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77章 杀局开始

第七十七章 杀局开始

或许是因为林旭对魂火的操纵已经驾轻就熟,又或许是因为炼丹炉的意外升级,更或许是两者兼而有之吧,林旭的魂火炼器术掌握得极为迅速。

原本林旭估计自己恐怕需要一年的时间来熟悉掌握【魂火炼器术】,没想到短短三个月他就已经得心应手,用练手的材料炼制出了十多件低级的法器法宝,正好五行灵竹已经成熟结种,可以开始准备炼制第一把五行灵剑了。

不过这炼制五行灵剑可不能在望天仙城之内,【大衍神诀】之中有记载,五行灵剑是可成长性的灵宝,虽然刚炼制出来时只有上品法宝的等阶,但随着主人的真元温养会逐渐提升等阶,就是成长为仙器都不是不可能。

这样的灵宝在炼成之时会引发天地异象,若是在望天仙城之中炼制,那岂不是明摆着告诉众人自己手中出现了了不得的灵宝了么?

这种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的蠢事可做不得,凡事还是低调一些好!

差不多是时候离开望天仙城了,找个僻静的地方把五行灵剑炼制出来,就算短时间内凑不出大衍五行剑阵,有五行灵剑护身,法宝方面的短板也就不复存在了。

就在林旭计划离开望天仙城之时,两个不速之客来到了望天仙城,悄悄进入了三大世家之一的赵家。

“亮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为父一声?”

赵志明看着无声无息出现的赵亮,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数年不见,赵亮竟然已经达到了筑基中期的修为,比林旭还要高上一阶。

“孩儿刚回来,是师尊说不想惊动别人,所以我们才没有声张。”

“师尊?”

赵亮这么一说,赵志明这才发现赵亮身旁站了一个身穿黄色八卦道袍的中年人,此人身上没有丝毫的真元法力波动,所以赵志明一开始并没有留意。

“爹,这是孩儿的师尊,我们五行宗的七长老陈涛,结丹期的高手!”

五行宗的七长老,结丹期高手!

赵志明大是惊讶,赵亮居然拜了结丹期修士为师,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

“原来是七长老大驾光临,赵某怠慢了,恕罪,恕罪!七长老请上座!”

殷切地招呼陈涛入座,吩咐下人端上上好的灵茶之后,赵志明向着陈涛拱了拱手问道:“不知七长老此次来望天仙城所为何事?若是有什么需要我赵家效劳的,我赵家义不容辞!”

“倒也没什么事,只是路过望天仙城,随亮儿回家看看而已!”

韩涛淡淡地回了一句,忽然话音一转问道:“赵家主,听说这望天仙城之中除了你们三大世家之外又多了一个叫望天盟的组织,盟主叫林旭,是剑神宗掌门的弟子,不知可有此事?”

“七长老竟然也听说过林旭的名字,难道和他相识?”

赵志明一愣,韩涛这样的结丹期长老怎么会关注林旭这样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好吧,林旭的确不是普通的筑基初期修士,他的战力很强,但那又如何,结丹期可是被称为半仙的存在,这样的存在怎么会关心一个筑基期的修士?

“这么说是确有其事了!臭小子,老夫正愁没机会找到你,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好,好得很!”

韩涛阴测测地冷笑起来,赵志明只觉得房间之中的温度陡然下降,不由得心中暗凛,结丹期的高手实在是可怕,光是身上逸散而出的杀气就能达到这种效果,让他这样的筑基后期修士都感到阵阵寒意。

赵志明虽然不知道林旭是怎么得罪韩涛这样的结丹期高手的,但他看得出来两人之间的过节恐怕不小,否则韩涛不会听到林旭的消息就露出这样一副恨不得食其肉寝其骨的神情。

“赵家主,老夫需要你帮我时刻监督林旭的行踪,一旦他离开望天仙城,老夫要第一时间知道!”

陈涛将目光看向了赵志明,用不容抗拒的命令语气对赵志明说道。

看着陈涛那双充盈着冰寒杀意的眼睛,赵志明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忙不迭地点头答应:“七长老放心,我这就把家族子弟派出去严密监控,保管林旭那小子的一举一动都随时传到您老耳中!”

