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62章 魔宗弟子

第六十二章 魔宗弟子

?“难怪修士从不轻易涉足战场,这么强烈的杀伐之气和死亡气息,若是全部针对一人的话,就算是筑基期的修士恐怕也会心神摇曳,道心大损!”

与修士相比,普通的士兵的确是犹如蝼蚁一般不值一提,但当士兵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聚集起来的杀气就很可观了,百战老兵聚集的杀气甚至可以冲破修士的真元护照直接攻击其道心。

现在已经入夜,战斗已经暂时停歇,战场之上依然还是杀气冲天,白日间岂非更甚?

压下了心头的震撼之情,林旭在官军的军营之中按下了剑光,施展了【水隐术】后向着关押俘虏的营帐摸去。

“天神会惩罚你们的,你们的末日不远了!”

“你们死定了,天神会惩罚你们的!”

俘虏只有寥寥数人,都被铁链锁着,不是断手就是断脚,甚至口中的牙齿都被敲掉了,想来应该是为了防止他们自杀。

这些俘虏虽然都是身受重伤,气若游丝,但仍然一脸的狂热之相,口中还不断重复着天神啊惩罚啊这些话语,似乎死亡对他们来说一点也不可怕,或者说他们完全就丧失了恐惧这种本能一般。

“搜魂!”

林旭对着其中一个俘虏释放了【搜魂】之术,这在修仙界也是属于禁术,虽然几乎每个修士都能掌握,但却极少有人会使用,因为受术者轻则变成傻子,重则魂飞魄散。

不过林旭此刻心中却没有半丝的负罪感,因为通过【搜魂】,林旭已经证实了心中的猜想,这些俘虏的确是中了【摄魂术】。

中了【摄魂术】的人一旦死亡,神魂便会很快消散,跟魂飞魄散没有任何区别,这些俘虏已经活不长了,早晚都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不仅如此,林旭从俘虏的魂魄记忆之中得知,他们是被几个可以飞天遁地的黑衣“天神”下的【摄魂术】,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发动战争,攻破所有的城池,用战火和鲜血“洗礼”整个人世。

“摄魂术是魔宗的邪术,已经久不现世,这次如此明目张胆地出现,又是在世俗凡间挑起战乱,发动战争,恐怕所图非小!”

林旭现在基本已经可以肯定,那些所谓的黑衣“天神”定然就是已经隐匿多年的魔宗弟子。魔宗自从数千年前被五大仙门联手攻破之后,余孽们都纷纷隐姓埋名躲藏了起来,数千年未曾露面,此次出现定然是有什么惊天的大阴谋,说不定会波及到整个修仙界,既然被林旭给遇到了,那就不能不查探清楚。

俘虏魂魄之中关于魔宗弟子的信息并不是很多,更不可能有这些人的下落,林旭决定在当阳城多待些日子,将事情查清楚,若是魔宗真的死灰复燃的话,他就要尽快将消息传回剑神宗。

架起剑光,林旭飞回了当阳城,想要查清楚事实真相,他需要借助一下易寒父子的势力。

“仙师大人,您回来了?”

会客厅之内,易天行和易寒父子看到忽然出现在面前的林旭,先是已一惊,继而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只要林旭回来就好啊,这样他们的“仙缘”就有着落了!

“嗯!”

林旭淡淡地点了点头,在客座上坐了下来,易寒父子的反应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仙师大人,情况如何?是您所说的魔宗邪术么?”

“没错,的确是魔宗的摄魂邪术,事情似乎比我想象之中还要麻烦!”

林旭微微皱起了眉头,抬头看向了易寒父子:“为了查清楚事实真相,我要在当阳城逗留一些日子,恐怕少不了要麻烦两位了!”

“不麻烦不麻烦!能为仙师大人效劳是我们的荣幸!有什么事情仙师大人只管吩咐便是,我们一定谨遵仙师大人的指示!”

易天行此刻的表现完全不像是手握生杀大权的大城城主,不过这也难怪,世俗之人面对在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仙师”之时,基本都是这样的表现。

“仙师大人,本侯已经为您准备好了居所,您就暂且住在府中吧!有关仙师大人您的事本侯已经吩咐下去不得外传,请您放心!”

