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22章 慕容无情

第一百二十二章 慕容无情

“当、当、当……”

声回dàng山林,绕耳不绝的钟声掠起,使得的〖广〗场气氛为之一凝,〖兴〗奋静待。

“时间到,请选手入场!”一个平缓而清晰传遍暗云山的声音响起,虽不洪亮,每个却是如在耳边诉说。

此次裁判,由金丹修士亲自担任。

擂台周围光芒一闪,阵法jī发笼罩擂台。

面容冰冷,两鬓斑白,身穿黑sè长袍,看上去颇为冷酷的慕容无情身形一晃,率先出现在擂台上,面无表情,五官端正而没什么突出之处,容貌平凡而不起眼,那孤傲的气质,似乎无视任何人的存在,也不喜欢任何人注意到他的现在,很怪异的一种感觉。

……”

一道青sè身影划…破长空,直朝擂台掠至。

“七夜!七夜!”不知谁先呼喊了数声。

“七夜!七夜!七夜……,………”越来越多的弟跟随呐喊,顿时声如海浪,汹涌澎湃,回dàng不绝。

无论七夜行为心xìng如何,至少暂时没看到恃强凌弱,欺软怕硬,清高冷傲等事,能以凝神期实力修为,打败不少筑基期弟,走到这个地步,就值得任何人尊重。

当然,还有一点便是有人起哄带头,并无反感之际,总会有许多人跟风凑热闹,这就形成了一个循环,可以是良xìng,也可以是恶xìng。

这就是人的劣根xìng,能做到雪送炭的很少,做到锦上添huā的比较多,纯属凑热闹的就更多了。

“嗯?!”

七夜一穿透擂台光罩,站立擂台上,原本洪亮震耳的声音猛然消失无踪,打量四周,原本十五丈长宽的擂台,却是足有数百米长宽,竟是另有天地。

“……”

裁判沉默片刻,想等待两位最后决战的选手说些什么,谁知两人就这么远远对峙,丝毫没开口的打算,纳闷之余,只能无奈开口:“我宗封神大鼻,最后夺冠之战,开始!”

历代外门大比、内门大比等各种赛事,每到最后一战,都是前后拥簇,彼此造势,热闹非凡,场面壮观浩dàng,显得极为隆重庄严,这也是擂台阵法设置隔音阵法的主要原因,深怕影响到选手发挥。

谁知此次更为重要的封神大赛,最后对决的两位选手,都是孤僻寡言,而非开朗外向,更不喜喧闹之人。

一位选手确实提早在师兄弟拥簇下出场了,只是一到场就冷着脸,宛若隐形人站立一旁,谁也不理:另一位更绝,直到喊“开始”才独自出现,直接就进场,根本不给宗派和观众造势轰场的机会!

“出手吧!”慕容无情双手背后,双眼犀利直视七夜冷言道,连武器道具都没亮出来。

“……”

七夜张了张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右手臂抬起,手掌烈火滋生,直接朝慕容无情挥去。

“凤翼天翔!”

凛冽烈火凭空出现,化为数米大小火凤之翼笼罩,所过之处,虚空被高温炽烤得颇为扭曲。

“大周天星罗魔功!”

慕容无情浑身黑雾冒出、弥漫,无数黑sè残影射出,宛若渔网笼罩向七夜,每道残影都是一个慕容无情在移动,无数黑sè残影组成的黑线,纵heng交错,星罗棋布,隐约对应着大周天星辰,锁定七夜,封死七夜所有退避闪躲的路线。

“不愧为绝顶镇教责功!”七夜眼皮一跳,暗自赞叹。

yīn阳宗镇教奇功为《周天搬运**》,神妙莫测,威力绝伦,传说可能是至今犹存的寥寥数部天品功法之一,也是yīn阳宗仗之成为四大超级宗派之一的标志。

而《周天搬运**》,又分为《yīn阳炼脉诀》、《大周天星罗魔功》、《擒龙易神**》三部地品功法,习全三部顶级功法,便是完整的《周天搬运**》,到时经脉坚韧异常,能承受绝强法力冲击,

使得举手投足间威力无匹,以达到捉日拿月,斗转星移,噬hún摄魄之威。

七夜就学过《周天搬运**》三大功法之一的《yīn阳炼脉诀》,使得〖体〗内经脉更为坚韧,功法修习更快,效率更高,施展招式威力更强等等,所以《yīn阳炼脉诀》属于辅助、筑基型功法,并无攻防手段!

“凤舞天!”

七夜不会《大周天星罗魔功》,但“凤舞天”身法却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身形一晃,凤舞天,化出十数道身形战向四面八方。

“哧、哧、哧……”

手业火刀疯狂斩出,火云横陈,四面八方浮现密密麻麻的刀影,凌厉非常。

“哼!”“yīn绝冥指!”

