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240章 煞气冲天

第二百四十章 煞气冲天

“阁下是谁?为何要管我圣宗的闲事?”

妖媚修士东方玉此刻也是面沉似水,林旭刚才虽然只是随手两击,但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让他心中警钟大起,东方玉自忖自己虽然也可以破掉手下三人的合击并将其击杀,但要做到林旭这样轻松随意却绝无可能!

这突然冒出来的小子实力深不可测!

“圣宗?”

东方玉的话让林旭有些诧异,旋即明白过来这是魔宗之人抬高身价的自称,当下冷笑道:“本座出自剑神宗,救援友宗、除魔卫道乃是应有之义,何来闲事一说?”

似乎手握大权的元婴期修士都喜欢自称“本座”,显得高深莫测,林旭便照着试了试,嗯,果然很有威势,以后在外人面前就这么自称了!

“你是剑神宗的人?”

东方玉面露惊讶之色地上上下下打量林旭,他可从来没听说过剑神宗还有林旭这么一号厉害人物,看起来似乎比剑神宗的太上老祖紫阳老祖还要强,难道是剑神宗隐世不出的老怪物?

“怎么,本座出自剑神宗这很奇怪么?难道说剑神宗有什么不测?”

看着东方玉一脸古怪的神色,林旭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难道剑神宗真的出了什么事?那紫坠儿和姜云帆不会真的遇难了吧?

一丝血雾慢慢地涌上了林旭的眼眶,他回到修仙界最大的执念就是和紫坠儿、姜云帆两人重逢,现在一想到两人可能遭遇不测,心中的杀气便如火山爆发一般想压都压不住了。网

肉眼可见的黑红色气体从林旭体表溢出扩散开来,四周的气温陡然下降。东方玉的瞳孔猛然又是一缩。

煞气!肉眼可见的煞气、几乎凝结成实质的煞气!

煞气和杀气可不一样,这是杀气浓郁到一定程度之后才会形成的另一种力量,是手中沾染了无尽鲜血之后才可能形成的力量。

所谓杀一是为罪,杀万是为雄,杀得九百万。方为雄中雄!杀的人越多,手中沾染的鲜血越多,杀气转化为煞气的可能性就越高,一旦真的转化成功,自身的战力在煞气的作用下可以拔高一个层次,相应的敌对方的实力则会被大大压制。甚至不战而溃!

林旭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煞气一出,满场的魔宗修士一个个心惊胆颤,只觉得全身冰冷僵硬,连真元运转都不顺畅。看向林旭的眼神之中惊惧之情更甚。

能够身具煞气,定然是杀人盈野之流,这清瘦修士难道真是那种隐世不出的老怪物,手上沾染了无数人命的人?

说起来林旭手中的人命并未达到百万之数,只是身为阎罗殿第三修罗,死在他手中的几乎都是恶贯满音又实力高深之辈,最差也是筑基期之上,比起一般的平民百姓来高了不知凡几。再加上阎罗殿的凝练煞气的秘术,形成煞气并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

可是修仙界不比乱星海,在凝练煞气方面只能单纯地依靠杀人数量来自然转变。自然而然地将林旭看成了杀人过百万的绝世狠人。

这样的狠人竟然是出自名门正派之首的五大仙门之一的剑神宗,这尼玛到底谁才是魔头?

一众魔宗修士心中惊惧之余又满是憋闷,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被一个身具煞气、杀人盈野的人称为魔头,这不是贼喊捉贼么?这到底是哪里蹦出来的变态?

“大衍五行剑阵,剑气风暴!给我杀!”

林旭可不管魔宗之人怎么看他。一想到紫坠儿和姜云帆有可能遭遇不测的事情,他就忍不住怒火中烧、杀意沸腾。随着一声仿佛来自九幽地狱的冰冷声音响起,七七四十九把五行灵剑从林旭体内冲出。组成了【大衍五行剑阵】,“唰”地一下冒出无数剑气并迅速扩散来开,将所有魔宗修士一个不剩地笼罩在了其中,疯狂绞杀起来。

【大衍五行剑阵】催动的【剑气风暴】比起林旭之前对付暗黑魔王的魔灵之时以【小五行剑阵】催动的【剑气风暴】来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魔宗千余名弟子完全没有抵抗能力,顷刻之间就死了数百人,剩下之人大惊之下连忙结阵抵抗,也只是堪堪能够挡住剑气的侵袭而已。

魔宗众人之中,抵挡得最轻松的就是被魔宗弟子称为“道君”的东方玉了,当然这轻松也是相对的,白骨幡之中涌出的阴魂每一刻都在大量地消耗着,东方玉此刻眼中已经不仅仅是凝重而是惊惧了。

同为元婴期修士,相互之间的差距真有这么巨大么?对方只不过催动了一个剑阵而已,就斩杀数百人,将剩下的魔宗弟子连同自己一起困在其中,自己竟然仅能自保没有丝毫余力反攻,这怎能不让东方玉惊骇莫名?

