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85章 法家星衣

第一百八十五章 法家星衣

如果把象棋棋局,看成是一个战场,看成一个国家!

看成战场的话,在战术上而言,却也可以,因为军队训练有素,进退有序,整支军队,就像一个整体,环环相扣。

每走一步,不但得考虑清楚利弊,还得预测对方会如何应对,有多少种应对方法,自己该如何针对对手的应对之法,在军事上而言,这叫战术推演!

其实,战术推演和卜算吉凶原理差不多,只是卜算吉凶针对的是个人,战术推演却是群体,必须总揽全局,推测步骤,再加上一点点直觉,进行大胆、仔细、深层的推测,最后果断、大胆推测事情的展和结局,整个过程就叫推演。

战争之法,叫做战术:战争布局,叫做推演。全部加起来,就叫战术推演。?? 重生焚天185

看成国家的话,在政策上而言,就是把整个国家,看成一个整体,一个政策的执行,统治者或决策者、领导者,就必须先考虑政策的执行,会否引起什么变更,出现什么变数,如何应对等等!

说白了,倒是和那些幕僚、军师等存在的职责有点像,不就是推演天机吗?

“慢慢来!慢慢来!别急,自己好歹也领悟了第七感,一盘棋局,也就数十回合而已!只要自己能冷静思考,全部推演到结局,也不是难事!”

七夜不停告诫着自己,连续做了个数个深呼吸,摒除连败两局的郁闷、挫败,尽力保持冷静。

开始推演。如果自己上中“炮”对方会怎么走,然后自己怎么走,而后对方会怎么应付……

推演不到五回合。七夜忽然理”自己开始卡窍了,算到第十三回合,七夜已经头晕眼花,意识模糊!

这象棋,也就三十二个子,九条平行的竖线和十条平行的横线相交组成,共有九十个交叉点。数步之间,却能推演出数以计的走法,数以千计的结论……

人力有时而穷,以七夜的强大灵识和魂力,也有点捉襟见肘,根本无法理清!

“难道传说是真的,其实象棋是由太古大能伏羲,所擅长的先天八卦推演而来?!”

七夜,从未如此认真研究过象棋,此时一深究,才现区区三十二个子、九条竖线、十条横线,竟然宛若九宫八卦玄理般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变化,根本不是任何存在所能推演完全!

以太极八卦玄理来解析棋局。太极八卦的精髓思想:一个概念(内部时刻变化的)在某一方向上归根结蒂分为对立两面,表现为三种形式(对立两者加他们的统一体)。接着一直细分下去,无穷无尽。

象棋,称为象者,象也,演象之棋也。从象理入道,即从象理角出,达到对事物的认识和实践!

象棋,蕴涵深刻的理数!

棋子有名“名”意味着其体,活为阳,死为阴。全盘60,其中统括者4,故以64卦表之。全盘32子,每一方16子,何意?

一方16子者,分敌我你我四面,意乃全局凹卦,关键点为1g也:双方共32子者,每方16子:胜败各半,决定在每方16子中,其实…

意指一切半由人谋,一半在天也。

“对啊!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大道五十,天衍四牟九!即便是圣人,也常有预算不到的变数,自己何德何能,妄想算尽一切?!”

感悟良久,七夜恍然大悟。

“这就是法治以棋局考验的本质用意?!算尽一切肯定不可能,自己只能凭智慧、直觉,挑选出最有可能的变化、结局,然后去推算!”?? 重生焚天185

想通之后,七夜再次举旗,此次依旧是中“炮”『逼』宫!

对方依旧是上“马”防御!

七夜揣摩片刻,推演到对方三步,而后并未上“炮”而是御“马”而出……

第三局,七夜主动,撑到第三十六回合,败北第四局,七夜被动,撑到第二十七回合,败北第五局,七夜主动,撑到第四十九回合,败北第六局,七夜被动……

第七局,七夜主动,撑到第六十四回合,平局第八局,七夜被动,撑到第四十九回合,败北第九局……

混沌模糊中,七夜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一心沉浸在眼前棋局,又似乎凌驾棋局之外,以旁观者的眼神俯瞰棋局,坐看风云变化!

