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101章 要你命的人

第一百零一章 要你命的人

身形一动,林旭向着被吹走的叶萍儿追了上去,当然他也没忘了将叶萍儿掉落的黑色衣袍给收起来,这可是好东西,能够隔绝神识和光线,可是隐藏自己的极好的衣袍,比林旭身上现在穿着的黑袍可是强得多了。

“秦叔,你保重!”

叶萍儿身为灵兽岛的大小姐,自然也是行事果决之人,些许的不舍之后,很快脸色变得坚定起来,架起剑光转头向着远方飞去,浑然不知身后跟了林旭这么一条尾巴。

“果然不愧是世家弟子,行事倒是够果决的!”

一直在身后远远跟着的林旭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接着又犯难了“难道我真的要打劫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么,这传出去有损我的名声啊!可是,东极神水又实在是太诱人了,哎,真是为难!”

若是有相识之人此刻听到林旭这番嘀咕,一定会破口大骂,有损名声?你小子在乱星海有个屁的名声啊!这是典型的要当还要立牌坊啊,无耻,太无耻了!

“算了,先跟着看看,说不定会有别的机会,要最后实在不行,为了东极神水,我也只能做一次违背良心的事了!哎,我这么纯洁的人,怎么也开始和云帆那小子一样了呢?近墨者黑啊,我是太想他了,没错,就是这样!”

很无耻地自我安慰着,林旭不动声色地继续跟了上去。

经历了自爆的险死还生的巨变之后,林旭的性格和原来相比有了很大的转变,原来的林旭虽然为人沉稳,但却少了姜云帆的那份洒脱和热血,虽然嘴上说要报仇,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回避,这也是为什么敌人会得寸进尺布下死局劫杀他的最重要原因。

经历了死劫之后,林旭的想法彻底变了,什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全是狗屁!

人性都是欺善怕恶的,一味的退缩换来的绝不是友善,二是更加猛烈的戕害。

对待朋友要如同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则要如寒冬般冷厉,一旦确认是敌人,出手就不能有半丝的犹豫!

滴水之恩涌泉报,惹我之仇睚眦还!

做人做事只要守住自己的一份底线就行,其他那些个条条框框的道德约束还是越少越好,这样才能活得洒脱,也才能走得更远!

跟了数百里之后,林旭看了看地图,前方数十里外就是浩海城,和寒月城这种中立城池不同,浩海城是灵兽岛管辖范围之内的城池,有着通往灵兽岛总部的传送法阵,按照叶萍儿前进的方向来说,她定然是要前往浩海城,通过传送法阵回灵兽岛总部。

一旦让她进入城池之中,恐怕就再无下手机会了,就在林旭叹了口气,将刚刚得到的黑袍换上,准备扮演一次打劫的角色之时,三道剑光从其身后疾驰而来,向着叶萍儿围了上去。

“咦?居然还有其他人在尾随这丫头,有意思!我就暂时不出手,看看好戏!”

林旭可不认为这三人这时候围住叶萍儿是为了叙旧,恐怕目的和他一样,也是为了那东极神水而来。

“你们想干什么?为何拦住我的去路?”

围住叶萍儿的三人之中,两人是筑基中期的修为,领头的一人筑基后期,是个长相颇为俊美的青年模样修士,只不过双眼之中若隐若现的**邪之色显露出此人绝非善类。

面对叶萍儿的提问,俊美青年邪邪一笑道“叶大小姐,你也算是灵兽岛的杰出弟子,怎么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我们为何而来,难道你不清楚么?”

叶萍儿闻言细细打量了青年修士一番,目光停留在了其衣袍下摆之处的一个阴阳太极图案上,脸色微微一变,紧接着目光扫过其余两人的衣摆,也是一样的图案,顿时脸色沉了下来,目光冷冽地看着三人,开口道“虚天殿的弟子,这么说来这东极神水就是你们委托曙光拍卖行进行拍卖的了?”

只要是虚天殿的弟子都会得到虚天殿赏赐的东极神水,而东极神水只有第一次服用之时有效,这三个虚天殿的弟子这般急着抢回东极神水只可能是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东极神水本就是他们寄卖的!

“自己售卖的东西卖出之后再抢回来,这是打算空手套白狼啊!这几个虚天殿的修士真够狠的!”

藏身在波涛之中的林旭砸了咂嘴,忽然觉得自己和那几个虚天殿的修士比起来简直就是个大好人嘛!

“果然不愧是灵兽岛的大小姐,心思细腻,聪慧过人啊!”

