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130章 再遇叶萍儿

第一百三十章 再遇叶萍儿

神魔秘境,魔神塔第一层之中。

灵兽岛岛主叶无忌的独生女儿,大小姐叶萍儿此刻正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你们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们,我爹爹可是灵兽岛岛主,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爹爹绝对饶不了你们!”

叶萍儿色厉内荏地低声嘶吼着,但其眼中流露出的慌乱却出卖了她此时内心的恐惧。

在叶萍儿身旁躺着一个修士,赫然是灵兽岛一个结丹初期的修士,只是此刻他已经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胸腹之间破开了一个大洞,丹田之内的金丹已经被人残忍地挖走了。

而在叶萍儿和尸体旁边,正围着四个虚天殿的修士,三个筑基后期大圆满境界,一个结丹初期修为,其中结丹初期修士右肩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只不过已经止住了流血。

“叶大小姐,我们可没想过要动你一根汗毛啊,我们要动的是你整个人啊!嘿嘿!”

其中一个筑基期修士嘿嘿阴笑起来,目光**邪地在叶萍儿高耸的酥胸之上扫视着,恨不得现在就把叶萍儿扒个精光。

“你们想引起灵兽岛和虚天殿之间的战争么?”

叶萍儿嘶声尖叫起来,不过很显然这四个虚天殿的修士并不在乎她的威胁。

“战争?不不,不会有战争的,因为没有人知道你是死在我们手里的,甚至没有人知道你进入了这神魔秘境之中,别忘了,你是以刘怀颖的身份进来的!”

结丹初期的虚天殿修士冷笑起来。叶萍儿的脸色陡然变得惨白一片,对方说的没错,她是乔装成刘怀颖师姐混进来的,唯一知道她身份的就是进入神魔秘境之后遇到的叶松师兄,只是后者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躺在她面前。而下手之人正是这四个虚天殿的修士。

“为什么?我和你们无怨无仇,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为什么?叶大小姐,你不觉得你问出这话有些太天真了吗?”

结丹初期的虚天殿修士狞笑起来:“修仙者之间本就是弱肉强食的关系,更何况我们还是在这神魔秘境之中争夺机缘,少一个人就少一份竞争不是吗?”

“当然,如果你非要一个理由的话。那就是你是叶萍儿,灵兽岛岛主叶无忌最疼惜的女儿,如果你死了,那对叶无忌来说定然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的心境永远别想达到无上圆满之境。也就永远没有机会踏入化神之境,无法与殿主争锋!这乱星海,迟早会成为我们虚天殿的乱星海!”

结丹初期修士向着叶萍儿伸出了手,一只能量大手骤然出现将叶萍儿抓在了手中。

“成许师叔等等,先让我享受享受再要她的命也不迟啊!灵兽岛岛主的女儿,想想就让人兴奋,更何况这小妞长得这么水灵!”

说话的还是之前那满脸**邪之色的筑基后期大圆满高个修士。

“虚里,把你脑子里那些恶心的想法都给我收起来!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结丹初期修士虚成许狠狠地瞪了高个修士虚里一眼:“离开秘境之后。你想怎么消遣都可以,但在这里不行!为免夜长梦多,必须尽快解决这丫头!”

“好吧。成许师叔,我明白了!”

高个修士虚里很是遗憾地点了点头,看着叶萍儿玲珑有致的娇躯直咂嘴:“可惜了这么的小丫头,没能享受一番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虚里的话被身旁的三个虚天殿修士听得清清楚楚,三人都很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头,但包括虚成许在内谁都没说什么。这虚里的老爹是天虚阁的阁主,如非必要还是不要得罪他为妙。

虚成许眼中泛起一丝寒芒。催动体内真元右手一握就打算将叶萍儿给活活捏死,却见一道五色流光向着其丹田之处飞射而来。速度极快。

来不及多想,虚成许忙撤掉了能量大手,取出自己的飞剑挡了上去。

“当!”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一股大力伴随着一道红紫色的雷光瞬间传遍虚成许全身,让其身体陡然一麻,同时袭击他的五色流光也被震飞了出去,竟是一把闪耀着五色光芒的淡紫色飞剑,正是林旭的五行灵剑。

接住被击飞的五行灵剑,林旭一个闪身来到叶萍儿面前,接住了其瘫软的身子。

“是你?”

叶萍儿看着林旭那张倍感熟悉的笑脸,心神一松,“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将头整个埋在了林旭怀中。

“呃,这……我说叶大小姐,你别哭啊!”

