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149章 这不可能!

第一百四十九章 这不可能!

龙族乃妖兽之中的王族,纵然林旭现在只是蛟龙之体,但也算是龙族的旁支,自然有了与百兽沟通的能力,从魔神塔第三层的兽类口中,林旭打听到了关于魔神塔第三层的一些极为有用的信息。

魔神塔第三层和前两层不同,所有的机缘宝物全都集中在大平原最中心的陨神峰之上,而且在林旭和叶萍儿进入这里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和妖兽进入到了魔神塔第三层,现在正在往陨神峰赶去。

不过根据林旭得到的消息,除了他和叶萍儿之外,进入到这魔神塔第三层的修士到目前为止只有八人,也就是说乱星海三大势力一共只有十人成功到达了魔神塔第三层,只占进入其中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林旭两人也不知道光头男和冷凌月有没有进入到这魔神塔四层,如果他们进入了的话,定然也会去陨神峰,说不定能够在陨神峰和他们重逢。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林旭并没有恢复蛟龙本体飞行,而人形状态下的他在这魔神塔第三层之中根本就飞不起来,所以只能和叶萍儿靠双腿向陨神峰赶路。

好在两人虽然不能飞行,但行进的速度却是极快,不过数日时间就穿越了横断山脉进入大平原中,距离中心之处的陨神峰已经不远了。

“咦,前面似乎有打斗声,过去看看!”

这一日,两人已经远远地看到了天边的那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想来因该就是陨神峰了,正要加把劲儿赶过去。林旭忽然察觉到左前方数里之外传来一阵强烈的灵气波动,似乎是有什么人在交手。

交手的人有三个,一人有着一头血色的长发,面容冷厉,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寒气。另一人浑身上下缭绕着一股黑气,身形较矮,面孔在黑气之中时隐时现,看上去颇为诡异,两人都是筑基后期大圆满的修为,而与他们交手之人则是林旭的老熟人。之前在魔神塔一层之时被林旭打跑的虚天殿的结丹初期修士虚成许。

“是他们!他们怎么会打起来的?”

那两个筑基后期大圆满修士林旭也有过一面之缘,血色长发的是阎罗殿的第四修罗血刀,而浑身被黑气缭绕的则是第二修罗陈天。

只不过此刻两人的状态并不怎么好,血刀半跪在地上,浑身血迹斑斑。手中的血色长刀之上布满了裂纹,陈天身上的黑色雾气也是十分稀薄,连其面容都快要遮挡不住了,站在血刀身旁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虚成许的状态也不是太好,后背之上有着一道深深的刀痕,皮肉外翻,一道道杀气正从其中散发而出,其中似乎还有着一些细小的黑绿色虫子尸体不断地从其伤口之中被逼出、掉落在地上。

“血刀、陈天。我不得不承认,你们两个小混蛋的确是很厉害,竟然能让我受到这样的创伤!”

微微喘了一口气。虚成许的目光之中满是冷意和杀气:“不过到此为止了,不管你们有多天才,筑基期和结丹期之间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我要让你们知道,敢对我出手是你们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

双手结印,虚成许向着血刀和两人一指。一道法印从其双手之间飞出骤然放大,化为山丘大小的虚天鼎虚像向着两人以泰山压顶之势压了下来。

虚天鼎虚像下降的速度并不快。但血刀和陈天两人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何况两人的气机早已被锁定。根本就是避无可避。

“我血刀竟然会死在你这种杂碎手中,天道不公啊!”

血刀浑身上下的伤口在虚天鼎强大的气压之下不断地崩裂着,手中的血色长刀不甘地向着虚天鼎虚像轰去,巨大的血红色刀芒从血色长刀之上发出轰在了虚天鼎虚像之上,轰然溃散开来,紧接着血色长刀也尽数碎裂开来,整个人再也扛不住巨大的压力瘫倒在了地上。

陈天浑身的黑气凝聚成了一头长着巨大独角的怪异黑色巨蟒,一声和蟒蛇截然不同的巨吼声响起,黑色巨蟒向着虚天鼎虚像撞了上去,也是身躯骤然碎裂开来重新化为了黑气,慢慢变淡消失。

“噗!”

黑色巨蟒碎裂,陈天身上的黑气溃散开来,张口喷出一蓬血雾之后软倒在地。

“我早就说过了,你们这些躲在黑暗中的小老鼠,只有在黑暗之中才有那么一点点的威胁,正面对战你们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简直是不自量力!”