对于易寒的知情识趣,林旭很是满意,易家父子所图为何他心里很清楚,只要两人真能帮得上他的忙,他倒是不介意给两人一点好处。

易寒给林旭安排的住所在城主府内院的听水阁中,环境清幽,看得出来很是费了一番心思。

将侍女打发走之后,林旭盘腿坐在软榻之上,运起了【玄天宝鉴】,全力赶了一天的路,他的真元也消耗了不少,需要补充一番。

接下来的几天,林旭都在当阳城方圆数百里的战场之上四处查探魔宗弟子的下落,但却都是一无所获,这让他心中不免有些疑惑,难道是他想多了,魔宗并没有死灰复燃,只是几个余孽在作祟?

“少城主,你帮我留意一下最近进出当阳城的人,看看有没有什么生面孔,尤其是看上去给人一种冰冷之意的人!”

根据林旭的估计,若是魔宗弟子真的对当阳城有什么想法的话,定然会派人打探当阳城的情况,而魔宗之人有别于其他修仙者的最大区别就是身上总是带着抑制不住的冰冷杀气和死气,说不定可以从易寒这边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易寒的速度很麻利,不出半日就带来了林旭需要的消息,这些日子当阳城之中确实是多了四个生面孔,看打扮像是走商的商人及其护卫,那三个护卫也的确是符合林旭所说浑身透着一股阴寒的味道,让人一靠近就浑身不自在。

当晚,林旭潜入这四人下榻的客栈查探了一番,不出所料,三个护卫就是魔宗弟子假扮的,而那个身为主人的商人则是被下了【摄魂术】,完全就是一个傀儡。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倒要看看,你们想要干什么!”

这三个魔宗弟子的修为并不高,只有炼气期七八层的样子,林旭暗暗松了口气,若是对方是筑基期的修士,那他想要在对方毫无觉察之下进行跟踪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耐心地在客栈屋顶守了一夜,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林旭隐身随着三人出了当阳城。

炼气期弟子是无法御剑飞行的,但却可以使用飞行法器。出了当阳城之后,三人祭起一面黑色小旗,一团黑云从小旗中涌出,包裹住了三人向着南方飞去。

林旭架起剑光远远地跟了上去,飞了足足两个时辰,在一处战场旁山丘之上的树林之中降下了身形。

此刻,树林之外山脚之下的平原上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厮杀,厮杀的双方自然是大顺王朝的官军和中了【摄魂术】的叛军。

冲天的杀气和死气弥漫在战场的上空,到处残肢断臂乱飞,浓重的血腥之气弥散在空气之中。

“这三人跑到战场上来干嘛?不会只是观看战况吧?”

林旭将身形隐在距离三人十米开外的一棵大树之后,偷偷地观察着。

只见其中一人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黑色的葫芦,向着其中打入了几道法诀,黑色葫芦开始发出幽幽的黑光,同时战场之上弥漫的血气向着葫芦涌了过来,被迅速地吸入其中。

林旭看得清清楚楚,被黑色葫芦吸入的不仅仅是血气,还有无数狰狞痛苦的人脸般的烟雾从战场上遍布的尸体之中被拽了出来一起吸入到葫芦之中,这分明就是战死的双方士兵的魂魄!

随着魂魄和血气被吸走,战场上士兵们的尸体也在慢慢地干瘪、风化,但这一幕并没有被杀红眼的双方士兵留意到,或许说他们已经留意到了,但却根本没有功夫去思考原因。

“原来他们是在收集血气魂魄,难怪到处发动战争!”

林旭心下恍然,原来这才是魔宗弟子用【摄魂术】控制乱民发动战争的目的。

数千年前,五大仙门之所以联合覆灭魔宗,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魔宗的功法太过阴毒,为求快速精进,常常以他人的魂魄精血为媒介进行修炼。

修仙者之间虽然常有争斗和杀戮,但单纯为了提升修为随便灭人满门,甚至连世俗凡人都不放过的也就只有魔宗之人,这样的宗门存在,是对整个修仙界的巨大威胁,所以五大仙门才会联合起来一举将其剿灭。

“师兄,师尊不是说让咱们最近消停一段时间再收集气血魂魄么?咱们这自己偷偷地干,要是被师尊知道了可就麻烦了!”

看着血气魂魄源源不断地被吸入黑色葫芦之中,另一个魔宗修士向着拿出黑色葫芦的魔宗修士担忧地问道。

“你懂个屁!咱们平时收集到的那些血气魂魄全部都上交给了师尊,自己根本就没剩下多少,要是不偷偷地干,什么时候能够收集到足够多的血气魂魄炼制血魂丹?你们还想不想突破筑基期了?”

手握黑色葫芦的魔宗修士狠狠地瞪了说话之人一眼骂道:“你们要是害怕就自己离开,只是血魂丹可就没你们的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