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60章 烽烟四起

第六十章 烽烟四起

?传送法阵就在灵竹组成的闪电图案的另一端,其实就是将林旭和陈涛传送到这竹林之中的传送法阵,若是直接启动的话,依然还是传送回迷宫之中。

但若是向其中打入相应的法决,传送的位置就会变成天雷秘境之外,这法决林旭自然知道。

在陈涛有些疑惑的目光之中,林旭向着传送阵中打入了一道繁复的法决,启动了传送法阵,向着陈涛伸手一引:“陈前辈,请吧!”

“你先走,你这小子诡计多端,谁知道你会不会又设计陷害老夫!”

陈涛看了看传送法阵,不放心地摇了摇头。

这老鬼,都成惊弓之鸟了!

林旭一阵好笑,也不多言,当先迈步进入了传送法阵的光柱之中,见林旭已经进入,陈涛也就不再迟疑,紧跟着跨了进去。

熟悉的空间拉扯之力传来,眼前光影转换,再次恢复清明之时,林旭和陈涛的身形出现在了离地数千米的半空之中。

“不会吧?哎呀~!”

一声惨叫,林旭直挺挺地从半空之中栽了下去,陈涛也没好到哪儿去,同样因为禁空限制向着下方落去。

“御风术!”

赶忙给自己加持了御风术,下落的速度稍微减缓了一点点,但照这样下去,撞击地面时的绝大冲力恐怕还是能够要了林旭的小命。

“这么多风浪都过来了,难道要在阴沟里翻船?贼老天你玩儿我呢!”

林旭心中哀嚎着,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被传送到了半空之中,这禁空限制简直就是要命嘛!

拼命朝身下释放小型法术,试图用反冲之力缓解一下下落的速度,但在禁空效果和高重力作用之下效果却是微乎其微,林旭几乎都可以想象不久之后自己“轰”地一声摔在地面之上如同一件瓷器般破碎的悲惨场景了。

“下面似乎有个湖泊!”

目光忽然瞥到自己左下方的地面之上有一个湖泊,林旭顿时精神一震,有救了!

当下林旭接连打出一道道风墙不断撞击在自己身上,减缓下落之势没多大效果,但改变下落的地点还是可以的。

“这姓林的小子倒是挺聪明的!”

一旁同样在下落的陈涛眼睛一亮,也依葫芦画瓢向着自己发动法术冲击,让落点向湖泊靠近。

“噗通!”“噗通!”

接连两声重物落水的声音响起,林旭和陈涛一前一后地扎入了湖水之中。

“得救了!”

足足坠入湖面十多米林旭才抵消了下落的冲力稳住了身形,刚松了一口气正打算浮出水面,忽然一股恐怖的气势从水底升腾起来。

“他娘的,没这么倒霉吧?”

“金丹期荒兽”的念头从心头划过,林旭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慌忙向着水面冲去。

同样向着湖面逃窜的还有陈涛,他现在只有筑基后期大圆满的修为,根本就不是金丹期荒兽的对手。

“奶奶的,刚出虎口,又落狼窝,我怎么这么倒霉!”

狼狈不堪地爬上岸,林旭想也不想地向着前方冲去,连身后是什么样的金丹期荒兽来顾不上看,一边冲一边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玉瓶,打开之后直接将其中的淡黄色**倒在了身上。

这是林旭在剑神宗集市时购买的驱妖液,会散发出妖兽极为讨厌的气息,在林旭看来,荒兽只不过是荒古年间的妖兽分支而已,应该也会有用吧?

何况,这里不止他一人,还有陈涛那老鬼在。那老鬼已经在天雷秘境中被困了六年,想来身上的东西应该都消耗得差不多了,应该不会这么凑巧也有驱妖液吧?

“吼!”

震天的怒吼在身后响起,一头血红色的巨蛇从湖中钻了出来,腥红的目光注视了一眼林旭狂奔的背影,鼻翼微微一动,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转头向着陈涛的背影追了过去。

“该死的,这荒兽怎么不去追那臭小子,却盯上老夫了?”

陈涛一阵郁闷,正如林旭所料,他身上的东西都已经耗光了,可以说除了法宝和一身修为之外别无他物,此刻也只能奋力狂奔了。

感受着金丹期荒兽那恐怖的气息渐渐远去,林旭稍微松了口气,却是一点不敢停留,依然保持着高速奔逃,现在还没有彻底脱离危险,谁知道那荒兽会不会杀个回马枪,他现在可没有替身傀儡在身了。

而且,以林旭对那陈涛老鬼的了解,说不定他会祸水东引把荒兽引到他这边来,还是躲远一点为妙。

“该死的!那小子怎么跑那么快,都不带停留的?本来想把这荒兽引过去的,现在没办法了,只能尽量逃了!”

