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332章 你想怎样

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想怎样

昊天镜威力强大,但以天道二宗的实力,即便耗费大量资源祭练良久也只能发挥出其不到半成的威力,仅仅能够将血魔主宰残魂的身形定住,道宗不由得大吼起来。

天虚子也知道这种时候不是藏私的时候,闻言瘪了瘪嘴,一伸手祭起了一座古朴的青铜大鼎,鼎口朝下,强大的吸引力向着血魔主宰残魂笼罩而去。

“吼~!”

若是全盛时期,别说是区区两件仙器了,就是混沌神器血魔都能抗衡一二,可现在不同,有道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得志猫儿雄过虎,落毛凤凰不如鸡,血魔主宰现在只剩下了一丝残魂,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连仙级都不到,根本抵挡不了仙器的威能。

在震天的怒吼之中,血魔主宰残魂庞大的身躯被虚天鼎吸了进去,虚天鼎陡然放大,再缩小,再放大,再缩小,显然单凭虚天鼎并不足以镇压炼化血魔主宰残魂,极有可能被其冲破虚天鼎的限制冲出来。

“快用昊天镜一起镇压!”天虚子面色惊惶地大吼起来,他能够感觉得到仙器虚天鼎正处在即将崩溃的状态,再被血魔主宰残魂挣扎冲击下去别说将其困杀了,恐怕连虚天鼎都会受损。

天宗和道宗对视了一眼,合力催动昊天镜,原本辐射整个血池的镜光汇聚成了一束,向着虚天鼎射去,在天虚子的配合下,镜光毫无阻碍地从虚天鼎鼎口射入,原本不断扩大缩小虚天鼎受镜光相助稳定了下来,只听得鼎口之中不断传来血魔主宰残魂的嘶吼之声。另外从鼎口之处不断有星星点点的红芒飘起,在镜光之中化为青烟消散。

“呼~!终于将这孽畜给镇住了!”天宗长吁了一口气。

“不过想要将其彻底灭杀还需要一些时间……”道宗看了远处的血池出口一眼,眼睛微眯道。

“无妨,我们一步一步慢慢来!先解决了这孽畜再说!”天虚子现在对血魔主宰残魂的恐怖可是心有余悸,连虚天鼎都镇不住对方。若非有昊天镜相助,虚天殿的镇派仙器就要在他手里出现损毁了。

这样恐怖的魔怪,不趁着现在两派仙器合力将其镇杀,要是被其跑了出来,想要再次困住对方那可就难比登天了。

“天虚子说的有理,先解决了这血池魔怪。然后我们大可从容破解结界!”天宗说道。

道宗虽然急于破开结界攻进龙谷之中,但也知道一口吃不成个胖子的道理,凡事得一步一步慢慢来,只能耐下性子催动昊天镜助虚天鼎炼化血魔主宰残魂。

血池出口之处结界之内,霸天熊王开辟的临时空间之中。林旭、霸天熊王、姜云帆和玉罗刹沈碧芸正远远地观看着这一幕。

“不愧是两大超级宗门,果然底蕴深厚,连仙器都能拿出来!看样子这样下去,血魔主宰残魂真要被他们给灭了!”林旭话里有着感叹,也有着担忧,毕竟血魔主宰残魂若是真被天宗三人灭了,那接下来可就轮到龙谷了。

“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压制住血魔主宰残魂已经是极限了。这个时候我们只要冲出去,绝对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姜云帆眼睛眯了眯道。

“夫君说的没错!”玉罗刹沈碧芸点点头。

林旭有些诧异地看了神色冷淡的沈碧芸和略显得意的姜云帆一眼,这一向冷淡的沈姐姐竟然会主动出声赞同姜云帆。看来这确定了夫妻之实就是不同啊!

“熊王前辈,您认为呢?”林旭看了看霸天熊王道。

“没必要!”霸天熊王无所谓地翻了翻眼皮道,“那两件仙器不错,正好借机除了血魔主宰残魂!仙器,可不是能够随便使用的!”

“熊王前辈您的意思是……”林旭眼睛一亮,霸天熊王的意思是天宗三人的两件仙器短时间内无法再次使用?

