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33章 天山天心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天山天心

十天后,天南中部,天山千里之外,天穹坊市!

自从上次蛮妖两族联手袭击后,七夜等人一路平静,平静得让众人意外且失望,提心吊胆且训练、熟悉那么久的战阵,完全没有发挥之地,让众人有种全力一拳打在空气的郁闷。

七夜所猜测的宗派特意为之的历练,基本无效,唯一的收获,估计就是众人的向心力更强,有了点整体观念!

“我们在此休息一晚,第二天便会上天山,到时大会召开,我就无法顾及你了!这是筑基用的《燃血九变》和适合你金属性的《白虎裂天诀》,里面还有些灵石和符篆,以后就你在这坊市修行吧!我离开天山时会通知你,期间如果要离开,给我传个音!”

坊市之内,七夜带着众位师兄弟入住客栈,又带着李子雄长期租了间房屋,帮李子雄燃血激发蛮力,打下基础,便递过个储物袋交代道。

反正李子雄没有灵根,吸纳不了天地灵气,修习的又是蛮族功法,在哪修习其实差别不大。

“谢谢少爷!”李子雄倒也不婆妈造作,爽快接过,发自真心感谢道。

“你”七夜伸手拍了拍李子雄肩膀,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语气一转接道:“你要这么称呼,我也不阻止你!不过不管从哪一方面看,我们都不是主从关系,好自为之!”

“少爷一定能从大会中脱颖而出,领袖群雄!”李子雄语气坚定说道。

“希望吧!对了,你毕竟不是正宗人族修士,而且实力低微,如果没必要,就专心在此修习,尽量别外出,也可以雇佣个仆从照顾你生活,过个几年,如果你要返回宗族,便可以回去了!”

七夜眼神迷茫看向窗外,微微一笑说道,话落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事,你就先退下去吧!好好巩固修为,感悟《燃血九变》!切记!

《燃血九变》没大成,不可修习《白虎裂天诀》!”

至于《白虎裂天诀》,其实本是在万山坊市买给粱虎的修习功法,正好李子雄也是金属性,七夜预防万一,就先给了李子雄。

“老奴告退!”李子雄躬身告辞,经过了之前宗族浩劫,李子雄倒是自觉把自己的位置定位得很清楚!

天山,全名为天山山脉,落座于天南中部,纵横数万里之广,山峰林立,四大超级宗派之一,天心派的山门所在。

七夜站立窗边,远眺一望无际,峰峦叠嶂的天山山脉,久久未动。

人说近乡情怯!

七夜前世今生,都是第一次接近天山,还未登上,便不由得有点紧张、有点忐忑、有点彷徨!

不为别的。因为那是凤月岚的宗门所在。

凤月岚的心思,七夜自然清楚,可是,如今还有可能吗?

自己与杜玉娘之事,闹得风风雨雨,再加上自己阴阳宗封神大赛冠军的突出身份,估计如今自己的“风流”事迹,已经传遍天南修士界。

这让七夜如何面对凤月岚?!

即便七夜经常不停告诉自己凤月岚的真正身份,不停告诉自己,自己与凤月岚根本不可能。但是,七夜还是不想看到凤月岚心碎欲绝的模样,或者说,有点心虚?

这就是复杂的人性,或者说每个男人的劣根性?!

翌日清晨!

七夜与众位师兄弟集合,便御器飞往天心派山门天山,天山山脉中海拔最高,占地最广的山峰!

一到天心派山门前,看着天心派规模,即便是阴阳宗同为四大超级宗派之一,众人还是一阵赞叹。

其实,如果说天山只是天山山脉中海拔最高,占地最广的山峰,却是并准确。

因为天山并非单纯的一座山峰而已,只是山体底座庞大无比,山腰及以上,则山峦叠嶂遍布无数山峰,宛若群星拥簇着一座高耸入云,比起阴阳宗主山暗云山还高出数倍的恐怖山峰。

浓溢的灵气凝聚成弥漫白雾,缭绕飘渺。白雾之中,无数楼阁宫殿连绵不绝,映衬得飞行半空的修士,宛若仙境神仙,超然脱俗。

光是天山这一座山体的规模,就比整个阴阳宗的规模还庞大数倍。

怪不得天心派隐有天南宗派之首的说法,名不虚传!

“天心派!”

高达近百丈,屹立天山山脚的巨大石碑上,以古篆字龙飞凤舞雕刻三个大字,鬼斧神工,宛若先天而成!

“轰……”

定睛一看,七夜脑际轰鸣一声,意识消失,冥冥之中似乎感悟到天道运转,顺逆之道,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天心、天心,顺天而为,逆天而修!

〖体〗内〖体〗内周天穴位原本刚好凝聚出五具星罗法身,这一瞬间,再次有三具星罗法身凝聚而出:而且〖体〗内经脉似乎更为坚韧,神识更为空冥。

“难道阴阳宗的镇教奇功《周天搬运大法》,和天心派有什么联系?!”

