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05章 火神之眼

第一百零五章 火神之眼

荏苒岁月,弹指一挥,七夜拜入阴阳宗已经近两年时间。

清修一年多,七夜几乎都待在擎阳峰上,与杜玉娘相依相伴,无欲无求。

琴音悠扬,窗台的绿竹翠绿如玉,七夜盘坐卧榻之上,浑身火焰包裹,宛若整个人全由火焰凝聚而成。

杜玉娘盘坐卧榻之上,玉指轻弹,琴音悠扬。

天道不仁,魔道无情。

而她,为何迷恋于铿锵箫声和琴音悠扬,迷恋于眼前大男孩憨厚纯真的气息,夜夜纠缠如丝。

纠缠越多,杜玉娘越舍不得放弃,窗外夏蝉聒噪,燥热难堪,手拂玉琴,琴音悠扬,缓缓阖上双眼。

四周的宁静,衬托出她不安躁动的心弦。

这红尘劫数、情天欲海,莫非冥冥中注定逃不过去?清风徐来,杜玉娘心痛难忍。

……

“灵台方寸,上看九霄,中视大千,下透九幽,火神之眼,开!”

琴音悠扬中,化为火人的七夜,浑身火焰猛然暴涨数尺,直冲屋顶,双手闪电掐印,暴喝一声,猛然点在自己眉心……

一阵赤红色波纹从眉心处蔓延而开,涌向四面八方……

眉心之间,一个细微紫色光芒出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涨至近尺,宛若倒竖之眼。

睁眼!

抬头,视线所过,所有障碍物宛若虚幻,直达天际,一眼天涯,冥冥之中,有层晶莹隔膜遮掩苍穹,似乎是传说中的界面晶壁……

平视,视线所过,所有一切全是虚幻,甚至看穿了身前杜玉娘剧烈跳动的心脏,奔腾的血液,疼痛的心灵,看穿了杜玉娘的一切;看到了百里之外,小玉偎依在一名修士旁边,笑靥如花,热情亲切,心中却是波澜不惊,冷静如斯……

低头,透视无尽大地,直达九幽,期间似乎看到了一具熟悉的身影,看清了那身影的一切,又无法彻底看清容貌;继续深视,再次被一层黝黑隔膜挡住视线,似乎是传说中人间界与地府的界面晶壁……

闭眼!

浑身火焰暴涨数丈,光芒凛冽间,连木制屋顶,也在噼里啪啦作响,迅速被点燃。

磅礴浩瀚的力量,宛若火山爆发,在体内爆开,瞬间蔓延至四肢百骸!

耀眼深沉的古铜色肌肤,深沉得耀眼,深深的古铜色,缓缓化为刺眼的银色,使得七夜浑身宛若亮银塑造而成,银光熠熠……

火神之眼一开,全身化火,《三眼火神咒》小成,七夜顺利踏入巫兵之境,以圣巫一族境界来看,正式踏入白银斗士之类,至于到底属于哪种斗士,七夜自己也不清楚。

……

杜玉娘大惊,手印连掐,一道道印诀打入房屋各处,激发房屋阵法,免得整栋木屋被七夜点燃,化为灰烬。

片刻后,周身暴涨丈余,充斥房屋的熊熊烈火收敛,融入七夜体内;亮银色肌肤,缓缓收敛,逐渐恢复为普通的淡黄色肌肤……

“呼……”

一口长长的浊气呼出,顺利突破巫人之境,晋级巫兵,七夜心中却宛若海浪般波涛汹涌,心绪难平。

火神之眼打开的霎那间,七夜看到了很多,虽然那些境况宛若幻影般瞬息泛散,使得七夜以为看到的只是虚幻,但七夜心中很清楚,那一霎那间所看到的一切,是事实,是本质,甚至比自己亲眼所见的一切,还真实得多。

“怎么了?不顺利吗?看你不是顺利打开火神之眼,晋级白银之身吗?”

看七夜收功,却一直盘坐未动,陷入沉思,情绪躁动。杜玉娘关怀担忧停止弹琴,走到七夜身边温柔体贴说道。

“我看到师傅了!”

睁眼,直直盯着杜玉娘,七夜忽然面无表情,平静说道。

“啊……”

杜玉娘双眸闪电掠过丝慌乱、惊讶、彷徨、恐惧等复杂至极的眼神,随后柳眉微皱,疑惑接道:“你看错了!你师父不是离开宗门,已经前往断天山脉一年多了吗?”

“呵呵……我的意思是说,转眼两年,终于达到眼前境界,再过段时间,法力修为也能冲击筑基期了,很可惜,师父却不在!”

七夜绽颜一笑,合身站起,透过窗户,看向屋外优美风景,看向飘忽云朵,看向湛蓝苍穹,梦呓般缓缓说道。

“哦!”

杜玉娘恍然大悟应了声,随即感慨接道:“也是!毕竟是你师父带你回宗的,却是一直不见人,甚至突破至巫兵之境和筑基期如此重要的时刻,也见不到人!”

“仔细一想,我们在一起……也快两年了吧?”

