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6章 啊飘现形

第六章啊飘现形

美‘女’啊飘想到这,顿时一片惊慌,但阳火已然快飞到她的身上了,慕大神棍见美‘女’啊飘那副惊慌的样子,心中暗道,‘迟了,竟然敢打算来硬的,你也不想想哥又岂是任你一个啊飘能欺负的’,火星般的阳火一落到美‘女’啊飘的身上,倾刻之间,美‘女’啊飘的全身都燃烧了起来,虽然普通人也有阳火,但普通人的阳火对于美‘女’啊飘并没有什么效果,因为美‘女’啊飘也算是一只猛鬼了,但慕大神棍是谁,堂堂的金丹修士,他的阳火可比普通人厉害万倍不止,所以,虽然只是火星般大小的阳火,但也能让美‘女’啊飘痛不‘欲’生了,但却不会致死,不会让‘美‘女’啊飘’魂飞魄散,灰飞烟灭,当然,慕大神棍的本意也只是教训一顿‘她’而已,不然慕大神棍有千百种手段让美‘女’‘啊飘’灰飞烟灭;

美‘女’啊飘痛苦地‘鬼’叫着,话说,就算是一个人被普通的火燃烧着,也会痛苦不堪,更何况是一个鬼,是一个啊飘,美‘女’啊飘此刻有一种想死的想法,实在太痛苦了,但却又偏偏死不去,或者说,她的生死已经掌握在了慕大神棍的手中,慕大神棍想让她死,她就必须死,慕大神想让她活,她就算想死也死不了,慕大神棍看着美‘女’啊飘的痛苦,心中并没有不忍,因为这是对美‘女’啊飘的教训,让她谨记,绝不能对无辜之人出手,只能对其仇人出手,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就是对枉死的啊飘说的,所以,鬼不能对无辜之人出手,不然只会徒增罪孽,让其无**回,最后成不了鬼修,只能灰飞烟灭,连轮回也进不了,不过,一般而言,人死之后会直接进入鬼界,很少有不进轮回的例子的,而慕大神棍如此做法,并不单单只是为了教训她,美‘女’啊飘,其实阳火可以烧去美‘女’啊飘的怨气与罪孽,所以过后只要美‘女’啊飘心结一解,就可以进入轮回了,此刻,美‘女’啊飘身上的阳火在继续燃烧着,慕大神棍喃喃道,‘你要记住了,这是对你胡‘乱’动手的教训,让你知道知道,一个‘啊飘’不能对无辜之人动手,那是犯了大忌,只会让你徒增麻烦,严重的将会让你无**回,再者说了,你朋友的痛苦全因你而起,根本与本道长无关,更何说,本道长已经算是给过她们机会了,但她们竟侮辱了本道长,其中一人还将本道长送进了这里,为了本道长的名声着想,本道长必须让犯错之人来赔罪,不然你以为,本道长会被送到这里,还有呀,此火可化去你的怨气与罪孽,只要你心结一解就可以重入轮回了,所以本道长这是为你好,不然让你灰飞烟灭只在挥手之间,你明白了吧,无量天尊’,慕大神棍说这几个字时脸是一片敬意,一字一字说得有点拖,似乎他对道祖非常尊敬。~~

