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61章 邪术摄魂

第六十一章 邪术摄魂

是高手!

易寒心中一凛,眼前这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年轻的紫杉青年绝对不是普通的读书人!

“先生好本事!倒是本侯眼拙了!”

向着林旭拱了拱手,易寒给身旁的军士使了个颜色:“还不请这位先生入城?”

“是,少城主!”

众军士齐声应是,向着林旭围了上来。

“敢问少城主,这是什么意思?”

林旭有些似笑非笑地看了手持明晃晃的刀枪的众军士。

“先生不是要进城么?本侯想请先生到府中做客,一尽地主之谊,难道先生不肯赏脸么?”

易寒反问了一句之后,向着一众军士喝到:“本侯让你们请先生入城,你们这是请吗?把兵刃收起来!”

“是,少城主!”

军士们齐声应道,收起了刀枪,但依然还是围着林旭,只留出了进城一条道。

“这少城主有点意思!”

林旭笑了起来,既然人家如此“盛情”相邀,他也不好拒绝不是?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挥了挥衣袖,林旭悠闲地踏步向着城门走去,在路过易寒身旁之时,右手指尖状似不经意地拂过马背,赞叹了一句“好马”。

易寒不解地看着林旭,正打算拨转马头跟上,身下的白色骏马却一声哀鸣直接瘫倒在了地上,措不及防的易寒差点一个跟头栽下马背,好在他也算是后天顶峰的武道高手,腰胯一扭,硬生生地止住了前倾之势,翻身以手支地落在了地上。

“小白,你怎么了?”

甫一稳住身形,易寒就一个箭步窜到瘫倒在地的坐骑身前,单膝跪地紧张地查看起来,这匹白马名为“夜照玉狮子”,是难得的宝马良驹,易寒对其看得比自己还要宝贵。

“呼哧呼哧!”

夜照玉狮子喘了几口粗气,忽然一下子又站了起来,看上去一点事情都没有。

“嘶~!”

易寒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看向林旭背影的目光之中充满了骇然之色,这个看上去比他还要年轻的青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易寒的表现林旭用神识观察得清清楚楚,心下暗笑,刚才他只是将一丝含有雷电之力的真元打入了夜照玉狮子体内,暂时将其麻痹了一下,所以夜照玉狮子才会突然瘫倒,麻痹劲一过,自然是毫发无损如平常一般。

这一点对于世俗武者来说或许算得上是惊世骇俗,但对林旭这样的筑基期修士来说却是不费吹灰之力。

“少城主不是邀请我去府中做客么?烦请带路吧!”

林旭顿住了脚步,转头向着易寒淡淡一笑,似乎之前发生的一切和他毫不相干一般。

“啊?呃!林先生这边请!”

按捺住心中的震惊,易寒对同样呆愣的军士们吩咐了两句后,快步走到林旭身前,抱拳行了一礼,伸手虚引,态度比起之前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林旭心中暗笑,也不多言,随着其向城主府走去,后面的军士们连忙牵着夜照玉狮子跟了上去,很快,城门口又恢复了平静,继续严查进出之人。

“林先生,请在此稍后片刻,本侯去请家父出来!”

来到城主府的会客厅之中,易寒请林旭落座,吩咐侍女上茶之后,告饶了一句,转身拐入了后堂。

不多时,一个身穿鎏金猛虎服,头戴紫金冠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人还未落座就哈哈大笑起来:“本府来迟了,劳贵客久等,见谅,见谅!”

易寒就跟在中年男子身后,在主客位坐了下来。

“无妨,易城主客气了!”

看来此人就是当阳城的城主,易寒的父亲易天行了。

见林旭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易天行眼中闪过一丝亮芒,试探道:“本府听小儿提起,称林先生是位奇人,不知先生来自何方,到我当阳城有何贵干哪?”

“奇人?也对,在世俗凡人眼中,修士确实是奇人!”

林旭心下嘀咕,面上依然是一副平淡的神情:“我只是路过当阳城,天色已晚进来歇歇脚而已,少城主过誉了!对了,我这一路行来,发现各处烽烟四起,不知道这是出什么事了?”

“看样子林先生不是我大顺皇朝的人啊?”

见林旭点了点头,易天行露出一副恍然之色:“这就难怪了!”

“是这样的,最近不知是何原因,各地都出现了犯上作乱的叛军,到处攻打城镇,我大顺皇朝已经派出了多路大军征剿,依然无法平息!”

