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59章 郁闷的陈涛

第五十九章 郁闷的陈涛

?将信将疑地,陈涛在石壁之前盘腿坐了下来,他现在没法进入石壁之中,只能堵在石壁之前。

洞府之内,林旭席地盘腿而坐,运转起了【玄天宝鉴】,四周的天地灵气夹杂着一丝丝的荒气从其全身各处穴窍向着体内钻去,天地灵气在经脉中进行周天运行之后转化为真元注入到九大丹田的真元湖泊之中,荒气则是经过灵田空间的过滤之后融入到了血肉骨骼之中,一点点地增强着林旭的肉身。

修仙无岁月,一晃一年过去了,约定离开的时候到了。

蛮荒古域之外,二长老方岩的碧玉飞舟已经停在了半空之中,剑神宗的筑基期弟子们基本上都已经聚集到了碧玉飞舟之上,有的满面红光,一看就是在蛮荒古域之中得到了不少好处,有的却是一脸沮丧之色,甚至身上带伤、气息不稳。

紫坠儿、姜云帆和段小玲三人也回到了碧玉飞舟之上,这一年时间三人结伴在蛮荒古域中闯荡,同时寻找着林旭的下落,结果林旭的下落没找到,倒是让三人寻到不少天才地宝。

不过三人并不觉得有多开心,尤其是姜云帆,一向爱开玩笑的他从林旭失踪之后就很少笑过,紫坠儿和段小玲看在眼里也只能暗自摇头叹息。

“小师妹,我们必须启程回宗门了!放心吧,林旭的本命魂灯还亮着,说明他性命无忧,等他从蛮荒古域出来自然会回宗门的!”

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月,除了林旭之外,剑神宗所有的筑基期弟子都已经到齐了,二长老方岩能等这么久,还是紫坠儿坚持的结果,但众人不可能无休止地等下去,方岩也很是为难。

“坠儿,二长老说得对,我们先回宗门吧!我相信林子肯定会没事的,等他从蛮荒古域脱身,肯定会来找我们的!”

“是啊,坠儿妹子,我们不能让大家都在这儿干等着,这样总归不太好,小师弟他肯定会没事的!”

姜云帆和段小玲也在一旁劝道,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和紫坠儿已经成了朋友,一众筑基期弟子之中,也只有他们敢劝说紫坠儿了。

剑神宗的弟子们在出发之前都带来了自己的本命魂灯,就放置在碧玉飞舟之上,只要本命魂灯还亮着,就说明林旭并没有生命危险,这也是紫坠儿三人没有马上向聂云、段水流发难的原因。

“好吧,我们先回宗门吧!”

向着蛮古结界张望了半晌,紫坠儿幽幽一叹,终于松了口,只是看向聂云和段水流的目光却甚是冰冷,若是林旭出了什么事,她绝不会和聂云等人善罢甘休!

“启程,回宗门!”

见紫坠儿终于答应,二长老方岩松了一口气,赶忙一声高喝,控制着碧玉飞舟腾空而起,向着剑神宗方向疾驰而去。

“小林子,你可一定要平安无事啊!别忘了我们的约定,你答应过我,要陪我好好游览红尘俗世的,一定要平安回来,我等你!”

……

天雷秘境,灵竹幻境之中。

“臭小子,你再不出来,老夫就强行打进去,到时候你求饶就完了!”

“臭小子,赶紧出来,老夫可以对你既往不咎,只要你告诉老夫怎么离开这该死的秘境!”

“林小友,之前是老夫太冲动了,惊吓到了小友,你赶紧出来吧,老夫发誓绝对不会对你动手!”

“林小友,只要你出来,老夫就传授给你五行宗的秘法,让你在同辈之中纵横无敌如何?”

“林小友,你要是再不出来,老夫拼了这条命不要,也一定破开这禁制,到时候你可别怪老夫心狠!”

林旭已经在洞府之中闭关修炼了整整两年,陈涛也在石壁之前守了两年,其间陈涛尝试过多次想破开石壁进入洞府之中,都被石壁上发出的五色电芒击退。

强攻无果,陈涛的态度也在逐渐转变着,从一开始的威胁到之后的妥协,再到利诱,软言相求,最后变成了气急败坏的放狠话,林旭一概置之不理,一门心思专心修炼,九大丹田之中的真元湖泊的大小在慢慢增加着,灵田空间之中的另一份神识也在继续参悟、演练着五行神雷。

随着不断的参悟和演练,林旭对于五行神雷的掌握程度在飞速提升着,发动神雷的时间和神雷的威力也在相应增长,虽然还做不到顺发,威力也远逊于【玄天指】,但比起林旭掌握的其他攻击手段可要强得多了。

