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331章 斗志昂扬

第三百三十一章 斗志昂扬

光头男天元、叶无忌、紫阳老祖、阎罗以及紫坠儿五人都达到了渡劫后期,其余众人也大多达到了渡劫中期或渡劫中期,实力自然是有所提升,但和姜云帆、玉罗刹沈碧芸相比就显得不那么起眼了,至于林旭,依然还是渡劫后期大圆满,没有丝毫的进步,但纵然是已经达到大乘初期的姜云帆和沈碧芸在面对林旭的时候,都隐隐有一种压迫感。

林旭这家伙,修为虽然止步不前,但实力提升可是一点都没落下啊!

围困鬼谷的修士增加了不少,除了原本天道宗的修士之外,虚天殿的修士也加入了进来,整个鬼谷之外被包围得水泄不通,林旭最近外出查探过一次,以那些修士的实力自然是发现不了他的行踪,但换成龙谷的其他人可就难说了。

也不知道天宗和道宗是怎么说动的虚天殿,林旭发现虚天殿派出的力量丝毫不弱于天道宗,就连虚天殿的殿主天虚子都来到了平阳城中,不过似乎在准备什么东西一样,并没有立刻和天道二宗一起进攻龙谷。

林旭也不敢靠得太近查看,毕竟无论是天虚子还是天道二宗都是大乘后期大圆满的修为,很难说不会被对方发现。

“这些混蛋是不是闲的蛋疼啊?怎么就跟我龙谷死磕上了?奶奶的,惹毛了小爷,我就让霸天熊王端了你们的老巢!”

林旭的本意是让天道宗见识到龙谷的厉害,知道无法奈何得了龙谷,从而默认龙谷成为灵界第三个大宗门,在林旭想来。只要天道宗都默认了这一事实,那虚天殿想来也不会多生事端。

只是事情的进展和林旭预计的似乎不太一样,天道宗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好像和龙谷杠上了一般,明明就攻不进来。可就是不撤退,这下可好,还把虚天殿给拉进来了!

林旭就在想自己之前是不是太过友好了一点,实在不行的话拼着让霸天熊王遭受天罚也要给天道宗和虚天殿一点厉害看看,大不了天罚降临之时让霸天熊王躲进灵田空间里去,那天罚劫雷总不可能追进灵田空间去吧?

就在林旭渐渐失去耐心的时候。天道二宗和天虚子的忍耐力也到了极限,其实早在一年以前,天宗和道宗就将天道宗的底蕴——仙器昊天镜给带到了平阳城中,天虚子也将虚天殿的仙器虚天鼎带了出来,而且催动仙器所需要的准备也已经做好了。

之所以迟迟没有发动的原因还是在忌惮龙谷那极有可能存在的仙人。一方面不动用仙器的话,他们根本无法突破霸天熊王设下的结界,可另一方面一旦动用了仙器的话,先不说启动仙器需要耗损的庞大资源,与龙谷之间那可就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到时候龙谷没有仙人坐镇还好,真要是有仙人坐镇,那对天道宗和虚天殿来说可就是滔天大灾难了,毕竟仙器虽强。却还是比不过真正的仙人,更何况仙器只有在仙人手中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他们只不过是能够勉强将其催动而已。

而且现在天道宗和虚天殿都将仙器给带来了。谁先使用,谁后使用,这又是一个问题,很显然,先使用仙器的定然会吃亏,就因为这一点。双方一直僵持不下,生生拖了一年。

不过看样子貌似再也拖不下去了。毕竟这么一大群人在平阳城和死亡密林四周,每天都是一笔不小的消耗。更何况照这样拖下去,对天道宗和虚天殿的声望有着很大的损害。

“天虚子,不能再拖下去了!我们必须要有所行动!就明天吧,一起去破除结界!”天宗和道宗将天虚子请了过来,提出了合力通过血池破除结界的建议。

“两位,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天虚子还有些犹豫。

“再考虑下去我们两大宗门的威望就全都扫地了!现在龙谷的人全都龟缩了起来,他们耗得起我们耗不起!”天宗摇了摇头。

“天虚子,你带着这么多人过来也不是来闲逛的吧?”道宗冷哼道。

天虚子沉默,半晌之后开口道:“按你们所说那血池之中的魔怪实力极为恐怖,到时候我们两大宗门谁先动用仙器?”

