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5章 美女啊飘的攻击

第五章 美女啊飘的攻击

上官‘玉’儿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着,在‘床’上翻来翻去,脸‘色’苍白,可见深入灵魂的‘痛’有多痛,那种‘痛’没经历过的人,不可能知道究竟有多痛,而南宫华儿虽然已经不痛了,但是她还是很疲惫,脸‘色’苍白,毫无血气,就像一个失血过多的人,难看得很,而南宫星王此刻已经平静下来了,他虽然还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她’们这样,但也不再手足无措了,见到‘女’儿打电话,再加上上官‘玉’儿的那句话,他也知道了这件事有对策了,所以他没那么担心了;

而美‘女’啊飘躲得远远的,见到自己的姐妹如此痛苦,并且还是她造成的,她也哭得伤心之极了,本来鬼是无泪可流的,但‘鬼’在极其伤心之下,还是会流出眼泪的,只是泪水并不会多而已,顶多也就几滴而已,当然这只是对于普通的‘啊飘’而言,修练过的啊‘飘’不在此列,而此刻,美‘女’啊飘滴下了几滴泪水,可见美‘女’啊飘有多伤心了,美‘女’啊飘这么伤心是可以理解的,任谁大概都会这么伤心吧,想想,自己的兄弟因为自己而痛苦不堪,虽然自己不是故意的,但自己也不可能不伤心不自责,美‘女’‘啊飘’的几滴泪水属于极‘阴’之物,对于修为低下的修士而言,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极品,当然,对于现在的慕大神棍而言,什么作用也没有,此刻的慕大神棍已经是一个‘金丹大圆满’的修士了,只要慕大神棍想突破,随时都可以突破,突破‘金丹’,碎丹成婴,一举成为半仙,其实对于现在的修行界而言,金丹期的修士已经算是顶尖高手了,那些‘神婴’级的高手根本不会出世,全都在闭关,而超越‘神婴’期的高手更是如此了,注修为境界,引气,淬气,筑基,凝神,金丹,神婴,遁神,化虚,合道,渡劫,飞升,每个境界又分为前期、中期、后期、巅峰、大圆满;

而所谓的大圆满之境其实就是那种随时有可能突破的境界,而慕大神棍其实早就可以进行突破了,但他偏偏死死压制住不突破,因为他修练的功法不是普通的功法,而是一‘门’超逆天的功法,名为先天本源决,一般的金丹高手只有一颗金丹,而慕大神棍却有七颗金丹,分别由七大本源形成,金木水火土,再加上阳与‘阴’,世界万物皆由这七大本源组成,据说此法修到极致时,全身的法力都会转化为传说中的先天鸿‘蒙’紫气,而正因为此法过于逆天,所以当慕大神棍突破到‘神婴’期之时,将会遭遇本源天劫,在凡间的本源天劫,连飞升境的高手也会灰飞烟灭,所以,慕大神棍迟迟不敢突破,但只要渡过了本源天劫,那慕大神棍以后的修行就会顺风顺水,而金丹到神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界,金丹期的修者的生命是有限的,但只要一突破金丹,达到‘神婴境界’就将拥有无限的生命,所以‘神婴境’又称为半仙境,意思就是说‘神婴期’的修士拥有了仙人的寿命;

而慕大神棍之所以能修行‘先天本源决’是因为他是天生的本源道体,不然,休想修练‘先天本源决’,而他能拥有‘本源道体’,也不是偶然或运气之类的,而是因为他的师父,也就是老神棍,而老神棍虽不是本源道体,但也是极其罕见的‘五行道体’,但比慕大神棍的本源道体差远了,所以老神棍常在慕大神棍面前说‘传人得在灵魂’时抓起;在本源天劫的压迫下,慕大神棍为了活下去,便不得不修练了一‘门’练体功法与一‘门’本源神通,只要修成这两者,慕大神棍就有可能渡过‘恐怖无比’的本源天劫,而拥有本源道体的慕大神棍早已经将练体功法修练到了凡俗世界的巅峰,他此刻的‘肉’身强度比极品道器还要强,注法宝等级,法器,宝器,灵器,道器,仙器,而各个阶级的法宝又分为,下品、中品、上品与极品,道器其实就是俗世的顶峰,而慕大神棍的‘肉’身虽比极品道器强,但比之仙器,却又差远了,而本源神通不愧是本源神通,就算是拥有本源道体的慕大神棍也只是‘摸’到了一点头绪而已,根本就还没修成,所以慕大神棍不得不压制修为,一般来说本源神通也只有领悟了七大本源的修者才可修行,但本源道体却不需如此,因为本源道体本身就是七大本源的集合体。

