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06章 莫名怒火

第一百零六章 莫名怒火

,哪有什么意思!傻妞,我的意思是,一一一即便要受伤,我也希望受伤的是我!我哪舍得你受伤!”

七夜掐了掐杜玉娘滑腻柔软的俏脸,使之稍微有点血色,柔声说道。

“跟萧宇铭那混小子混久了,什么时候学会甜言蜜语,油嘴滑舌了!”

杜玉娘脸色稍缓,“狠狠“拍走七夜掐着自己脸颊的手,状若恼怒不依娇嗔道。

“真心话,哪是什么甜言蜜语,你知道我的性格!”七夜脸皮一热,语气认真说道。

或许,每个男人,都会对自己的第一个女人比较特别吧,女人也是如此。

七夜从来不自认是什么好人、君子、正道人士,秉承恩怨分明的原则而已,也自认男儿在世,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足矣。所以就算将来和杜玉娘没有结果,七夜也希望偶尔回忆起这段时光,不会满怀愧疚和自责:“嗯!”看七夜如此正经,杜玉娘心中一痛,随即温顺偎依入七夜怀中柔声应道,梦呓般呢喃道:“放心!我绝对不会负你,至少我的心、我的身体,永远属于你!再也装不下任何人,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染指!”

“?“。

七夜身躯一僵,张嘴亢言,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说得好像杜玉娘的心和身体,原本并不属于自己似的!

阴阳宗主殿所在,暗云小:无数身影穿梭纵u呀,人来人往,人声鼎沸,全都为了“封神大会“而议论忙碌。

封神大会,乃天南整个修士界的盛事。但人数有限,其中阴阳宗、天心派、大梵寺、松风学府及散修联盟五大超级势力,各有一百名额;而其余一二流宗派等,分别各有最多十名的不等名额而已,有的宗派就一两个,甚至没有。

因为这些选出的天之骄芋,将会担任抵抗蛮妖两族入侵的首领,美名其曰是锻炼下一代,培养未来的希望,毕竟种族间的大战,从没有速战速决的,短则数年,长则数百数千年都不意外。

到时,这些选拔而出的天之骄子,不管是个人声誉、战利品,还是所属宗派声誉等,都将获得极大收获,便是战利品、资源等的整体分配,也是按照各个宗派所出的名额分配,所以每个宗派都极为重视了别的不说,光是阴阳宗就开出了极为诱人的悬赏。

凡走进入前一百名者,都能获得一套玄品高级的功法,或保证筑基,或一件宝器,或提为核心弟子等等;

进入前十名,便能获得一套地品以上功法,或保证筑基,或价值连城的凝丹液,或一件灵器,或提为真传弟子等等。

前三名不但能选择多样,第一名直接便是秘传弟子,身份地位堪比宗派长老,某些特殊时期,重要性更是比掌教还强,可谓担任着宇门的希望、传承。

这等悬赏,哪能让宗派弟子不疯狂?!

当然,宗派的选拔只是第一步,想担任抵抗蛮妖两族入侵的队伍首领,想出人头地,功成名就,没这么容易!

“报名!三个人!”

带着萧宇铭、薛兰等人来到报名处,七夜直接把三个中品灵石仍在案桌上说道。

魔宗不愧为魔宗,别的宗派,绝大多数无需报名费,还有的有利益吸引报名。而阴阳宗,每个参与者,还需要一百个下品灵石的报名费,美名其曰是考验弟子,免得有些弟子浑水摸鱼,浪费宗派资源、时间、精力等等,其实就是种敛财手段,连这和为宗派争光的事,照样收费。

“名字!所属!”那执事弟子抬头看了下七夜,低头毫不在意公式化问道:“擎阳峰七夜!内门弟子薛兰!内门弟子陶雄!”七夜应道。

“大哥!”

薛兰和陶雄意外喊道,原本众人是打算不参与了,毕竟阴阳宗可不比其他,选拔赛也是无比残酷,生死各安天命。

此次众人只是忽然听闻七夜要参赛,就跟来见见世面了,没想到七夜不只自己参加,也让薛兰和陶雄参加。

而薛兰和陶雄之所以这么喊,是因为他们知道七夜其实也没多少灵石了!

“无妨!这也是锻炼的机会,尽力便可!”七夜摆了摆手说道,只要薛兰和陶雄没被直接击毙,七夜自然能把他们救回。

“啊……,你就是七夜!?”

那执事弟子猛然抬头,眼神古怪看着七夜脱口而出。

“怎么?有问题吗?”七夜眉头一皱,疑惑问道。

“没!没间题!马上就好!”

那执事弟子连声应道,慌忙低头,手脚利落迅速办妥,交出三个黝黑玉牌,分别有三人名字,只需注入气息便可。

“走吧!明天再来!”

七夜接过,分别递给薛兰和陶雄玉佩说道,至于萧宇铭、陶岚、叶萍鳖等,两年来也分别踏入凝神期了,但就是凝神初期,实力太低,参赛太危险了。

“咦!他就是擎阳峰的七夜啊?!”

“是啊!看他也不怎么样啊,既没我帅,也没我修为高,更没我身躯强壮,杜师祖怎么会看上他呢?”

“就是!凭他这副鸟样,也能成为师祖入幕之宾?看他温文尔雅的,估计也就是个银枪蜡子头!”