七夜脑际奠名其妙掠起如此想法,随即自嘲摇头苦笑,怎么可能呢!

“大师兄?!大师兄?!”

七夜的失神,其实不过是数息之事,但远远看到七夜等人,便迎上来的天心派弟子,却是微笑而无丝毫不耐烦到来见礼,反倒让阴阳宗弟子颇为尴尬,连忙呼喊道。

“见过各位道友!阴阳宗秘传弟子七夜,奉宗门谕令,率领众位师兄弟前来参与封神大会!”

七夜意识清醒,惊诧再次看了眼石碑,此次却是没丝毫异状,连忙客气见礼拜山。

“贵宗长老及部分师兄弟,多日已经到达鄙派,并安顿下来,各位道友请!”

有点意外七夜的修为,不过为首身穿灰色道袍的天心弟子,还是微笑客气恭请道。

能被指派到山门负责接待,为人世故自然不浅,修士界很多因素,并非双眼和感觉所能清楚,既然七夜是与天心派齐名的宗派的秘传弟子,自有其独到之处!

“请!”七夜应道,随即便与众位师兄弟跟随入山。

“这些便是阴阳宗被蛮妖两族袭击,独自突围,前来天心派的封神种子?”

“怪异,为首那人怎么才凝神修为?别说他就是此次阴阳宗封神种子的领队?!”

“呵呵阴阳宗落寞了!满脑子阴阳之道,儿女私情,落寞也是必然!”

一路所过,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不绝于耳,虽然几乎都刻意压抑声音了,但还是清晰传入阴阳宗众人耳际,听得众人眼露凶光,怒火熊熊!

看向七夜,七夜却是微笑领先,面无异色,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一路上训练的效果终于突显,其余阴阳宗弟子虽然愤怒,却是自制不与理会!

“你们怎么看?所料不差,那人便是凤师妹的意中人,阴阳宗的七夜!”

数里外山峰之上,三个身穿洁白如雪道袍的年轻人昂然而立,为首一名剑眉扬起,犀利刺人的年轻人看向左右问道。

“看样子,他还是此次阴阳宗的领队,也就是说,是阴阳宗宗冉封神大赛的冠军!诡异!”

右侧一个浓眉大眼,气息彪悍的年轻人皱眉应道。

“据说,戴师兄几年前就在此人面前吃过鳖,当时此人才练气修为而已!”

左侧那面白无须,五官柔和完美“美丽”醉人的儒雅年轻人笑靥如“huā”说道。

“他真是凝神巅峰修为而已?”那剑眉犀利的年轻人自言自语道。

将对将,兵对兵。

所料不差,七夜便是他此次最强对手了,这也是他特意前来观察的主要原因。

“不大可能!虽然从任何情报来看,都无破绽,但星智直觉此人肯定不止如此修为!”

美得让美女羞愧的萧星智摇了摇头分析道,顿了下,展颜“媚笑”接道:“古师兄多虑了,不管此人如何,难道古师兄对自己的剑没信心?”

古战锋剑眉一挑,自信微笑沉默,事实胜于雄辩,他有自信的实力。

“要不让乾浪去试他一试?“气息彪悍的年轻人忽然请示道。

“也不错!乾浪走的是勇猛刚强路线,听说这七夜也是如此,只是速度极快,师弟要小心点!”萧星智点了点头说道。

“不!”

古战锋却是摇了摇头否认,顿了下接道:“我们好歹也是地主,若是这点度量多没,如何服众?!试,肯定要试,但不能是我天心弟子!明白?”

“是!”

萧星智和乾浪心中齐齐一凛,连忙恭敬应道。

“前方便是贵宗落脚之处了!除了各位道友外,贵宗前辈带来的弟子,还有十三人!”

天心派执事弟子带着七夜等人来到紧邻主山天山的一座山峰,指向前方连绵楼阁说道。

谢谢!”

七夜客气道谢,也就是说,蛮妖联军袭击之战,除了己方五十一人,还有十三人幸存,是个好消息!

“哈哈阴阳宗没人了?!竟然让个凝神期弟子领队!”

就在此时,一个得意狂笑声起,一位手持逍遥扇,风流倜傥的粉面年轻人阴阳怪气嚷道。

“哈哈”周围上百静观或路过的各宗修士,哄堂大笑,脸露讥讽!

“聒噪!”

七夜漫不经心啐了声,右臂扬起,挥出,

…”

…”

火光乍现,那粉面年轻人惨叫一声,迎空飞起,宛若炮弹般被拍飞!

七夜脚步平稳,速度不停走入阴阳宗落脚庭院,看都不看一眼,似乎只是随手拍飞了只聒噪的苍蝇!

静!

寂静!

气氛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