慕容无情不屑冷哼一声,两指一凑点出,星罗棋布围住七夜四面八方的“慕容无情”动作一致,目标一致。

一时间,漫天黑sè光线zong横交错,宛若天罗地网网向七夜,不留任何死角。

“当、当、当……”

打铁般密集连绵的金属交击声铿锵悦耳,绕耳不绝。

“噗、噗、噗……”

数声沉闷爆响起,七夜手臂、肩胂、腹部、大tuǐ等处连数指,黑烟袅袅,血肉骨髅直接被腐蚀1!一空。每处伤口都铜钱大小,恶臭熏人,触目惊心。

“砰…”

七夜半空坠落,宛若腐朽枯木砸落,溅起不少沙尘。

“铿锵……”

业火刀甩落一旁,精巧赤红的刀面,破烂残缺,直接报废,可想而知yīn绝冥指的强悍!

“死”!

“yīn绝冥指!”

慕容无情眼厉sè掠起,再次一指点出,数百道黑sè光线密集射来。

“嗯?!”

七夜双眼一眯心大骂。

陆少卿还真没说错慕容无情,这人确实丝毫不留情面,直接就下杀手,要知道十强争霸宗派可有“尽量不伤人命”的规定,毕竟都是宗派种和未来支柱啊!

“啊?!”

如此情况,看得擂台外无数宗门弟心一凛,屏息紧张万分,更有不少掩嘴惊呼出声。

无数的想象,最后一战,肯定是龙争虎斗,惊天动地,精彩万分。

谁知道才交手不到顿饭时间,不过赎回和这么快就分出胜负了,而且慕容无情是以绝对强大的实力,秋风扫落般解决对手,是慕容无情太强,还是七夜名不符实?!

“混帐!这慕容无情也太无情了!”

萧宇铭更是真接高声破口大骂引得无数人转身侧目,其更有不少看白痴般的眼神。

“难道还希望对手手下留情?!”

“鹏霄万里……鹏游蝶梦!”

七夜大手拍击地面,身若大鹏掠起,如电射出,半空身形闪烁数下,硬生责闯出“yīn绝冥指”笼罩范围。

“噗、噗、噗……”

密集沉闷声响起原本七夜所在地面数百个黝黑深邃黑烟直冒的小洞出现,直接覆盖方圆五米左右范围,密密麻麻,宛若马蜂窝表面。

可想而知七夜若非连续施展两大鹏凰绝技,及时逃过肯定被打成篓。

“动纤还真快!”

数百个慕容无情,齐齐脸lù意外,自言自语般呢喃道,声音不大,数百个一起呢喃,却是不小了。

“呼……”

擂台外掠起阵清晰可闻的松气之声,许多人虽然与七夜不熟甚至不认识,还是暗自替七夜冒了不少冷汗,庆幸不已。

“好!”

紧随着便是无数叫好声,如此情况、如此伤势下,还能躲过必杀一击,确实令人钦佩!

“嗖、嗖、

…”

七夜逃过一劫,并未抢攻,而是全力戒备。

密集破窒声起,数百道黑sè光线再次狂风骤雨般射来,其势威猛,似可弑杀鬼神。

“鹏游蝶梦!”

“凤泊鸾漂!”

这《yīn绝冥指》太歹毒犀利了,七夜不敢硬接,鹏凰绝技不停使出,宛若瞬移在擂台上不停闪烁,身形更是宛若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让无数yīn绝冥指打在空气般无效。

之前七夜还郁闷擂台空间太大,如今是颇为庆幸“看你作战方式,威猛凌厉,怎么如今只会逃跑躲避吗?”

慕容无情冷漠面容一沉,语气不屑说道,说话间,yīn绝冥指却未停止,依旧不停攻击。

“聒噪!有规定说不能躲闪吗?”

七夜身形一晃,出现在另一处,同样语气不屑应道。

《大周天星罗魔功》确实强悍无匹,甚为变态。但维持数百个身形,以呈星罗棋布之势,每个身影又都是〖真〗实,并非看不用的幻影。

用脚趾头猜测也知道,消耗的法力肯定非常恐怖。

如今七夜就是在等待慕容无情法力不继之时。

“懦夫!之前是高看你了!”

慕容无情张嘴无言,随即脸lù讥讽骂道。

任何决战,自然都没不许躲闪的规定:特别是巅峰一战,宗派还没有时间规定,这让慕容无情颇为郁闷。

“愚蠢!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胜负决定一切!”

七夜撇了撇嘴,毫不在意哂道。

“……”

慕容无情再次无语,颇为无奈,随即身形一晃,无数残影收回〖体〗内,显出唯一真身,冷哼接道:“即使不施展《大周天星罗魔功》,你也不是娄对手!”

七夜翻了个白眼,懒得再接话了,心毁谤:“说得好像你施展《大周天星罗魔功》,已经打败我似的,你可以继续施展啊,又没人不让!”“无相劫指!”

慕容无情凶戾眼神一掠而过,〖真〗实身躯宛若虚影般缓缓消散无踪。

七夜背后的影,诡异摇曳,一道身影取代七夜的影,挣扎而出,宛若梦魇无声无息一指点向七夜背部。

《无相幽魔功》、《yīn绝冥指》、《大周天星罗魔功》!

慕容无情三大主修功法,全是yīn阳宗顶级奇功,与具有变异天灵根…暗灵根的慕容无情,更是相宜得章,威力大增。

这些资料,陆少卿已经跟七夜解说过。

午夜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