被血色刀芒和黑色巨蟒接连攻击,虚成许脸上也是泛上了一抹不正常的潮红之色,血刀和陈天的拼命一击,即使他是结丹初期的修士也不能完全无视,毕竟两人是虚天殿首屈一指的五大修罗之一,战力远超一般的筑基后期大圆满修士,更何况虚成许早已受伤。

只不过,他的状态比起血刀和陈天两人来还是要好得多,血刀和陈天已经耗尽了最后一点力量,只能不甘地瘫软在地,眼看就要被虚天鼎虚像碾压成肉泥。

“五大修罗?我呸!今天我就先灭了你们两个!不过你们不用担心,很快我就会送其他三个修罗去陪你们的,尤其是林旭那个小杂碎!”

虚成许狂笑着双手向下猛然一压,虚天鼎虚像一顿,下降的速度陡然增加了数倍,眼看就要砸在血刀和陈天身上将二人压成肉泥。

“轰!”

一道人影忽然突兀地出现在两人身旁,一只手掌轻轻地托住了虚天鼎虚像的顶部,浩大的威压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刚才好像听说你想把五大修罗全部给灭了,尤其是我,对么?”

托住虚天鼎虚像的正是林旭,其淡漠地看着虚成许。

“是你?林旭,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虚成许的狂笑声戛然而止,张狂的神色凝滞在了脸上,紧接着换上了一脸的狰狞。

“为什么我不敢出现在你面前呢?似乎被打得落荒而逃的是你不是我吧?”

林旭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小子,若非有那诡异的石像帮你,我怎么可能输给你?现在你竟然敢单独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敢接住我的虚天印,简直是不知死活!”

虚成许看向林旭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愤恨之色,双手法印一阵变幻之后猛然下压。

想象之中林旭被压成齑粉的情况并未出现,虚天鼎虚像颤抖着,但却无法下压丝毫,而林旭也根本没有一点点吃力的样子,反而是一脸戏谑地看着虚成许。

“这就是你的倚仗么?虚天印?看上去好像不怎么样啊!”

林旭轻笑了一声,托着虚天鼎虚像的手掌轻轻一弹,看上去气势浩大、坚不可摧的虚天鼎虚像如同玻璃一样碎裂开来,像泡沫被戳破一般消失不见。

“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破得了我的虚天印?”

虚成许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那可是【虚天印】啊!是虚天殿之中数一数二的强大法术,林旭不过是个筑基后期大圆满境界的小子,他怎么能够……

等等,刚才林旭破掉他的法术那一瞬间释放出来的气息!

“你突破了!你达到结丹期了?!”

虚成许倒吸了一口凉气,尽管他不愿意相信,但刚才那一瞬间林旭爆发出来的气息的确是属于结丹期的气息,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对方竟然突破了!

“眼力不错!我的确是突破了,结丹初期顶峰,比你的修为高那么一点点!现在你还认为能够吃定我么?”

虚成许嘴角抽搐,听到林旭亲口承认之后,他已经没有了半点战斗下去的欲望。

别说他现在已经受了伤,战力不复巅峰状态,就算他现在是巅峰状态,恐怕也不是林旭的对手,看血刀和陈天两人就知道了,能够获得修罗称号的都是阎罗殿之中数一数二的天才人物,战力远超修为,更何况林旭现在的修为可是比他还高,已经达到了结丹初期的巅峰。

猛然间,虚成许转头朝着陨神峰的方向狂奔而去,这魔神塔三层之中无法飞行,就算他是结丹期修士也只能靠着双腿逃命。

“想走?你走得了么?”

林旭冷笑了一声,却听一声爆响,虚成许倒飞了回来,重重地摔在了林旭脚下,石像傀儡迈着大步走了过来,一伸手就像提小鸡崽一样将其抓在手中提了起来。

“林旭,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你就是我们虚天殿的死敌,乱星海将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林旭早就安排石像傀儡守在一旁,以石像傀儡的速度和力量,心神俱丧之下的虚成许根本就没办法躲开,现在被石像傀儡抓在手里也是挣扎不开,只能以愤怒的目光瞪着林旭威胁道。

“乱星海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林旭不屑地看着虚成许:“恐怕你们虚天殿还没这个本事!乱星海三大势力鼎足而立,你们虚天殿想要一手遮天,那还得看看我们阎罗殿答不答应!”

伸手轻轻地在虚成许脸上拍了拍,林旭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不过嘛,你是看不到了!送他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