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325章 欧阳晟的约战

第三百二十五章 欧阳晟的约战

林旭没有参加天道宗门派大比,但这并不妨碍他了解一下大比的结果。

因为地子宫的人没有一人参加,所以这场门派大比就成了天子宫和道子宫之间的争夺,结果和林旭预料的相差无几,道子宫大获全胜,前十之中有七人是道子宫的,连天子欧阳晟都败给了道子司徒南,究其原因正是因为道塔一行。

欧阳晟运气不好,在道塔这百年时间内只在最后二十年时得到了一条大道,还是三千大道之中排名靠后的大道,而司徒南则得到了两条大道,其中一条风之大道在三千大道之中排名第三十四位,另一条音之大道排名虽然在一千名以外,但两相结合之下威力暴增,欧阳晟就是输在了大道之力的比拼之上。

经过这次门派大比,道子司徒南的地位算是稳固了,基本上来说只要林旭不和他争的话下任道宗的位置他就坐稳了,而天子欧阳晟就岌岌可危了。

一步输,步步输,道塔争夺之时欧阳晟只和林旭战成平手就已经让他大失颜面,道塔之中运气又差到了极点,这次门派大比再败给老对手司徒南,欧阳晟在天道宗之中的威势一落千丈,已经降到了冰点,连带着天子宫的近卫们都有些抬不起头来。

天道宗之中渐渐地有了关于天子欧阳晟的议论,都说他已经没落了,天宗宝座无望,甚至能不能保得住现在的天子尊位都是两说,这些流言传到欧阳晟耳中,自是让他的怒火越积越盛,急于寻找一个发泄的渠道。

林旭这个深居简出的地子成为了欧阳晟首选的目标。在欧阳晟看来林旭加入天道宗的时间不长,修为也比不上他(欧阳晟不知道林旭现在已经是渡劫后期),论底蕴绝对拼不过他这个老牌天子,他要拿下林旭绝对不成问题。

对于天宗和道宗的尊位林旭根本就不在乎,天道宗最大的底蕴道塔已经被他给弄到了灵田空间之中。成了龙谷的发展底蕴,只要再给龙谷一些时间,赶上甚至超过天道宗并非不可能。

林旭之所以还待在天道宗,一方面是想再多弄点修炼资源,另一方面是不想龙谷太早暴露出来,不参加门派大比是没兴趣只想专心修炼。但对于找上门来的麻烦林旭却不会后退半步。

“平天峰约战?”林旭看了看手中的战帖,斜着眼睛瞅了送帖的天子宫近卫一眼,冷笑道,“给我一个应战的理由!”

天子宫近卫愣住了,他想过林旭会发飙、会怒骂。但却没想过林旭会问出这样的一句话。

应战的理由?这还用说么?你是地子,面对来自天子的挑战不应该接受么?这可是关系到颜面问题啊!

看着发愣的天子宫近卫,林旭淡淡道:“本座的时间很宝贵,不会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争斗之上!你去告诉欧阳晟,要打可以,但是得有点彩头,至于多大的彩头嘛,让他自己思量!”

看着一脸郁闷之色离去的天子宫近卫。林旭嘿嘿笑了起来,天子欧阳晟想用他当踏脚石来挽回声誉,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不过就像林旭对天子宫近卫说的那样。这种争斗他一点兴趣也没有,对于天宗和道宗尊位他从来就没想过,既然如此赢了欧阳晟又有什么用?

欧阳晟要打也可以,只要他拿得出足够让林旭心动的彩头,林旭倒是不介意陪他活动活动筋骨。

“什么?他要我拿出彩头?岂有此理!欺人太甚!”天子宫近卫将林旭说的话原封不动地回禀给了欧阳晟,欧阳晟一听就怒了。一巴掌将宝座的扶手拍得粉碎。

一众近卫噤若寒蝉,瞟了一眼欧阳晟那阴沉得快要滴水的脸色。纷纷将头低了下去大气都不敢喘,欧阳晟现在正在气头上。别自找没趣去当对方的出气筒。

欧阳晟是真的很郁闷,林旭这招太狠了,他要是不拿出彩头去约战,传扬开去别人只会说他这个天子怕输出不起赌注,因为挑战是他提出来的。

阴着脸咬了半天的牙后,欧阳晟将一枚玉简扔给了传话的近卫:“拿去给林旭,我看他还怎么说!”