美‘女’啊飘在哭过后,飘得远远的,生怕会加重上官‘玉’儿的痛苦,而一会之后就飘走了,而南宫大小姐在打过电话后,南宫星王便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南宫华儿一脸苍白地望了望上官‘玉’儿,便对着南宫星王道,‘爸,是这么回事,我今天在军营回来的路上,车子爆胎了,我和‘玉’儿不得不下车,在下车后,我们遇到了一个身穿道袍的年轻道士,因为他盯着看了一会我和‘玉’儿,我们,我们就,说到这时,南宫大小姐有点不好意思了,此刻的南宫大小姐在经历了刚才的痛苦,与得知了那块神奇的‘玉’佩后,已经把慕大神棍当成了一个高人了,所以南宫大小姐有点不好意思,当然,只是一点而已,因为南宫大小姐认为,她之所以把慕大神棍当成神棍,是因为慕大神棍像‘**’般盯着她和上官‘玉’儿看,再加上慕大神棍太过年轻,一点胡子也没有,所以南宫大姐与上官‘玉’儿才会把慕大神棍当成‘神棍’看待,因为真正的高人那会那样做呀,也不会那么年轻,所以南宫大小姐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错,而事实上,慕大神棍可以不用用眼睛来观察两‘女’,用神识也是可以的,只是用眼睛显得像**,用神识则显得很高人,但慕大神棍才刚出来‘混’,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自然而然地用眼睛来察看,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失误,一个高人不应该有的失误,或者说一个神棍不该有的失误,在人们心中,高人是那种闭着眼也能清楚一切,看透一切的存在,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南宫星王见‘女’儿有点不好意思,不用说,他也知道接下来的事了,因为他的‘女’儿的脾气他清楚得很,天不怕地不怕的火爆魔‘女’,想让她不好意思,困难之极,可想,如果不是她与上官‘玉’儿都疼痛不已,她根本不可能会不好意思,南宫星王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心中有点后悔,太过溺爱自己的‘女’儿了,可谁叫南宫华儿是他唯一的‘女’儿呀,不疼她疼谁,再加上她是南宫星王最小的一个‘女’儿,南宫星王有两个儿子,‘女’儿最小,导致南宫华儿的两位大哥也对她疼爱无比,这就更造就了南宫大小姐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了;叹了口气的南宫星王看着‘女’儿,脸上尽是一片溺爱之‘色’,根本就舍不得训斥‘女’儿,这让南宫华儿眼眶里不自觉出现泪水,对着南宫星王说,语气轻柔,不复刚才的大大咧咧,‘接下来人家就把那个神,不,那个道长当成了神棍’,南宫星王听到这,也不知该说什么好,这怪不了那个年轻的道长,也怪不了自己的‘女’儿,他想来想去,这只能怪自己,因为所为的高人,是存在的,南宫星王也知道修士的存在,虽然他不曾亲眼所见,但他从祖籍中得知,这个世上存在可以飞天遁地,移山倒海的修士存在,他的祖籍上记载着他的祖先中,有好几位天纵之才进入了仙‘门’中修行,这种秘事,四大世家的祖籍都有记载,所以他对‘仙’的存在,或‘修士’的存在坚信不已,并且传说,慕容世家还有一位活了上千年的老祖存在,虽只是传说,但四家的祖籍皆有记载此等秘事,再加上此传说,足以证明修士的存在了。

