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239章 土鸡瓦狗

第二百三十九章 土鸡瓦狗

一想到剑神宗可能已经被灭,紫坠儿和姜云帆生死不知,林旭顿时觉得五内欲焚,若是两人真的有了什么不测,那他费尽心机返回修仙界又有何意义?

心中激荡之下,林旭再也压制不住身上的气势,强横到极点的气息从体表慢慢蒸腾而起。

“何方高人在此?”

妖媚修士身为元婴初期的高手,比起一众属下来自然要警觉得多,林旭的气息刚刚泄露出一丝便被他察觉到了,心中大惊之下不由得脸色剧变暴喝道,同时一面白骨炼制而成的幡旗从其体内飞出被他握在了手中,一挥之下顿时无数阴魂从中飞出组成了一道气墙将其护得严严实实。

刚好在这时,丹青大殿的淡金色结界终于不支,宛如玻璃一般轰然破碎开来,无数的攻击越过破碎的结界向着丹青大殿轰去,这一轮齐轰之下,恐怕大殿之中的丹鼎门修士根本活不下来几人。

“灭!”

一声轻喝响起,漫天的攻击顿时如同泡影一般湮灭,而在丹青大殿的上空出现了一个身着白衫的清瘦俊秀修士,正是林旭。

五大仙门一向同气连枝,丹鼎门和剑神宗之间的关系也向来不错,林旭既然恰逢其会,自然不能眼看着丹鼎仅剩的这些弟子死在魔宗手中,更何况他还要打听剑神宗以及紫坠儿和姜云帆的下落。

“阁下是何方高人,为何要与我圣宗作对?”

妖媚修士眼睛陡然一缩,林旭并没有出手,只是轻喝了一声就将魔宗这么多修士的攻击全数瓦解,这种手段他自问还做不到,不由得心中大感不妙。

林旭淡淡地看了妖媚修士一眼,并没有回答,而是降落在了丹青大殿之前,伸手轻轻推开了大殿的殿门。

“魔头,我丹鼎门绝不会投降你们!”

“不过一死而已。我丹阳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一见林旭推开殿门,顿时无数道愤怒、仇恨的目光向着他射了过来,厉喝声四起。

丹青大殿之内只剩下不到一百的丹鼎门修士,均是人人带伤萎顿在地。之前维持护殿大阵已经耗尽了他们最后的一点真元,再加上大阵被破受到反噬,现在的他们根本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欠奉,只能对林旭怒目而视,口中喝骂不绝。

平白无故遭到仇视和喝骂。林旭先是一愣,接着不免有些好笑,自己这是替人受过,糟了无妄之灾了!

这些丹鼎门幸存的修士依托护殿大阵抵抗魔宗之人的攻击,根本就没有功夫注意殿外的情况,护殿大阵刚刚被破自己就推门走了进来,想来是被他们当成魔宗的人了。

“丹元子前辈何在?”

不知者不罪,林旭也没功夫和这些不知实情的弟子计较,沉声问道。

“本座丹元子,阁下何人?”

一个坐在最内圈的白胡子老头轻咳了一声站起了身。正是丹鼎门的太上老祖丹元子,之前和妖媚修士对阵之时受了不轻的伤,一直在打坐调息,听林旭称自己为前辈,丹元子觉得有些奇怪。

若林旭是魔宗之人,绝不会在称呼中加上“前辈”二字,这俊秀修士似乎是友非敌啊!

“晚辈剑神宗弟子林旭,路过此地特来相助!丹元子前辈放心,有我在绝不会让魔宗伤到你们!”

林旭朝着丹元子拱了拱手,声音不大却犹如钟鼓之音一般响彻在每一个丹鼎门修士的耳中。众人一脸震惊地看着林旭,脑中均是闪过一个念头,这小子疯了么?

林旭此刻的气息已经平静了下来,除了同为元婴期的丹元子。谁也看不出眼前这个看上去很年轻的俊秀修士竟然也是元婴期的修为。

剑神宗林旭?没听说过啊!剑神宗有这号人物么?而且听说魔宗这次也派人同时攻打剑神宗和凌云宗,剑神宗的弟子怎么会抽得出身来援救他们丹鼎门?

只有丹元子盯着林旭,眼中惊疑不定,和丹鼎门的其他人不同,林旭虽然没有显露出气息,但同为元婴期修士。丹元子还是能够感受得出林旭那略显清瘦的身躯之中蕴含着怎样可怕的力量!

丹元子甚至可以肯定,林旭定然也是元婴期修士,而且实力远在他之上,否则绝不可能给他这么沉重的压力。

剑神宗不是只有一个元婴中期的紫阳老祖么?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更加深不可测的林旭了?为何自己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此人的名头?

