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76章 他和她,生与死

第一百七十六章 他和她,生与死

他记得,那是一个凌冽的冬日。

昏沉的天色下,寒风呼呼地吹得人耳朵里嗡嗡响,眼更是难以睁开。

他哆嗦着身子,艰难地在身边一具具早已僵硬的尸体中翻找着,希冀着能找到一口果腹的食物。

可是,他失望了。

他仰身倒在那一片将血色早已冻住的雪层里,无奈的笑着,感受着自己双眼正慢慢地闭合。

看来,我也要死了呢……

“师兄,你看那里!”这时,有清脆的声音传递进耳朵,可是他却无力对抗他疲惫的眼皮,终于不省于一片黑暗。

……

再睁眼的时候,他仿若到了一片春季守护的地方。

花草鲜艳,蝴蝶飞舞,这让他以为是死了才能到这里。

“原来黄泉路上挺美的。”他嘟囔着,身后却传来女子的笑声:“傻瓜,这才不是黄泉呢,你没死!”

“什么?我,我没死?”他惊讶的回头,看到了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孩子,她大约八九岁的年纪,一双灵动的大眼透着笑意与得意。

“当然,我出手,你怎么会死呢?虽然你已经昏迷了整整八天,但在我的精心治疗下,你已经没事了。”女孩子兴奋地说着:“喂,我叫陆婠儿,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叫姬流云。”他看着女孩子,还是有点不能相信:“真是你救了我?”

“诶,你不要小瞧我好不好,我很厉害的,为了救你,可是我把你从雪堆里背出来,一路连拖带背的弄进谷里,又天天给你救治的好不好?”女孩子说着神色忽然又暗了下来:“那个。我和师兄遇到你的时候,就只有你还有气息,别人。早都死透了,所以。很抱歉,我救不了你的家人。”

“你不用说抱歉。”他冲着她竟然露出了笑容:“他们不是我的家人,不过是人贩子罢了。”

“什么?他们是人贩子?”女孩子很是惊讶。

“恩,打我记事起,就看着他们把我卖来卖去,结果这一次谁知道他们惹上了谁,引来一群人追杀。大家都死了,只剩下我。”他自嘲的笑了笑:“他们不屑杀我。”

“那是因为你长着一副短命相。”就在此时,一个高个的少年持剑迈步走了进来。

“师兄?”

“师妹,师父说。他若醒了,就带他过去。”少年说完话,转身就出去,人冷地似那冬日里的雪。

“你别在意,师兄就是这样。看起来特冷,但其实人挺好的。”女孩子说着动手扶起了他:“走吧,师父要见你,我带你过去。”

他应声看了一眼那个远去的身影:“他,叫什么?”

“苍蕴。和你一样,也是个无父无母的人。”

……

那天之后,他留在了谷中,并且被师父收为了弟子,成为了谷中的小师弟。

但是,他并没有看到师父,而是隔着一面石墙,他听着一个浑厚的声音同他言语后,恭敬的朝着那面石墙下跪磕头拜了师。

每一天,他都看着师兄在花海里与师姐对招,当师姐气喘吁吁的赖在地上说什么也不干的时候,师兄就会自己一个人去谷中瀑布下的水池中自行挥剑练习,而他则会到师姐跟前陪她说一会儿话,或是听她不满的骂师兄就是个疯子什么的。

相对于,他们两人的辛苦,他可以说很是清闲,因为师父给他的修业,竟然是看书,看整整一个厅堂的书。

“成为一个让世人景仰的大才子吧!”这是师父给他定下的未来,他欣然接受,于是每天,师兄和师姐在辛苦的练功,而他则捧着书卷孜孜苦读。

一晃一年过去了。

他不在孱弱不堪,也不在面黄肌瘦,可是读书的进展却非常的迟缓。

整个厅堂里的书,依照师父的意思,一年要看会其中的一成,可是,他就是记不住,看过没多久就忘了,总是这样停滞不前,除了医书。

这是他唯一不会忘记内容的类别,虽然不会神奇到过目不忘,但相对那些他背了一遍又一遍却忘的一干二净的其他的书籍来说,这些只要看个三四遍,他就能熟烂于心。

终于到了师父出关的日子,他特意穿戴整齐,同师兄师姐一道毕恭毕敬的守在石墙前。

当师父从石墙后走出来,一派仙家风骨让他心生敬仰时,师父却在看到他后,双眼闪过一抹亮色,随即竟是二话不说就抓上了他的手腕。

一股炙热从他的腕间直刺入身,直冲他的心口。

疼痛也从四肢百骸骤然乍起。

那一刻,他以为自己要死了,但奇异的是,心口猛然荡起一抹寒冰之气,迅速的冲着体内乱窜的炙热而去,虽然不至于压制,甚至有些以卵击石。

但,他以内的那股子炙热立时就退去了,而后师父的手松开了他的手腕,喜滋滋的看着他:“天生阴脉,哈哈,天生阴脉!老天,助我!”

