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84章 战术推演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战术推演

“所料不差,选择一个米门通过,便是对应一种考验!这是针对统治者的考验,难道就如元瑶所说,这青城大洞天的出世,为的是挑选出九大帝王?带来果位因素?”

沉思良久,七夜再次想到,果位的强大,那看似实力不高的胖子城主,就是最明显的例子,明明修为不高,却强得离谱!

让七夜纠结的是,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身为皇帝亲弟弟的七夜,基本没哪个官员会对付低调而有功社稷的七夜。加上七夜认为实力强大就行了,几乎都在埋头苦修,不是修武,就是修仙、修蛮,否则就是在带兵打仗,根本没处理过什么政务,也没学过帝皇心术、政治手段等等。便是如今身为万妙城城主,那也是赶鸭子上架,打酱油的角色,七夜基本不参与万妙城的政务处理!

“对了!大拱门上方的‘信行天下’达者为王,!意思应该是人无信不立,率先通过考验的人,就是王者。

能得到这个紫色的宝室洞天的传承?”

灵光一闪,七夜忽然联想到那八个大字的意思,心中不由一阵焦急。毕竟进入大洞天的修士,数以万计,最后整个大洞天,肯定是被翻了个底朝天,不可能就率先到达的九个强大势力能走到此地!

“就加元瑶所说,考验的勇气、实力、智慧?那这一关应该就是智慧了?”

七夜揣摩越多,越想越应该是这意思。

人治、民治、兵语、法治、德语!

自己不懂这些什么治国方针、宗旨、制等等,那就选个最熟悉,感觉最懂的一个!

法治,依法治国,以明确制定的法律、法规等制来治理国家,也就是俗话所说的“无规矩不成方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等等,典型的法家思想。

军队,通常采取统一的组织编制,拥有制式的武器装备,实施专门的教育训练,实行严格的规章制,保持一定的作战能力和战备水平。

认真说来,法治和带兵有点共通之处,至少都是依法而治,规矩严明!

再说,七夜也就对法治、德治了解多点,其他别说了解,也是第一次听说。而德治,七夜自认不是什么品德高尚之人,又经过魔宗阴阳宗的两年熏陶,心性多多少少被影响了点,参与“德治”考验,十之八九过不了!

“呼。。。。。”

想通之后,七夜就不再迟疑,身形一晃,登上“法治”通道,直朝光门射去!

光面涟漪,七夜一入光门,宛若投入水面般消失无踪!

悬浮半空!

冬空呈紫色,宛若一块巨大的紫色水晶,地面遍布着子叫横交错的粗线条!

举头四望,没有任何通道或拱门,只有紫水晶般的天空,宝光绽放的空间,除了地面上那子叫横交错的粗线条,粗线条对面,一个高坐宝座,头戴皇冠,身穿紫色皇袍,看不清五官相貌,帝皇气息浓溢的光影,没别的因素了!

“幸运的传承者!欢迎您的到来,考验很简单,只需棋艺上击败联便可!”

一个威严洪亮的声音响起,在天地间回荡不绝,清晰传入七夜耳际!

“嗡、嗡、嗡……”

宝光绽放,一具具光形身影不停出现在粗线条的交集处,分别穿着红色和黑色铠甲,背后各有大字:将、士、相、马、车、炮、卒……

七夜脑际蓦然出现部分信息,却是关于眼前怪异情形的规则等等!

“不会?这就是法治的考验?!明显是儒家技艺之一,这与法治有什么关系?!”

悬浮半空的七夜观察半响,颇为错愕嘀唔道,疑惑不解。地面上的粗线条和光影,明显就是源自远古时明,上古时期极为流行的技艺之一的“象棋”,具有悠久的历史,属于二人对抗性游戏的一种!

传说是远古大能虞舜,为了教育他的弟弟而明,每日与其弟在牢中对弈,因为他弟弟的名字叫象,才称为象棋。

别小看了象棋,认真说来,象棋可算沙场的简略缩影,沙场的因素和注意事项,基本全有,而且得严格依照规则行动,确实公正、公平,也是种颇费脑力的“游戏”!

古诗有云:大都博弈皆戏剧,翻云覆雨皆象戏。

小小棋盘一片天,纵横交错玄机现;

进退攻守合阴狙,方寸之间成大丹;

兵将水土共相济,得遇先天皆圆满!

“象棋,自己虽不算擅长,当年带兵打仗时,也与部下将领、幕僚等对弈不少次!总比与大洞天内的强大存在激战好得多!”

七夜精神大振,要真论政治策略,七夜还真得头疼,仅仅下棋就可以,那就简单了!

己方棋子是红色,便是主动方的意思!

