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04章 幸福是什么

第一百零四章 幸福是什么

“此次让你们来,是让你们挑些道具,其余的就帮我卖了,再买些丹药!”

纠结的七夜不想再扯关于玉娘的话题,便扔了两个储物袋给萧宇铭说道:“有适合你们用的就拿去,其余都卖掉吧,全部买适合凝神后期的聚神丹!”

凝神期的修行,肯定越来越难,即便用丹药硬塞,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以七夜的估计,三年内能突破到筑基期,已经是不错的进度了。

“哗啦啦……”

萧宇铭兴奋接过,大堆道具、原料等倒出,五光十色,气息磅礴,惹得众人一阵惊呼。

“宝器十件,价值百万;法宝二十件,价值二十万左右;法器一百五十七件,价值数万;各和原材料,价值约为五万灵石!”

萧宇铭确实机灵,当着众人的面查点之际,随口便给出了大概估算,说得面部发光,颇为不舍看向七夜说道:“这些全部卖掉吗?太可惜了吧!大哥很缺灵石吗?吃丹药也不是这么个吃法吧!”

“你卖了,金部买聚神丹便是!”

七夜不知该怎么解释,干脆不解释,别看这些财富惊人,以七夜自残式的修行方法,全部买丹药的话,要不了多久便会吃光了。

其中,七夜自己还留下一件中级宝器,名为翠山峰,可攻可守;三件高级法宝,一把分水断浪刀、一面九瞪星盾、一条定神缚魔索。

“大嫂真是大方,这价值一百多万灵石呢,随手就赐下了,金丹老祖不愧为金丹老祖!”

陶雄双眼发光看着眼前宝物时富,激动兴奋连声赞叹道。

“全是我自己的,并非任何人所赐!”

七夜双眼一瞪……咬牙切齿般沉声说道。

“那是!那是!大嫂的,不也是大哥的吗?自家人……样一样!”

也不知是陶雄被眼前财富冲昏了头,还是心直口快,连连点头应道。

“……”

七夜嘴唇蠕动数下,实在不知该说什么,真有种吐血的冲动啊……

“喜欢的挑去,剩下的都卖掉。如果你们想买什么就买了,剩下的灵石全买聚神丹,就这样!我去巩固境界!”

丢下一句话,七夜直接转身入屋……省得陶雄再说出什么让人吐血的话来。

“砰……”

七夜刚进屋,叶萍萱给了陶雄一脚,栉不及防的陶雄直接被撂翻在地,恼怒看向叶萍萱。

“明知道大哥自尊心强,大男人主义重。你纯心说这些话惹大哥生气呢,再说你什么眼神,这些道具全部曾被祭炼过……有的还有血迹,明显是大哥多年撕杀的战利品,关……那个女人什么事!”

叶萍萱板着脸恼怒呵斥道。

“这也没什么啊!我也没说错吧,反正都双吼了,到底是谁的有差别吗……”

陶雄搔了搔后脑,疑惑不解应道。

修为!实力!

七夜其实并未着恼陶雄,毕竟陶雄所说也是事实……两个人在一起,还计较那么多干嘛?累不累啊?

只是七夜自身的大男人主义思想作祟罢了。

只要有修为!有实力!那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到时也才能为自己的女人分忧,提供安全的港湾!

盘坐密室之中……《九幽化地诀》功法不停运转,熔炼天地灵气、丹药之力化为法力,最后融入气海。

左手掌一翻……朵数寸黑色火焰悬浮手心之上,摇曳生姿。

右手掌一番,一朵数尺淡金色火焰悬浮手心之上,咧咧作响,却是比九幽魔火磅礴得多。

冥冥之中,七夜似乎感受到两朵火焰似乎有股微弱的呼唤,犹如碰铁的两极般,即相斥,又相吸。

“不知九阳真火和九幽魔火,是否能融合呢?”

看着九幽魔火摇曳生姿,偏向九阳真火,七夜暗自寻思。

“咔嚓……”

浑身法力狂暴,新穿不久的青色长袍再次崩得粉碎,露出结实有力的**雄躯。

蛮力激发,光泽深沉的古铜色肌肤熠熠生辉。

左右两掌分别托着两和火焰,缓缓靠近、靠过……

“咧、咧……”

两和火焰的融合,顺利得大出七夜意料,黑色火焰一靠近淡金火焰,便被轻易吸入,毫无阻碍,七夜戒备中的狂暴,甚至相斥爆炸等严重情况,根本没发生。

数尺大小的淡金色火焰熊熊燃烧,热度逼人,火焰中心,颜色呈紫色,显得古卦而深邃,浩瀚而威严,这和气息,是此火品级不低的体现。

“还真能融合!那这是什么火焰?九阳九幽融天化地火?”

看着那数寸大小的紫色火焰,感受到紫色火焰的气息,七夜激动兴奋想到,或许可以简称为……阴阳天火?!

阴阳天火,融天化地,焚躯噬魄!

唯今之计,就是尽快修习《九幽化地诀》,把《九幽化地诀》修习到与《九阳融天诀》相同的境界,到时阴阳天火便能顺利施展了。

“这两部火系顶级功法,若非出自同门,应该是同一人所创。否则属性相反也就罢了,运行路线怎么可能一模一样?”

运行功法之际,七夜不停感悟思索着,脑际忽然浮现出师傅数次说过的话。

何为正?!何为魔?!

