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131章 千幻绝杀

第一百三十一章 千幻绝杀

“天兄,速战速决!”

现在虚成许被石像傀儡拖住,正是下手的好时机,这魔神塔一层他们能够进来,难保不会有其他修士也传送过来,若是来的又是虚天殿的修士,那可就糟糕了!

“千幻绝杀!”

光头男点了点头,身形忽然变得飘忽不定起来,陡然一下子爆出了数道残影,向着其中一个虚天殿修士冲去。

“不好!虚天鼎符!”

这名修士脸色大变,手掌一翻出现了一张符箓,赫然就是虚无命曾经使用过的虚天鼎符,若是被其催动起来,恐怕一时半会儿之间天元很难破开。

林旭脸色一沉,正打算出手帮忙,却见天元幻化而出的数道身影速度陡增,在这名虚天殿修士催动符箓之前轰然从其身体之中穿过。

这名虚天殿修士的表情骤然凝固,紧接着身躯如同风化一般粉碎开来,变成了漫天的灰烬,而其手中尚未催动的虚天鼎符也缓缓飘落下来,被光头男一把拽在了手中,喜滋滋地收了起来。

“成许师叔,救我!”

眼见同伴瞬间尸骨无存,剩下的这个虚天殿筑基期修士魂都吓没了,斗志全无地转头向着正和石像傀儡缠斗的虚成许跑去。

“小五行剑阵!”

石像傀儡暂时是可以缠住虚无命,但毕竟是傀儡,要是被这修士冲到虚无命身边,再想将其击杀可就不容易了,林旭眼中闪过一道森寒的杀意,五道流光从其体内冲出。组成小五行剑阵瞬间追上了逃跑的虚天殿修士,狠狠一绞。

“啊~!”

一声惨叫响起,这修士被剑光绞成了碎末,再被蕴含在其中的五行神雷一电,连血雾都化为了虚无。

“林兄。我觉得我已经够狠了,没想到你出手比我还狠啊!这渣都不剩,啧啧!”

光头男倒吸了一口凉气,不住地咂嘴,他的【千幻绝杀】可以将对手全身从内而外分离成粉末,林旭则是直接将人绞杀成虚无。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剑阵,威力这么惊人。

“别说这么多了,趁现在干掉这家伙,不然再有人来就难有机会下手了!”

林旭心念一动,小五行剑阵已经向着虚成许头顶罩了过去。

“越级强杀么?嘿嘿。有意思!”

光头男坏坏地一笑,话音未落身形已经消失不见,林旭赶忙开启了【破妄银眸】,只见一条淡淡的虚影向着虚成许射了过去,转眼之间已经来到了其身后,藏身在其影子之中。

“藏影之术,果然厉害!”

若非已经看到光头男藏身在虚成许的影子里,恐怕就算是开启了【破妄银眸】。林旭也发现不了光头男的存在,这家伙的隐形暗杀之术的确有其独到之处,第一修罗之名绝非侥幸。

“就凭你们也想杀我?简直是不自量力!”

虚成许一声大吼。双手猛然向着地面击打而去,一层无形的能量波以其为中心轰然爆射开来,正准备发动攻击的光头男被打得从其影子里抛飞而出,人在半空之中就忍不住喷出了一口热血,原本一直贴着虚成许狂攻的石像傀儡也被击退了好几丈,林旭的小五行剑阵也被轰飞。

“妈的。结丹期修士果然厉害,这下子亏大发了!”

光头男落地之后又是一口鲜血忍不住喷了出来。赶忙掏出几颗丹药服下,狠狠地骂了一句之后身形再次消失不见。

“虚天鼎符。起!”

一招将攻击者逼退,虚成许脸上上过一抹红潮,脸色变白了一些,没有继续追击,反而甩手祭出了一张虚天鼎符,催动之后化为虚天鼎虚像护住了周身。

“原来这家伙是为了争取时间催动虚天鼎符,这下糟糕了!”

原以为虚成许会乘势进攻,林旭都已经将小五行剑阵召回做好了防御的准备,谁曾想这家伙竟然祭起了虚天鼎符,有了这层乌龟壳护身,想要杀他可就困难多了。

林旭心中暗暗后悔,刚才就该继续攻杀的,那种无差别震退攻击的术法定然会对身体有很大的消耗,自己还是太过小心了,错失了最好的机会。

不过,就算这样,林旭也不打算放过虚成许,双方已经是仇敌,那他就绝不可能手软!

“天兄,继续上,打破他的乌龟壳,一定要宰了这家伙!”

林旭一声暴喝,小五行剑阵放出一阵璀璨的光芒,向着虚成许重新绞了上去,石像傀儡也再度扑上,手中的巨大石剑狠狠地朝着虚成许头顶的虚天鼎虚影狂砸。

“小辈大胆!我今天就让你看看结丹期修士和筑基期之间的差距!”