“哼!只不过抱着杜师祖的大腿,成为核心弟子,达到凝神后期罢了!什么狗屁奇才,不钻杜师祖的裙?渊跳修为能这么快吗?一嗮晰七夜等人洲走数步,周围忽然掠起阵窃窃私语声,各种各样的言语都有。

七夜忽然停步,转身看向距离最近的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内门弟子:“大哥!”

薛兰、陶雄等人脸色微变,听得咬牙切齿,七夜如今的成就如何而来,他们最清楚。看七夜忽然转身,不由扯了扯七夜担忧喊道:“你州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七夜没理会薛兰等人的奉劝,双眼微眯语气平静缓缓问道。

“大哥!这里是执事殿,有执法弟子巡视!”

薛兰、萧宇铭等人大惊,连忙传音道。跟随七夜近两年,他们也清楚些七夜的习惯了。

七夜眯眼,语气平静,就是想杀人的征兆了!

“再说一遍又如何?不是依靠杜恨祖,你能成为核心弟子,两年时间从炼气期达到凝神后期吗?你敢做,还怕别人说吗?我也是凝神后期,你能奈我何!?”

那内门弟子不屑冷哼一声斜睨七夜高声说道,只是最后气势不足,显得有点心虚。

“哈哈……”“呵?“”

那人话音一落,周围顿时掠起阵此起彼伏的嬉笑打闹声,看向七夜的眼神,更是充满戏诗和不屑、讥讽。

“嗖………

“噗……。”

猛烈破风声起,众人眼睛一huā,七夜已经出现在那内门弟子身前,清晰骨猴碎裂声中,右手直接贯入那人胸膛透体而出。

那内门弟子神情一僵,不敢置信看着身前七夜,连反应都没来得及。

“呼……”。

烈火蒸腾,直接湮灭那内门弟子。

烈火熄灭,那内门弟子凭空消失,一点渣滓都没留下……

静!

寂静!

四周纷杂混乱的声音,戛然而止,寂静得落针可闻。

“啪?“”

收手,握在手心的心脏依旧噗通噗通直跳,七夜手掌一紧直接捏爆,内脏爆碎中烈火涌起,消失,缓缓环视周围众人,冷声接道:“还有谁想说?!我给你机会说!”

七夜视线所至,所有弟子全部转移视线,不敢对视。

秒杀!

同境界的存在,瞬间秒杀!

诡异!凶残!

“大胆!竟敢在执事殿动手杀入!”

一阵暴喝声起,四名执法弟子刮空而至,落在七夜身前怒视七夜喝道。

“欺师灭祖者,死!既然他说我是杜师祖的入幕之宾,听闻他侮辱杜师祖,自然要替杜师祖代劳,你们若是觉得不妥,尽可去找杜师祖理论!”

七夜双眼一闭做了深呼吸,睁眼,直视怒视自己的四名执法弟子,缓缓说道。

“杜师祖?!擎阳峰的杜长老?!”

四名执法弟子神情一僵,其中一人脱口而出。

找金丹老祖理论?寿星吃〖砒〗霜,嫌命长吗?

七夜沉默转身,不想理会,本来最近情绪就不好,自己找死有什么好说的?

纵横沙场十几年,加上前世近两百年散修生涯七夜深深明白一个。道理……。

宁叫人怕,不叫人爱!

特别是在魔道修士眼中!

“哈哈,什么事惹得九师弟这么大火气啊!没想到悄心寡欲的九师弟也会大动肝火,此人确实该死!不该死也得死!”

七夜州要离开,一阵大笑声起,就见到穆景峰带着个身材瘦小,五官鲜明,双眼犀利的男子,正是七夜的四师兄韦扬,及五师姐董谷芹。六师姐安若兰迎面而来,而说话之人正是大师兄穆景峰。

“穆景峰!这是五十岁以下的年轻人的盛事,你来凑什么热闹!你……,老了!”

七夜冷哼一声,丝毫不留情面冷声说道。

因为“封神大会“规定,不看修为境界,但是年纪必须五十岁以下,这从骨骼年轮就看得出来,谁也无法作假。

“你……”。

穆景峰脸色一僵,恼怒瞪视,却不知该说什么。

“面子是自己的,不是别人给的!哼!”

情绪不爽七夜声音平缓说道,最后冷哼一声,带着常宇铭等人继续前行,走到怒视自己的穆景峪旁边,停顿接道:“如果乌展山有什么不测的消息传来,无论如何,我都会算在大师兄身上,希望大师兄修为提升快点,否则到时别怪师弟辣手无情!”

当初在“天上人佳”门口遭遇乌展山之后,七夜便寻找过乌展山,可得到的消息是乌展山离开阴阳宗,前往宗派分舵任职了。

七夜的想法,反正都撕破脸皮了,也不在乎得罪得更彻底一点了有些人就是这样,你越给脸,他就越蹬鼻子上脸,穆景峰就是这种人:所以每次碰上,七夜都丝毫不留情面,当然,穆景峰也是冷风冷语,话里藏针,同样对七夜不爽,只是不敢动手而已。

如果说之前,七夜面对穆景峰确实很无力。如今突破到巫兵之境,修为也到凝神期后期,虽然可能依旧敌不过穆景峰,但保命的话。七夜还是有这个自信,更不会忍气吞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