七夜的率军风格,向来以攻为守,作风凌厉,心思一动,背负“炮”字的光影移动!

起炮在中宫,观棋气象雄。

一开始,七夜直接选择攻势凌厉,气势最强的下法,直接上中“炮“.威逼对手!

黑光一闪,不出意料,对方上“马”防御,这是最普遍常见的应对之法!

七夜大喜,既然按照正常程序来,那就好办多了,心思一动,另一“炮”直接过界,威逼对方中“卒”!

有句话怎么说:炮车边塞上,临阵势如飞。

那帝皇光影一动不动,黑光闪烁,另一“马”踏出。

七夜上“马”,对方果然是出“车”,七夜跟随出“车”看“炮”,封死对方一半棋局,精神大振!

黑方再次出“车”!

七夜动“卒”,准备全面进攻!

小卒过大河,一去不回头!

继续保持狂轰滥炸的攻势……

黑方开“车”过界,威胁侧“卒”,七夜上‘湘”,守住“卒“子!

前十回合,七夜攻势如潮,气势如虹,一时间气氛热烈,火药味十足,打得黑方完全采取守势,应接不暇;

第十一回全,黑方反攻,七夜忽然现,自己一味强攻,呼应了大局变化,如今却是走无可走,因为对方是铜墙铁壁般的连环守势,一子照应一子,每个子,都无法撼动!

七夜冒汗头疼,仔细观察、揣摩棋局,却不知该走哪步旗,因为对方连环防守的同时,也掐住了己方的旗子,使之无法动弹,一动即死…

第二十一回合,七夜采取守势,全面收缩战线,准备扛住黑方攻势,以期反攻!

随着时间流逝,不惧严寒炙热的七夜,情绪压抑沉重,脸颊竟然冒出不少汗破…

凝重压抑的气息,宛若乌云荣绕在七夜心头,每走一步,都得几柱香,甚至几刻钟的沉思、揣摩!

无奈,先机已失,败局已定!

第二十七回合,七夜兵败如山倒,大“将”被轰,华丽丽地败北……

“唰……”

宝光绽放,所有棋子全部恢复,各自返回各自初始位置!

此次,七夜执的是黑方,对方是红方,也就是主动方!

“嗖…”

红光一闪,对方学七夜上句,直接“炮”逼中宫……

“呃…”

七夜微楞,没想到对方也没什么创意,竟然学自己。

只是,开局而已,应对的方法,也就那几种!

无奈,上“马”防御!

对方再次学七夜,侧“炮”过界威逼!

“嗯?!”

七夜眼神一亮,大喜,双眼一闭,回忆之前一局的走法。

“如果对方全学自己的走法,那自己学他的走法,不是赢定了?”

心思一动,七夜学刚才对方的走法,再次上“马”!

第三回合、第四回合、第五回合……

对方全都按照七夜上局的走法,一成不变!

七夜也按照对方上局的走法,悠哉悠哉应对……

第十回合,七夜正打算下一回合就学刚才对手走法,开始反攻。

谁知对方直接上“车”,吃掉自己的悍“马”,强破己方局面,保持猛烈攻势!

这是第一个变数!

“啊?!以‘车’换‘马”有没有搞错?!”

七夜微楞,毕竟直来直去,速如闪电的“车”的价值,可比“马”强多了,哪有人拿“车”换“马”啊!

仔细观察棋局,想着自己吃与不吃的利弊!

貌似吃了对方的“车”,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啊!送上门的肉,不吃白不吃。

“吃!”

七夜毅然跳“炮”,轰死对方的“车”!

铜墙铁壁的防线破开一个空隙……

上炮、飞车、走马、上况.…

第十八回合,七夜灰溜溜地再次华丽败北……

这一局,速更快了!

“嗯?!”

七夜愣愣看着必死的惨剧,脑际纠结纳闷!

“早知道刚才轰了那‘车”就守势崩溃,无法抢夺先机,就不该轰‘车’啊!对方的智慧也太高了,怪了这么大个弯,竟然想到了八九回合之后的棋局,提前布局!”

沉思半响,七夜一阵后悔,忽然想起一句话:“得势舍车方有益,失先弃子必无成。”

七夜虽然没认真深研过象棋,倒是看过不少棋谱,一些有趣的句子、诗词,倒是印象深刻,隐约明白了取舍之理,预测之道!

“唰……”

宝光绽放,所有棋子全部恢复,各自返回各自初始位置!

此局,七夜执的是红方,又是主动方!

此次,七夜却没立刻走棋,而是若有所思感悟起来!

如果把象棋棋局,看成是一个战场,看成一个国家!

看成战场的话,在战术上而言,却也可以,因为军队训练有素,进退有序,整支军队,就像一个整体,环环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