正如林旭所料的那般,陈涛原本是打算转向将荒兽引过去的,却发现林旭早已逃得没了踪影,只能暗自咒骂了一声,继续全力逃窜。

“已经逃了这么远,陈涛老鬼和那荒兽应该都追不上来了吧?”

足足奔逃了两个时辰,林旭这才放缓速度停了下来,身形一矮躲到了一旁的小山丘后。

“总算是脱险了!可是怎么离开这蛮荒古域呢?”

确定陈涛和荒兽都没有追上来,林旭松了口气,接着又犯起了难。

因为是随机传送,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传送到了蛮荒古域的什么位置,刚才又是慌不择路,根本就没看方向,现在也不知道身在何处。

“对了,传送玉简!”

林旭忽然想到了两年前来蛮荒古域之时得到的传送玉简,当时被六爪火螭追杀之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无法使用,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恢复正常?

有些迫不及待地从储物袋中取出传送玉简,林旭向着其中输入了一道真元,玉简开始发出光芒,起作用了!

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林旭捏碎了传送玉简,一道青光从破碎的玉简之中射出包裹住了林旭,骤然消失不见。

……

“奇怪,怎么这一路行来都是烽烟四起,这里不是千机门的管辖范围么?按理说不应该有这么多的战争才对!”

被传送玉简传送出蛮荒古域之后,因为已经过了两年多,紫坠儿等人早已返回了剑神宗,所以林旭只能御剑自行飞回宗门。

林旭御剑的速度自然没办法跟二长老方岩的碧玉飞舟相比,再加上林旭也不急着赶回剑神宗,反正已经晚了一年多了,也不在乎这么几天,所以一路之上,林旭都是走走停停的。

这一路行来,林旭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从离开蛮荒古域百里外有人烟的地方开始,到处都在爆发战争,就连眼下这五大仙门之一的千机门管辖之下的大顺皇朝也不例外。

在一座名叫当阳城的城外按下剑光,林旭向着城门之处走去。

“站住,什么人?”

城门口的守卫正在严密排查入城之人,林旭也一样被挡了下来。

“这位军爷,在下林旭,乃过路之人,这天色已晚,想要进城歇息一宿,还望军爷行个方便!”

林旭知道,若是自己表明身份,这些守卫定然不敢再拦他,只是那样一来定然会引起轰动,林旭向来怕麻烦,也不喜欢太过高调,当下眼睛一转,做出一副赶路的读书之人的样子朝着守卫拱手行了一礼,隐蔽地递过去了一锭碎银。

要在凡尘俗世间行走,银两这种东西自然是不可缺少的,林旭的储物袋之中就备有不少,对修仙者来说,金银财宝这种东西并不难获取。

“小子挺识相的嘛!进去吧!”

守卫接过碎银掂了掂,分量还不少,脸上顿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放开了拦路的长矛。

“大胆,你们在干什么?”

林旭正要抬腿进城,一声暴喝忽然响了起来,一个骑着白色骏马、身披鱼鳞战甲的年轻军官从城门之中越众而出。

“少,少城主!”

守卫脸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连声求饶:“属下知错,少城主饶命啊!”

“大战在即,你竟然收受钱财轻易放可疑之人入城,好大的胆子!左右,与我将其拿下,鞭笞二十!”

被称为少城主的年轻军官名叫易寒,是当阳城城主易天行的独子,年方十八已经是后天顶峰的高手,身具白衣侯封号,更兼治军有方,在当阳城军中颇具盛名,威望直追其父易天行。

易寒身后的军士上前将跪伏在地的守卫拖了下去,自有其他人接替了其守卫的位置。

“你是何人?为何行贿守卫?”

处置了守卫之后,易寒将目光转向了林旭,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不知为何,他从林旭身上竟然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这种压力是他在父亲易天行身上都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不由得起了警惕之心,催动内劲将常年战场厮杀形成的杀气向着林旭逼了过去。

“在下林旭,路过贵地想要进城暂住一晚,只不过想让守卫的军爷行个方便而已,谈不上行贿吧?”

林旭淡淡一笑,易寒的这股杀气或许可以吓得普通人浑身发抖、面无人色,但对他来说却没什么效果,死在他手中的妖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真要比杀气,易寒可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PS:多谢看官“謝志修”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