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03章 面首七夜

第一百零三章 面首七夜(第四更)

“对了!之前你休息时,你朋友发了不少信息符过来!”

温存片刻,杜玉娘想起七夜昏厥时拦截的不少传音符,翻手拿出一叠符箓递给七夜说道。

“哦?!”

想起清晨时分的不告而别,应该是薛兰、萧宇铭等人的关心,七夜应了声接过,这些符箓,都还原封未动,显然杜玉娘并未擅自翻阅。

其中有张是小玉的传音符,主要关心七夜是否喝多,小心身体之类的关怀,一点不提昨夜被七夜嫌弃身份,临时赶走的恼怒怨气等,依旧是深情款款。

“幸好杜玉娘没看这些,否则要被她知道自己跟个酒姬关系匪浅,不知会怎么想!”

七夜心中暗松了口气,却忘了之前自己便是童子身初破,杜玉娘即便知道,也是佩服七夜的定力,并不会怪责多想。

其余便是萧宇铭等五人的传音符,共有六张,主要就是询问七夜情况,关心七夜去向,还有便是提及了早上的金丹异象,说是擎阳峰有人结成金丹了等等。

“你刚刚结丹成功?!”

七夜一一回复,并让他们到自己所住庭院集合,忽然看向杜玉娘问道,毕竟自己连升六个境界,直接晋级到凝神期第八层,身为主导者的杜玉娘,收获肯定更强。

再加上金丹异象出现在擎阳峰,除了穆景峰、柳梦彤,七夜想来想去,只有怀中这个神秘的美娇娘了。

“嗯!托你洪福,认真说来,你还是我的金丹贵人!”

杜玉娘毫不在意微笑柔声应道,似乎本就没打算瞒住七夜,之前不回答,只是不想回答,让两人的感情渗入其他不该有的因素而已吧。

“呃……”

七夜内心一沉,忽然感觉到一阵莫大压力。

自己根本无法给予她什么帮助,无法给予她安全感,甚至可能还需她的保护!

金丹老祖啊!

多么遥不可及的存在!

想起自己怀中的美娇娘,是远胜自己的强者,这让一贯强势的七夜,心中复杂万分,甚至落寞、无力还比拥有金丹伴侣的自豪、成就感多得多。

这完全是大男人主义思想在作祟。

“别想那么多,男女之间,修为高低无足轻重!之前我们不也那么过来了?”

杜玉娘柔软娇躯挤入七夜怀中,体贴温柔说道。

“嗯!”

七夜苦笑应道,话是这么说,可心中就是感觉别扭,随即硬着头皮,迟疑说道:“我有点事需要返回住所!其实……我们都这样了,这地方太小,你能不能……搬到我那里去住?”

“这个……好像不大方便吧!而且我在这里居住这么多年了,有点舍不得,其实我们离得这么近……”

杜玉娘娇躯一僵,沉思了下,语气迟疑缓缓应道。

“嗯!确实,反正这么近,那我先回去了,有点事要处理下!”

七夜情绪颇为落寞,轻轻拥了下杜玉娘说道,随后在她光华白皙额头亲了下,身形一晃射出房屋,御器飞起……

“呼……”

御器飞行,七夜做了个深呼吸,心中压力莫名其妙减轻许多,似乎连此时的空气都清新许多。

“呵呵……还是玉娘说的对!人生难得糊涂,其实,有时候,知道太多未必是好事!”

迷茫仰望湛蓝苍穹,看向连绵云彩,无数洁白云朵,形无常势,变幻莫测,一会朦胧,一会迷惘……

“哎……我也没说一定不去啊,只是确实有点舍不得这里,你就不能多劝劝我吗?”

看着状若仓惶逃走的七夜身形,杜玉娘缓缓踱至窗边,轻叹一声喃喃自语。

窗台的盆栽已经破碎,摘一片花瓣,细捻,迷茫在忧郁里轻轻叹息……

……

“大哥!”

七夜御器降落,萧宇铭、薛兰、陶雄、陶岚、叶萍萱等五人已经在庭院中,应该是早就到达,发现七夜不在才给他传音。

“大哥又突破啦?凝神后期?!”

再次做个深呼吸,七夜收拾情绪,微笑正要回应,薛兰忽然双眼一瞪,不敢置信看着七夜嚷道!

“啊?!”

萧宇铭等其余四人齐齐神情一僵,不敢置信看着七夜,他们修为较低,只能感受到七夜气息的强大,具体并不清楚,七夜本就比他们强大,所以没并不清楚。

“咦……大哥身上的煞气都消失了,看上去反而有点温文尔雅,更为亲切随和呢!”

叶萍萱观察力较强,迅速察觉到七夜的其他变化脱口而出。

“嗯!意外炼化了煞气,然后就突破了!”

七夜笑了笑应道,随和神情一僵,忽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修为狂飙了。

“自己浓厚煞气的炼化固然是主要因素,但是,更重要的还是杜玉娘借助自己的元阳、元魂突破到金丹之境,而后借助金丹初始元气,大力回报给自己,否则根本不可能飙升这么多!”

