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78章 他下不了手

第一百七十八章 他下不了手

“什么情况?”看着姬流云一脸汗水的震惊之色,师兄的脸上也出现了少见的惊慌:“说啊!”

“我,我找不到病源……”他实话实说,茫然的不像话。

因为他从来不曾遭遇过这样的情况。

“什么?”对于这样的答案,师兄一脸意外,但随即说到:“你的意思是,他没病?”

“反正我没找到病源。”他一脸不解,也一脸无助。

“没病的话,他怎么会这样?”师兄有些激动的一把扯开那人身上的衣袍,给他指其脖颈上的伤口,岂料,衣料一撕开,胸口腰腹上更多的溃烂之处也显露出来,这下把师兄惊骇的都一脸不能相信。

“你,你怎么……”

“没事的哥。”相对于他们两人的惊骇,对方却一派看淡:“一年多前,我就开始全身溃烂了,宫里的太医们都为我用心治疗,药也好,针灸也好,还是巫医鬼术都用过了,可没用,他们还是一点点的烂下去,烂到全身上下,几乎没什么好地儿了。”

“云峰!”师兄激动的喊着那人的名字:“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知道。”云峰笑着瞧望着他:“也许在你不对的时候,我也不对了,只是,他们看到了不会受伤的你,却没看到正在受伤的我。”

云峰的言语,让师兄立刻后退了两步,随即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忽而说到:“如果我是不伤的,那你也必须不伤!”

他说完又上前抓了云峰的手:“我想试试,可以吗?”

“随便怎样都好。”云峰笑着看着师兄:“能在死之前终于再看到哥哥你,我心情,其实很好呢。”

师兄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即拔出了身上的剑。只是一晃,两人的手腕上都有了一道血口,而两只手也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师兄闭上了眼。运功的强行换血。

他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和师兄在谷里这些年,他已经知道了属于师兄的一个秘密。那就是师兄有惊人的愈合能力。

当初师兄为了救师姐,逆闯了一节生死道,出来时一身是血,好多地方都能看到绽开的皮肉中显露的白骨。

但当他醒来,正是接受师父的教导时,师兄却好好地立在身边,身上别说伤口了。连个疤痕都没有。

那是,他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师兄伤的并不严重。

但后来在谷里的修炼日子,师兄时不时的也会有些伤。有时是破个口,有时则是断跟骨,但不管是怎样的情况,每次不等他出手,师兄就已经没事了。

他那时。实在想不明白,还以为是真经功法的强悍之处,可后来他和师兄对招时,不小心被划伤,结果足足养了半个月才好。最后还是他自己配药消除了疤痕,可完全没师兄那奇特的愈合力。

于是,他忍不住的问了师兄,师兄只回答了他四个字:“与生俱来”。

好笼统的一个答案,他再问,师兄就没理过他了,慢慢地,他也没了追问的兴致。

过了血,包了伤口,云峰的气色立时就好了许多,那虚弱憔悴的面孔,也有了些光耀的生命力。

兄弟俩个这就叙旧了,而他,作为一个外人,觉得自己存在于此并不合适,便默默地出了那宫殿,自己一个人坐在宫阙的脊兽身上数星星。

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师兄才出了来,拉着他直接离开,然后在无人的林地里,对他说了三句话。

“我的血暂时能保住云峰的命,但,不是万全之计,你可能得更精进才行。”

“我要的是七国之地皆为东硕疆土,这需要我弟弟好好的活着,你懂吗?”

“师弟,我弟弟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不能让他这样死掉,你明白吗?”

他怎么会不明白呢?

没有亲人的他,比谁都懂得亲情的可贵。

于是他不管师兄是多么的野心博大想要得七国之土,也不去管他的行为其实有违门派之约,他只知道,这些年是师兄陪着他度过谷中的岁月,师兄就是他的亲人!

所以他表示一定会更加努力的冲击,而后他们直接快马加鞭的回了谷中,停止了准备游玩三年的计划。

回到谷中,两个人在拼命的练习,拼命的想要提升。

可是功夫越到后面,修为的精进就越难。

整整花费了一半年的时间,他才冲过了第七层。

那时,离师父说的三年还有半年的余下时间,他们两个再度出谷直奔东硕,想做一次尝试。

岂料,云峰竟然再一次的生命岌岌可危。

也就是说,师兄那一次大换血,也不过撑了他一年。

师兄二话不说,再次给云峰过血换血。

三日之后,那一身的可怕的疮痍消失的干干净净,云峰也俊美健康的看起来特别的魅惑。

可是,三个人,都不轻松。

因为,他还是没能从云峰的身上找到病源,而云峰则告诉他们,经过对自己的留心观察,他发现这次从发病到目前这种严重的状况,足足有十个月。

也就是说,比起他一年前的发病来看,换血,能撑住的时间,虽然是有一年,但是他的发病时间也缩短了两个月。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也许下一次换血,就得在八个月后。

