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66章 心灰意冷

第六十六章 心灰意冷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丹田有点田》更多支持!

剑灭满脸不屑的冷意,林旭丝毫不怀疑他所说的话,若是血云尊者真遇到这位师伯的话,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虽然并没有见过剑灭出手,但凭直觉林旭觉得剑灭的战力定然在掌门师尊段天殇之上。

“灭师兄,灵师弟,随我到议事堂走一趟吧,兹事体大,需要召集门中长老商量应对之策!”

虽然平时和段天殇不对付,但在如何应对魔宗阴谋的大是大非上,剑灵子和剑灭也不能不给段天殇这个掌门面子,遂点了点头。

离开之时,剑灵子扔给了林旭一瓶固本培元的丹药,让林旭在前院小木屋之中好好养伤,林旭毫不迟疑地接了过来,让段天殇的脸色多少有些难看,深深看了林旭一眼,一言不发地走了。

“小师弟,你安心养伤,师兄有空再来看你!”

段玉有些尴尬地冲着林旭笑了笑,循着段天殇的背影追了出去,整个小木屋之中就剩下了林旭、姜云帆、紫坠儿还有段小玲四人。

“呸!”

段天殇几人离去之后,姜云帆重重地啐了一口,扭头看向身旁的段小玲:“我说玲儿,你爹也太过分了吧?林子怎么说也是他的弟子,一句暖心的关怀和问候都没有,有他这么当人师尊的么?”

“爹爹他的确是有些过分!”

段小玲的脸色有些尴尬:“不过他毕竟是我爹爹,我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小师弟,对不起啊!”

“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

林旭摇了摇头,虽然从未对段天殇抱有什么幻想,但难免还是觉得有些心冷,他这次冒着生命危险带回来魔宗的消息,段天殇却没有半点的奖励,更没有一句宽慰的话,如此行事,将林旭对剑神宗的最后一点情谊都消磨掉了。

见林旭有些意兴阑珊,段小玲也是一副讪讪的样子,姜云帆有些无奈地叹了口,不再多言,紫坠儿虽然也有些愤愤不平,但看着段小玲的样子也只能选择了闭口不言。

对于自己在蛮荒古域之中的经历,林旭只是用被困秘境、好不容易才逃脱几句带过,闲聊了一阵之后,姜云帆三人离开了灵草园,林旭吞服了剑灵子给的丹药,一边运功修炼一边思考起今后的去路。

隐匿多年的魔宗重现时间,修仙界今后估计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陷入纷乱之中,魔宗像血云尊者这样的结丹期高手定然不在少数,没有积累足够的力量,如何敢轻易现身?

到时候正邪之争一起,定然是连番大战,以段天殇对林旭的态度,很难说不会把他派到前线战场去当炮灰,林旭虽然自信,但却不认为自己能在这种大规模的修仙界大战中保住性命,别的不说,魔宗随便来个像血云尊者这样的结丹期高手就可以轻易要了他的小命。

“这趟浑水不能趟,我还是离开剑神宗去游历天下的好,正好带上坠儿同行,也算是兑现了对坠儿的承诺!”

林旭打定了主意,自己绝不参与到五大仙门和魔宗的正邪之争中去,找个机会就离开剑神宗去游历天下,修仙界这么大,他现在走过的地方不过是冰山一角,何必困死在剑神宗这一宗之地?

若是姜云帆愿意的话,那就把姜云帆一起叫上,但林旭估计那小子恐怕不会舍得离开。

姜云帆和林旭不同,或许是天资太高的原因,他修炼起来向来是水到渠成,所以他喜欢安定,不喜欢冒险。

在剑神宗,姜云帆有剑灭这么一个师尊护着,谁上战场也轮不到他上,顺风顺水地修炼到元婴期对他来说完全不成问题,更何况今天林旭已经看出来了,姜云帆和段小玲两人神情有些暧昧,八成是好上了,若真是如此,姜云帆恐怕不会扔下段小玲跟着他去闯荡。

不过无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无论以后是否在一起,姜云帆都是林旭这辈子最好的兄弟,没有之一。

至于紫坠儿,这个女孩很善良,也很单纯,也许是因为从小在紫阳老祖的呵护之下长大吧,再加上天资很高,没经历过什么挫折和风浪,也因此对外面的世界极为向往。

林旭也说不准自己对紫坠儿到底有着多深的情感,但他永远也忘不了莲池之中那个超凡脱俗如同九天谪仙般的身影,从那一刻开始,这个女孩就刻在了他的心头,如果他要离开剑神宗,一定要让紫坠儿与他同行,相伴相守。

“奇怪,我在想些什么呢?”

