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64章 万里疾行

第六十四章 万里疾行

黑狼快要崩溃了,这忽然出现的煞星到底是什么人啊,随手一击便将他们三人打得半死,上来二话不说就直接【搜魂】更兼毁尸灭迹,现在又封了他全身修为提溜着御剑而行,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林旭此刻面沉如水,全力驱使着青螟剑向当阳城飞去,从刚才的【搜魂】之中,他获悉了一个惊天的大阴谋,此刻心中可谓是翻江倒海,正因为如此他才留了黑狼一命,准备将其带回剑神宗让掌门和长老们亲自审问。

全力飞行之下,不过短短的半个时辰,林旭已经来到了当阳城城主府,直接在后院花园之中拦住了易寒。

“仙师大人,发生什么事了吗?”

易寒一看林旭的脸色心中就是“咯噔”一下,再看林旭手中竟然拎着一个全身焦黑的男子,就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了。

“易少城主,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仙师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本侯定当尽力而为!”

“我现在要赶回剑神宗,请你向千机门传一句话,就说魔宗正在酝酿惊天阴谋,千机门的弟子何邵已被魔宗结丹期高手血云尊者所杀,若他们问起传话之人,你就说是剑神宗掌门弟子林旭,记清楚了吗?”

“剑神宗掌门弟子?”

易寒想过林旭来头不小,但却没想到竟然是五大仙门之一剑神宗掌门的弟子,当下不敢大意,认真记下了林旭的吩咐:“仙师大人放心,本侯一定想办法将消息传到!”

“这个玉简给你,里面有修炼的功法,你只需要手握玉简念一声‘疾’便可观看,能达到什么程度就看你自己的了!”

这些天来易寒帮了林旭不少忙,林旭并非吝啬之人,便将【玄天宝鉴】之中的简化炼体之法给了易寒,武者没有神识无法观看玉简内容,故而林旭在玉简之中留有一丝真元之力,只要易寒念动咒语便可显化而出。

至于易寒是否将这炼体功法分享给易天行,这就不在林旭考虑范围之内了。

“多谢仙师大人恩德!仙师大人放心,我以性命担保一定会将仙师大人的话传到!请受我一拜!”

易寒大喜,颤抖地接过玉简倒头便拜,等他抬起头时,林旭已经架起剑光消失在了天边。

“得赶紧把话传给千机门,否则误了事本侯可承担不起!”

小心地将玉简贴身收好,易寒急匆匆地向议事堂跑去,兹事体大,必须要跟父亲易天行好好商谈一番,尽快将消息上报朝廷,传话给千机门。

“原来你是剑神宗掌门的弟子,难怪会对我们出手!”

高空之中,林旭左手提溜着黑狼,正全速御剑向剑神宗飞行着,刚才林旭和易寒的对话并没有传音,被黑狼听了个清清楚楚,顿时心中大叫倒霉,先是千机门,现在又是剑神宗,这五大仙门之人怎么这么快就都盯上了他们?

难怪血云尊者要让他们消停一段时间,想来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黑狼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不该为了血魂丹去冒险收集血气魂魄了,现在血魂丹连同收魂葫芦都被林旭给抢了,自己的小命还握在对方手里,怎一个惨字了得!

“这位前辈,我就是个小角色,你抓我也没什么用,要不你放了我吧!我一定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你!”黑狼只是被封住了修为,此刻小命要紧,他也顾不得高空之中的罡风了,硬撑着开口求饶。

“前辈,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就放了我吧!我保证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前辈,我……”

……

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叫黑狼的魔宗修士如此的啰嗦,烦不胜烦的林旭手上一用劲儿,向着黑狼体内打入了一道真元封住了他的哑穴:“我想要知道什么,只需要搜魂就行了,用得着你说么?真是聒噪!”

继续向着剑神宗全速御剑赶路,林旭心下却是又回想起了之前【搜魂】之时获知的惊人消息。

原来从十年前开始,魔宗就已经开始在修仙界暗中活动,他们伪装成五大仙门的弟子攻击一些偏远的中小宗门,掠夺其中修士的资源和神魂提升修为、炼制法宝,这其中就包括了林旭和姜云帆曾经的宗门紫云宗。一直以来,林旭都认为紫云宗是被剑神宗灭门的,这也是为什么他虽然加入了剑神宗,但心底却始终无法融入其中的原因,现在才知道,灭掉紫云宗差点害死他和姜云帆的并非剑神宗弟子,而是魔宗之人假扮的。

得知了这一点,林旭顿时觉得一直深藏在心底的心结打开了,念头也通达了不少,若非此事过于严重,必须要马上回宗门禀报,林旭真有立刻找个灵气充沛的地方潜修一番的冲动。

“难怪当时会在流云谷碰到小玲师姐,我还以为他们是在追杀紫云宗幸存的弟子,现在想来应该是去调查紫云宗被灭门之事才对!”