而这样一次次的缩短,一次次的换下去,很可能最后,就是不治而亡。

失败的感觉像刺一样扎进了他的心,不等师兄言语,他就冲出了宫,飞奔而去,甚至引起了宫廷的喧哗,他也顾不上。

马不停蹄的奔回谷中,他求败在石壁之前,期待着师父能给他一个答案。

三日之后,师兄也赶了回来。和他一起跪在了石壁前。

再三日,师父提前出关,知道这世间竟还有姬流云不能探查与救治的病症时。才颓然无奈的言语。

“先天的阴气,你少了一成。所以你是做不到绝对的,若想能成为绝对,就必须拿回属于你的那一成先天阴气。”

师父的话让他糊涂:“我的先天阴气,什么时候少了一成?”

“你当初救婠儿的时候,为压那烈毒,你度入她体内一成,如果想要拿回。就只能找到她,杀了她,将那寒气吸附回体。”

师父的答案让他震惊,让师兄抿了唇。

“说了半天。你们这个要救的人,是谁啊?”师父好奇发问,他小心回答:“是东硕国国主,我和师兄游历东硕国时,正碰上国内下皇榜求名医诊治。我想试试手,就去了,岂料,竟找不到病因救治不了,一时被误认为骗子。下进了牢中,是师兄救了我出来,可我不甘心,所以才会回来向师父讨教。”

他不是傻子,他明白师兄是信他,所以才会让他看到那些,知道师兄真实的身份并不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少年,反而是,是东硕国的大皇子。

可是,这是不能说的,因为门派的存在,就是要成为七国最强大的辅助势力。

是的,辅助,师父在教授他们武功时就说过,剑盟之所以能成为一个特别的存在,就是他许诺他和他门下子弟永不夺七国皇者之位。

因此七国的统治者才会代代的容忍和默许他们的存在,也才造就了强大的剑盟。

而剑盟所有的子弟都必须起誓,若违背誓言,便会被门中诛杀,更心魔成罪。

所以几百年里,也从无有一人借助手中之力,在七国称王。

他知道了师兄的野心,虽然不明白他将来要怎么化解誓言,但如果他想要辅助的是他的兄弟云峰成为七国之皇,一统天下,那也不算违背不是?

所以他愿意帮助师兄去完成心愿,也自然而然的掩藏了他所知道的两人之间的关系。

反正东硕之皇,因为长年的皮肤溃烂,很少与人真容接触,遇上早朝或是他国来使觐见,他都会带上一张刻着龙纹的面具遮住他的脸,而后十二琉冕的冠再带上,谁又能知道他长的什么模样?

“东硕之国实力雄厚,若你们有心和他们接好,辅助他们也未尝不可,只不过,若皇帝是个病秧子,还是弃了的好,毕竟,东硕之皇年纪轻轻就这般面临死亡,而宫闱之中也不曾听说,有子嗣相继,一个无有子嗣的皇室,将来皇帝大行,少不得内乱四起,虽说能更显得咱们的实力,但剑盟从不主动涉政,都是一国之主来求才会出手,所以远些看看吧!”

师父丢下这么一句话,就回去了石壁后,继续闭关,当石壁关上的时候,姬流云也听见了师父的声音:“如果你真的不甘心,那就去拿回你的先天阴力,否则,可再无他法。”

只有杀了师姐,才能拿回,可是他怎么可能做到?

先不说,现在师姐身在何处他根本无从得知,就算师姐在他身边,他也无法下手啊!

毕竟当年是师姐给了他生的希望,也是他把师姐给挤出了谷的,如果他在对师姐伸出迫害之手,他何以安心?

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背上,是师兄。

“我们再想想办法吧,也许冲到第八层会好一些。”师兄完全明白他不可能去伤害师姐,所以提出了新的目标,他也扬起了斗志。

可是这一次还不等他冲到八层的三分之一,因为担心弟弟情况恶化的师兄偷偷溜出了谷,再回来时,带来了新的噩耗。

一个是,血液对他的保命周期真的在缩短。

一个则是,自从他接受了他的血之后,他身边伺候他的宫女太监们,却一个个的相继病倒死亡,而且大多死时,身体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皮肤溃烂。

什么叫无能为力?

这就叫无能为力。

从那之后,他一下子就失去了练功的兴致,也对救人再无兴趣,因为他知道,有些人,他根本救不了。

既然是这样,他干嘛还要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