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102章 千年杀

第一百零二章 千年杀

林旭冷笑了一声,头也不回,直接一甩手两道五行神雷向着两人的飞剑砸了上去,没错,就是砸!

足有人头大小的葵水神雷和乙木神雷从林旭手掌之中冒出,正正地砸在了两把飞剑之上,这两人的飞剑一把是火属性飞剑,一把是土属性飞剑,五行相克之下直接被神雷砸得哀鸣着抛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

两人大惊,他们的飞剑可是中品法宝,怎么连对方随手一个法术都扛不住,这突然出现的家伙什么来头,怎么这么厉害?

林旭可没有管身后两个修士有多震惊,他此刻只想将面前的这个青衣修士彻底斩杀。

“虚天鼎!”

眼看五行灵剑就要斩到青年修士头顶了,脸色大变的青年修士狠狠一咬牙扔出了一张符箓,化为一个三足圆鼎罩在了青年修士头顶,垂下一道淡金色的光幕将其罩在了其中。

“当~!”

五行灵剑狠狠地斩在了三足圆鼎之上,三足圆鼎和其垂下的光幕狠狠地抖动起来,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以斩击之处为中心呈圆形扩散开来,林旭身体微微一抖便将作用在身上的冲击波化解掉了,两个虚天殿的修士则是脸色一片潮红,面露骇然之色。

“虚天鼎符!少主竟然连这压箱底的保命护符都拿出来了,这人这么强?”

“那是什么品阶的灵剑,竟然没有被虚天鼎给弹开,僵持住了!”

两个虚天殿的修士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回过神来之后召回受创的飞剑想要再次进攻,却被林旭那充满了冰冷杀意的眼神一眼瞪得大气都不敢出,只能在心中疯狂地呐喊着:“他娘的,这是哪里跑出来的变态,怎么就盯上了我们了?”

“这位朋友,我是虚天殿元虚阁的少阁主虚无命,朋友和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处在虚天鼎光幕笼罩之下的青年修士虚无命此刻也是吓得不轻,刚才他要是有一丝的犹豫,没有把虚天鼎符拿出来,恐怕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句焦黑的死尸躺在地上了,那缭绕在虚天鼎及其光幕之上的一道道红紫色的电光,让虚无命心中冷气直冒。

虽然隔着虚天鼎的光幕,虚无命感受不到红紫色电光的威力,但能够让虚天鼎垂下的光幕一阵阵抖动,其中蕴含的破坏力光是想想就让虚无命一阵头皮发麻,更别说那散发着七彩光晕的淡紫色飞剑依然还在对着虚天鼎不停地劈斩着,每劈一下光幕就是一阵剧烈的抖动,照这样子下去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毕竟这只是符箓幻化而出的虚天鼎,不是那镇压虚天殿气运的灵器宝鼎。

“误会?我和你之间没什么误会,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对付一个女人,这样的人渣我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宰一双!”

对于虚无命的话,林旭的回应除了一声冷笑之外,就是更为猛烈的进攻,葵水神雷和丙火神雷同时灌注到了五行灵剑之中,劈斩得虚天鼎一阵剧烈地摇晃,光幕忽明忽暗,隐隐有要破灭的感觉。

“你……!”

虚无命嘴角直抽抽,脸色一片煞白,心中暗暗悲叹自己出门没看黄历,竟然遇上了这么个煞星,连虚天殿的面子都不给,不过筑基中期修为而已,攻击力竟然这么变态!

心中悲叹之余,虚无命也只能全力将真元输入头顶的虚天鼎之中,力求稳住劣势,心中恶狠狠地想着:“刚不可久,这样不断的攻击绝不可能持续得太久!该死的家伙,等你真元不继,只要有那么一丝的松懈,本少爷就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身为虚天殿元虚阁的少主,虚无命也不是一般的筑基后期修士,若非林旭出现得太过突然,一出手就是绝杀直接将其逼在了下风,他也不至于陷入这种被动局面之中。

现在虚无命就等着林旭真元不继,只要能让他缓过一口气来,他有的是对付林旭的法宝灵符,绝对让林旭欲仙欲死!

“想靠这破鼎跟我耗?哼!看我打破你的乌龟壳!”

虚无命眼中的那丝狠意并没有瞒过林旭的眼睛,林旭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打算。

打蛇不死,反被蛇咬,林旭可不会让虚无命有反击的机会,盛名之下无虚士,虚天殿元虚阁的少阁主,要说其没有什么厉害的手段林旭还真不相信,这又不是什么公平对决,既然已经占住了上风,林旭自然要将优势把握到底了。

把心一横,林旭体内龙元高速运转起来,丙火神雷,葵水神雷,庚金神雷、乙木神雷四道神雷同时灌注到了五行灵剑之上,向着虚天鼎斩了上去。

林旭现在神识四分,能够同时灌注四道神雷并将其融合在一起已经是极限了。

“卡嚓!”