“一起动手!先灭了血池魔怪再慢慢破解结界!合我们两派仙器之力,相信要消灭那血池魔怪应该不难!”

龙岛,灵田空间之中。

“估计天道宗和虚天殿撑不下去了!我有感觉,他们这几天应该就会有所行动!”

修为越高,对危机的感应能力就越强,虽然前不久出去查探并没有查探出天道宗和虚天殿有什么特殊的动作,但林旭这两天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估计对方应该是忍不住了。

“行动就行动,有什么好怕的!我们龙谷也不是软柿子,谁想捏就能捏一把!”姜云帆狠狠地挥了挥手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姜云帆修为突破到大乘初期之后,信心大涨,尤其是他和玉罗刹沈碧芸合体双修,彼此之间已经心意相通,夫妻联手的话战力可是飙升数倍,要挡下天宗、道宗亦或天虚子其中一人的话不成问题。

姜云帆虽然不清楚林旭现在的实力到了什么程度,但想来挡住三人之中一人应该也没什么问题,更何况还有霸天熊王坐镇,的确是没什么好担心的。

姜云帆这么细细一说,林旭也有些发愣,是啊,不知不觉之间龙谷竟然经发展到了现在的程度,论高端战力已经丝毫不逊色于天道宗和虚天殿了。

不过,像天道宗和虚天殿这样称霸灵界多年的超级宗门,肯定都有着相当的底蕴,不知道他们还有着什么样的手段,这些不能不防!

“不管怎样。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林旭将目光看向一旁正抱着一只烤猪狂啃的霸天熊王,抱了抱拳道,“熊王前辈,还请您多劳劳心,在龙岛周围再布下几道结界。以防不测!”

霸天熊王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头,林旭不由得有些失笑,这头馋嘴的妖熊,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土灵猪一样掌握有食之大道呢!

“十桌酒席,没问题!等天道宗和虚天殿的人退走,就是一百桌酒席我都给熊王前辈你买来!”

“大哥,我也要!”一旁同样啃得满嘴流油的土灵猪插了一句。

“行,忘不了你那份!不过你也别偷懒。好好帮我协调五行灵力!”林旭好笑地白了土灵猪一眼,身为他的契约神兽,土灵猪和灵田空间的五行本源基本已经融为了一体,在对灵田空间的掌握之上可是不必林旭差多少,换句话说,土灵猪和林旭之间的关系已经不仅仅是平等契约伙伴这么简单了,两者之间的本源早已经联系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霸天熊王去布设结界了,林旭则和姜云帆等龙谷高层一起将龙谷众弟子召集在了一起,将两大宗门可能发动攻击的事情告知了大家。

“宗主。我们跟他们拼了!”

“我们龙谷也不是好欺负的,他们敢来,就让他们尝尝厉害!”

“宗主,我们已经忍了三年多了!天道宗又如何?虚天殿也没什么好怕的!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龙谷的厉害!”

让林旭等人欣慰的是,龙谷弟子们没有丝毫的胆怯和惧怕,反而一个个斗志昂扬。

三年的潜修。再加上海量修炼资源的支持,龙谷弟子们的修为实力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因为龙谷一直走得都是精英路线,现在谷内的两千多名弟子之中。修为最低的都在元婴期以上,化神期以上八百多,合体期之上两百多,这份实力已经丝毫不弱于天道宗或者是虚天殿了。

“大家有这样的斗志,本宗很欣慰!不过本宗想告诉你们,不要逞一时之气,这里是龙谷,是我们的地盘,我们没必要和天道宗、虚天殿的人硬拼!他们不来也就罢了,要是真敢来,就用熊尊传授给大家的合击阵法给本宗狠狠地打!”

“是,宗主!”

