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79章 林旭自爆了!

第七十九章 林旭自爆了!

林旭的气息消失在了火光和烟尘之中,烟尘散尽,他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死了!这小子粉身碎骨了,哈哈!”

赵亮狂笑起来,聂云和段水流脸上也露出了抑制不住的笑意,只有陈涛皱着眉头,忽然目光一凝看向了三人身后。

“小心后面!”

“什么?”

三人惊讶地回过头,却见三道颜色各异的雷光已经轰到了面前。

“葵水神雷!”

“丙火神雷!”

“庚金神雷!”

三人的身形被雷光击中,惨叫着倒飞而出,同时三道流光紧跟着向着三人射去。

“护!”

陈涛伸手一指,一道褐色的光幕包裹住了赵亮的身体,“当”地一声,火红色流光击打在光幕之上被弹飞了出去,同时光幕也出现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啊~!”

两声惨叫响起,聂云和段水流几乎同时被流光穿胸而过。

“嘶~!”

赵亮倒吸一口凉气,刚才攻击他的火红色流光是一把红色的飞剑,而且还是他极为熟悉的一把飞剑,上品法宝等级的火蛟剑,曾经属于他赵家的太上长老赵廷庆。

从段水流身体穿胸而过的青色流光是林旭的青螟剑,此刻段水流正趴在地面之上大口大口地咳血,全身焦黑一片,已经受了重伤。

至于聂云,被子母连环刃穿透身体各处要害,加上之前中的丙火神雷,此刻已经如同一堆烂肉一般蜷缩在地,死得不能再死了。

三道雷法之后,三件法宝同一时间击中三人,除了赵亮有陈涛的庇护没有受伤之外,聂云陨落,段水流重伤垂死,这样的结果,即便是陈涛这样的结丹期高手也感到极为震惊。

“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击之后,三道流光飞了回去,没入了十米开外显出身形的林旭体内,赵亮看着林旭毫发无伤的样子,忍不住恐惧地尖声嘶吼起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林旭身后怎么躲开他们三人必杀的攻击的,还有,他为什么能同时操纵三件法宝发动绝杀?

“噗~!”

林旭没有回答,惨笑着张口喷出了漫天的血雾,半跪在了地上。

镇元塔的镇压之力实在是太强了,纵然是赵亮修为不够发挥不出其真正的力量,也将林旭压得一身本事去了大半。

刚才林旭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躲开赵亮三人的必杀式攻击,乃是硬顶着镇元塔的镇压之力发动了【云烟步】的绝招【移形换影】,之后又透支体内真元接连轰出三道神雷,同时操纵着青螟剑、火蛟剑和子母连环刃对赵亮三人同时发动绝杀,身体早已不堪重负,现在能够硬撑着不倒下已经算是林旭意志力惊人了。

“原来你也受了重伤,倒是吓了我一跳!”

见林旭重伤吐血,赵亮顿时大大地松了口气,仰天大笑起来:“林旭,你是很厉害,我所认识的筑基期修士之中你是最厉害的一个,但那又如何,你最终还不是要死在我的手上?哈哈!”

“若不是陈老鬼出手,你早就跟聂云、段水流一样躺在地上了!”

林旭狠狠地吐出一口血水,看向了陈涛:“结丹期高手果然厉害,我全力一击竟然只是堪堪击碎你随手布下的护身光罩!陈老鬼,怎么说也是因为我你才能从天雷秘境之中脱身,你这样恩将仇报,就不怕遭天谴么?”

“遭天谴?这从何说起?”

陈涛降落到了林旭身前:“老夫根本就没有对你出过手,没有丝毫违背血誓誓言,天谴怎么可能会落到老夫的头上?老夫的弟子对你动手,那是他自己的意愿,跟老夫可没什么关系!”

“咳咳……你不自己出手,为的就是避开天谴的惩罚,奸诈小人!”

林旭剧烈地咳嗽起来,一丝丝的鲜血从其嘴角不断涌出,他的伤势在镇元塔的镇杀之力作用之下正在迅速地恶化着。

紫坠儿虽然已经传讯给紫阳老祖,但纵使是元婴期大能,接到消息赶到此地也要不少时间,而以林旭现在的情况,恐怕是坚持不到紫阳老祖赶过来了。

“林旭,你不是很能耐么?你不是说我奈何不了你么?是谁现在像死狗一样瘫倒在地上?”

赵亮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惊恐之色,得意地笑着走到了林旭身边,飞起一脚踢在了林旭的右脸之处,将林旭踢得翻滚了出去。

“小林子~!住手,你给我住手!”

正在疯狂攻击着光罩的紫坠儿见到赵亮不断地将林旭踢飞,林旭全身各处不断渗出殷虹的鲜血,而自己却被阵法光罩阻隔,根本进不去,只觉得心如刀绞,泪水顺着脸颊直往下流,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

“住手,我求求你住手,求你住手啊!”