阳火在继续燃烧着美‘女’啊飘,美‘女’啊飘在听过慕大神棍的话后,也明白了,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了,而是静静地让阳火燃烧着她的身躯,而南宫星王与南宫大小姐也赶来了,而一个微胖的男子正在拿着锁匙,正在紧张地打开锁,额头上布满了汗珠,他虽然是这个派出所的所长,在一般人面前,他也算得上一个大人物,可在南宫世家的家主面前,他什么也不是,连提鞋的资格也没有,人家一句话就可以让他做不成所长,甚至可以随意击杀他,所以这位所长又怎能不急得冒汗呀,同时,他也在庆幸,他没有亏待慕大神棍,这让他安心不少,很快房‘门’就打开了,‘门’一开,南宫星王便觉到房‘门’有一团火似的,虽然看不到,但却可以感觉到,他立刻出手拦住自己的‘女’儿,然后转过身来对着那位所长道‘你做得很好,有前途,有机会我会提拔提拔你的,你先下去吧’,微胖的所长听到这几句话,心中喜滋滋的,‘看来我有机会进总局了,太好了,如此天大的幸运,竟然会降临到我身上,真是不敢相信’,微胖的所长暗道,随后他便悻悻地走出牢房,当微胖的所长离去后,南宫华儿才一脸不解地对着南宫星王道,‘爸,你为什么拉着我,不让我进去’,南宫星王故作生气地回答,‘华儿,大师在‘门’口施了法,我们不能进去,知道了吧’,南宫华儿听到她爸的话,也不由一阵后怕,此时的南宫大小姐已经将慕容无为当成了一个真正的高人看待了,所以她才会害怕,高人所施的法又岂是她能涉足的,这是此刻南宫大小姐的真实想法,而南宫星王此刻也真真正正地把慕大神棍当成了仙‘门’中人,之前的他还有半分怀疑,可当他感受到‘门’口的热度后,他心里不再有一丝怀疑,也不敢有半点怀疑。

其实‘门’口的热正是在燃烧中的啊飘散发出的,并不是如南宫星王所说的,是慕大神棍施了法,南宫星王此刻看着正在打坐的慕容无为,无论他怎么样看,也看不出慕大神棍会是仙‘门’中人,可越是这样,就越显得慕大神棍的高深莫测,越显得慕大神棍是一个高人,慕大神棍自然知道南宫星王的想法,心中冷笑,‘切,哥的修为如果连你一个小小的先天级的武者也能看透,那哥还怎么‘混’呀’,如果南宫星王听到这句话,必定是哭笑不得,虽然先天级的武者对于慕大神棍而言是什么也算不上,但在俗世,修者不出,先天高手便是顶尖的存在;南宫星王不敢闯入房中,只好在房‘门’口处说‘请前辈见谅,小‘女’无知,得罪之处请前辈不要怪罪于小‘女’,这都是我为人父母的不是,若前辈要责罚,便责罚在我的身上吧,但请前辈慈悲为怀,在责罚我之后,可以前去救治我的侄‘女’与我的‘女’儿’,单从这几句话中,就可以看出南宫星王有多爱他的‘女’儿,南宫华儿听后,呆了一呆,也连忙开口,似乎她只要晚一会开口,她的父亲,南宫星王便会被慕大神棍责罚似的,只见南宫华儿急忙道,‘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这不关我爸的事,要罚就罚我,绝不能罚我爸,求你了前辈’,南宫星王听到‘女’儿的话,心中不由感叹,我不是白疼她呀,她也终于长大了,南宫星王想到这,脸上欣慰的表情不言而喻。

慕大神棍此时暗想,‘这丫头也算有几分良心,品‘性’还不算坏,有几分孝心,不过,本神棍的场子必定要找回来,所以,火爆妞,你准备接下恶果吧’,想到这,慕大神棍不由暗道,‘这是不是就是佛‘门’所说前时因,今时果呀,应该是吧’,慕大神棍想到这,也就从‘床’上飞了起来,凌空而立,这是慕大神棍特意摆谱,他要一副哥就是名副其实的高人的样子,居高临下,只是因为房子只有四米不到的高度,让慕大神棍有些不爽,但也足以让慕大神棍的目的达到了,慕大神棍睁开双眼,高人形象,高人行径不言而喻,慕大神棍的凌空而立给南宫华儿带来极大的震憾,让她不由惊呆了,虽然她也可以飞檐走壁,进行短距离的凌空而行,但凌空而立,她却从未见过,也只是听说过而已,据说先天巅峰的高手便可以凌空而立,但也只能支持一会凌空而立而已,因为凌空而立是仙家手段,所以先天高手的凌空而立极其费神和极耗内力,所以先天巅峰的武者只能进行短暂的凌空而立,可慕大神棍轻松无比的凌空而立,让南宫大小姐不得不震憾;