这个近卫一听就苦了脸,这就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办好了是应该的,要是对方再刁难几番那就里外不是人了,只不过他也不敢拒绝,只能哭丧着脸拿着玉简往地子宫去了。

“呵呵!欧阳晟这出手还真大方!告诉他,这条件本座答应了,三天之后齐天峰演武场上一决雌雄!”

还好,这次欧阳晟拿出的彩头似乎挺足的,林旭看过玉简之中的内容之后没有再多说什么,哈哈一笑应了下来,天子宫近卫松了一口气,匆匆行了一礼之后回去复命了。

欧阳晟接到回报说林旭答应了约战之后,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答应了就好!哼!不自量力的家伙,本座的彩头是那么好拿的么?也不怕吃撑了噎死!等着看吧,本座要将你狠狠踩在脚下,让那些个心怀鬼胎的家伙们彻底死心!”

因为接下了欧阳晟的战书,林旭没有再继续修炼,免得把时间给错过了,吩咐近卫弄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和在宫中的十个近卫一起畅饮了一番,然后舒舒服服睡了一觉,一直到第三天约战之时才醒了过来。

“欧阳晟要给咱们送大礼,兄弟们,陪我一起去会会他!”一觉醒来,林旭只觉得精气神无比充实,忍不住哈哈大小一声,带头向着齐天峰飞去。

齐天峰在朝天峰旁边,和朝天峰上那由天宗、道宗联手开辟的临时空间不同,齐天峰之上的演武场对比试之人没有任何的限制,将结界开启之后可以扛住大乘期高手的攻击。

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半个多时辰,欧阳晟就带着天子宫的人抵达了演武场,发现已经有不少的天道宗弟子聚集在演武场周围。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随着时间的临近,更多的天道宗弟子抵达了演武场,眼看就要到约定的比试时间了,仍然不见林旭的身影。

“该死的,林旭这家伙不会是胆怯了不敢来了吧?”欧阳晟有些着急起来。和林旭约战的消息是他天子宫的人散布出去的,林旭和地子宫的人并没有公开回应过,若是林旭不出来,那可就成了他欧阳晟自作多情放假消息了。

人群已经开始小声地议论起来,有的说地子林旭是不是怕了天子欧阳晟不敢来了,也有人说是欧阳晟故意放出消息误导大家。其实林旭根本就没答应和他比试,甚至还有人说林旭根本就不屑于和欧阳晟比试,要比试也要选道子司徒南。

和欧阳晟所担心的一样,众多议论之中尤其以欧阳晟放假消息居多,听得欧阳晟的脸色黑得跟锅底一样。心里狠狠地诅咒着林旭这个不守时的家伙。

“地子大人来了!”

“林旭来了!”

终于在众人还要失去耐心之时,林旭带着地子宫的十个近卫出现在了齐天峰之上,欧阳晟松了口气的同时,心底也有一股怒火升腾而起。

正想说点什么,却被林旭抢先开了口:“哎呀,欧阳兄,真是抱歉,昨天喝多了睡过头了。你不会介意吧?”

我很介意!

欧阳晟恨得牙痒痒,知道要跟他比试还喝醉、还睡过头,简直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嘛!

只是这种话却不能说出来。否则就太掉面子了,欧阳晟只能从牙缝之中挤出几个字:“不介意~!”

林旭一拍手笑道:“我就知道欧阳兄不会介意的!对了,你的彩头带来了没有?”

你以为自己赢定了么?