南宫华儿继续道,‘那个年轻的道长盯了一会后便说,我和‘玉’儿身上有一缕属于‘啊飘’的‘阴’气,南宫星王好奇了起来,还略带着一丝疑问地看着南宫华儿,南宫华儿看着父亲的表情,脸上的好奇不言而喻,瞬间,脸上的消极情绪一扫而空,换上了一脸的得意,‘嘿嘿’,老爸,啊飘是道长的行内用语,啊飘其实就是我们常人所说的‘鬼’,听到这,南宫星王才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南宫华儿继续说,‘道长’说我和‘玉’儿身边有一个鬼存在,并且已经存在很久了,所以才导致我和‘玉’儿染上了一缕‘阴’气,最后那个道长见‘玉’儿那么善良,便送了一块‘玉’佩给‘玉’儿,南宫华儿说到这,把手里的‘玉’松开,放在手心,以便让南宫星王观看,南宫星王看来看去也看不出什么,笑话,这块‘玉’可是慕大神棍炼制的,其功能便是专‘门’驱除‘阴’物,还可以让人凝神静气,为主人吸收灵气,帮主人增进修为,还有淬炼‘肉’身,更可以自动护主,是灵器下品级别的宝物,灵器已经拥有了一丝灵‘性’,所以灵器或灵器以上的法宝都有自动护主的功效;

这块‘玉’佩对于修为低下的修士而言,是不可多得的宝物,而又因上官‘玉’儿并未真正成为‘玉’佩的主人,所以‘玉’佩的功效发挥不到千分之一,并且,为了保险起见,慕大神棍还在‘玉’佩上刻化了幻阵,让修为一般的修者看上去只是一块普通的‘玉’佩而已,当然遁神期的高手便可以看穿其‘玉’佩的等级与功效了,但达到此等境界的高手那还看得上呀,而‘精’通阵法的修士也根本不会在一块‘玉’佩上‘浪’费时间,慕大神棍这样做,就是为了以免‘玉’佩主人被人杀人夺宝,这种事在修行界中可常见得很,特别对于邪派修士而言,更是家常便饭。

南宫星王看来看去也看不出什么,便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触‘摸’了一下‘玉’佩,南宫星王的手一触到‘玉’佩,便感到了‘玉’佩上传来‘精’纯而又庞大的灵气传入他的丹田,一下子让他的修为推进了不少,相当于他几个月的苦修了,而南宫星王会如此,是因为他乃是一个先天高手,而先天高手相当于引气期修士,而‘玉’佩之所以会往南宫星王身上传送灵气,是因为‘玉’佩已经积满了灵气,而刚才送进南宫星王体内的灵气正时过多的灵气,而为什么上官‘玉’儿与南宫华儿感觉不到‘玉’佩上传送的灵气,是因为她们俩还不是修士,所以‘玉’佩往她们俩传送的灵气是非常稀少的,但南宫星王已经算是修士了,虽然只是最低等的修士,但毕竟还是修士;此刻的南宫星王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而‘玉’佩还在源源不断地向南宫星王传输着灵气,只是没有刚开始那么猛了,但却还是比他自己修练要好上几倍,南宫华儿看着父亲的表情,她才真正认识到,手上的‘玉’佩的不简单,过了几个瞬息,南宫星王压下自己的贪念,收回了手,虽然不舍,但他还是收回了手,不由自主地说‘‘女’儿呀,这‘玉’佩绝对是仙家宝物,可惜不是你的’,唉,可惜了,南宫华儿听到父亲的话,有点呆了,‘仙家宝物’,这超越了南宫华儿的想象,让南宫华儿不得不呆呆的,过了几个瞬息,她才回过神来,兴奋地对着南宫星王说,‘爸,这么说这块‘玉’佩很珍贵了,是不是呀’,南宫星王看着一脸兴奋的‘女’儿,真的有一种想破口大骂的冲动,但南宫星王深吸了两口气,平覆了一下心情,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珍贵,何止珍贵呀,简直是价值连城,就算‘花’尽我们家的所有财产,也买不来这等仙家宝物,你说,这块‘玉’佩珍贵不’;