而南宫星王的震憾并不下于他的‘女’儿,只是他并没有发呆摆了,毕竟他的心‘性’不是南宫华儿能比得上的,南宫星王会如此震憾,是因为他正是一个先天巅峰的武者,所以他也能凌空而立,但只能进行几个瞬息而已,并且其间还会摆动,还会喘气不停,可慕大神棍呢,不但稳定无比,没有一丝一毫的喘气,并且还是一脸轻松无比的样子,似乎对于慕大神棍而言,凌空而立只是家常便饭而已,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南宫星王此刻暗道,‘前辈的修为果然高深莫测,远不是我能比的,单凭前辈的凌空而立,以足以显出前辈的高超手段了’;

慕大神棍望着南宫星王与南宫华儿的一脸震憾,是满意之极了,而对于南宫星王的前辈称呼,慕大神棍是欣然接受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说‘达者为师’,而慕大神棍的修为可是远超南宫星王,所以,南宫星王叫慕大神棍前辈,非常之正常,所以慕大神棍对此是欣然接受了,更何况慕大神棍可是带着上一世的记忆重生的;慕大神棍客气地说,‘贫道道号无为,人称无为道长,你等可尊称贫道为无为道长便可,前辈之称倒随你了’,明白了吧,听到慕大神棍的话后,南宫星王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是连忙点头称‘是的’是的,晚辈明白了,而南宫华儿还在呆呆着,可见慕大神棍的凌空而立对她的冲击有多大,南宫星王见‘女’儿如此,只好在赔不是后,叫醒了‘女’儿,回过神的南宫华儿的眼睛依然充满了震憾与不可置信,慕大神棍见此情况非常满意,开口看着南宫华儿道,‘‘女’娃子,你的冒犯之罪我可以饶恕,但你必须当一个月‘贫道’的俗世接引‘女’,也就是常人所说的‘侍’‘女’,也就是下人,本道长闭关十多年,对这个世界已漠生得很了,所以你愿意做本道长的俗世接引‘女’吧’,南宫华儿听到此言,差点便破口大骂,要她堂堂南宫大小姐做别人的‘侍’‘女’,她若不想破口大骂才怪,但惧于慕大神棍的高深莫测,硬生生忍住了,因为她南宫大小姐也不是一个笨人,也懂得在什么人面前可以随意破口大骂,在什么人面前不能如此,南宫星王见慕大神棍如此说,心中又惊人喜,惊的是,慕大神棍居然可以一闭关就闭了十多年,这是何等惊人手段呀,喜的是,他想,虽然是‘侍’‘女’,但一个凡俗之人能做一个修为深不可测的仙‘门’中人的‘侍’‘女’,那可是天大的荣幸呀,若无为前辈能指点‘女’儿一二,那‘女’儿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呀,如果运气好的话,能被带进仙‘门’,那就可真是光宗耀祖了,无论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事;

南宫星王想到此,连忙替‘女’儿答应了下来,‘能为无为前辈你做事,那是她的福气’,南宫星王说完,看向‘女’儿,连忙道,‘还不快多谢前辈’,南宫星王说完还瞪了一眼南宫华儿,意思就是要她必须答应下来,南宫华儿心中虽不想,但她转念一想,慕大神棍不但是一个前辈高人,还是一个拥有很多仙家宝物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很大方的前辈高人,如果跟他‘混’熟了,那自己梦寐以求的先天境界,还不是分分钟都可以达到的事,仙家宝物到时也必不可少,如果再得个一招半式,那自己就算打遍武林无敌手也说不定呀,南宫大小姐想到此,脸上的不高兴一扫而散,满脸开心地答应了下来,南宫星王见到此情景,不由暗道‘我的宝贝‘女’儿终于长大了’。

紧接着,慕大神棍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是一个先辈高人,再次说出了惊人之语,‘‘门’口之处贫道并没有施法,只是往曰常跟在你身边的啊飘,指着南宫华儿说,她因为想冒犯贫道,贫道便对她略施惩罚,顺便化去她的怨气与孽债,慕大神慕说到此处,手一挥动,一阵微风吹过,美‘女’啊飘立刻现形,出现在南宫华儿与南宫星王面前,南宫华儿与南宫星王同时大惊,而南宫华儿不由惊呼地说‘燕燕’,你怎么会在这里,明显是南宫华儿认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