七夜忽然转身,亲密拉起杜玉娘柔软小手,看着杜玉娘善良柔和的俏脸,语气深情说道。

“嗯!”杜玉娘眼神迷茫,缓缓靠入七夜怀中,嘴角露出丝丝幸福之味,呢喃应道。

“我想要个孩子!”轻拥杜玉娘,七夜忽然说道。

“啊……”杜玉娘娇躯猛然一僵惊呼,随即语气微颤接道:“现在不是很好吗?怎么突然想要孩子了?如今你实力还低,名声未立,不方便吧?”

“我是不方便,但是你方便,除非你不愿意!”

七夜语气一转,颇为不悦说道,话落,放开拥着杜玉娘的双手,缓缓走至窗边,语气飘渺接道:

“就是因为我实力低微,刚才突破之时,我忽然看到了许多,明白了许多。更明白修行界的残酷无情,你也清楚,我已经国破家亡,可以算是我族最后一人,所以我想留下一丝血脉,万一……万一我真出了什么事,也可以无憾离开了!”

“不许你这么说!”

杜玉娘芳心一颤,猛然从背后抱紧七夜,颤声接道:“你一定会没事的,一定!”

“希望吧……”

七夜没有像以前那般幸福甜蜜回抱杜玉娘,而是双手支撑在窗台上,依旧远眺天际,语气嘘吁叹道。

“既然你想要,那我帮你生便是!”

紧紧抱着七夜,面颊不停摩擦着七夜背部,杜玉娘浑身一激灵,一股言语难以描述的感觉爆发,语气迷茫而坚定忽然说道。

“呵呵……该是我的,终会是我的;不该是我的,强求也没用!”

七夜拉开环保腰际的柔软手臂,转身看着脸色迷离的杜玉娘,微笑说道,随后用力一拉,抱入怀中说道:“我开玩笑的,生育的代价,我哪会不清楚!到时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会产生巨大负担,造成莫大创伤,说不定你会跌落金丹之境!”

“我是认真的!”

杜玉娘从七夜怀中挣扎而出,脸色郑重直视七夜,认真说道。

“再说吧!自从入宗,我便一直待在擎阳峰静修,一待就是两年,如今灵石丹药已经告罄。法侣财地,修行四大要素,得想办法赚取财富了。如今蛮妖两族蠢蠢欲动,南下天南之日指日可待,我想参加此次席卷整个修士界的‘封神大会’!”七夜双手捧着杜玉娘精致双颊,在丰润嫣红朱唇深吻了一口,语气坚定说道。

一年多来,七夜修行顺风顺水。如今,蛮族境界顺利突破到巫兵之境,法力修为,也达到了凝神期第九层后期,再过数月时间,便能达到巅峰之境,冲击筑基期,这修行速度,放眼天南及蛮妖两族,也足以自傲。但是,七夜当初激战数场,获得的无数战利品,在近两年时间内,也消耗殆尽,除了得自“元辰圣藏”,价值百万灵石的灵草灵药,身上灵石就剩数百了。

七夜的修行,主要依靠丹药硬冲,如今没有灵石,就没有丹药,没有丹药就得慢慢苦修,片刻前,或许七夜还等得起;现在,等不起了。

“参加‘封神大会’?你不是决定不参加了吗?”杜玉娘神情一僵,疑惑问道。

封神大会,是针对蛮妖两族即将入侵天南,而发起的盛会,其实就是挑选出年青一代的佼佼者,在这数千年难得一遇的浩劫中重点培养。

封神,封神,封印的是蛮妖两族神灵,封赐的是人族的神,人族的希望!

所谓乱世出英豪,这封神大会选举的,便是此次浩劫中的英豪,率领人族抵抗蛮妖两族入侵的英雄豪杰。

“刚才突破时,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两年,我在宗派和你的护翼下,过得太安逸,修行太顺利了。是该好好磨练磨练了,而且你也清楚。我之一族,擅长以战养战,在战斗中成长;之前的积蓄财富,主要也是得自我多次苦战而得的战利品,现在已经告罄,是该再次出山了!否则哪来的灵石丹药修炼。”七夜微微一笑,理所当然应道。

双xiu近两年,如今七夜对于杜玉娘来说,已经没多少秘密可言,不管是自残式修行方式,几乎不死的小强能力,蛮族功法、特性,圣衣神笛等等,杜玉娘都一清二楚。

如今杜玉娘还不知道的,便是七夜重生及拥有修罗魂灯两大秘密。

重生,七夜是无论如何,任何人都不会说;而修罗魂灯,起初被杜玉娘认为是修罗一族的血脉能力,七夜也顺水推舟,并无解释。

“你啊……真不知说你什么好!我的不就是你的吗?就算要赚取灵石,我出手也比你出手容易得多啊!”杜玉娘甚为赞同七夜的说法,只是依旧颇为懊恼不忿横了七夜一眼嚷道。

“你知道我的性格,如今宗内已经不少人说我是你的面首,再用你提供的灵石丹药,就真成面首了!”

七夜苦笑摇了摇头说道,顿了下,看向无尽的,神秘的苍穹缓缓接道:“更重要的是,我是男人,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不管将来如何,我宁愿你负我,我也不想负你,这样一来,就算陨落,我也能拥有个完美的幸福回忆……”

“你什么意思?!”杜玉娘脸色一变,脸上血色褪尽,脱口而出。

摘一片花瓣,细捻,是谁在忧郁里轻轻叹息?

中午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