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326章 放水

第三百二十六章 放水

“林旭,你别太得意了,就算你也到了渡劫后期又如何?本座就不信拿不下你!”欧阳晟满脸狰狞之色,羞怒欲狂。

“少说大话,手底下见真章!放马过来!”林旭淡淡一笑,伸手冲着欧阳晟勾了勾。

“混蛋,吃我一戟!”被林旭如此小视,欧阳晟怒火中烧,裂天戟出现在了手中,化为一道狂飙向着林旭狠狠砸去,这一下欧阳晟运用了大道之力牢牢地锁定了林旭的气息,光靠速度和身法是不可能完全闪避开来的。

想逼我硬碰硬,好,如你所愿!

林旭手中出现了青玉剑,暂时来说这是他现阶段最强大的兵器,五行灵剑的威力比起青玉剑来要差了一筹,不过五行灵剑是林旭的本命神兵,而且拥有进化的特性,只要慢慢温养将其融合为一把,迟早能够超过青玉剑。

“轰!”

剧烈的碰撞声中,两道人影分射而出,欧阳晟的大戟在地面之上刮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足足后退了十多丈才稳住身形,反观林旭,只是脚尖在地面之上疾速踏了十多下就稳稳地站定了,持剑遥指欧阳晟。

高下立判!

“这,这不可能!”欧阳晟眼中血丝密布,满脸癫狂地嘶吼起来,他不敢相信林旭竟然能在正面硬撼之中反压他一头,这还是上次对战只是那个被他死死压制的小子么?

才一百多年而已啊,修为增长得快也就罢了,怎么这战力也变得如此妖孽?

“本座不信!给我死来!”欧阳晟狂吼一声,裂天戟疯狂地舞动起来。带起一条条宛如黑龙一般的气劲向着林旭撕扯而来,誓要将林旭碎尸万段。

“唰唰唰!”

剑芒横扫,剑气纵横,裂天戟劲被尽数挡了下来,原本可以承受住大乘期高手攻击的地面也出现了损坏。以林旭二人交手之处为中心碎裂开来,烟尘四起,若非有结界护住演武场,恐怕四周观战的天道宗弟子早就死伤惨重了。

虽然两人交战的余波没有穿透结界,但众人还是感受到了两人那变态的战力,要知道演武场可是号称能够抵御大乘期以下攻击的场地。竟然会被打得烟尘四起、碎石乱飞,这交战中的两人虽然修为未达大乘期,但这战力却是相差无几。

“你们说天子大人和地子大人谁会获胜?”

“这不是废话么?当然是天子大人了!天子大人可是渡劫后期的超级强者,整个天道宗除了惜败于道子大人之手外非逢敌手,地子大人虽然厉害。但毕竟年纪尚青,怎么可能是天子大人的对手?”

“这可不一定,没听说么?道塔资格战的时候两人可是战成了平手啊!”

“那是天子大人的修为被限制了,要不然凭地子合体期的修为怎么可能和天子大人战平?”

“照你这么说的话地子大人不早就该落败了么?怎么能坚持这么久?而且我觉得似乎现在是地子大人占了上风啊!”

“这……这个嘛……”

欧阳晟这次为了给自己造势,可是发动了所有地子宫的人前来,就连打杂的杂役都没落下,这些人自然是可了劲儿地吹捧欧阳晟,只是现场的情况看起来似乎。好像,是欧阳晟落在了下风啊……

“呼呼!”

短短的盏茶时间,林旭和欧阳晟已经交手了数百回合。欧阳晟的呼吸开始有些紊乱,反观林旭却是气息悠长,欧阳晟是越打越心惊,一开始的踌躇满志、信心满满已经一点儿都不剩了。

尽管心里百般不愿,但欧阳晟却不得不承认,林旭现在的实力在他之上。这个现实让一向高傲的他郁闷得想要吐血了,尤其是双方停手分开之后林旭那一脸戏虐的神情。更是让他觉得胸口堵得慌。

欧阳晟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个蠢蛋,是个自以为是的蠢货!原以为可以将林旭当作踏脚石来挽回自身的威势的。现在看来怕是自己要成为对方的踏脚石了,还是自愿送上门去找踩的!