见霸天熊王点了点头。林旭彻底放下了心来,既然仙器短时间内无法再次使用。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只要对方无法动用仙器。以龙谷现在的实力,以逸待劳主场作战根本就不惧两宗联军!

更何况还有霸天熊王压阵,就算是不出手,金仙高手的身份对天宗三人来说也是个不小的震慑。

谁也没有注意到,霸天熊王看向昊天镜和虚天鼎的目光之中隐隐有着一丝忌惮之意,只是极为隐蔽,别人不知道那两件仙器的来历,霸天熊王可是极为清楚,那可是两件混沌神器最成功的仿制品,威力比普通仙器强多了!

以霸天熊王的实力,也只能布下阵法慢慢消耗血魔主宰残魂的力量,不敢直接出手灭杀,当然这其中也有顾忌天罚的原因,不过也间接说明了血魔主宰残魂的难缠。

这样一个生命力强到逆天的存在现在被这两件仙器合力这么一困,就要面临彻底烟消云散的结局,这两件仙器的威力如何也就可以想象了,这也是霸天熊王不建议现在出手的原因,还是等仙器将血魔主宰残魂彻底炼化灭杀无法再次催动的时候出手比较保险。

血魔主宰残魂的生命力比所有人预想的都要顽强得多,原本预计三天就能够彻底炼化的过程整整被延长了两倍,足足花了十天的时间才彻底完成炼化,这一过程之中天道宗和虚天殿不得已在血池之中摆下了祭坛,将支撑仙器运行的资源源源不断地献祭来提供能量,天宗、道宗和天虚子更是一副元气大伤的模样,这样长时间地催动仙器,即使有着海量资源的献祭对他们来说也是极为沉重的负担。

当感应到虚天鼎之中的血魔主宰残魂彻底被磨灭炼化的那一瞬间,天宗、道宗和天虚子一下子就瘫软了下来,昊天镜化为一道流光钻入了天宗体内,虚天鼎也瞬间光华全无钻入了天虚子体内。

“宗主(殿主)。没事吧?”天道宗和虚天殿的弟子们赶忙上前询问,却见天道二宗和天虚子一副虚脱的样子,脸色惨白。

“原地休整,不,先行退回平阳城。改日再来破解结界!”天宗喘着粗气开口道,以他现在的状态别说是破除结界了,随便一个渡劫期的弟子他都敌不过,好在血魔主宰残魂已除,只要休养一段时间恢复了实力,再来破解结界就行了。

天虚子也是一样的打算。吩咐虚天殿修士撤离回平阳城休整,只是他们的命令刚刚下达,便听一声讥讽的声音响了起来:“三位宗主远道而来,我龙谷还未一尽地主之谊,何必这么急着离开呢?”

林旭?!

出声的正是林旭。天宗和道宗对林旭的声音极为熟悉,闻言猛然一惊,抬头一看,远处血池到峡谷的出口处显现出了四个人影,其中一人正是龙谷宗主,曾经的天道宗地子林旭!

看林旭四人的样子,很明显早已在一旁观战多时了,却一直忍到现在才出现。其目的不言而喻啊!

“林旭,你还敢出现在本宗面前?”道宗心惊之余又是一阵怒火中烧,恨声道。

“道宗这是什么话?这是我龙谷的地盘。本宗出现不是很正常的事么?”林旭轻轻一笑道,“说起来本宗还要多谢三位帮本宗除去血魔主宰残魂这个心腹之患,天道宗和虚天殿的援手之情本宗在此谢过,改日必有厚报!”

“林旭,你这个叛徒,本宗如此器重你。你为何要叛出宗门自立?”道宗被林旭讥讽的话气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若非现下元气大伤他真想立刻出手灭了林旭。

“叛徒?真是可笑。早在加入天道宗之前本宗就是龙谷的宗主,谈何反叛自立?再说了当初可是天道宗求着我加入的!至于道宗你为何器重我。原因你也是心知肚明,我从道塔之中给你带出了两条大道道痕,早就还清了你的人情,根本就不欠你,也不欠天道宗!”林旭冷笑了一声,毫不客气地反驳道。

“林子,跟他们废话这么多干嘛?”姜云帆开口道,伸手向着天宗等人一指,“你们围了我龙谷整整三年,真以为我们奈何不了你们不成?今日就给你们一点教训,让你们知道知道我龙谷的厉害!天道宗?虚天殿?我呸!”