霸天熊王对于阵法并不精通,可是他的修为见识摆在那儿,随便拿出一套合击阵法在灵界来说那都是顶尖的层次,林旭所说的合击阵法名为“九龙翔天阵”,可以将众人的力量汇聚成为九条真龙之气,配合龙岛原本的地脉龙气,威力十分惊人,而且这套阵法并不限定人数,组阵的人越多,威力就越大,是林旭费了好多唇舌才从霸天熊王之处求得。

龙谷弟子们都清楚,在龙谷之中有一位熊尊,乃是货真价实的仙人,实力高深莫测,龙谷的护宗大阵和血池出口的阵法结界都是这位熊尊的杰作,天道宗的人之所以被挡在龙谷之外三年都进不来就是因为破不开熊尊的结界。

有熊尊坐镇龙谷,再加上英明神武的宗主和诸位长老,龙谷弟子的底气可是比林旭这个宗主还要足得多,或许这便是无知者无畏吧,知道的越少,心中的顾虑和恐惧也就越少。

林旭他们在做着准备,天道宗和虚天殿也终于开始了行动,由天道二宗和天虚子领头,天道宗和虚天殿的修士们紧跟其后,浩浩荡荡地向着血池而来,死亡密林之中被开辟出了一条数十丈宽的通道。

事实证明,所谓的绝地并非是不可踏足,只不过是实力不够亦或是付出的代价不够罢了,在天道宗和虚天殿强大力量的碾压之下,死亡密林变成了坦途也只不过花了短短三天的时间。

“你等在此等候,没有本宗的命令不得入内!”

与血魔主宰残魂交手了两次,对于对方的厉害天宗很清楚,绝对不是依靠人海战术就能够与之匹敌的,那血池之中的无尽尸骨就是最好的明证,甚至人越多就越难对付,因为血魔主宰残魂随时可以从陨落在血池之中的生灵身上吸取力量,真要是将手下的弟子们带入血池,那等于是在资敌!

天虚子没和血魔主宰残魂交过手,并不清楚对方的厉害,但这并不妨碍他做出正确的抉择,也照着给虚天殿修士下了相同的命令。

“天虚子,我们走吧!”道宗带头走入了血池之中。

感应到了有生灵进入,血池的血水沸腾起来,血魔主宰残魂从池水之中冲了出来。

“吼~!”

都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血魔主宰残魂虽然灵智不全,但基本的识人辨物之能还是有的,一眼就认出了天宗和道宗,顿时大怒,整片血池都翻滚起来,其中的无数尸骨迅速地堆叠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头巨大的骸骨巨兽,向着天宗和道宗一掌拍了下来。

同时血色手掌一挥,无数道血箭向着剩下的天虚子射了过去。

“大胆孽畜!”

血魔主宰残魂魔威滔天,感受到的天虚子脸色大变,只是他身为虚天殿殿主,整个灵界除了天宗和道宗之外从未将其他人放在眼中过,怎能在血魔主宰残魂面前露了怯,当下怒吼一声,手中出现了一柄闪耀着蓝紫色电光的长剑,向着漫天血箭劈斩而去,剑光所过之处,电蛇乱舞,一根根血箭纷纷溃散开来化为青烟消失不见。

只不过血箭源源不断地从血池之中生成,天虚子的剑气电光虽然厉害,也就堪堪能够自保而已。

“祭仙器,否则我们拼不过这孽畜!”骸骨巨兽在天宗和道宗的合力之下已经被打散了数次,却又一次次地重组,根本就杀之不死,天宗和道宗对视了一眼后大吼一声,祭起了一面古朴的银白色八卦镜。

镜光如水,瞬间将整个血池笼罩在了其中,骸骨巨兽被镜光一照,宛如冬雪遇到初阳一般迅速地消融溃散,转瞬之间就消散不见。

“吼~!”

血魔主宰残魂身上也冒起了阵阵青烟,嘴里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吼叫,身形如同被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天虚子,你个老鬼还在等什么,还不赶紧祭出虚天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