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53章 清理

第二百五十三章 清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说→网,為您提供精彩閱讀。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一家有女百家求,何况是天家女子呢。

但是,这苏槿可不算是正经的公主,只不过因着和亲需要才被册封的。

夏王府这算什么?

皇上当场就变了脸色,但是他也确实没有诏令证明苏槿是要去和亲的。最后只是阴沉着脸一句“再议”便退了朝。

古和小心翼翼的看着皇上的脸色,小声道“皇上,容亲王求见。”

这么快就知道夏王府求娶苏槿的事情了?皇上皱了下眉,示意请他进来。

“皇上,容泽此次前来是来告辞的。”容泽开门见山的说道。

告辞?

皇上眼里闪过一丝疑虑。容泽这是在抗议?

“容亲王,这个婚事……”皇上沉吟了一下“朕不日便会下旨,你且安心在留几日吧。”

容泽笑了“皇上,这皓月和正元交好是定局,我们献上七香车就是表示了我们的诚意。至于这秦晋之好么,”他顿了顿“终究是有缘无分。”

“容亲王多虑了,哪有什么有缘无分。”皇上突然想起容雪求到自己面前的事情,试探的问道“还是容亲王希望招驸马?”

招驸马?容泽挑了下眉。

“容雪公主之前和朕说欲招丞相府的二公子欧阳洵为驸马。”见容泽似乎并不知情,皇上解释道“如果容亲王确实无意于正元的女子,那容雪公主在我正元招驸马也未尝不可。”

“多谢皇上好意。”容泽的笑意淡了不少“不过容雪是我们皓月的至宝,她的婚事本王做不了主。八零电子书strong>”

“我自己的婚事我自己做主。”容雪倔强的看着容泽。

她抿着嘴,盯着容泽的眼睛。从他进屋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一定是找自己说这婚事的。

“你是皓月的公主。”容泽不容置疑道“你以为你能做的了主么。”、

容雪不甘心的道“凭什么你就可以。”

容泽眼睛眯了起来“因为我无父无母。”

本来准备好反击的容雪突然就沉默了。她不知道如何接话了。

“欧阳洵不喜欢你。”容泽叹了口气“何苦呢。”

已经焉声息鼓的容雪又被激起了斗志“他没和我相处过罢了。”

容泽冷笑一声“相处了便会喜欢你么。”不待容雪回答,他便低语道“有些人,错过了认识的时候,便是一辈子。”

容雪怔怔的不说话了。她自然知道容泽指的是谁,他的话语中有些酸涩的意味。

皓月国的容亲王带着容雪公主回皓月了。

正如他们来的突然,走,也是那样迅速。

“主子。”白影抬头看着欧阳洵“苏姑娘今早去送行了。”

欧阳洵收回一直盯着窗外的目光。点点头“她应当去的。”

走的除了容泽,还有黎青。不管怎么说,这两人都算对她有恩。

“现在么”欧阳洵摸了下折扇“我那大哥也嚣张了许久,是时候给些教训了。”

丞相府又被赶出了一批女子。

每天都能看到些梨花带雨的女子苦苦跪在丞相府门口。

她们都是丞相府那个feng/流的二公子带回去的。现在不知缘何全部赶了出来。

“看来他是要有大动作呢。”欧阳旭看着那些女子,大多数都是他安插到欧阳洵身边的人,原本欧阳洵是不太理会的,他送他便接着。

都是那个该死的女人。

太子大婚。

太子妃却不是晋颜玉,而是贤王府的小姐。

没有侧妃。

晋颜玉得知这些消息的时候把自己的唇都咬出了血。

她怎么也没想到。欧阳旭让自己藏的那个嬷嬷竟然是失踪的王贵妃易容!

“晋宏,你不是想当皇帝么!”因着连哭了数日,她的嗓子已经嘶哑了。

晋宏看着她,面无表情,只是眼里闪过一丝伤痛。

“把小姐的嘴封上。”

他抬头看着京城,这京城,从此便没了晋王府。

“晋公子。”一个女声响起,冬灵气喘吁吁的追来,递过来一个包。

“这是我家公主给你的,请你留作纪念。”

晋宏接过来。手一摸便知道是茶叶。

“公主得知你要走,亲自挑选的茶叶,做了一些茶包,用水泡开就行了。”

“多谢。”

仅仅两个字,冬灵福了福身,转身离开了。

七天前。

“公主,为什么要送晋公子茶叶呢。”冬灵纳闷的看着苏槿在茶室忙碌。

“他帮过我。”苏槿的手顿了下,似乎又看到当初在夏王府,晋宏那有些别扭的样子。

他应当是觉察出晋颜玉身边的嬷嬷有问题所以查探的吧。放弃和夏启正联手夺位,既是无奈也是解脱吧。

晋慕染帮他就晋颜玉窝藏王贵妃一事求的了皇上赦免。但逐出京城却在所难免。

离开也好,这京城本就是个是非之地。

因着王贵妃被寻找到,很多事情也有了答案。

比如,上次晋慕染和欧阳洵受伤是因为欧阳旭勾结敌国所致。

“主子这次行动是不是太果断了些。”青影皱眉。主子和欧阳旭的恩怨并非一天。

“因为主子有了想守护的人吧。”橙影叹了一口气,他回到了听风阁,只是性子沉稳了不少。

因为想要赢取苏槿,所以才要扫清一切可能对她产生威胁的人。

“可是主子为什么要在法场上让听风阁蒙面救下欧阳旭呢。”白影冷不丁冒了一句。

“他,终究不是那么狠心的人吧。”

现在事情都准备的差不多了,相信苏槿过门的日子也快了吧。

……

“皇祖母。替欧阳洵指婚的事情如何了。”

晋慕染携着太子妃一同来看望太后,只是这句话一出口,本是笑意满面的太后换做了一副愁容。

她本都看好了那秦家的姑娘,结果欧阳旭的事情闹了出来。秦尚书自然不肯了。

“哀家也无能为力。”太后沉默良久才开口。

晋慕染点点头,接着叹了口气“谁也没想到欧阳旭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丞相已经告老退出了朝堂。念在多年的苦劳,皇上没有因欧阳旭追究其他人。

现在的欧阳洵,已经不是丞相之子了,只是一介布衣。

一介布衣哪里有资格被指婚。

晋慕染低下头,他能帮的也就这么多了,让太后不再理会想起这事。

剩下的,就要靠他们自己了。(。)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