该死!该死!该死啊!

欧阳晟的眼睛全都红了,他不可以输,因为他输不起,输在道子司徒南手中已经让他的地位开始动摇,若是再败在林旭手中,那他这个天子的威严可就彻底扫地了,到时候不但天宗宝座无望,肯定还会有不少觊觎他天子尊位的人跑出来挑战他。

“不行,我决不能输!”把心一横,欧阳晟全身的精血陡然沸腾起来,浓厚的血雾从其体表弥散而出,宛如护身的火焰一般在其表面涌动,气势瞬间大涨,隐隐有超过渡劫期达到大乘期的感觉。

“是灵血爆!这家伙要拼命了!”

林旭脸色一变,他从没想过要争夺什么天宗、道宗宝座,所以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很低调,若非欧阳晟咄咄相逼,若非为了对方充作彩头的那丰厚资源,林旭根本就不会来和欧阳晟比武,眼看对方要拼命,林旭有些急了。

他倒不是怕了欧阳晟,而是这种无意义的拼死拼活完全没必要啊!真要使出全力的话林旭要拿下欧阳晟也不是太难,但这样一来他就太出风头了,而且还会和欧阳晟结下解不开的生死大仇,怎么算都是自己亏本啊!

“欧阳兄,这就要拼命了?不值得啊!咱俩打个商量如何?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让着你和你打个平手!”

欧阳晟正要发动攻击,忽然林旭的声音传到了耳中,正要迈出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浑身高涨的气势也是一滞。

林旭这小子说什么?让着我打个平手?

欧阳晟慌忙散去了浑身的血气,【灵血爆】虽然厉害,但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负担,能不用的话他自然不想动用。

“什么条件?”

“很简单。将彩头的数量提高一倍,还有就是保证以后别找我地子宫的麻烦,同样的我也不会和你去争抢什么天宗宝座!”

林旭的条件让欧阳晟愣了愣,林旭说不会和他争夺天宗宝座,真的假的?嗯。也不是没可能,林旭加入天道宗以来一向低调,除了道塔那次一战外从未和别人争夺过什么东西,难道他真的对天宗宝座没兴趣。

不过这小子的胃口也太大了吧,将彩头增加一倍,他当那些珍贵的资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那可是天子宫小半的资源啊!

“你是不是太贪心了点?那些彩头可不是小数目!”

“贪心么?我可不觉得!欧阳兄你是聪明人。和天宗宝座相比,区区资源又算得了什么呢?”

欧阳晟沉默了,脸上的神情阴晴不定,半晌之后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我地子的名头!”林旭的话音里有着强大的自信,然后话音一转。“当然我也可以立下血誓,只要你天子宫不再找我地子宫麻烦,我就不会和你去争天子宝座,如何?”

欧阳晟咬着牙想了想正打算答应,忽然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林旭这家伙怎么这么好说话?该不会是知道不是我的对手了,所以拿话诳我吧?

对,上次风鸣和他交手的时候使用过【灵血爆】。他一定是知道这招的厉害,知道自己赢不了,所以才会示弱!

欧阳晟越想越笃定。没错,肯定是这样!

“臭小子,差点让你给骗了!哼!怕输给本座就玩这种下贱招数,本座今天一定要废了你!”欧阳晟狞笑了一声,血雾再次如同火焰般窜起,强大的气势让结界都开始轻微颤抖起来。手中裂天戟放出了数十丈的戟芒向着林旭当头斩落而去。

“哎!这年头说真话怎么就没人信呢?”林旭无奈地摇了摇头,“算了。既然不相信就打到你信好了!”