被林旭【搜魂】的两个魔宗弟子修为太低,所知有限,魔宗如此栽赃陷害五大仙门到底是何目的他们并不是太清楚,就连此次千机门管辖的世俗皇朝之中烽烟四起,他们也仅只是知道要收集血气魂魄而已,至于这么大规模地收集血气魂魄到底是为了干什么他们也不清楚,但想来绝对不简单。

连续不停地全力飞行,即使是林旭身具九大丹田也有些吃不消,连续飞了数日之后,林旭不得不按下剑光,在一道瀑布旁歇歇脚。

从储物袋中掏出丹药服下,林旭运起了【玄天宝鉴】恢复起真元来,黑狼就被他仍在一边,反正这家伙的真元已经被封住了,想跑也跑不掉。

“咻!”

正在恢复真元的林旭忽然听到身旁传来一阵异响,睁眼一看一道流光冲上了半空之中猛然爆开,绽放出了一个血色骷髅的图案,一闪即逝,其中一道血光猛然向他射来,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融入了他的体内。

“你干了什么?”

林旭大惊,检查了一遍却没有发现身体有任何异样,旋即一个箭步窜到黑狼面前,提着黑狼的衣领将他揪了起来,却见这家伙嘴巴动个不停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这才想起自己封了他的哑穴,连忙挥手给解开了。

“我已经发出了千里传音血箭,师尊很快就会收到消息追过来,你已经中了我的血印,跑不掉的!你死定了,死定了,哈哈哈!”

黑狼癫狂地大笑了起来,他算是看出来了,林旭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他,所以他才趁着林旭不备以本命精血发动了千里传音血箭,还在林旭身上种下了追踪的血印。

这种秘术是以生命为代价发动的,并不需要真元催动,林旭没想过黑狼居然这么狠,宁死也要拉他当垫背,眼看着黑狼在狂笑之中气息越来越弱,林旭也顾不得真元尚未完全恢复了,咬了咬牙架起剑光腾空而起向着剑神宗方向全速飞去。

“你逃不掉的,逃不掉的~!”黑狼临死前的惨笑声回荡在林旭耳边,仿佛催命的魔音一般,林旭的脸色阴沉无比,心中暗骂自己大意,当时就应该连黑狼的行动能力一起封住才对。

结丹期修士可以化光而行,速度比起筑基期修士的御剑飞行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林旭也不知道血云尊者什么时候就会追上来,他现在中了血印,根本不知道怎么消除,只能尽可能快地飞逃,希望能够在对方追上来之前进入剑神宗的领空。

这样疾速飞了两天,眼看就要进入剑神宗所在领域了,林旭刚刚松了口气,忽地一股发自灵魂的战栗感涌上心头,不由得脸色大变。

不好,追上来了!果然,片刻之后,一股熟悉的血腥、邪恶之气从后方传来,林旭回头一看,一片血云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向着他追来,同时一个沙哑阴冷的声音也在远远地传了过来:“小子,给本座站住!否则等本座抓住你,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让我站住,当我傻啊?真要是听你的话站住,那才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何邵的下场林旭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不但死无全尸,连神魂都被吸得一干二净,林旭可不相信他停下来放弃抵抗血云尊者就会放过他。

咬了咬牙,林旭张口喷出一口精血融入了青螟剑的剑光之中,顿时御剑飞行的速度又快上了几分。

“小子,你跑不掉的!再不停下来本座可就不客气了!”

前面数十里外就是剑神宗的领空了,血云尊者也有些着急了,真要是为了抓林旭而惊动了剑神宗的结丹期修士,他未必讨得了好,更何况剑神宗还有个深不可测的紫阳老祖在,血云尊者虽然自信,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对抗得了元婴期的修士。

见林旭充耳不闻反而逃的更快了几分,血云尊者眼中戾气一闪,包裹着身躯的血云一阵翻涌,凝聚出了一根血箭,“唰”地向着林旭的后背射了过去。

“不好!”

血箭速度极快,林旭只来得及稍稍偏转了一点点剑光就被射了个正着,只觉得嗓子一甜,一口逆血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