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65章 重伤昏迷

第六十五章 重伤昏迷

?结丹期修士的攻击实在太过厉害,林旭的真元护罩连一点阻拦作用都没起到,血箭直接从林旭的右胸穿过,在其肋下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同时一股极为阴暗的血煞之气从伤口之处向着林旭周身经脉侵蚀而去。

林旭真元一滞,青螟剑的剑光顿时有些不稳起来,关键时刻,又是丹田空间发挥了神效,血煞之气很快被丹田空间全数吸收了进去,林旭体内的真元运转暂时恢复了正常。

“混蛋,这老魔下手真够狠的!”

强忍住右胸的剧痛,林旭直接将喷出的精血打进了青螟剑的剑光之中,加速朝着前方逃去,远远地已经可以看到剑神宗那标志性的浮空山峰了。

“怎么可能?!”

见血箭击中林旭,林旭剑光晃动速度骤减,血云尊者脸上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正准备追上去抓住他,却见林旭又稳住了身形,速度不减反增逃得更快了,不由得大感诧异。

他的血箭完全是由血煞之气凝结而成的,别说是筑基期修士了,就算是结丹期的修士大意之下中招也够喝一壶的,林旭竟然能够跟没事人一样继续飞逃?

血云尊者这一愣神,速度不自觉地就降低了不少,等回过神来想要再追之时,林旭已经进入了剑神宗的领空。

“小子,算你命大!”

剑神宗方向已经有修士御剑飞了过来,血云老祖知道再耽误下去,等引来了剑神宗的结丹期修士他可就走不了了。

恨恨地咒骂了一句,血云尊者架起血云调头远去。

“是林子,林子回来了!”

向着林旭飞来的正是姜云帆,自从回到剑神宗以后,除了去见师尊执剑长老剑灭之外,他就常驻在了剑神宗山门之处,为的就是等林旭归来。

反正姜云帆是天灵根修士,修为提升极快,在哪里修炼都是一样,剑灭劝了他几次也就由他去了。

“林子,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哪个混蛋干的?”

姜云帆见到林旭归来,先是大喜,再看清楚林旭的伤势之后不由得又惊又怒。

“云帆,带我去见掌门,我……”

见到扶住自己的姜云帆,林旭心中一松,右胸的伤痛再也压制不住,眼前一黑晕倒在了姜云帆的怀中。

“林子,林子!该死!”

咒骂了一句,姜云帆抱住陷入昏迷之中的林旭,向着宗门的灵草园飞去,虽然林旭说让姜云帆带他去见掌门段天殇,但在姜云帆看来,剑灵子师叔显然比林旭那个掌门师尊段天殇值得信赖得多,何况林旭现在身受重伤,交给剑灵子师叔想来更合适一些。

“谁伤的他?”

自从林旭离开之后,负责打理灵草园的弟子一直在换人,从没有任何弟子能够在灵草园中干满两个月的,林旭之前住过的小木屋也一直空着,除了林旭,只有姜云帆和紫坠儿能够自由进入灵草园后院而不会受到剑灵子的惩罚。

见到姜云帆抱着重伤的林旭,剑灵子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以他的实力,自然看出林旭的伤绝对是高手所为。

“不知道,我当时只看到一片血云在林子身后疾速远去,一眨眼就没了影子!应该是结丹期的修士!”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血云尊者的强大气息还是给姜云帆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算了,先给林旭治伤要紧,其他的等他醒了再问也不迟!”

虽无师徒之名,但在剑灵子心里早已把林旭当作了他的弟子,此刻见到林旭受此重伤,心中自是恼怒异常,不过替林旭救治要紧,剑灵子也只能暂时压下怒气和疑问,施展法术为林旭疗伤。

给林旭喂服了两颗生肌活血的丹药后,剑灵子双手划出一道道玄奥轨迹,组成了一个法印,一道道充满着无尽生机的木灵气从法印之中涌出渗透到了林旭体内,开始修复林旭受创的经脉和血肉骨骼。

似乎是感受到剑灵子的木灵气的刺激,原本因为林旭重伤昏迷处于封闭状态的木系和水系丹田苏醒了过来,一道道木系、水系真元自发地沿着【玄天宝鉴】的功法路线运行起来,最终汇聚到林旭受伤的右胸之处,开始自发地修复林旭受伤的躯体。

“好小子,自愈能力倒是不错!”

感受到林旭的肌体开始自我修复,剑灵子眼中精芒一闪,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收回了法印。

“没什么大碍了,这小子命硬得很,让他恢复几天就会醒的!”