“将军!”

一声暴喝,七夜连环马护驾,后炮压阵,长“车”直入,直指大“将”!

“啵……”

宝光绽放,遮天蔽日,七夜只觉意识模糊,双眼失明!

“法治!

法者,象也,法律与规章制:治者,理也,管理、处,所行之事。

明君如天,执法公正,这是“法,:帝皇驾驭,神出鬼没,令人无法捉『摸』,这是子威严,令出如山,金口玉言,这是“势。!

………”

冥冥之中,一个浩瀚回『荡』,直接在脑际响起的洪亮而清晰的声音起!

《周天大衍术》!

浩瀚如海的信息在七夜脑际爆,宛若雪花飘舞的无数古篆字飘舞脑海,最后凝聚为五个字!

“周天星斗:三官、四御、五星、七耀、十二宫、二十八正耀、二十八星宿等等,依法立身,代天行事,这是星官!

天罡地煞一零八,天罡三十六,称之为天士:地煞七十二,称之为地士。

再次级有三六十五人,称之为法士……

………”

以上信息,七夜冥冥之中自然明悟,便是依法立身,代天行事,具有“法治”精神、理念的帝皇,所依仗的最强大的核心力量。?? 重生焚天185

这股力量,不只能具有相对应官职地位的果位加成、增幅,而且所赐帝皇,还能以《周天大衍术》中的《星辰凝元术》,沟通多对应的星辰,借助星辰之力,帮星士凝聚出“元辰星衣”越强大的星辰,凝聚出的星衣自然越强,而且能具有所相应星辰的特殊能力!

“这不是遵从星辰演变,天地玄理的圣巫文明差不多嘛?法家,是人族三教九流之一肯定没错。

可元辰星衣,与星辰圣衣,貌以差不多啊!到底是圣巫源自法家,还是法家效仿圣巫呢?

了解、感悟完脑际信息后,七夜颇为诧异。

《周天大衍术》,掌御周天,衍算周天。是执掌星官、天星士、

地星士、法星士等星士的至高无上的星士之主,简称“星主”才会的天级功法!

可信息中,又明明提过,这《周天大衍术》,能掌御群星,却是沿自鬼族至高秘法!

“『乱』了!都『乱』了!”

错综复杂的联系、联系,让七夜脑际一片纠结混『乱』。

唯一庆幸的一点是,星主掌御群星,并无专属“元辰星衣”否则七夜真纠结自己的鹏凰圣衣怎么办了?难道放弃圣衣,重新凝聚出星衣?

不过,星衣的凝聚,除了借助星辰之力凝炼外,无需“圣衣”那般,需要天外星核、银星砂、断魂玉三种天外奇物,玛瑙晶、噬血砂、天烟罗、银河水、九幽泉等数十种辅助绝世珍矿,为原材料,才能炼制而成!却需要天外星核、断魂玉和银河星砂三种奇物!

这银河星砂和银星砂,名字类似,就差一个字,却是完全不同的材料,银河星砂是九天银河经过无数年沉淀,凝聚而成的晶体,并非天外星辰才具有的那种晶体!

“嗡……”

宝光消散!

一座十数丈高,占地数里,雄伟恢弘,金碧辉煌的宫殿出现在七夜面前。

这才像是人族的宫殿,而非蛮族那般高得恐怖,好像是巨人居住的建筑,但雄伟恢弘的气息,却是丝毫不弱蛮族神殿!

举目四望!

已经不是之前宛若身处虚无缥缈的云朵的景象。

而是彷佛置身庞大皇宫之中,身处辽阔无垠,整洁而尊贵古朴的〖广〗场中,再远处是栏杆、台阶、连绵楼阁等等,雄伟宫殿就在眼前。

井细观察,这雄伟宫殿并无牌匾,看不出到底名为什么,整片天地,寂静无声,似乎就七夜独自存在,没有其他生灵了!

“安?!”