“说!你们魔宗到底将剑神宗怎么样了?”

魔宗众人已经完全陷入了剑气形成的风暴之中,根本看不到林旭的身影,只能听到林旭那冰冷却犹如闷雷一般的声音响彻在身旁。

只是,林旭的问话让魔宗众人感到颇为疑惑,这家伙不是自称出自剑神宗么?怎么会连剑神宗的近况都不清楚?

难道真的如同猜测的那般,真的是个久不出世的老怪物,正好还是出自剑神宗?

魔宗的修士们有心出口回答,可眼前铺天盖地的剑气把他们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能够勉强挡住就已经不错了,哪里还有功夫开口回答。

“说!剑神宗到底怎么样了?再不说别怪本座手下无情!”

林旭怒喝了一声,又加大了一分剑阵的力量,压得一众魔宗修士更是摇摇欲坠,哭的心都有了!

尼玛!不带这么玩儿人的!我们倒是想回答,可您老这样让我们怎么开口啊?

魔宗中人之中,也只有“道君”东方玉有能力开口,可是这样一来就好像是他怕了林旭一般,被对方一吓就忙不迭的实话实说,那他“道君”的面子岂不是丢得一干二净,以后还怎么统领魔宗弟子?

魔宗弟子的口不能言和东方玉的犹豫在林旭看来就是冥顽不灵,彻底引燃了林旭的杀意:“好好好!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剑气风暴,爆发!都给我去死!”

林旭一声怒喝,体内龙元催动速度陡然加快了一倍,组成【大衍五行剑阵】的四十九把五行灵剑“嗡嗡”抖动起来,五色光华闪耀,从剑阵之中生出的剑气仿佛凝为了实质一般,杀伤力陡增,这一下别说结丹初期的魔宗修士了,就连结丹中后期的高手都扛不住了,只听惨叫声四起,又是数百人抵挡不住剑气的肆虐被破开防御斩成了飞灰。

“剑神宗没事!”

东方玉扛不住了,林旭的【大衍五行剑阵】是由五行灵剑组成的,含有雷霆之力,正好是他的白骨幡的克星,从白骨幡之中涌出的冤魂一碰懂到剑气就化为青烟被净化得干干净净,再拖下去这件下品灵宝可就要报废了!

到时候东方玉虽然有信心逃脱,但他手底下这些魔宗弟子就绝对是十死无生了!

“剑神宗真没事?此话当真?”

林旭心中一喜,剑阵攻击不由得放缓了一些。

“林小友,东方玉说的应该是真的!”

丹元子从丹青大殿之中走了出来,咳嗽了几声之后说道,“这次魔宗虽然也派出了上千人去进攻剑神宗,但是剑神宗的实力比我们丹鼎派要强,又有紫阳老祖坐镇,想来应该没什么问题!魔宗的目的只是牵制住剑神宗让他们无法来救援我丹鼎派,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覆灭我丹鼎门,暂时应该奈何不了剑神宗!”

“那紫坠儿和姜云帆怎么样了?”林旭略微松了口气,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声问道。

“紫坠儿?姜云帆?林道友说的是紫阳老祖的女儿和剑灵子师侄的关门弟子么?”

丹元子脸上闪过一丝诧异,林旭这样的“前辈高人”怎么会认识紫坠儿和姜云帆两个小辈的?

见识过了林旭的实力之后,丹元子已经不敢对林旭有丝毫的小视,他早已自动忽略掉了刚见面时林旭称他为“前辈”的事情。

在丹元子看来,林旭定然是剑神宗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前辈高人,一直在外潜修至今方才出世,怎敢以“前辈”自居,称呼一声“道友”也算是合情合理。

“这么说丹元子道友知道他们的情况?还望告之!”

林旭大喜,既然丹元子知道紫坠儿和姜云帆两人,反应还相当迅速,那就说明至少到目前为止两人还是安全的,否则的话身为一派老祖的元婴期修士,谁会费心去记住已经陨落之人?

至于林旭对丹元子改了称呼以“道友”相称,也是顺坡下驴而已,毕竟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远超丹元子,修仙界中实力为尊,自己犯不着硬要去充当晚辈。

“道友客气了,这只是些许小事,道友既然问及,自当相告!”

丹元子笑道,“要说这魔宗复起之后最富有传奇色彩的后起之秀,还真就是紫阳道友的独生爱女‘冷玉仙子’紫坠儿和剑灵子师侄的关门弟子‘金阳剑仙’姜云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