“自己还不知能为玉娘做些什么,马上就劝了她一大恩德了!哎……”

“做人家的男人,自己还真是失败!就如传说中依靠女人的面首(小白脸)……”

心中涌起这些情绪,便让七夜一阵纠结。

“大哥终于有双xiu伴侣了!”薛兰脸色黯然,硬挤出个笑容叹道。

“我宁愿这一切都没发生,还跟以前一样!”

七夜苦笑喃喃自语。

“嘿嘿……那就要恭喜大哥,终于摆脱童子身,可以开始修习宗内顶级功法咯!大嫂是谁啊?大哥不厚道啊,偷偷发展情人!”

萧宇铭眼神一亮,颇为兴奋奸笑嚷道,惹得薛兰等人一阵白眼,谁知萧宇铭忽然想起什么般,脸色大变,不敢置信直直盯着七夜,脱口惊呼:“大哥的双xiu对象,难道是竹园那个?”

萧宇铭本就皇室出身,虽然看似不学无术,慵懒妄为,但人并不蠢,从他能紧紧抓住七夜这个核心弟子,获得想要的东西,就知道萧宇铭才思敏捷,智慧不俗了!

想想七夜身边的人,七夜所认识的人,萧宇铭哪还会猜不到!

“嗯!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难道她是宗派的罪人?看她的生活,也不像啊!”

没想到萧宇铭会有这么大反应,七夜不由眉头一皱,紧紧盯着萧宇铭问道。

“……嘎……嘎……”

“咕噜噜……”

萧宇铭神情一僵,嘴巴圆睁眨巴眨巴数下,很想说些什么,又神奇古怪,不知该说什么,最后猛然咽了大口口水,转眼视线不敢看向七夜。

虽然心中已经能肯定,但萧宇铭还是希望七夜能给予否定的答案,可现实偏偏如此,七夜还给予肯定答复了!

“看着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七夜心中咯噔一声,有种不好的预感,身形一晃出现在萧宇铭身前,双手抓住萧宇铭双肩,语气郑重问道。

“就是!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能说的,你那是啥表情啊?大哥有伴侣,又不是什么坏事!”

陶雄浓眉一皱,颇为不悦呵斥道。

“哎……大哥爱她吗?”

萧宇铭脸色数变,一直不敢看向七夜,而是长叹一声,忽然问道。

“废话!”七夜无语,沉思片刻,肯定应道。

“你们……在一起时,有没有发生些什么?比如有人出来阻止,或者什么特别的事?”

萧宇铭脸色一白,沉思着再次迟疑问道。

“特别的事?好像没有吧,不过我们是被……我们在一起是个意外。也没人出来阻止,反而我感觉得到似乎冥冥中有双大手在凑合!”

七夜仔细回想,没什么特别的,也就是董谷芹下药,可董谷芹自己也入局了,七夜也不知该怪董谷芹,还是感谢她成全自己,就这么揭过吧。

“有人在凑合你们?!”

萧宇铭脸色古怪,眼神看怪物般上上下下不停打量着七夜,不敢置信脱口而出,彷佛七夜所说乃根本不可能的天方夜谭之事。

“你到底想说什么?!”

看萧宇铭这表情,七夜颇为不耐烦脸色一沉喝道,心中忽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恐惧萧宇铭说出自己不能或者不可能跟杜玉娘在一起的理由出来。

“没什么!”萧宇铭嘴巴蠕动数下,忽然语气一转应道。

七夜眉头大皱,沉默不语。

“靠!你还当不当我们是兄弟了,兄弟之间,有什么事不能说吗?”性情耿直豪爽的陶雄,在旁边看得纠结,一把扯起萧宇铭胸衣,怒视喝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嫂……大哥的双xiu对象,就是早上引起天象,突破到金丹之境的那个!”

萧宇铭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眼珠子一转,忽然微笑应道。

“啊?!金丹老祖?!”陶雄楸起萧宇铭胸衣的大手一僵,不敢置信转头看向七夜脱口而出。

“怪不得大哥修为突然飙升了,原来是受到初始丹气冲刷,看来她确实对大哥不错,舍得付出初始丹气……”

薛兰恍然大悟,黯然落寞之色消减许多,脸色理解脱口而出,话未说完,叶萍萱忽然扯了扯薛兰,薛兰才看到七夜越来越黑的脸,连忙住口。

“大哥就是大哥!连金丹强者都能追到手,厉害!”

陶雄放开萧宇铭,佩服万分嚷道,这可是发自内心的赞叹,还有那么一点自豪,毕竟他的大嫂,可是金丹老祖,以后人身安全、修行之路等肯定大有保障。

七夜苦笑无语……

看来自己依靠女人的“面首”身份是跑不了了,在大家眼中,自己的修为肯定都是依靠玉娘!

可仔细一想,貌似自己修为的突飞猛进,和玉娘的关系还真分不开,只是并非大家所想那般……

纠结啊!

第四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