虚成许的虚天鼎符显然比虚无命的要高级很多,其头顶显化而出的虚天鼎虚像比起当初的虚无命来说可要凝实得多了,石像傀儡的石剑斩上去也只是让虚天鼎虚像垂下的光幕抖动几下而已,对光幕之中的虚成许完全没有任何的威胁。

虚成许也看出来了,这石像傀儡应该是林旭的某样法宝,泥人也有三分火气,被一个筑基期的小辈压着打,虚成许自然是火冒三丈,不断催动手中的宝剑放出一道道法术剑芒向着林旭斩来。

不过林旭早就有所提防,一闪身躲到了石像傀儡身后,所有打向他的攻击全都被石像傀儡给挡了下来,以石像傀儡的恐怖防御,这些攻击完全就跟挠痒痒一样,连一片石屑都打不下来。

“可恶的小子!”

这虚天鼎符虽然防御力惊人,但并非一直能够存续,顶多能够存在一刻钟的时间,而且还要消耗虚成许的真元法力,身在虚天鼎虚像垂下的光幕之中,虚成许的许多大威力法术也用不出来。

而一般的术法全都被眼前这巨大的石像傀儡挡了个严严实实,根本就连林旭的衣角都碰不到,这样下去等到虚天鼎符的持续时间一到,虚成许可就真的危险了。

“该死的,这小子不过筑基期修为,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法宝,简直就跟一个结丹期高手无异嘛,还是打不死的那种!还有催动这种法宝应该极为消耗真元才对,怎么这小子还有余力催动剑阵?”

乱星海从未出现过傀儡,虚成许并不知道石像傀儡的活动只消耗能量值,林旭的真元根本就没有半丝的耗损,不由得大为不解。

“林兄,这家伙的乌龟壳太厚了,实在是很难破开,我们要不要先撤,等他的乌龟壳消失了再回来?”

光头男的声音在林旭耳边响起,这家伙竟然又藏到了林旭的影子里。

林旭想了想后摇了摇头,传音回道:“能够修炼到结丹期的人都不是傻子,我们要真的离开的话,下次再想杀他就更难了!再等等,他的虚天鼎符不可能一直存在,等他护符效果消失,我们就给他来个绝杀!”

“那林兄你先打着,我可没有石像傀儡帮我挡攻击,我就先休息休息嘿嘿!”

林旭:“……”

光头男偷懒的理由光明正大,林旭只能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别看虚成许的攻击打在石像傀儡身上一点事情都没有,那是因为石像傀儡防御力惊人,换成林旭或是光头男的话,恐怕谁都接不下来,挨上一下不死也得重伤。

小五行剑阵的攻击力确实很强悍,可以说是冠绝同阶,但对上结丹期的修士不免就显得有些不足,尤其是像虚成许这样用了虚天鼎符防御的就更显的无力了。

林旭倒不是没想过用【玄天指】破开虚天鼎符,不过施展【玄天指】一次就要耗费一半的龙元,要是破不开虚天鼎符反而把自己陷入虚弱状态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当然,林旭还有一招,那就是石像傀儡的【石化射线】,不过这一招的威力到底有多大林旭也不清楚,贸然使出若是无效的话只会让虚成许增加防备。

最好就是在虚天鼎符的光罩破碎或持续时间到消失的时候让石像傀儡发动【石化射线】一击毙命,在此之前林旭实在是不愿意轻易暴露这个底牌。

“只可惜祈星之杖还在休眠之中,否则我将玄天指打入其中放大十倍,就算这老家伙的乌龟壳再坚固也一样能够轰碎!”

林旭有些遗憾地砸了咂嘴,继续躲在石像傀儡身后操纵着小五行剑阵对虚天鼎虚像和光幕进行攻击,时不时地还露出身形轰出一击融合版的五行神雷。

林旭这边打得不慌不忙,虚成许却是耗不起了,他的真元随着石像傀儡和小五行剑阵的不断轰击正在迅速地被虚天鼎符吸收,虽然结丹期修士真元浑厚,但这神魔塔之中的天地灵气里都混有神魔之力,很难吸收补充真元,而且他恢复的灵丹之前已经基本消耗殆尽,这样子消耗下去他迟早会耗尽真元栽在林旭手中。

“妈的,这小子是怪物么?没看见他吞服丹药啊,为什么他看上去还是神盈气足的?”

和虚成许不同,林旭完全不惧天地灵气之中混杂的神魔之气,对他来说这和修仙界蛮荒古域之中的荒气没什么区别,都可以通过灵田空间中的青莲来吸收过滤。

看着虚成许越来越阴沉的脸色,林旭嘴角勾出了一丝笑意。

“这老家伙快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