易寒开口解释起来:“说也奇怪,我朝吏治清明,又没有灾荒,好好的忽然出现这么多的乱民叛军,的确很是奇怪!而且不仅仅是我们大顺皇朝,周边的大晴皇朝和大楚王朝也是一样,很是诡异!”

“听起来的确是有些怪异!难道朝廷没有调查一下原因么?”

林旭眼睛眯了起来,从易寒的话中他隐隐听出一丝不对劲。

“自然是调查过,可是却查不出是什么原因,那些个叛军看上去跟平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言行举止之间透着一股子狂热劲,个个悍不畏死,被擒之后无论怎么拷问都是一言不发,而且拼命寻死,让朝廷大为头疼啊!”

易寒叹了口气,和父亲易天行交换了一下眼神后,看着林旭道:“不瞒先生,当阳城之所以盘查得这么严密,就是为了防止叛军的奸细混入城中扰乱视听,因为之前已经出现过这种状况,被鼓动了二十多人,还好发现得及时镇压了下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鼓动?怎么个鼓动法?”

林旭追问道,心中越发觉得蹊跷,易寒所说的情况听起来很像是修仙界的一种邪术【摄魂术】。

“具体怎么鼓动本侯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被鼓动之人眼中隐隐泛着红光,好像那种极为狂热的信教徒一般,被制服之后犹自挣扎不休,对周围之人怒目而视,让人不寒而栗!”

没错了,就是【摄魂术】!

林旭听说过这种邪术,这是魔宗的秘法,可以强行在他人魂魄之中刻上烙印,让其变成绝对忠实的信徒,不过一般只有在双方实力差距很明显之时才能够强行烙印,否则就要被施术之人完全放开心神,不做抵抗才能成功。

“林先生,莫非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见林旭脸色有异,易寒和易天行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开口询问道。

“这似乎是魔宗的摄魂邪术,不过我现在也不是很确定,必须要亲眼见识一下才行!”

林旭抬起头看向易寒和易天行:“你们这儿有叛军的俘虏么?”

“没有!被俘虏的叛军和乱民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自杀,现在只有距当阳城西面百里之外的战场前线才能看到活着的俘虏了。”

易寒顿了顿,问道:“林先生是想到战场前线去看看么?本侯现在就去安排!”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林旭话音刚落,整个人已经化作了一道剑光飞出了会客厅,向着当阳城西面的天空疾驰而去。

“御剑飞仙!这位林先生竟然是位仙师!”

易天行和易寒瞪大了眼睛,大顺皇朝是千机门的属国,他们身为当权之人,对修仙之人也有一些了解,虽然不是很清楚修士的境界和能力,但却知道能够御剑飞仙的那都是了不得的修士,当下不由得大惊失色。

毕竟是久居高位之人,心性气度都是上等,两人很快就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易天行看了看还处在惊骇之中的两个侍女,沉声命令道:“今天的事情不许泄露出去半句!都听清楚了没有?”

“是,城主大人!”

两个侍女这才清醒过来,连连应是,只觉得小心脏犹自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行了,你们出去吧,记住守口如瓶!”

挥了挥手,将两个侍女赶出了会客厅之后,易天行转头看向了儿子易寒:“寒儿,咱们父子的机缘来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这位林仙师对我们产生好感!”

“是,父亲,孩儿这就去准备!”

易寒应了一声,急匆匆地走了出去,比起父亲易天行来,易寒此刻心中更为兴奋,他才十八岁,比起易天行来要年轻得多了,今后的人生还长着呢!

生而为男,谁不想翱翔九天之上,纵横尘世之间?只可惜一直以来,易寒根本没有机会遇到仙缘,只能努力练武,驰骋沙场,这也是他为什么这么看重夜照玉狮子的原因。

现在仙缘就在易寒面前,他只要紧紧抓住林旭这位仙师,就算最终还是无法求仙得道,前途也绝对是无可限量,这一点,易寒心中跟明镜似的。

从城主府离开之后,林旭驾着剑光向着西面的战场前线全速赶去,这件事情太不寻常了,林旭似乎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希望只是他想太多了吧!

百里的距离对林旭来说不过是一个时辰的事,入夜之后,林旭来到了战场之上。

一股浓重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纵然是在半空之中,林旭依然能够感受到战场之上那股惊人的死气和杀气,可见连日以来战况之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