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79章 你怎么会有这个珠子!

第一百七十九章 你怎么会有这个珠子!

“素手,你怎么把她给弄来这里了!”一身藕色衣衫的女子立在抄手游廊里蹙着眉轻声斥责着素手:“这才离开多久啊,你就把这里的规矩给忘了?没有主人的允许,谁也不能入此院的啊!”

“红鸾姐姐,素手并未忘记规矩,只是这位,不同。她,她对于主人来说,还是,很重要的。”素手费劲又焦急的辩解。

她能怎么说?

说,红鸾姐姐,其实惠郡主已经是咱们主人的人了?

说,其实惠郡主已经和主人睡过了,所以现在她有难我必须带她前来避难?

她很想说,可她却不敢说。

上一次她只是发表了一点不满,就被主人警告不说,连脖子上都还留有警告的印记,倘若她把这些说出来,主人嫌她多话,算她妄言,那她岂不是这次就会被割断脖子?

所以,她只能很婉转的表示,惠郡主对于主人来说的重要。

“很重要?素手,你傻了吗?”红鸾当即瞪了她一眼:“对于主人来说,这南昭除了药王外,可就没有一个重要的人!”

素手闻言无奈的伸手扶了下脑袋:“红鸾姐姐,您也知道的,身为仆从,是不能对主人之事妄自言论的,所以现在,素手也真的不敢再说什么,但好姐姐,请你还是派些人手护住这院落吧,免得,免得惠郡主出了差错,那时主人若回来怪罪,你我岂不是罪过!”

红鸾抿着唇的转了下眼珠子说到:“再派些人手是不可能的,这院落里有多少东西需要护着的,我只放两个人,再加上你,三个也够守着的了。等主人回来了,你自己去请罪吧!”

听到红鸾这么说。素手也不好多言,只能低头说着明白,毕竟她能派两个人来。已不错了。

剑盟之内,可无弱手。聚在主人身边的,又都是主人看重才签下了契书的,所以有两个能来,她觉得安全系数已经很高了。

看着红鸾离开,素手快步的回到了屋内,此刻秦芳还像个土包子似的立在屋中呢。

为何?

她是今天才知道,这个苍蕴原来真的不是徒有虚名。而是,真的很有才华。

此刻她所在的屋内,一应摆设倒并不奢华,只透露着一份雅致。可是屋内挂着学学多多的书画。

有些是小幅的玩味趣品,有些是大幅的巨作,不论绘制的是一只栩栩如生的蚂蚱还是老鹰,还是一派气势磅礴的高山亦或海域,都无不是下笔精细里。舞墨渲染的让人不禁赞叹。

她本是个书画面的门外汉,但拜卿欢的记忆所赐,如今也颇具鉴赏之能,当下就被这书画里的笔意给震撼,而当她看到那些书画上落有“蕴狼”那枚印章时。她不由的在想,若是日后日子不好混了,她是不是临摹上几幅再盖上手里的那枚印章呢?

毕竟,卿欢的书画底子可不差,也许比不过苍蕴,但也未必输他,而人家名声赫赫,这墨宝一定是值钱的,那将来她弄上几个山寨的,估计也能混到一笔生存金,且还数额不小呢!

“郡主,天色不早了,您快歇着吧,这里有人护着,您不用担心的。”素手进来瞧见秦芳竟然再看主人闲暇时画的书画,当即言语:“这些书画都是公子不要的了,奴婢们觉得却很好,舍不得丢掉,这才装裱起来,挂在这客居的。”

“什么?这是他不要的?”秦芳诧异:“这么好的画他还不要?”

“郡主有所不知,公子眼光极高,能被他留下的画作,稀少的很,有些看不上的,当时就丢了,像这几个当时他觉得还行的,就盖了印,可过不了几天,瞧着不耐了,就叫着我们扔了呢!”素手说着就去给秦芳铺床了。

秦芳盯着面前那些所谓的被丢弃的画眨眨眼,开了口:“素手啊,像这样的话,能送我几幅吗?”

素手一愣:“郡主您要?”

“对啊,画的这么好,他不要了,我也觉得可惜呢,何况你也知道,卿王府里被抄家后,就要啥没啥的,挂几幅给撑撑门脸也不错啊!”秦芳说着走到画前,一副极为兴奋的表情,素手看着她那样,眨眨眼。

“郡主既然喜欢,那素手明天就取下几幅来带回卿王府去,只是郡主如果很喜欢,何不去和公子求画。”

“那不必了吧?”秦芳一愣随即摆手:“他那么忙,我还是别添乱了。”

她看着是客气,心里却是觉得根本没必要。

专门去求墨宝,那求来的将来拿去卖掉,岂不是不好?

而这些,反正都是人家看不上丢掉的东西,她全部弄走,也算废物利用,再创经济,更连山寨造假都省了呢!她又怎么会不兴奋呢?

只是她是这样想的,看在素手的眼里,却是郡主羞涩不好意思,便十分懂得逢迎主子的说到:“那郡主看上哪几幅了?”

