他离开的。”

苏槿有些错愕,旋即便明白了,定是青影他们前去留人了。

“小丫头。”欧阳洵不欲与她再说别人的事,脸有些发红“你的及笄就在下个月吧?”

及笄?苏槿早就忘记了这回事。

“你知道,皇上本来是想让我尚公主的,只是现在已经没有八公主了。”欧阳洵的眼睛很亮。就那样看着苏槿。

两世为人,苏槿自然明白了欧阳洵的意思。

她知道自己对欧阳洵并非没有感情,可是,前世的董瑞的背叛历历在目。

真的可以相信么。

见苏槿没有回答。欧阳洵没有催促。他端起茶盏饮了一口,这茶道的茶师茶艺是愈发进益了。

“好。”

欧阳洵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因为那声音实在太轻了。他抬起头,苏槿笑着又重复了一遍。

“好。”

自己在这里,依着现在的身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不嫁人。既然如此,何不嫁给他。至少,他现在是喜欢自己的。自己也是喜欢他的。以后的路,以后再说吧。

欧阳洵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离开的茶道。

后来白影告诉他,从未见过他脸上的笑容如此真实和幸福。

苏槿一直知道欧阳洵是一个很效率的人,只是没想到第二天他就请太后赐婚。

因着太子和玉佛寺的原因,太后对欧阳洵也颇为偏爱。一开始听闻他要请自己赐婚是非常高兴的。只是得知是苏槿后,变了脸。

“怡欢公主?”太后的面色一下冷了“你不知道皓月国要和我正元结亲么?那怡欢公主之所以能被封为公主,就是因为要去和亲。”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她怎么可能同意那个女人被封为公主。

“太后娘娘。怡欢公主和亲的事情皇上并没有昭告天下。”晋颜玉的声音柔柔的,只是这话无疑是在激怒太后。

果然,太后拍了一下椅子“难道是让哀家明知皇上用意然后故意给皇上难堪么!”

“颜玉不敢。”晋颜玉佯装惊慌的跪下“太后娘娘恕罪。”

太后冷哼一声,看着跪在那里的欧阳洵“你是个好姑娘,只不过说出了一些人的心里话罢了。”

“皇祖母……”晋慕染忍不住开口,尽管听到欧阳洵求娶苏槿他心里有一瞬间的刺疼,不过苏槿终究是他妹妹。比起别人,他更相信欧阳洵。

只是还没说便被太后打断了。

“太子,你现在身为太子了,凡事不可以感情用事。”

晋慕染只能低头称是。

“你年纪也不小了。若是真心想娶妻,哀家帮你物色个门当户对的小姐便是了。”太后叹了口气“哀家也是为你好。”

出乎意料的,欧阳洵道“好,那全凭太后做主了。”

这下不仅晋颜玉。晋慕染也是万分惊讶,欧阳洵什么时候如此好说话了。而且他如此做到底将苏槿至于何地?

太后倒是十分高兴,准备帮欧阳洵好好挑选一番。

“欧阳洵,你这样对得起她么!”晋慕染在宫门口拦住了欧阳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如果不这样,才是害了她。”欧阳洵不愿解释更多。骑马绝尘而去,留下了怔在原地的晋慕染。

当夜。夏王府。

欧阳洵打量着夏王府,他很久没来过这里。

“物是人非了是么。”

欧阳洵转过身,面前的人早就没有了曾经的俊朗。胡子拉碴,面色发白。

“我终究还是输了。”夏启晨随手拿过两壶酒“陪我小酌两杯?”

欧阳洵接过酒壶,豪饮了一口。

“他不能当王爷。”夏启晨自言自语摇头“我也不能。”

“你说我这是为什么,图什么!”夏启晨又大灌了两口酒,一副疯癫的模样。

夏王府败落了。曾经的王位似乎也没有那么吸引人了。现在的夏王府,就像一个迟暮的病重老人在苦苦挣扎着,生不如死。

“你知道应当怎么做。”欧阳洵终于开口了。

夏启晨点点头,眼里似有泪痕“我能拜托你么。”

欧阳洵点头“我会的。”

第二日,朝堂之上发生了两件事震惊朝臣。

第一件,夏王府的王位由夏启正继承。

第二件,夏老王爷替夏启正求娶怡欢公主。

相比起这两件,夏王府的二公子夏启晨从戎的消息实在惹不起人们的关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