林旭忽然有些好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摇了摇头将纷乱的情绪压下,林旭启动了小木屋的防御阵法,想要闯荡四方,实力自然是越强越好了。

林旭身具九大丹田,实力比起同等级的修士要强上很多,但相对的他提升修为也比一般人要困难数倍,在九大丹田的真元湖泊完全充满整个丹田之前他是没办法突破到筑基中期的,而这并不是短时间内能达成的。

不过,提升实力并不是只有提高修为一条路,法术秘技也是其中的重要一环,突破到筑基期之后,林旭早就可以继续修炼【大衍神诀】的后续篇章,将神识二分为四了,只是因为蛮荒古域之行而一直耽误到现在。

既然现在已经决定要离开剑神宗出去闯荡,那在离开之前自然要练成神识四分,尽力提高自身的实力。

深吸了一口气,林旭控制着一份神识进入到了灵田空间之中,神识割裂之刃在身旁浮现而出,一刀将自己的人形神识拦腰斩为了两断。

“啊~!”

被切开的上半截人形神识惨嚎着翻滚在地,剧烈地抽搐起来,虽然已经是第二次经历这种痛苦了,但这种让灵魂为之战栗的剧痛还是那么难以忍受。

下半截身躯一消失不见,丹田空间之中的上半截身躯延展开来,再次形成了完整的人形,一如上次一般变得虚幻了很多。

等到疼痛淡去之后,林旭将另一份完好的神识换入灵田空间之中,照样切割成了两半,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比之前更加的难以忍受,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疼痛出现了叠加。

“这大衍神诀确实是神妙无比,但他奶奶的实在是太痛了!”

惨嚎之中,林旭忍不住爆起了粗口,这还只是神识二分为四而已,今后还有四分为八,八分为十六,到时候还要加倍地经历这种难以承受的痛苦,想想林旭就觉得心头一阵发怵。

终于,疼痛慢慢消退,最终消失不见,林旭将神识退出灵田空间,只觉得全身上下完全被汗水给浸透了,仿佛经历了连翻的激战一般。

不过效果也是很明显的,林旭现在已经能够同时使出四种不同的法术秘技了,实力比起之前强上了一大截。

接下来的一年时间,林旭没有踏出小木屋一步,一边运转【大衍神诀】温养壮大自己的四份神识,一边继续吸收天地灵气填充九大丹田的真元湖泊。

分裂出的四份神魂已 ...

经在【大衍神诀】的温养之下慢慢壮大到了和原本的两份神识相当的程度,根据【大衍神诀】之上的记载,想要成功神识八分至少也要突破到结丹期。

九大丹田之中的真元湖泊增大了不少,但若是就这么老老实实闭关修炼的话,恐怕没有十年时间根本不可能充满整个丹田。

是时候离开剑神宗了!

解除了阵法,林旭出了小木屋,原本是想去和剑灵子告别的,但林旭发现剑灵子并不在后院的木屋之中。

“这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出了灵草园,林旭向着灵剑峰后山走去,他已经用紫坠儿留下的传音玉简给紫坠儿发了消息,约其在第一次相遇的莲池见面。

一路行来,林旭发现平常很热闹的灵剑峰出奇的安静,偶尔遇到几个弟子都是行色匆匆,愁眉不展,顿时心中涌上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坠儿,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我一出关就感觉宗门气氛这么古怪?”

林旭来到莲池不久,紫坠儿驾着剑光赶了过来,互诉了几句相思之情后,林旭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五大仙门和魔宗开战了!”

紫坠儿叹了口气道:“小林子你带回来的消息没错,魔宗的确已经重现世间,而且实力极为强悍,半年前五大仙门正式结成了联盟,共同对抗魔宗。前不久剑灭师兄遇到了那个追杀你的血云尊者,还和他大战了一场。”

“结果如何?剑灭师伯没受伤吧?”

“当然是赢了!剑灭师兄可是我们剑神宗结丹期第一人,这是我爹爹亲口说的!”

紫坠儿有些惋惜地叹道:“可惜那血云尊者手段太过诡异,见敌不过剑灭师兄就化作一道血芒遁走了,听说是魔宗的血影遁,速度极快,剑灭师兄没能追上!”

“现在双方交战的情况如何?”

林旭恍然,难怪他觉得气氛这么怪异,原来正邪之战已经拉开了序幕了。

“互有胜负吧!魔宗显露出来的实力很强,五大仙门也不敢贸然进攻,现在陷入了僵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