欧阳晟很想大吼一句,结果憋了半天还是忍住了,将一个储物戒指向着林旭扔了过去,林旭接住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戒指一收就要上台。

“林兄你的彩头呢?”欧阳晟出声拦住了林旭。

“彩头?我没说过要带彩头啊!欧阳兄你找我约战为什么要我出彩头?”林旭一脸不解地看着欧阳晟。旋即貌似有点羞赧地说道,“我地子宫初建。比不得天子宫财大气粗,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可以浪费,欧阳兄见谅!”

我见谅你大爷!

欧阳晟眼睛都快喷火了,这说的什么话,难道我天子宫的资源就能够随便浪费不成?

眼看着林旭施施然飘到了演武场的中央站定,欧阳晟只能将怒火强压了下去,“唰”地一声闪身到了演武场中。

小子,就让你先得意一阵,等会儿本宗要让你哭都哭不出来,乖乖地把彩头给我吐出来!

眼见林旭和欧阳晟进入了演武场之中,天子宫的近卫将早已准备好的灵石放入了阵法插槽之中启动了结界,一个巨大的半圆形透明光罩将整个演武场笼罩了起来。

“林旭,本座真是佩服你的勇气,不知道该说你是狂妄呢还是无知呢?”见结界开启了起来,欧阳晟的表情轻松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而残忍的笑意,结界能够屏蔽声音和神识,他不怕自己说的话被别人听到。

“欧阳晟,你是来找我比试的还是来找我聊天的?”林旭抬起头来,嘴角一勾道。

“大胆!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本座这么说话?”欧阳晟怒了,林旭并没有放开自身的气息,在欧阳晟看来他依然还只是原来的合体期的小子。

一个合体期的后辈,不过因为一时运气不错受道宗看中获得了地子尊位而已,有什么可嚣张的?就算他再天才也不过合体期修为而已,这里可不是朝天峰的比试空间,自己渡劫后期的修为足以碾压他!

欧阳晟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话音刚落他就向着林旭猛冲了过去,右掌带着分山断海之力向着林旭脸上扇去,在他看来这一巴掌林旭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躲开。

果然,林旭好像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般,眼看着欧阳晟的手掌已经触碰到了林旭的脸,欧阳晟的嘴角已经泛起了狞笑。

“唰!”

预想中鲜血横飞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欧阳晟的手掌直接穿过了林旭的身体。

“残影?”欧阳晟的笑容凝滞在了脸上,本能地转身做出了防御姿势,却发现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

林旭静静地站在其后面数丈开外之处,似笑非笑地看着欧阳晟,哂笑道:“欧阳兄你在找什么呢?”

欧阳晟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他刚才的表现就像一个惊慌失措的小丑一样,最关键的是刚才那一幕全都被演武场外的人看在了眼中。

这家伙的速度怎么这么快?合体期能够达到这样的速度?巧合!一定是巧合!

心中难堪恼怒之余欧阳晟更多的则是惊疑不定,仿佛自我安慰一般地低声自语了两句后欧阳晟奋起全力向着林旭冲了上去,手掌向着林旭横劈而去,然而林旭总是能在最后关头闪开他的攻击,其攻击带起的气劲还没碰到林旭便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

连续攻击了十几下之后,欧阳晟脚下用力一蹬往后飘飞倒退开来,紧皱着眉头咬牙切齿地看着林旭:“你不是合同期的修为,你是渡劫期!”

虽然林旭只是在闪开欧阳晟攻击之时才释放出一点点气息,但欧阳晟毕竟是天道宗曾经的两大妖孽天才之一,若是现在还看不出来的话那他也就白瞎了天才的名号了。

林旭一声轻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合体期了?”话音落下,不再隐藏自己的修为,渡劫后期的气息显露无遗。

欧阳晟的怒气一滞,似乎,好像,林旭真的没有说过,是他自己这么认为而已。

只是,这小子怎么这么快就达到渡劫期了,还是渡劫后期!这才多长时间啊!

欧阳晟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林旭的态度太淡定了,而且这小子已经达到了渡劫后期,不管他怎么达到的,渡劫后期就是渡劫后期,这修为是做不了假的!

这场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对决恐怕没那么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