一句话让他莫名,让师兄惊骇的看着他,而师姐却是脸上呈现了一抹惊恐。

“师父……”他茫然又惶恐的下跪行礼,体内流窜的寒意也在慢慢地退却。

“流云,我叫你记得书,你记得如何?”师父一脸喜色的询问,但他却很是汗颜。

当他告诉师父自己只能记住医书,而别的一概艰难时,他以为会得到师父的责骂,可结果却是师父叹了一口气:“天意啊!”

他再度迷惑,但没能得到机会解惑,因为师父下一句话竟然是:“你和阿蕴先出去吧,婠儿留下。”

他乖乖的跟着师兄离开屋子,离开时,无意间扫了一眼师姐,那惊鸿一瞥里,他看到的是师姐充满不安的脸。

也许,她也没完成师父的交代吧……

那时。他傻傻的这么想着,走开了,根本不知道。就在这一天,当师父发现他拥有天生阴脉后。那个救了自己的师姐,生命正岌岌可危。

“我想试试。”这是一年里,师兄第一次在传达师父命令外,主动的和他言语。

“试什么?”他不解,可师兄却一把抓了他的手腕,再一次,有一股灼热窜进了他的体内。

虽然没有先前那一股猛烈和直冲他的心脏。但那股热度还是让他感觉到了痛。

于是,寒冰的气息再度上涌,他能感觉到体内莫名的寒气正聚集起来冲撞向那股灼热。

“看来以后,会和我对招的人。是你了。”师兄的眼里没有喜色,也没有怒色,他冷漠着收回了自己的手,打量着他。

这是你第一次认真看我吧……

他的心里不自觉的有这样的叹息,在谷里的一年。理自己的就只有师姐,而师兄从不和他亲近。

“师兄,为什么,以后和你对招的人会是我?不是有,有师姐吗?”

他不解。因为他根本什么都不会,尤其像师姐那样帅气的与之对招,他更是根本不敢想。

“生决只有一人能承,师父找到了天生阴脉的你,像婠儿那样的后天替代品,自然……会被师父丢弃。”师兄说完这样的话,就转身离开。

看着那略显落寞的背影,姬流云越发的糊涂,似不明白师兄说的话。

而半个时辰后,他终于在花海里看到了师姐,兴冲冲地冲到她的身边,却看到她的眼里有着泪。

“师姐,你怎么了?”他询问着,伸手就去擦抹她的泪。

师姐盯着他的眼,好半天才说到:“明天,我要进生死道。”

“什么?”他吓的差点跌去了地上。

在他拜了师父为师的第二天,师兄就按师父的意思,带他认识了谷中的一切,其中就包括那条在谷内深处的生死道。

“进谷者,一旦入了师门,就必须将谷中一切作为秘密,藏于心间,不得师父允许,不可私自出谷,违者将走这条生死道,生死道,故名思议,有生有死,但可不是各占一半,而是九死一生,所以,你最后永远记住这一点,不要妄入。”

师兄冷冷地言语让他意识到,那是个可怕的地方,而现在世界说要进生死道,这让他如何能不震惊?

“为什么?你难道犯了什么错,师父要罚你如此重?”他不解的询问。

而她却是咬了下唇:“这是师父对我的考验。”

一句话让他看到了她眼里的不甘与坚强,可是他却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那一夜,他沉默着陪着师姐躺在花海里看了一夜的星星,而当天蒙蒙亮,他熬不住的睡过去后,师姐起了身,走进了师父的房间。

……

生死道的入口前,师兄和他看着将自己打扮的格外利落的她。

“师姐,你一定要出来。”他激动的为她打气,而她却是抿着唇没说话。

“我回去出口处等你。”冷冷的师兄说了一句话后,转身就向另一头走去,那一瞬间,师姐的身子挺直了许多。

“我也去出口等你!”他大声的言语着,师姐终于看向了他,随即竟是冲着他笑的甜甜:“放心,师姐一定会走出来的!”

明媚的笑容里,转身,她入了那生死道的洞穴,他则飞快的追在师兄的身后,前往出口。

他以为,他会等到师姐走出来,可结果却是,两个时辰后,立在门口的师兄突然从出口处倒冲了进去。

当他不明白的跟随着也冲进去时,一道炙热的气息冲了过来,他似被打了一掌般的摔在了出口之外,而后只能静静的等。

半个时辰后,师兄一身血的抱着师姐从出口里走了出来……

“师姐!”看着一身灼烧到通红的师姐,他本能的起身冲了过去,在抓到她手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异常的烫。

“她自身修为不够,寒气对冲不了烈毒,毒已入体,所以……”师兄的唇抿了一下:“她必死无疑。”

“不,不会的,师姐她不会死的!”他摇着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满心只有一个念头:师姐,你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