秦芳立刻开始四处指:“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哎,这些,我能不能,都要了啊?”

一想到每一个都可能是一笔钱,她就很没出息的丢弃了脸皮。

她现在是个穷人,虽然从公主那里刮了点来,可到底花的也快,如果将来再遇上牛半仙,兜里要是没钱,她就是知道他一摊子的好东西,也买不来不是?

所以她把这些画都看成了一颗颗的大珍珠,怎么可能丢的掉呢?

“都要?难道像这样的也要?”素手好奇的指着手边一张没有落下印款的小画,那是一尾雨燕。

“要啊,每张都那么好,我,爱不释手啊!”秦芳肯定的点头。

没有印章对她来说是难事吗?某人可把章都给她了,她自己回去补盖上印子,不就成了!

“好吧,那我明天都装了吧!”素手见秦芳这般说了,脸红着应了声。而后赶紧的伺候着秦芳洗漱休息,屋外,两个被派来的护卫。却有些眼神不满的对望一眼,齐齐立在抄手游廊里。

“一个名声不净的女人有什么好守的?”紫衣的女子不屑低言。

“谁知道。素手突然把人拉来,咱们也不好不理啊!”褐色衣裳的男子无奈的摊手:“到了这院落里,咱们就得守着。”

“要守你守去,我才不守,我低头称仆是因为主人,给这样一个女人当护卫,多丢人!”紫衣女子说着转身就走。

“千紫妹妹”男子当即就去追她。一股黑烟如风却立时罩住了两人,而后他们连哼声都没来得及出,就双双倒下,而一个黑影则从游廊的顶端翻身落下。立在了他们的身边。

“你们这么不愿意守她,那就正好睡一觉吧。”黑纱裹身的曼罗夫人轻声说完,便朝着那亮着灯的房间走去。

“郡主,我去倒水,您先歇着。”素手此刻说着话端了水盆出来。为了掀开门上的帘子,她特意后退而出,扭身顶开,但谁知,她刚迈步离开屋子并转正了身子。就感觉到一丝阴森森的气息就在身边。

她本能的想要动手大喊,可是嘴巴才张口,她人就身子一软的倒去了地上,至于手里的水盆则被曼罗那苍白的一只手给抓住,盆中的水,就没倒出过一分。

曼罗慢慢地放下了水盆。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素手,抬手拨帘的进了屋。

“我说素手,今晚你睡哪儿?难不成,你要给我值夜啊?”秦芳听到帘子的动静,还以为素手回来了,她一面脱掉了身上的外袍一面问话。

作为一个继承了记忆的人,她自然想到了卿欢没出事的时候,睡个觉,房间外面的隔间里都会宿有丫头,这便是值夜,而宫闱里,很多丫头的值夜则是直接睡在主子的脚踏旁的。

如今素手都伺候她洗漱完了还折回来,她便开口打趣,岂料,一个凉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不是素手。”

一句话,惊的秦芳立时回头,人更做出了防备姿态,而曼罗夫人却是“看”了她一眼说到:“不用紧张,我不是来杀你的,我只是来告诉你,你运气好,遇上了一个人为你求我别动手,碍于那个人,我这次就放过你。”

“你是专门来和我说这个的?”秦芳听着这样的话,顿觉怀疑。

“当然,我必须让你明白,你三天内不死,不是因为我杀不了你,而是,我没动手。”曼罗夫人似乎昂了下巴,口气也充满着骄傲。

“是吗,那我可真多谢你的好心了。”秦芳说着眉陡然一挑:“那素手她们……”

“中了毒呗!”曼罗一派淡色:“不过不是立即毙命的毒药,只要一时三刻之内能解,还是不会死的。”她说着歪了下脑袋:“你身上不是有什么避毒解毒的东西吗?还不赶紧去救?”

秦芳的眉当即由挑变蹙。

她也想救,可是玉蚕指这东西她岂能随便拿出来?

当初她不识货的从牛半仙那摊位上走开,可一个黑衣女子却识货的买了不少东西,现在针对这特殊的打扮,那个女人显然就是眼前这位,如此识货的人就在自己面前,她要是拿出来,那不是找着让人家杀人夺宝吗?

所以秦芳当下怎么可能拿玉蚕指出来呢?

眼看秦芳动都不动,曼罗发出了一声冷笑,转身出屋,秦芳愣了一下赶紧追出去,就看到素手倒在门外,那曼罗倒是没了人影。

秦芳立即捞起素手去探查她的情况,就着屋里散出的灯光,倒也没看她有什么唇舌发紫的中毒样,心里一动,抹开衣袖,就把药王给的辟祸珠送到了素手的鼻息间。

果然,素手的眼皮子当即有了轻微的颤动,看来很快就会醒,但谁料此时黑衣一闪,曼罗竟然出现在她两人身边,而她的手已死死的抓上了秦芳的手:“你,你怎么会有这个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