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150章 神兵天降

第一百五十章 神兵天降

石像傀儡眼中红芒一闪,抡起硕大的拳头就要向着虚成许的头颅砸去,这要是被砸实了,以虚成许现在的状态,那绝对会像个烂西瓜一样破裂开来,死得不能再死。

“等等,你要是杀了我就再也见不到天元和冷凌月了!”

虚成许看着石像傀儡轰过来的巨大拳头,脸色苍白地嘶声吼道。

“慢!”

林旭眉头一皱,吐出了一个字,石像傀儡的拳头几乎是擦着虚成许的额头停了下来,凛冽如刀的劲风将虚成许的脸上划开了两道血痕。

“你刚才说什么?你知道天兄和月儿的下落?”

林旭回过了头,冷冷地看着虚成许,眼中寒芒爆闪,虚成许知道要是自己一句话不对的话定然会被当场轰杀。

“我确实知道,这两人现在被困在一个地方,只有我知道,你要是杀了我,他们俩人也别想活下去!”

虚成许咽了咽口水,他现在只能赌在林旭心里,光头男和冷凌月的安全比击杀他要重要了。

“告诉我他们在哪里!”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发誓放过我!”

“你有资格跟我讲条件么?”

林旭神色淡漠地看着虚成许:“老老实实说出来,我还可以考虑留你一丝真灵转生,否则我直接对你搜魂,后果你应该清楚!”

虚成许脸色惨白,看来今天无论如何林旭也不可能会放过他了:“你,你好狠!”

“我数三下,你要是不想说的话。就不用再说了!”

“三!”

“二!”

“一!”

“我,我说!”

虚成许脸色彻底灰败下来,既然必死无疑,那何必让自己死得那么痛苦?

【搜魂】之术虚成许也知道,这是一种极为狠毒的禁术。不但修仙界有,乱星海也有,被【搜魂】的修士最好的结果也是魂魄破裂变成痴傻之人,更多的则是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甚至连转生的机会也没有。

这种法术实在是太过歹毒,有伤天和。所以一般情况下修士都不会使用,以免给自己增加业力,渡劫之时增加天劫的难度。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只要不是常用的话,增加一点点业力对修士来说也不是不能承受的。虚成许看着林旭那淡漠的眼神,心中不敢有任何一丝侥幸,他能够感觉得到林旭绝对没有跟他开玩笑,若是他真的不说的话,林旭真的会对他搜魂。

“他们就在离这里东南方万里之外的一处天然结界之中,原本我和正超师兄已经把他们拿下了,谁知道这两人竟然有办法能够挣脱控制,躲入了一处石林之中。布下了阵法阻挡,现在正超师兄正在那里守着,只要阵法被破开。他们就死定了,哈哈哈!”

虚成许癫狂地大笑起来。

“东南方万里之外?该死!”

林旭脸色沉了下来,心念一动,石像傀儡握着虚成许脖颈的手猛然用力,卡嚓一声捏断了他的脖子,虚成许眼睛一瞪。神采涣散开来,没了生气。

将石像傀儡收起。林旭身形一晃直接化成了蛟龙本体,叶萍儿也心意相通地跃上了林旭头部。紧紧地抱住了林旭的龙角,冲天而起向着东南方飞去。

听虚成许所说光头男和冷凌月应该是被虚正超困在了东南方万里之外,随时有可能有生命危险,林旭急了,要是靠双腿跑过去的话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现在也顾不得会否暴露身份了,直接化出蛟龙本体飞过去。

当然,化为本体之前,林旭也没忘了用气势压迫了一下重伤的血刀和陈天,将两人给震昏了过去,他可不想让这两人现在就知道自己妖兽之身的身份。

只不过林旭不知道的是,本应该被他的气势震晕的陈天竟然悄悄睁开了眼睛,看着他冲天而去的身影,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结丹初期的蛟龙化形?可是他的元神和妖兽完全不同啊!难道是夺舍?有意思!”

从地上爬起来,陈天伸手一招,从虚成许的尸身后背伤口之中钻出了数百只墨绿色的小虫向着他飞了过来,一点点绿光从小虫身上冒出钻入了他的体内,瞬间他全身的伤口就开始愈合、结疤脱落,体内经脉所受的创伤也在迅速地恢复之中。

而地上虚成许的尸体则是随着墨绿色小虫的钻出渐渐地干瘪了下去,不多时便成为了一巨干尸,一阵微风吹过,竟然随风化开成为了齑粉。

随着虚成许化为粉尘消失不见,陈天的伤势也尽数恢复,甚至于身上隐隐有了一股和之前不同的气息,似乎有了一种突破的迹象。

“林旭,有意思的家伙!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的确欠了他一个人情,他日有机会的话还给他吧!”