听到自己的父亲如此评价这块‘玉’佩,南宫华儿首次感到后悔,想想慕大神棍眼也不眨一下,就送出了这块‘玉’佩,可见如果自己当时表现得好些,那自己也有可能获得一块这样的‘玉’佩,想到这,她又岂能不后悔,南宫星王在得知‘玉’佩的功效后,自然知道这块‘玉’的价值,所以他认为对于一个先天高手而言,这块‘玉’佩用再多的钱也买不来,南宫星王对着‘女’儿说,‘那位道长后来怎么样了’,听到这句话的南宫大小姐,立刻变成了一个乖宝宝模样,弱弱地说,人家以为他是一个神棍,一个骗子,便把他送进了派出所,把他送进了牢里,南宫星王听到‘女’儿这样说,真是连哭的心都有了,天大的机缘,就这样错过了,但他还是一个很果断的人,立刻拉起‘女’儿,希望可以挽回一点情面之类的,再不然也得去赔个不是,南宫华儿道,父亲,这么急拉我去那呀,南宫星王严肃地说‘去跟道长陪罪去’。

而此刻,在牢里坐的好好的慕大神棍,发现了一个不速之客,原来美‘女’啊飘冷静下来后,知道高深莫测的慕大神棍可以救上官‘玉’儿脱离苦海,便寻着气味来到牢房,出现在慕大神棍的面前,希望慕大神棍可以前去为上官‘玉’儿清除‘阴’气,慕大神棍继续打着坐,似乎没发现美‘女’啊飘的到来似的,美‘女’啊飘用‘阴’森恐怖的语气对慕大神棍道,请道长出手救救我的姐妹,我会感‘激’不尽的,但慕大神棍像是没听到似的,没任何反应,而慕大神棍之所以如此,并非没听到,而是故意如此的,因为慕大神棍要那个火爆妞,也就是南宫华儿亲自来求他才行,也只有如此,他慕大神棍的场子才可以找回来,要是应了这啊飘的要求,虽然是一个美‘女’啊飘,但也不能答应,不然,场子怎么找回来呀,再者说,上官‘玉’儿是自找的,如果她一直带着那块‘玉’,那她根本不会有事,再加上,上官‘玉’儿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所以,慕大神棍并不急,但慕大神棍不急,可美‘女’啊飘急呀,救人心切,求了一会慕大神棍还是不鸟她,正所谓鬼也有三分火的,更何况是这种情况,她是不得不发火,所以美‘女’啊飘悲剧了,因为她准备用强的,软的不行来硬的,可她忘记了她面前的人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修士,并且还是一个金丹期的高手,可见美‘女’啊飘想来硬的是多么愚蠢的行为,但心急之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美‘女’啊飘双眼**似的,如果有人在附近,便可以看到了传说中的鬼火了,美‘女’啊飘的秀发飞舞,面目狰狞,全部的力量凝聚了起来,准备给慕大神棍一击,美‘女’啊飘再次‘阴’森地说了之前求人的话,但用词却不再那么客气了,反而有威胁的味道在里面,‘臭道士,别装了,还不立刻去救我的姐妹,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了还挥了挥那充满力量的手;

此时,慕大神棍还是不想鸟她,心中暗想,她也算是一只重情重义的啊飘了,只要她不动手,我也懒得理她了,不过,若她真敢动手,那哥就要她难看,理她的动机是什么,反正敢跟哥动手,哥就让她知道,哥这高人可是真才实料的,过了几个瞬息,慕大神棍还是不鸟她,依然一动不动的样子,而美‘女’啊飘动了,飞舞的秀发,飘向慕大神棍,刮起微弱的‘阴’风,速度还不赖,一秒十多米的速度,而美‘女’啊飘只用两秒不到便飞到了慕大神棍身旁,只见美‘女’啊飘举高双手,击向慕大神棍,而慕大神棍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味,就在美‘女’啊飘快击中慕大神棍时,只见慕大神棍伸出一只左手,只见他用左手一挥,就把美‘女’啊飘的攻击化解了,随后,慕大神棍放出一丁点阳火,手指一弹,阳火就飞向了美‘女’啊飘,而美‘女’啊飘虽然感觉到了危险,但她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此刻她才想起,自己眼前的人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传说中的仙道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