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78章 陷入危局

第七十八章 陷入危局

?“小林子,你真的想好了,现在就离开?”

走在朱雀大街之上,紫坠儿有些揶揄地看着林旭:“不去和你的婉儿妹子告别一下么?人家这些年可是一直在等你,我都有些被她感动了呢!”

“算了吧,我要是真去了,恐怕就要被你的醋意给淹死了!”

林旭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明明不想你去做的事偏偏还要引诱你,真是难以捉摸。

“而且道不道别根本没什么区别,我想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不会再回到望天仙城了,相见不如怀念,就让婉儿忘了我,好好继续她的人生吧!”

说出这些话后,林旭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放下了什么执念一般,心情忽然出奇地畅快,忍不住大笑着一把抓住紫坠儿的手,大步向着望天仙城之外走去。

“林旭离开望天仙城了?好,那我们也该出发了!”

赵家内院之中,接到消息的陈涛眼中闪过一丝残忍的笑意,一把抓住向他报告消息的赵亮,化为一道流光向着望天城城门之处飞去。

“小林子,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小林子?你怎么了?”

距离望天仙城百里之外的高空之中,紫坠儿和林旭并排御剑飞行着,紫坠儿发现林旭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从望天仙城离开之后,林旭就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这种感觉曾经出现过一次,是在蛮荒古域之中六爪火螭出现之前,但却远不如这次来的强烈。

“不好的事情?”

紫坠儿的脸色不由沉了下来,她想起了蛮荒古域之行,那一次林旭也出现了类似的感觉,后来,六爪火螭就出现了。

“小林子,你是说我们被人盯上了?有人要对付我们?”

“应该没错!”

林旭的脸色很难看,那种不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猛然之间,林旭止住了剑光,一把抓住紫坠儿的手用尽全身力气向着身旁甩了出去。

“小林子,你干什……么?!”

毫无防备的紫坠儿如同流星一般向着一旁翻飞而出,稳住身形时已经在数百米之外了,询问的话还未说完,数道巨大的光柱陡然从地下冲天而起,几乎是擦着她的面庞直冲向了云层之中。

“小林子!”

无数巨大的光柱形成了一个方圆一里的巨大光罩,将林旭围在了其中,如果不是林旭刚才那奋力一甩,现在同样被困在光罩之中的恐怕就包括紫坠儿在内了。

“反应挺快啊小子!不过没关系,原本老夫也没打算对那女孩儿下手,紫阳老祖的怒火老夫还不想承受!”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林旭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陈涛?”

“没错,是我!小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会见面吧?”

陈涛的身形在离林旭百米外的空中显化而出,带着快意和残忍的笑意看着林旭。

“你想干什么?别忘了你发过血誓,是不能出手对付我的!”

林旭指了指围困住他的阵法光幕冷声问道。

“没错,老夫的确发过血誓不会对你出手!所以我只是布下一个阵法,这阵法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只是将身在其中的人困住而已,不算是对你出手!”

该死的,这老鬼又在偷换概念!

林旭心中暗骂,可他知道陈涛说的没错,这只是个困阵,除了限制他离开之外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所以陈涛并不算违背誓言。

“你到底想怎么样?”

林旭可不相信陈涛这老鬼费这么大的劲儿只是为了将他困在这阵法之中,肯定还有别的打算。

“我想怎么样?”

陈涛恶狠狠地看着:“你觉得我想怎么样?小子,你差点害得老夫葬身在蛮荒古域之中,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你想对我动手?”

“对付你,还用老夫亲自出手么?亮儿,这小子交给你们了!”

随着陈涛的话音落下,赵亮、聂云和段水流从云层之中钻了出来,御剑飞到了陈涛身边。

“赵亮!聂云!段水流!”

林旭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果然是你们,我早该想到的!”

“没错,就是我们!”

赵亮怨毒地看着林旭:“林旭,我曾经发过誓,要将你当年带给我的耻辱加倍还给你,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有多畅快么?”

“仅仅是为了一次冲塔比试你竟然仇恨我这么多年,赵亮,我不得不说你的心胸真是比女人的小肚鸡肠还要狭窄!”

林旭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将目光转向了聂云和段流水:“我已经选择了离开剑神宗,不会再对你们有任何的阻碍,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不会有任何阻碍么?我可不觉得!你的存在就是对我最大的阻碍!”

“林旭,你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我的荣誉、我的筑基丹,掌门亲传弟子的身份,我早就告诉过你,你会付出代价!上次在蛮荒古域算你命大,这次你就没那么好运了!”