再加上五行神雷消耗的真元并不算太多,可以多次催动,以后对敌之时这就是林旭的主要攻击手段了。

随着五行神雷的逐渐掌握,五道玄奥的法印在林旭体内的金木水火土五行丹田之内分别显化而出,法印上的条纹也在一点一点的点亮。

林旭仔细研究过这五道法印,其中有着一部分雷系法印的特点,又加入了对应的五行属性法印的特点,像是一种变异的融合型法印,这也更坚定了林旭对于融合法术的设想,或许自己以后能够根据现有的法术创造出新的厉害的融合法术也说不定。

“林旭,你要再不出来,老夫就毁了这片竹林,我们俩谁也别想再离开!”

陈涛觉得自己快被逼疯了,他身上可以补充真元的丹药已经全部耗尽,再这么待下去,等真元消耗到一定程度,他的修为肯定会出现倒退,说不定会从结丹期跌落到筑基期,这是陈涛坚决不能忍受的。

现在的陈涛,对于林旭能够吸收带有荒气的天地灵气修炼这一点已经再无半点怀疑,因为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竹林之中的天地灵气在向着石壁汇聚。

换句话说,林旭根本就不怕跟他耗时间,因为他根本就耗不过对方,再这么下去,等他修为倒退跌落到筑基期,强弱之势可就逆转了。

整座竹林陈涛已经仔细查探了好几遍了,虽然并没有什么发现,但他可以确定出口肯定在竹林之中,否则林旭早就跑了。

现在林旭躲在石壁之中修炼不出来,陈涛已经被逼到极限了,只能孤注一掷,若是林旭还不现身,那他宁可毁掉整座竹林断了出去的路也不会让林旭好过。

“这老鬼看样子真被逼急了,想要狗急跳墙了!”

感受到了陈涛话语之中的决绝之意,林旭停止了修炼,他的体质太过特殊,就算这天雷秘境之中的天地灵气再浓郁,短时间也修为也不会有什么太过明显的提升。

再说了这秘境之中根本找不到灵石培育五行灵竹,林旭可不想陪着陈涛老鬼在这秘境之中终老。

“陈前辈,你真的想让我出来么?”

原本已经打算拼个鱼死网破的陈涛一顿,浑身澎湃的真元重新平静了下来,听林旭这话的意思,似乎有所松动啊?

“当然了,林小友,咱们之间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一直在这秘境之中死耗呢?这样对我们两人都没有什么好处,你说是吧?”

“说的有道理,那我们来讲讲条件吧!我确实知道离开秘境的方法,也可以带你一起出去,但你要怎么保证我的安全?”

“林小友,老夫可以发誓……”

“停!陈前辈,普通的誓言我可不相信!”

林旭打断了陈涛的话:“除非你按照我说的话发下神魂血誓!”

“神魂血誓?”

陈涛面色一变,神魂血誓和一般的誓言可不同,一般的誓言虽然也会和冥冥中的天道产生感应,但其真正意义可以进行曲解,就像陈涛之前所做的那样。

“没错!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发下神魂血誓,我就带你离开这天雷秘境,否则,我们就一直耗下去吧!”

林旭语气很强硬,他料定陈涛这老鬼现在一心只想着离开,什么条件都会答应。

果然,陈涛沉默了一会儿,语气有些低沉地开口道:“好,老夫答应你!说吧,你要老夫发什么样的神魂血誓?”

“很简单!你只要保证不与我为难,不加害于我就行!”

林旭顿了顿,加重了语气道:“陈前辈,我提醒你一句,这可是神魂血誓,你别想着可以矫饰誓言,欺骗天道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哦!”

“这个老夫自然清楚,用不着你来提醒!”

陈涛的脸色很是阴沉,想他堂堂的五行宗金丹长老,何时想过会被一个筑基初期的小辈拿捏得死死的,现在还要发誓不找对方麻烦,实在是太憋屈了!

憋屈归憋屈,为了离开这秘境,陈涛也只能咬了咬牙,吐出一口心头精血发下了神魂血誓,精血变幻出了一个玄奥的天道印记穿透石壁进入洞府之中,印进了林旭额头之处。

林旭嘿嘿一笑,走到石壁边,伸手按下闪电图案,在五色电芒的传送之下出了洞府,笑眯眯地看着陈涛,感叹道:“早这样多好!陈前辈,其实你应该感谢我,若不是我的话,恐怕你现在还困在那迷宫之中,这辈子也没机会离开天雷秘境呢!”

看着陈涛气得须发皆张却又发作不得的样子,林旭心头大是爽快,不过他也知道不能太过刺激这老鬼,遂正了正色:“走吧,我们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