剑灵子的话让姜云帆一颗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想起林旭昏迷之前说的话,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向掌门段天殇禀报一般,便跟剑灵子告了声罪,快步出了灵草园,架起剑光向着天剑峰飞去。

“林旭回来了,而且是被结丹期修士追杀,重伤昏迷?”

得知林旭重伤归来的消息,段天殇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思考了一阵之后,长身而起,向着洞府外走去:“玉儿,随本宗去灵草园走一趟!”

“是,师尊!”

站在一旁的段玉应了一声,随着段天殇出了洞府,架起剑光向着灵草园飞去。

……

“我……我还活着?”

“小林子,你醒了?”

整整昏迷了三天,林旭才苏醒过来,刚一睁眼就看到紫坠儿那张惊喜的俏脸,眼角似乎还有一丝淡淡的泪痕。

“林子,你总算是醒了!你要再不醒,哥哥我就要被坠儿的眼泪给淹死了!”

整个剑神宗,会在紫坠儿面前这么开玩笑的也只有姜云帆了,紫坠儿交代过姜云帆,只要林旭回来就第一时间通知她,所以姜云帆在去天剑峰的路上给紫坠儿发了消息。

紫坠儿满怀欣喜地赶来,结果见到的却是重伤昏迷中的林旭,心情激荡之下不免有些小女儿作态,被姜云帆尽数看在了眼里。

“云帆,你瞎说什么呢!”

见紫坠儿有些红云上面的小女儿羞态,林旭瞪了姜云帆一眼问道:“我昏迷多久了?”

“整整三天!”

紫坠儿依然有些担心地看着林旭:“小林子,你伤得很重,如果不是剑灵子师兄保证你会没事,我都想请爹爹出手了!你,没事了吧?”

“我想,应该没事了!”

林旭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伤口已经复原了,但那种疼痛感似乎还在,林旭知道这是自己的错觉,内视之下,他的经脉、血肉和骨骼已经恢复如初,唯一的改变恐怕只有毒属性丹田之中多了一丝血煞之气,真元之中的毒性变得更为猛烈了。

“似乎我从来没想过可以用‘毒’作为攻击手段,以后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感受了一下毒属性丹田之中的真元蕴含的强烈腐蚀能力,林旭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在很多的时候,使用毒属性进行攻击往往更让人防不胜防。

“林子,到底是谁伤的你?那团血云是什么?”

姜云帆这一提醒,林旭陡然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掌门师尊呢?我有要事要向他禀报!”

“本宗早就来了!”

掌门段天殇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接着房门被推开,段天殇、剑灵子、剑灭先后走了进来,只是三人的脸色看上去都不怎么好,看样子传言段天殇与剑灵子、剑灭关系不睦之事并非空穴来风。

段天殇此刻心中也颇为感叹,这恐怕是十年以来他第一次踏入灵草园没有受到剑灵子的阻拦吧,自己这个小弟子的面子可是真够大的!

“旭儿,你有何要事要告知为师?”

“是这样的,徒儿这次从蛮荒古域脱身之后,一路御剑而回,无意之中发现了魔宗似乎正在酝酿一个惊天大阴谋!”

林旭将自己这一路之上的所见所闻,包括【搜魂】所得尽数说了出来,当然他也没忘了提及自己被血云尊者追杀身受重伤之事。

“竟然有此等事!”

段天殇的脸色沉了下来:“难怪近年来总是传出我剑神宗灭杀小型宗派之事,原来是魔宗之人在作祟!”

剑灵子的脸色同样变得很不好看,不过在听到林旭说道身中血印之时,神色微微一动,闪电般出手扣住了林旭的手腕,向着林旭体内探出一道真元查看起来。

当然,因为灵田空间的缘故,剑灵子并没有发现林旭身具九大丹田之事,查探一番并无异样之后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看来对你种下血印之人修为不高、气血也不足,这血印已经消散,想来那血云尊者不会再追踪到你了!”

【血印】之术是魔宗特有的功法,凝聚全身精血以性命为代价发动在他人身上刻下印记,只要血印不散,相隔万里也一样会被追踪到,好在黑狼当时已经身受重伤,加之修为不到筑基期,这血印历时数日已经消散,林旭倒是不用担心日后离开剑神宗时再被血云尊者给盯上。

“血云尊者,从未听说过这号人物,想不到魔宗沉寂千年之后又出了这等高手!只是人品太过低劣,竟然对后生晚辈下手,若是被本座遇到,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PS:多谢看官“謝志修”的打赏支持,下周估计要裸了,不过不管有推没推,宝猪都会保证每天两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