紫坠儿的哭喊已经变成了苦求,赵亮听在耳中只觉得更加地畅快:“林旭,看到没有,你的女人正在哭求我饶了你,真是感人啊,我都有点被感动了!要不这样,你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三声爷爷,再从我**钻过去,我就考虑放你一条生路,你觉得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大方?”

“该死的畜生!”

赵亮的话如同钢针一般扎在林旭心头,林旭只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怒火在胸中激荡起来:“我林旭顶天立地,想让我向你磕头,妄想!”

“找死!”

赵亮眼中杀机四溢,又是一脚向着林旭的面门踢去,却见林旭忽然身体一晃,用胸膛承受了他这一脚,喷出一口鲜血的同时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脚下用力一蹬,向着陈涛扑了过去,同时全身气息剧烈地波动起来,整个身体也开始迅速地膨胀。

“不好,这小子要自爆!”

陈涛脸色大变,他虽然是结丹期的修士,但筑基期修士自爆的力量绝不亚于结丹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尤其是林旭这样实力强到变态的筑基期修士,这么近距离被其自爆波及的话,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们想要我命,我就拉你们当垫背!”

林旭体内九大丹田的真元已经彻底暴动开来,一股毁灭性的波动从其身上不断涌出,刚才还不可一世的赵亮此刻吓得面无人色,拼命尖叫着想要将林旭甩开,只是真元暴动之下的林旭又岂是他能够甩得开的?

“疯子,你这个疯子!放开我,快放开我!我不想死,不~!”

赵亮绝望地嘶吼起来,陈涛身形冲到阵法光罩之旁却被挡住无法出去,脸色铁青无比,他亲手布下的困阵现在竟然困住了他自己。

林旭的身体已经膨胀到了极限,看着惊恐万状的赵亮和满脸悔恨之色的陈涛,他的心中忽然涌起了一丝快意,目光转向另一边光罩之外的紫坠儿时,这一点点的快意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眼中涌上的无限眷念和不舍。

“坠儿,对不起,小林子要食言了,我没办法跟你游遍五湖四海,看尽天下风光了!好好地活下去!”

一道充满着不舍的呓语传入紫坠儿的耳中,林旭已经膨胀到极限的身体轰然炸开,毁灭性的力量瞬间席卷了阵法光罩笼罩内的所有空间。

能够承受住结丹中期高手攻击的阵法光罩剧烈地抖动起来,如同蜘蛛网一样的裂纹在光罩之上生成、扩散,最终光罩忽然破碎,恐怖的冲击波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小林子,不~!”

紫坠儿发出一声让人肝肠寸断的哀鸣,仰天喷出了一口血雾,被冲击波吹得向后翻飞了出去。

“唰!”

一道流光从天边飞来,眨眼之间就出现在紫坠儿身后,一双大手轻轻托住了紫坠儿抛飞的身体,正是接到千里传讯疾速赶来的紫阳老祖。

“还是来晚了一步啊!”

紫阳老祖遗憾地一声长叹,看了看一脸伤心绝望之色晕倒在自己怀中的紫坠儿,脸上忽然涌出一股强烈的怒意,伸手向着烟尘之中一抓,一道人影猛然从其中飞出,被紫阳老祖吸到近前,一把扣住了咽喉。

“老祖饶命,老祖饶命啊!”

被紫阳老祖如同小鸡崽一般抓在手中的正是五行宗七长老陈涛,只是此刻的陈涛模样颇为凄惨,全身上下伤痕密布,披头散发满面焦黑,已是被林旭的自爆炸成了重伤。

陈涛怎么也没想到,紫阳老祖来的竟然这么快,林旭的自爆让他受创不清,否则也不至于如此毫无还手之力地被紫阳老祖抓住,事到如今他只能哀声求饶,希望紫阳老祖能够放他一马。

“饶命?你逼得林小子自爆,又害得本祖的女儿心神大损、重伤昏迷,本祖要是饶了你,日后在修仙界还有何威信?”

“不,老祖,您不能杀我,饶命,啊~!”

紫阳老祖眼中寒光一闪,一股紫色婴火从手中涌出,陈涛发出一声惨叫,瞬间被烧成了灰烬,连神魂都没有剩下一丝一毫。

“林小子,你这一死,可是苦了老祖的宝贝女儿了,哎~!”

烟尘散尽,看着方圆里许的巨大深坑,紫阳老祖叹息着摇了摇头,抱着紫坠儿化为一道流光腾空而起,消失在了远方的天空之中。

……

ps:多谢看官“謝志修”的打赏和大家的持续关注,本书剧情来到了第一个拐点,大家猜猜看主角怎么躲过这次死劫的呢?答案明天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