“大胆!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地子宫近卫,也敢如此大放厥词,本座今天就替林旭好好管教管教你这狗奴才!”天道二宗和天虚子还没开口,天子欧阳晟就跳了出来,姜云帆并没有释放出自身的气息,在天子欧阳晟看来他依然还是当初地子宫的一个小小近卫,对林旭他极为忌惮,但姜云帆这个小小近卫他可没放在眼里。

“找死!”姜云帆眼中冷芒一闪,对天子欧阳晟他早就看不顺眼了,过去修为比不上对方那是无可奈何,现在还敢在他面前嚣张,找抽!

“夫君,我帮你教训这嘴贱的家伙!”玉罗刹沈碧芸现在和姜云帆可是好得如同蜜里调油一般,一听欧阳晟出言侮辱姜云帆,眼中就是杀意沸腾。

“不用,芸儿!这狗东西为夫要亲手教训,你安心看着便是!”姜云帆摇了摇头,自己的面子自己挣,怎么能让妻子出手呢?

朝着玉罗刹沈碧芸露出了一个放心的笑容,金色长剑出现在了姜云帆手中,下一刻姜云帆的身影已经如同鬼魅般消失不见。

“欧阳晟,小心!”天宗的瞳孔猛然一缩,以他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姜云帆并不是消失,而是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向着天子欧阳晟冲了过来,而对方的修为,赫然已经是大乘初期!

“什么?”就在天宗声音响起之时,姜云帆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欧阳晟身后,手中长剑向着欧阳晟狠狠地斩了过去。

“轰!”

巨大的轰鸣声中,欧阳色翻滚着倒飞而出,他在最后关头察觉到了姜云帆的攻击,慌忙回身防御依然被无匹的剑气劈得翻飞而出,双臂之上数道长长的剑痕,稳住身形之后就是一口热血喷口而出,一出口就被其中蕴含的剑气切割成碎片然后蒸腾成了阵阵青烟。

“这……咳咳,怎么可能?!”欧阳晟满脸惊骇地看着手持长剑斜指着他满脸不屑之色的姜云帆,这还是当初那个自己根本没有放在眼里的小小地子宫近卫么?他怎么变得这么强了?

“什么天子?废物一个!”姜云帆不屑地啐了一口,语气之中那毫不掩饰的鄙视之意让欧阳晟肺都快气炸了,但却只能狠狠地盯着姜云帆,不敢出手。

欧阳晟不是笨蛋,从姜云帆刚才出手之时爆发出来的气息来看,对方已经突破到了大乘初期,而且战力强得可怕,否则自己也不会连对方的一招都接不下来。

龙谷的实力,恐怕比想象中的要强得多啊!

看着欧阳晟的残样,道子司徒南惊骇的同时也暗自庆幸,好在他沉得住气刚才没有先一步跳出来,否则现在跪在地上呕血的就不是欧阳晟而是他了!

不仅是司徒南,天道宗和虚天殿众人此刻的心情都极为复杂,姜云帆过去不过是地子宫的一个小小近卫,现在竟然能够轻松完虐天子欧阳晟,那林旭这个龙谷宗主的实力又会强到什么程度?

更何况他们现在实力最强的天宗、道宗和天虚子都是元气大伤虚弱无比的样子,怎么看都处于下风啊!

“林旭,你想怎么样?”天宗眼神复杂地看着林旭,沉声问道。

“我想怎样?”林旭笑了,“天宗,你不觉得这话问得很可笑么?围困我龙谷的是你们,现在来进攻我龙谷的还是你们,你觉得我想怎样?”

天宗沉默,道宗和天虚子也是一脸便秘的神情,实力决定话语权,现在是他们处于下风,这腰板实在是硬不起来啊!

“林旭,别拐弯抹角了,说吧!你到底要怎样才放我们离开?”半晌之后,天宗打破了沉默道,“你应该知道,你们留不下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