第一时间观察所在环境,所料不差,应该是最后一关了。七夜打量了下自身,不由一阵惊呼。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身原本破碎狼藉的鹏凰圣衣,竟然焕然一新,光芒璀璨!

依旧是宛若纯金所塑般,圣衣表面金光流转,炫丽精美,只是原本绽放的璀璨星光,浓溢了许多,而起多了遍布全身,宛若无数星辰点缀的星星点点,使得圣衣尊贵、古朴、神圣的气息更为浓溢!

如果说,之前七夜所得的妾异鹏凰圣衣,加上睡神元素,算是半神圣衣:如今加上这些星辰光点,已经是真正的神圣衣了,甚至比阿依、

冥迪、玫芙等圣子、圣女所传的神圣衣,还璀璨尊贵几分,只是七夜实力未到,圣衣只是进化到黄金级别,才依旧显现纯金质地而已!

“所料不差,应该是通过考验,得到《周天大衍术》,引起的莫名变化?”

七夜迅速猜想到,不知道,鹏凰圣衣加上睡神因素和神力,再加上人族中的星主之力,这鹏凰圣衣,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最后会演变为什么样的存在?

闭眼,感悟片刻,除了多出无数星辰光点,貌似七夜也没得到什么强大绝技,当然,《周天大衍术》中记载的绝技不算在内!

“算了,反正是好事,以后再慢慢研究!不知过了多久了!还是赶快入殿,要是仅以片刻之差,传承或终极宝物被其他人得到,就该吐血了!”

没现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情况,七夜看向眼前雄伟宫殿想道,迅速朝宫殿『射』去!

“咯吱……”

站立宫殿大门之前,七夜双手按在两扇大门上,力量吞吐,推开!

清晰响亮的重物摩擦声起,庞大沉重的宫殿大门,缓缓打开“

…”

随着宫殿大门敞开,七夜看向殿内,不由一愣!

大殿内之内辽阔简略,虽然装饰极具奢华,地有地摊,巨柱包金,窗栏晶雕等等,金碧辉煌,却是显得颇为空旷!

宫殿最深处,最〖中〗央的金銮台上,一个身穿黑底鍪金长袍,长垂背,浓眉大眼的人正端坐萃皇宝座,闭目养神。

金銮台台阶左边,最前方放置着三具华丽尊贵的人形盔甲,都是皇冠帝袍,背披紫金披风:大殿中,原本应该是文武官所立左右两侧,却是放置着数十具华丽尊贵的各种各样的盔甲,有人形、有物形、有动物之态、有植物之态等等。

所料不差,那三具皇冠帝袍,背披紫金披风的人形盔甲,便是星官中地位最高的三官大帝,其余则是四御、五星、七耀、十二宫、二十八正耀、二十八星宿等等星官!

“这法家的星官,竟然有现成的星衣?无需自己去寻找珍惜材料,以星辰之力炼制?!”

七夜眼神一亮,欣喜想到,随后疑『惑』郑重看向那闭目端坐帝皇宝座的……,人!

因为,如果七夜卸下鹏凰圣衣,就与眼前这帝皇,一模一样了,连气息、气质等等也完全一样,犹如复制品般毫无二致!

“你来了!”

七夜举步,踏入大殿。帝皇宝座那人,猛然睁眼,缓缓说道,声音在辽阔大殿不停回『荡』!

“你是谁?!”

七夜右手一翻,业火刀入手,大踏步走向大殿深处,直视那帝皇沉声问道。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何需问我是谁?那你又是谁?”

帝皇淡然一笑,坦然与七夜对视,不慌不忙缓缓应道!

“哼!”

“装神弄鬼!下下之作!”

七夜恼怒冷哼一声叱道,警愠那些星衣袭击的同时,法力运转,手中业火刀猛然击出,漫天刀芒涌现,最后凝聚为一十几丈的恐怖巨刀,直接朝那帝皇猛然劈落,势若开山截海!

“孤渺绝刀!”

“是吗?”

那帝皇不慌不忙微笑应了声,翻手又一把业火刀入手,祭出,漫天刀芒凝聚为一恐怖巨刀,迎空直朝七夜当头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