聂云和段水流看向林旭的眼神之中满是恨意。

“就凭你们三个也想杀我?”

林旭不屑地看着赵亮三人,陈涛受限于血誓无法对他出手,单就赵亮三人,他还真没放在眼中。

“林旭,你很强,这一点我们早就知道,没有十足的把握,你觉得我们会轻易出手么?”

赵亮手掌一翻,一座古铜色的小塔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这正是陈涛给他用来对付林旭的半灵宝。

所谓半灵宝,就是介于极品法宝和下品灵宝之间的法宝,威力虽然不及灵宝,但纵然是结丹期的修士也很难抵挡半灵宝的威力,除非拥有同级甚至更高的灵宝。

古铜色小塔甫一出现,一股恐怖的波动便从其上弥散开来,林旭的脸色大变,募地将目光转向了陈涛:“这法宝是你给他的?”

“没错,赵亮是老夫的弟子,给他法宝有何不可?小子,老夫可没有对你动手,血誓誓言奈何不了老夫!”

陈涛得意地狂笑起来,他心中的一口恶气,今天终于可以发泄出来了。

“混蛋!”

林旭一颗心直往下沉,看来今天自己怕是凶多吉少了!

转过头,林旭看向了光罩之外的紫坠儿,此刻她正在拼命地攻击着阵法光罩,甚至连紫阳老祖赐给的法宝都拿出来了,可阵法光罩却是稳如磐石一般连一丝波动都没产生。

“你们快放了小林子,否则让我爹爹知道,一定饶不了你们!”

紫坠儿急了,她的法宝虽然是紫阳老祖所赐,但她修为有限,发挥出的效果大打折扣,根本就破不开陈涛布下的阵法光罩。

“小丫头,别拿紫阳老祖来唬人,老夫不吃你这套!”

陈涛闻言冷哼了一声:“紫阳老祖是元婴期前辈,老夫是惹不起他,但我五行宗也有元婴期老祖,老夫就不信为了这么个筑基期的臭小子,紫阳老祖会亲上五行宗来找麻烦!要不是看在你是紫阳老祖独生女的份上,老夫今天就连你一起收拾了!识相的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老夫对你不客气!”

“你……!”

紫坠儿一阵气急,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呵斥过,剑神宗之中的结丹期长老们,哪个对她不是呵护有加?

眼中闪过一丝愤恨之色,紫坠儿咬了咬牙,掏出了一张淡金色印刻有复杂的玄奥图案的符箓,向着空中一抛,念了一声“疾!”

淡金色符箓忽地燃烧起来,化为一道金光,如同突破空间一般眨眼之间已经消失在了天边。

“不好!这丫头动用了传讯符,肯定是通知紫阳老祖了!”

陈涛脸色一变,大声向着赵亮三人呵斥道:“别跟这小子废话了,速战速决,赶紧解决了他,否则紫阳老祖来了就没机会了!”

紫坠儿传讯的动作赵亮三人也看得清清楚楚,原本他们还想多看看林旭愤恨、绝望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情,经陈涛这么一说,三人心头不由得一紧,遂不再多言,催动法宝向着林旭发动了进攻。

“镇元塔,给我镇杀!”

赵亮将古铜色小塔向着空中一抛,小塔骤然放大飞到了林旭头顶之处,一道光柱从塔底射出照在了林旭身上。

“不好!”

镇元塔的光柱刚一及身,林旭就感到仿佛被一座大山压住了一般,脚下剑光轰然溃散开来,重重地向着地面之上摔去,砸出了一个丈许的深坑。

“噗~!”

林旭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只觉得全身上下如同被大锤子砸中一般,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若非他身具冰肌玉骨,肉身强度惊人,恐怕这一下就要去掉半条命。

“命够硬的啊!这样都摔不死你!”

赵亮看着奋力从坑内爬出的林旭,心中暗暗惊讶,要是换成他从那么高的空中摔落下来,恐怕不死也是重伤,哪还有力气反抗!

“不过你再怎么挣扎也没用,受死吧!”

一道缭绕着风刃的火柱在赵亮双手之中迅速成形,想着林旭轰了过来,同一时刻,聂云和段水流的飞剑也向着林旭的前胸和后背飞速刺来。

“轰!”

巨大的烟尘冲天而起,远处光罩之外的紫坠儿看得目眦欲裂。

“小林子,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