转头看了一眼依然还在昏迷之中的血刀,陈天眼中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想了想之后,指尖飞出了一只墨绿色小虫,飞到了血刀的额头之处,一点绿光向着其眉心之处融入了进去。

随着绿光的融入,血刀禁闭的双眸动了动,隐隐有了醒来的迹象,陈天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身形一动全身黑气涌现化为一朵黑云向着陨神峰飞去。

“东南方向,万里之外,到底在哪里呢?”

蛟龙之躯的飞行速度何等惊人,不过半天时间林旭就来到了虚成许所说的东南方的万里之外,这里是大平原的边缘,有着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丛林,林旭已经将方圆数里之内都查找了一边,却没有发现光头男和冷凌月两人的踪迹。

“该死!早知道就应该对虚成许那家伙搜魂的,也不至于在这里瞎忙活!”

林旭眼中满是焦急之色,若是因为找寻耽误了太多时间,光头男和冷凌月出了什么事的话,那他可就真的后悔莫及了。

“夫君你别着急,月姐姐和天元大哥福缘深厚不像是早夭之人,萍儿相信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叶萍儿柔声安慰着林旭,眼神之中的焦虑却不比林旭少上多少,她很清楚冷凌月两人在林旭心中的地位,若是两人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很难保证林旭会不会发狂。

林旭微微点了点头,心中的焦虑却并未减轻多少,飞行的速度更快了几分,在丛林上空呈地毯式搜寻起来。

忽然之间,林旭看见远处的丛林之中似乎有一片奇怪的巨石组成的石林,远远望去似乎有丝丝缕缕的天地灵气向着其中汇聚而去,不由得精神一震。

“难道就是那片石林?”

来不及多想,身形一摆林旭向着石林飞了过去,果然看见了一个散发着淡淡红芒的半透明结界笼罩着石林之中的一块三尺见方的地域,光头男和冷凌月正盘腿坐在其中,掐着法决维持结界,结界之外则有一人不催动着黑色刀阵攻击着结界,正是虚正超。

光头男和冷凌月的脸色尽皆惨白一片,嘴角血迹斑斑,并且随着虚正超的攻击不断地流出丝丝缕缕的鲜血,结界的颜色已经越来越淡,随着刀阵的撞击不断地颤动着,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

“哈哈,两个小娃娃,别再挣扎了!赶紧撤掉结界,老夫说不定能够留你们一个全尸,否则等着结界一破,定叫你们死无葬生之地!”

虚正超哈哈大笑着,满脸的得意之色,他之前也没想到冷凌月的这个一次性结界竟然有这么强的防护能力,连他的攻击都能挡下来,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整整攻击了快一天的时间了,不过还好,不管是结界还是结界之中的冷凌月两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等结界一破,恐怕两人连逃走的力气都欠奉。

“痴心妄想!”

冷凌月怒声娇叱了一句,盯着虚正超的目光杀气腾腾,若是目光可以杀人的话,虚正超早已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无耻之辈,身为结丹中期高手竟然出手偷袭我们,虚天殿之人全都是卑鄙小人!”

“哼!不见棺材不落泪,你们以为今天还能跑得掉么?等老夫破了这劳什子结界,定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虚正超面色一沉,继而露出了一丝**邪之色:“尤其是你,小美人,老夫观你还是处子之身,精气内敛,正好采阴补阳,让老夫的虚天无极功更上层楼!放心,在你死之前,老夫定会先让你尝尝什么是人间极乐,桀桀!”

“畜生!”

冷凌月怒目而视,光头男大声地嘶吼起来:“该死的老东西,爷爷今天要是不死,他日定要你百倍偿还!”

“是吗?很可惜,你们今天死定了,就算是神兵天降也救不了你们!给老夫破!”

虚正超手中法决一变,黑色刀阵的黑光又更甚了几分,轰然砸落在结界之上。

“卡擦!”

一声犹如玻璃碎裂般的生硬响起,结界终于被攻破了,光头男和冷凌月一口鲜血喷出,瘫软在了地上。

“哈哈,这下老夫看你们还怎么嘴硬!小子,你先给老夫去死吧!”

虚正超一声狂笑,黑色刀阵向着光头男轰了下去,这要是被轰中,以光头男现在的状态,绝对会被绞杀成渣。

“大胆!”

一声暴喝从空中传来,林旭巨大的蛟龙之身从天而降,后发先至地挡在了两人身前,龙尾一摆将刀阵直接轰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