一旁的赵亮看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了一丝奸计得逞的阴笑,他会在这时候把陈涛引到望天仙城并不是偶然。

当年因为林旭的异军突起横插一脚,害得他别说冲塔的头名了,连前三甲都没能挤进去,这事一直被赵亮视为奇耻大辱,念念不忘想找林旭报仇,无奈剑神宗和五行宗相距甚远,一直找不到机会,又忙于突破筑基期,渐渐地也就把报仇之事搁置了下来。

一年多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赵亮拜入了从蛮荒古域归来的七长老陈涛的门下,无意之中发现陈涛似乎对林旭有着一种莫名的恨意,顿觉这是他报仇的绝好机会,便想方设法和剑神宗的聂云搭上了线。

正邪大战爆发,赵亮原以为林旭会被派上战场前线,本打算在战场上设计对付他,结果林旭却离开了剑神宗,后来消息传出林旭来到了望天仙城,赵亮便坐不住了,想尽借口将陈涛引到了望天仙城。

现在看来,这一招棋果然是走对了,只要陈涛出手,就算林旭有三头六臂也决计无法逃脱。

不过,陈涛的打算似乎和赵亮的想法有些出入。

“亮儿,这次对付林旭,为师不会亲自出手,需要你替为师收拾掉那小子!”

赵亮大惊失色,开什么玩笑,师尊不出手的话,他怎么可能是林旭那变态小子的对手?那小子可是连三大世家筑基后期大圆满境界的太上长老都击败了!

“师尊你是在说笑吧?那林旭战力强得变态,连我赵家筑基后期大圆满的太上长老都不是他的对手,我怎么可能收拾得了他?”

“为师的样子像开玩笑么?”

陈涛的话让赵亮的笑容一僵:“可是师尊,弟子真的不是那小子的对手,怕给师尊您丢脸啊!”

“无妨,为师既然让你出手,自然会给你制胜的法宝,到时候为师会布下阵法封禁住空间,困死那小子!”

制胜的法宝?

赵亮的眼睛一亮,陈涛可是结丹期的高手,拿出手的法宝定然不是凡品,这下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师尊,弟子有两位朋友与这林旭也是积怨颇深,能否邀他们一起出手?”

赵亮想到了聂云和段水流,虽然林旭已经离开了剑神宗,但能够置其于死地的机会,这两人定然不会放过,多一个人出手,自然也就多一分把握不是?

“什么样的朋友,是何来历?”

陈涛眉头一皱,这种事情知道的人是越少越好,免得泄露了消息让林旭有所防备。

“是剑神宗的聂云和段水流,聂云是剑神宗五长老的儿子,段水流是剑神宗掌门的亲侄子,这两人和林旭之间可算是水火不容,弟子相信他们一定会很愿意和我们合作,一起诛杀林旭!”

“剑神宗五长老的儿子,掌门的亲侄子?”

陈涛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有意思!这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有他们一起出手,恐怕剑神宗就算是事后知道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亮儿,你这提议不错,就按你说的办,去联系他们吧!”

“是,师尊!”

林旭并不知道,一场针对他的杀局已经悄悄展开,此刻他正在望天盟总部的后院凉亭之中和柳刚几人饮酒话别。

“盟主,你打定主意要离开了么,不再多待一些日子?”

柳刚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练气期十层大圆满境界,看样子得到筑基丹之后没少花功夫修炼。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现在望天盟已经站稳了脚,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是时候离开了!”

林旭笑了笑,脸色忽然变得有些严肃起来:“柳兄,你现在虽然已经到了练气期十层大圆满境界,但气息还不是太稳,别急着冲击筑基期,再沉淀一段时间再说,别浪费了这次难得的机会!”

“盟主放心,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一定不会贸然冲击筑基的!”

柳刚抱拳应道,他知道林旭给他的这枚筑基丹有多么珍贵,这可能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突破到筑基期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就算林旭不说,他也不会贸然去尝试突破。

“你心里有数就行!”

林旭点了点头,端起了酒杯:“从今天开始,柳兄你就是望天盟的副盟主!望天盟就交给你了,好好经营,照顾好盟内的兄弟们!”

“盟主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将望天盟发扬光大!”

两人酒杯一碰,一口将杯中之酒饮尽,林旭大笑着起身拉着紫坠儿的手向着望天盟外走去,柳若离一双美目满含痴迷和不舍地看着林旭渐渐远去的背景,一滴清泪终是忍不住滴落下来。

“唉!”

柳若离对林旭的心意,柳刚自然清楚,但他也清楚两人之间绝无可能,想要劝慰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拍了拍柳若离的肩膀,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