青年修士抚掌一笑,接着笑容渐渐冷了下来“没错,这东极神水的确是本少爷寄卖的,不过是因为最近手头有些紧,弄点零花钱而已!叶大小姐,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不可能在我们三人手中逃掉的,乖乖把圣水交出来,本少爷怜香惜玉,定然不会为难你,如何?”

“呸,这也叫怜香惜玉?真够无耻的!”

林旭暗暗啐了一口,眼中的兴趣却是更浓了,他倒想看看叶萍儿这丫头面对这样的情况到底会作出怎样的选择,如果其真的把东极神水交出来,那林旭也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从这三个虚天殿修士手中进行抢夺了。

“做梦!这让我交出东极神水,简直妄想!你们这样的行径,就不怕传扬开去毁了虚天殿的名声么?”

叶萍儿的俏脸之上闪过一抹怒色,杏眼含煞地怒视着虚天殿的三个修士。

“传扬开去?不不不,这是不可能的!”

青年修士深处一个手指晃了晃“你不会说出去的,是么?”

随着话音落下,青年修士的瞳孔迅速变幻起来,一个三角形的淡金色图案出现在了其瞳孔之中,叶萍儿眼神变得迷茫起来,嘴中无意识地跟着附和“我不会说出去……不会说……”

“瞳术!”

林旭心中猛然一惊,这青年修士竟然会瞳术这种稀有的秘技,而且看上去似乎有控制人神志的作用,换句话说,叶萍儿这小丫头竟然被催眠了!

“我是你的主人,你会遵从我所有的话!”

“我的主人……遵从所有……”

叶萍儿轻声地呢喃着,眼神渐渐变得空洞起来,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

青年修士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邪笑,掏出了一艘灵舟,放大后降落在了海面之上,叶萍儿也无意识地随其在灵舟之上降下了身形。

“很好,现在,把东极神水交给我,然后,褪去身上所有的衣衫,我是你的主人,你的任务就是要好好地服侍我!”

随着青年修士充满邪欲的话语,叶萍儿依言拿出了装有东极神水的玉瓶递给了青衣修士,然后双手慢慢向着腰间伸去,竟是要将身上的淡红色衣裙退下。

“少主您果然是风流倜傥啊,哈哈!这小娘们媚骨天成,堪称人间极品,少主您可是艳福不浅哪!”

“少主,等会儿您享受过了,可否让我们兄弟也跟着尝尝鲜啊?”

站在青衣修士身旁的另外两个虚天殿修士眼中也邪笑起来,盯着轻解罗衫的佳人,脸上满是**邪之色。

“放心,等本少主好好享用了这小美人,定然也会让你们跟着享受享受的,哈哈哈!”

青衣修士哈哈大笑起来,看得林旭连连摇头“原本以为这三人只是行事阴险,没想到如此下流!不行,看不下去了!”

对于叶萍儿,林旭并没有什么恶感,虽然在东极城之时对方想要买下当时还是妖兽外形的自己,但自始至终都是三个灵兽岛的男修士为了讨好佳人而咄咄相逼,叶萍儿自己并没有出手,也没有阻挡林旭和宋玉龙的离开。

对这个娇媚入骨、我见犹怜的女子,林旭怎么也不能看着他被眼前这三个禽兽给玷污了,挥手打出一道劲气封住了叶萍儿的行动能力,阻止了其解衣的举动,林旭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青衣修士之后,五行灵剑疾若奔雷地想着其后心要害猛刺而去。

既然出手了,那就绝不留情,更何况对于这样的人渣,林旭也没有任何可以留手的理由。

“不好!”

青年修士虽然行事卑劣龌龊,但却并非一般的庸手,察觉到后背猛然出现的尖锐锋芒,大惊之下往前直接就是一个驴打滚,险险地让开了五行灵剑的穿刺,不过后腰位置还是被拉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什么人?”

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让青年修士亡魂大冒,后背冷汗涔涔,腰间传来的刺痛让他又惊又怒地狂吼了起来。

“要你命的人!”

对于青年修士竟然能够避开自己绝杀的一剑,林旭也颇为惊讶,不愧是虚天殿的筑基后期修士,果然有两下子,不过林旭的杀意并未因为这一击不中而有所减弱,反而更为炙列了。

冷冷地吐出一句话,林旭手中的五行灵剑已经脱手而出向着青年修士飞刺而来,剑身之上电芒闪动,竟是附上了一层丙火神雷。

“大胆!休伤我少主!”

两个虚天殿的修士一声大喝,召唤出两把飞剑向着林旭一左一右飞刺而来,妄图逼林旭放弃对青衣修士的攻击,回剑自救。

“哼,雕虫小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