“临界拳!”金色气浪从林旭体表窜起,其整个人都包含在了其中。手中的青玉剑光芒大盛,毫不示弱地劈出数道剑芒向着欧阳晟的戟芒斩去。

戟劲翻飞,剑气纵横,地面之上被切割出了一道道深深的裂痕,埋在地层之中的一个个结界阵法纷纷显现而出释放出地脉之力护住山体,演武场内再度陷入了飞沙走石、肉眼难辨的混乱之中。

围观的众人见林旭和欧阳晟对视了一阵之后再度交手,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兴奋而又遗憾的神情,兴奋的是这种程度的对决可是千载难得一见,遗憾的是结界虽然遮挡住了两人交手余波的扩散,但同时也挡住了他们的神识和法术的窥探,【水镜术】根本就穿透不了结界的限制,没办法看到两人交手的具体情况啊!

“怎么可能?用了灵血爆都拿不下这小子?”欧阳晟原本以为自己用出了【灵血爆】肯定能将林旭翻手之间就打趴下,谁曾想林旭的气息也突然暴涨,丝毫不弱于他,而且看对方那游刃有余的样子明显就没有尽全力,顿时心中就是咯噔一下。

这家伙没有说谎,他的实力的确在我之上!

欧阳晟犹如吞了一颗苦果一般,满口满心的苦涩,一直以来他都被别人称为妖孽到变态的天才,谁曾想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现在一个比他更为妖孽的天才就这么出现在了他面前,可笑他之前还将对方看作随便可以拿捏的踏脚石,主动发出挑战。

奋力一击将林旭逼退,欧阳晟做出了一个停手的姿势,开口道:“不用打了,我答应你的条件!”

“彩头数量再加一倍!”林旭坐地起价。

“你……林旭,你别太过分了!刚才明明只是一倍!”欧阳晟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强压着怒火低吼道。

“过分么?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我给你三息的时间考虑,答不答应随便你!”林旭好整以暇地看着欧阳晟,他就不相信对方不答应,哼!逼我用【临界拳】,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算你狠!我答应你!”【灵血爆】时间有限,看着林旭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欧阳晟知道这次自己这个亏是吃定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早这样不就好了!”林旭嘿嘿一笑,一挥手再次轰起一团尘土遮住了自己和欧阳晟的身形,免得被演武场外的人看到,接着发下来血誓。

欧阳晟脸色阴沉地打出了一道火光,演武场外的天子宫近卫看到信号火光后赶忙停止阵法打开了结界。

“比试有结果了?谁赢了?”

“奇怪,两人都站在场中,看不出谁获胜啊!”

结界消失,区区烟尘自然挡不住一众修士的查探,只是映入眼中的景象却让他们相当困惑,林旭和欧阳晟两人对面而立,身上都没什么伤痕,看不出到底是谁输谁赢。

正在众人困惑时,只见林旭冲着欧阳晟拱了拱手朗声道:“欧阳兄果然厉害,再打下去也是徒劳,咱们就此打住吧!告辞!”

说完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向着地子宫飞去,十名地子宫的近卫连忙跟了上去。

“平局?不会吧,又是平局!”

“应该是真的,没看天子大人都没出声反对么?话说这是他们第二次打成平局了吧!”

“上次天子是修为被限,这次可没有什么限制啊,地子居然还能和他打平,那岂不是说地子的真实实力已经赶上了天子?”

欧阳晟听着众人的议论声,脸色很是难看,虽然是平局结束,但在众人看来林旭短短一百多年就赶上了欧阳晟这个天子,论天资比起欧阳晟来可要强了一大截了。

想起林旭离开之时传音留下的那句“有劳欧阳兄尽快将彩头送到我地子宫了”,欧阳晟就感到一阵难堪,狠狠一跺脚也化为流光向着天子宫飞去,一众天子宫的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默不作声地跟了上去,再也没了之前的嚣张样。

林旭回到地子宫后,笑眯眯地让人准备了一大桌的酒席和一众近卫们畅饮起来,众近卫一开始还有些不明白,打成平手而已,大人为何如此开心,直到天子宫的人送来了装着大量资源的储物戒指,众近卫这才恍然大悟,看来这次比斗地子大人是放水了啊!()

ps:感谢书友“红神”投的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