林旭一下子懵了,看着走过来的冷凌月那寒霜一般的脸色,只觉得一阵头疼。

从星神族圣殿离开之后,林旭三人就被传送到了这魔神塔之中,还来不及好好观察周围的情况就听到前方传来打斗之声,闻声赶来正好看见虚成许要对叶萍儿下杀手,林旭几乎是下意识地催动五行灵剑攻击救下了叶萍儿。

谁知道,这个丫头竟然死死地抱着他哭了,这还是那个骄傲的灵兽岛大小姐么?

“成许师叔,这是殿主交代必杀的那个阎罗殿修罗林旭!”

虚天殿早就对林旭和光头男发出了必杀令,虚天殿殿主虚苍穹在众人进入神魔秘境之前又特意重申了一遍,进入神魔秘境的虚天殿修士对林旭和光头男可谓是记忆深刻,只是一眼,虚里四人就将林旭认了出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小子身旁没有阎罗殿的结丹期高手,正是下手的好时机啊!”

虚成许的双眼之中闪过一道精芒,一股浓浓的杀意从其身上涌出。

“虚天殿的人,你们想杀我?”

林旭对于杀意极为敏感,更何况虚成许四人完全没有隐藏这股杀意。

“小子,你杀了我们元虚阁的少阁主虚无命,殿主有令,绝不能让你活着离开神魔秘境,今天就是你偿命的日子!”

“等收拾了你,再宰了那个光头天元,为无命少阁主报仇!”

虚天殿的修士叫嚣起来,并没有急着马上动手,在他们看来林旭和冷凌月两人都不到结丹初期,定然不可能是他们四人的对手,他们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虚无命?就是那个被天兄爆菊的家伙?看样子虚天殿早就知道了,难怪会对我们下必杀令!”

林旭了然地点了点头,忽然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意:“不过,你们当真以为能够吃定我们了么?”

虚成许看着林旭嘴角露出的诡异笑容,忽然心中猛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声惨叫忽然从身旁响了起来,却见虚里的身躯陡然从中碎裂开来,一个身影在其身后显露而出,那闪闪发亮的光头格外引人注目,不是光头男天元又是何人?

“爆菊真是一种至高的享受啊!”

一声满足的叹息之声从光头男口中响起,让林旭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个喜欢爆菊的变态!

“是你?!原来你早就来了,一直躲在暗处伺机下手 ...

!”

虚成许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额头青筋暴跳,他身为结丹期高手,竟然被一个筑基后期大圆满的修士给摸到身旁杀死了同伴,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白痴!小爷我可是阎罗殿的杀手,杀手当然是暗中下手的了,你见过哪个杀手一开始就冲上去跟人硬拼的?”

光头男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身形一晃向着剩下的两个筑基期修士扑了上去。

“大胆,找死!”

虚成许大怒,偷袭也就算了,光头男竟然想在他眼皮子底下强杀他的人,如此无视他,简直是岂有此理!

手中的宝剑向着光头男狠狠一挥,一道犹如实质一般的半月形剑芒从宝剑之中冲出,向着光头男斩了过去,而光头男却是视而不见,根本就没有躲闪的意思。

“狂妄的小子,死吧!”

虚成许对自己的攻击很自信,光头男要是不闪避的话绝对会被一下斩成两半,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狞笑,却见一道流光忽然出现在了光头男身后,化成一尊石像将剑芒挡了下来,虚成许引以为傲的剑芒轰击在石像身上便如石沉大海一般连一点石屑都没打下来。

挡下虚成许剑芒的自然是林旭放出的石像傀儡,以石像傀儡的恐怖防御力,别说是剑芒了,恐怕就是虚成许的全力攻击也不见得能够破得开防御。

“这是什么东西?”

虚成许大骇,赶忙撑起了真元护罩,戒备地看着石像傀儡,却听一旁的林旭冲着石像傀儡下了命令:“全力攻击,宰了他!”

原本挡下剑芒以后就静立不动的石像傀儡眼中陡然红芒大盛,身形如狂龙一般冲到虚成许身前,扬起手中的巨大石剑当头狠狠地劈了下去。

“当!”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响起,虚成许被轰得倒退了好几步,只觉得右手一阵酸麻,反观石像傀儡却是纹丝不动,继续冲了上来,不由得大骇,连忙运起身法闪避。

“月儿,帮我照看她一下!”

不知道是消耗太大还是心神陡然放松之后太疲惫,哭了几声之后叶萍儿竟然晕倒在了林旭的怀里,林旭只能硬着头皮让冷凌月帮忙照看着叶萍儿,自己展开身形向着和光头男打得难解难分的两个虚天殿筑基修士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