其实不过是功法运行之法的不同罢了,难道功法顺行则为正道?逆行则为魔道?

可笑!

运行《九幽化地诀》四十兰十划周天:又运行《十阳融天诀》田九三十六周天,直到经脉能承受的极限。

过尤不及!

但七夜发现,两部功法分别运行完之后,经脉似乎坚韧扩增了少许,不但法力运行更为顺畅,经脉能容纳更多的法力,似乎连运功转化灵气、丹药为法力的效率也高了不少。

或许这便是阴阳两仪的奥妙!

翌日清晨!

红箫和鸣,更有了心心相印默契相随的韵味。

“当……”

今日的和鸣时间远超以前,直到日上三竿,七夜和杜玉娘责才停止弹奏。

琴音止,箫笛停!

两人对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巅饭炒菜的,别以为我不食人间烟火,我对美味佳青可是很有一手呢!”

房屋之内,杜玉娘不知何时准备了满桌美酒佳肴令七夜意外惊喜大快朵颐,忽听杜玉娘双瞳剪水深深看着七夜柔声道。

达到筑基期,便能辟谷,何况是金丹期,如今杜玉娘只需晨饮朝露,晚食水果,便能维持身体所需甚至平时饮食还更为有害修行。

“好啊!”

想到杜玉娘如此委屈附和自己,七夜刚想拒绝,忽然语气一转,轻快应道。

“嗯!那我让弟子准备厨具菜肴,晚上就煮!”

杜玉娘眼神一亮,颇为兴奋期待娇声嚷道,话落一道传音符射出,显得有点迫不及待。

“忘了多少年没煮过饭,炒过菜了!好像两百多年了,得好好想想!”

杜玉娘手托玉腮贤淑温婉看着七夜进食,颇为苦恼自言自语,弓得七夜嘴角一扯微笑惹得杜玉娘娇嗔:“到时你可不许笑话我哦!否则……”

话落,双眼一瞪,凶巴巴看着七夜。

“不会!不会!不是还有我吗?要说厨艺,你可不一定胜得过我!”

七夜头部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连声应道。

“咦?你也会?你出身皇室乃亲王之尊,而后更是手握重权的一方牙,帅还需要自己动手?”杜玉娘明显不信,偏头上下打量着七夜嘟嚷道。

“你以为啊!”

七夜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嚷道:“在府内的生活也就罢了,当年我加入军队时,可是从前锋兵当起的……”“那时出征,顶多就是每个士卒发些干粮,难得停止行军,造灶开火,每个士卒都是千方百计把干粮煮得可口,可谓香飘千里……,“如果遇到在山林间休息的战时,那更幸福了!士卒可以自行打猎,能吃上香熟可口的肉食,认真说来,其实我烧烤更厉害…………,“后来登上元帅之位,为了拉拢人心,我也得经常与士牟同吃同住,露宿荒野,甚至在尸骸遍野的沙场,虫蚁遍布的沼泽休息过……”

“率领玄甲魔卫纵横沙场之时,偶尔征战千里,就经常发生后勤跟不上的情鬼……”

“那时候,我们怎么办?就是入山捕猎,入林摘果,运气好能捕到猎物,有熟肉可耻;或者能摘到野果,也能果腹。有时候战况紧急,急行军,运气不好就是咀嚼兽皮或生啃草根充饥……”

“别以为当将军就享尽荣华富贵,万人服侍供养,那肯定不是个合格的好将军!”

杜玉娘之前能喊出自己的名字,七夜就明白杜玉娘对自己的身份来历很清楚,而自己对她却所知不多。

但七夜无悔无怨,也不追究探寻,他不想破坏如今的宁静温馨的感情。

“不会吧?有这么悲情感人吗?全是军旅生活,我还以为你会听得打瞌睡,或者听得热血沸腾,豪情顿发呢!看来我真没说故事的天贼……”

七夜自顾自滔滔不绝讲述世俗中的遭遇时,还未说到粱国覆灭,就发现痴痴看着自己,听自己述说的杜玉娘,已经双眼迷蒙,眼眶晶莹,不由颇为无奈苦笑说道。

“不是!”

杜玉娘白玉小手擦了擦眼角,露出个灿烂笑靥,宛若梨花带雨摇头应道:“我是感觉幸福,你说得很好,我很喜欢听!”

“这就感到很幸福了?!”

七夜错愕暗自嘀咕,他自知没什么口才,不是讲故事的料,刚才所说也不是什么甜言蜜语啊!

“虽然说得很差,但我好像也感觉很幸福!奇怪!”错愕之余,七夜暗自嘀咕。

或许,幸福真的很简单。

闲暇时,能陪伴在心爱的人身边,听着他或她缓缓述说,即使那些话语苍白得毫无意义、毫无感情,全部是废话。

那也是和莫大的幸福!

幸福,就这么简单!

午夜第一更到,每天早、中飞晚三更万字,

此次新书成绩很差,才不到四千收藏,不到一百订阅,连网站都懒得推荐,更是不经强推,直接上架。呵呵……影子写书近十年,还真没如此凄惨过!希望喜欢此作品的兄弟姐妹多多支持,影子努力码字便是,成绩不好,自己再不努力就没希望了!

无论如何,除非人力不可抗拒的因素,影子不会放弃的,即使这孩子再不争气,那也是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