轻微的声音响起,林旭眼中闪过一丝喜意,听在虚无命耳中却如同霹雳一般,虚天鼎之上被五行灵剑斩中的地方出现了细细的裂纹。

“不,这不可能!”

虚无命惊恐地尖叫了起来,这虚天鼎符不是可以挡住所有结丹期以下的攻击么,怎么可能被林旭给击破的?

不管虚无命再如何不相信,虚天鼎被破那都是不争的事实,在虚无命和另外两个虚天殿修士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中,虚天鼎之上的裂纹迅速扩大,连同其垂下的光幕一起轰然破碎开来,化为点点金光消失不见。

“流云伞,给我挡住!”

毕竟身为虚天殿元虚阁的少阁主,虚无命的反应不是两个跟班能比的,虽然心中惊骇万分,但在虚天鼎破碎化为金光消失的瞬间,他飞快地又祭起了一把如同流云一般的小伞,挡住了悍然下劈的五行灵剑。

“好东西还真不少!我倒要看看你能挡住我几剑!”

流云状小伞的防御能力明显比不上之前的虚天鼎,没几下就被五行灵剑劈得光芒黯淡,眼看也撑不了几下,虚无命急得向着两个呆愣在一旁的跟班大吼了起来:“你们两个混蛋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上啊,想看着本少爷死是吧?本少爷要是伤了一根汗毛,你们全都别想活!”

“杀!”

两个跟班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了一丝狠色,也顾不得对林旭的惧怕了,重新操纵着飞剑向着林旭发动了攻击。

“两个记吃不记打的白痴!葵水神雷!乙木神雷!”

林旭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甩手又是两道神雷砸了上去,将两人的飞剑砸飞,手中法诀一变,五行灵剑发出一声剑鸣,猛然一剑将流云伞斩飞了出去。

林旭正要顺势将虚无命斩杀,忽然神识一动,一个极淡的黑影一闪出现在了虚无命的身后,紧接着一声充满杀意的冰冷之声响了起来:“千年杀!”

“噢~!”

一道寒光从虚无命身后灌体而入,虚无命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噗”地张口喷出了漫天的血雾,眼睛一翻没了声息。

“嘶~!”

林旭倒吸一口凉气,五行灵剑“唰”地飞回了身前护住了自身,能够无声无息出现在虚无命身后一击绝杀,绝对是高手,而且那种隐匿身形的能力实在是可怕!

“你是什么人?”

来人抬起了头,映入林旭眼中的是一颗亮闪闪的光头和一张极为普通,丢到人堆里根本就认不出的憨厚的脸。

“谈话之前,是不是应该把尾巴处理下?”

“尾巴?”

林旭顺着光头男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两个虚天殿修士,点了点头,心念一动,五行灵剑化为一道寒光“唰”地穿过了其中一人的胸膛,至于另一人,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声之后,步上了虚无命的后尘。

“爆菊果然是一种至高的享受啊!”

光头男满足地发出一声长叹,站直了身体,魁梧的身形比林旭还要高出半头,左右手各自拿着一把三尺长的尖刺,那享受的表情看得林旭心头一阵恶寒,不自觉地加紧了腿。

“跟了这家伙这么久,总算是完成任务了,说起来好要感谢兄弟你打碎了这家伙的乌龟壳我才有机会下手,那什么东极神水就归你了,不过剩下的东西可是我的!”

光头男冲着林旭嘿嘿笑了起来,一脸憨厚老实、人畜无害的样子,哪里像是才收割了两条人命之人,不过其说的话却是让林旭心中一动:“你是,阎罗殿的杀手?”

将杀人称为任务的只有杀手,而能够这般悄无声息地出现,下手毫不留情一击毙命的,恐怕也只有传闻中阎罗殿的杀神了!

“这位兄弟竟然听说过我们阎罗殿?见识挺广嘛!没错,哥哥我就是阎罗殿这一代最出色的杀手,我叫元天,这位兄弟你怎么称呼?”

光头男手中拽着一枚储物戒指,这是他在击杀虚无命之时从其手上摘下来的,伸手在储物戒指上一抹,装有东极神水的玉瓶出现在了其手中,向着林旭扔了过来。

身为一个杀手居然如此大大方方地承认,连名字都说了出来,让林旭感到颇为意外,看了看灵舟之上的三具尸体,林旭皱了皱眉一甩手打出一道劲气将其甩入了船外的波涛之中。

ps:多谢看官“ande”的打赏,宝猪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