丹元子心头满是疑惑,但林旭既然已经表明了身份来历和相助的意愿,他身为丹鼎门太上老祖定然不能不领情,更何况现在丹鼎门上下包括他在内都是重伤之身,根本就不剩下几分战力,除了指望忽然冒出来的林旭之外还真是没什么好办法。

“多谢林小友!只是魔宗势大,仅凭小友一人之力,恐难抵挡啊!”

丹元子向着林旭拱了拱手,脸上还是满面愁容,虽然林旭也是元婴期修士,但魔宗这次来袭的人也不是易与之辈,那个打伤自己的东方玉就是个狠角色,虽然同为元婴初期修为,但自己却基本上一直处在下风,更别说魔宗还有上千的结丹期高手随其一起前来,除非林旭实力远超东方玉,否则的话在这么多魔宗高手的围攻之下再对上东方玉,恐怕下场也不会比自己好上多少吧?

“魔宗势大么?”

林旭转身斜视漂浮在半空之中的魔宗修士,冷笑道,“不过一群土鸡瓦狗而已,反掌可灭!”

林旭这句话并没有压低声音,反而有意运用了龙元之力,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丹鼎门的修士们嘴巴张得更大了,像看傻子一样看向林旭。

土鸡瓦狗?反掌可灭?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土鸡瓦狗能把丹鼎门杀得人仰马翻?土鸡瓦狗能差点就将丹鼎门覆灭?

如果说丹鼎门的修士只是觉得林旭言过其实太过自大的话,魔宗之人就是恼怒不已了,竟然被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说成是土鸡瓦狗、反掌可灭,简直是欺人太甚!

魔宗这些年来发展迅速,打得五大仙门节节败退,刚才更是差点就将丹鼎门灭门,如何受得了林旭这样的蔑视和嘲讽,当下三个结丹期的修士便跳了出来:“大胆,哪里来的臭小子如此不知死活,竟敢口出狂言,看爷爷不把你大卸八块!”

一把鬼头大刀、一根狼牙棒外加一道黑气凝聚而成的箭矢向着林旭当头飞斩了过来,将林旭上中下三路封得严严实实。

这三个魔宗修士修为都在结丹后期,算得上是魔宗之中的好手,尤其擅长合击之术,在他们看来林旭面对这样的攻击根本不可能躲得开,定然会被砸得骨肉成泥。

“定!”

林旭嘴角拉出了一丝嘲讽的冷笑,这三人的配合的确不错,不过这样的攻击对付对付结丹期修士还行,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够看,他也根本没有必要躲!

嘴唇微张吐出一个“定”字,顿时鬼头大刀和狼牙棒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抓住了一般定在了林旭身前一丈开外,而黑气凝聚成的箭矢则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材料不错,不过炼制的人太差劲了,才达到中品宝器!”

林旭瞟了鬼头大刀和狼牙棒一眼,扔出一句话后一挥手直接将这两件中品宝器收入了灵田空间的乾坤八卦炉中,对现在的林旭来说这样的中品宝器的确是看不上眼,不过可以用乾坤八卦炉分解成材料来炼制其他法宝,不能浪费了!

“我的大刀!”

“还我的宝物!”

法宝一个照面就被林旭莫名其妙地收走,魔宗的两个修士气得快吐血了,中品宝器林旭看不上眼,但却是他们手中有数的宝贝啊!

被愤怒冲昏了头的两个修士狂吼着向着林旭冲了上来,还没冲到林旭面前便感觉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大力给拽住,浑身的真元瞬间被压回了丹田之中,根本无法调用丝毫,还未叫出声来便觉得一股无可抵御的力量向着全身各处压来,“砰砰”两声炸成漫天的血雾。

“你想去哪儿?”

眼见两个同伴转瞬间便尸骨无存,和他们一起动手攻击林旭的魔宗修士脸色吓得惨白,刚想转身逃跑却发现自己也动不了了,同时林旭那带着冰冷笑意的脸如同鬼魅一般出现了他的面前。

“道君大人,救命!救命……啊~!”

魔宗修士恐惧到了极点,转投向着远处的东方玉嘶声求救,只是话还没说上两句身上就冒起了一股黑色的火焰,瞬间将其烧得尸骨无存,连点渣都没剩下。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看向林旭,林旭也有些诧异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怎么这么弱?”

林旭轻声嘀咕了一句,一直以来他的对手都是高他一两个层次的存在,晋升到元婴期之后也是和同为元婴期的对手交战,对结丹期修士出手还是第一次,感觉跟掐死几只蚂蚁一样简单,让他感觉有些不适应。

这是哪儿来的杀神?

魔宗的修士一个个只觉得脊梁骨直冒寒气,看着林旭的眼光如同见鬼一般。。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