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20章 天竹出世

第两百二十章 天竹出世

“轰……”

两道空间‘波’纹对撞,猛烈劲风爆发,宛若虚空涟漪般。

七夜和帝岩齐齐现出身形,帝岩倒退了十几米远,而七夜直接飞出百米远,双方高下立辩!

“你怎么会我族战技?!到底从何习来?!”

两人甫一站定,帝岩脸‘色’大变,难以置信看着七夜,语气‘阴’沉脱口而出,顿了下,猛然反应过来,心中沉思:“不对!这些太古战技,基本都必须配合血脉才能施展,其他就算得到战技,也无法修习、施展才是!难道七夜也具有太古血脉?!”

帝岩眼神怪异仔细盯着七夜,随即想起资料中对于天心派镇教奇功《通天星辰典》的记载,疑‘惑’震撼看着七夜问道:“传说中,斗转星移神通修习到登峰造极之境,不但能反弹一切攻击,还能模仿世间万法。

难道你真把斗转星移神通修到大圆满之境了?不可能吧,神通本就达到巫王(元婴大修士)之境才拥有的手段,你如今能施展就不错,怎么可能修至大圆满之境!”

毕竟大部分元婴大修士,即使修有神通,却也无法无法修至大圆满之境,能小成就算不错了!

“全是你自说自话,你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吧!还继续打吗?别的不说,只需我跟着你出招,你根本无法在不到半柱香时间内击败我!”

七夜身形站定,做个深呼吸,压下〖体〗内翻腾气血并牵引出“太极元气”治愈内伤,同时语气平缓问道。

“那要看你是否真能效仿一切攻击了!”

帝岩脸‘色’一沉,语气‘阴’厉说道,想他帝岩何许人怎么可能认输!

茸后四扇‘肉’翅一展,身形融入空间般蓦然消失“空间尖绝!”

‘肉’眼可见的空间‘波’纹,宛若‘波’‘浪’般起伏蔓延着,涌向七夜!

“空间灭绝!”

七夜双手闪电掐印,背后鹏翅展动,凤翎狂舞,身形消失同样的空间‘波’纹朝前蔓延面去,只是‘波’纹比较淡薄,起伏幅度比较小而已!

“咔嚓、咔嚓、咔

……”

密集连绵的硬物碎裂声起,如果说之前空间涟漪只是劲风爆发的错觉此时却宛若真正的空间破碎般,虚空宛若岩浆般剧烈躁动!

……”

最后一阵爆响,两道身形蓦然出现半空,各自倒飞!

“腾、腾、

……”

帝岩倒飞十几米,落地连退七八步!

“突、突、突……”

“噗!”

七夜倒飞近两百米落地钉入地面数尺,直接犁出数尺深,三四十米长的沟壑,脸‘色’一阵赤红,张嘴一口鲜血喷出!

“嗯?!”

帝岩双眼微眯,寒芒一掠而过脸‘色’‘阴’沉盯着七夜。

没想到七夜真能模仿出他的攻击手段要知道“空间灭绝”已经是帝岩最强大的攻击手段了,已经可以算是小神通。接下去就是族中的禁忌战技,可列入大神通的手段。以帝岩如今的修为境界,即使以他的身份也无法修习,除非突破到巫王之境!

完全可以推测若非七夜的修为力量比他低,速度比他慢,模仿他的攻击手段,威力估计不会比他小,甚至尤有过之。

这到底是何等恐怖的神通啊?!

“还好!如此招式,再来个十来次应该问题不大,还来吗?”

看着脸‘色’‘阴’沉的帝岩,七夜以为帝岩极为郁闷,不由擦了下嘴角血迹,自信说道!

有“太极元气”协助迅速治愈伤势,加上修炼《九宫通天经》而具有的九颗金丹提供的磅礴法力,七夜相信坚持半柱香根本没问题!

其实,效仿帝岩战技的手段,并非“斗转星移”神通修到登峰造极之境,衍生而出的进阶神通,而是《九宫通天经》中,比斗转星移神通更高一级的“九宫幻化”神通。虽然七夜只修得“九宫幻化”神通一丁点皮‘毛’,但帝岩的手段也不是神通,模拟出来并不难,只需法力足够便可!

可想而知,《九宫通天经》多么强大神秘,怪不得根据《九宫通天经》残本衍生的《通天星辰典》,能成为天南宗派之首的天心派的镇教责功了!

“不行!如此人物,怪不得三尊主如此看重他,绝不能让他活下去,否则将来必成大患,而且自己也会成为天下笑柄!”

眼看自己的落败已成定局,帝岩心中杀意升起,心思剧转!

之前看在三尊主元瑶娘娘的份上,帝岩也就想打败七夜而已,毕竟元瑶娘娘与七夜关系特殊,谁知道双方到底什么关系?光是元瑶娘娘数次当众赞赏七夜,听说七夜在大肆收购傀儡‘吟’西,还把得自青城大‘洞’天的神将印玺,万里迢迢送到七夜手上,可想而知元瑶娘娘对于七夜的看重!所以帝岩虽然觉得在沙场上击杀七夜,元瑶娘娘至少不会明面上为难、惩罚自己,但是‘私’底下呢?那可是他仰望的存在,所以帝岩一直对七夜还算客气!

如今,战败的挫折感,使得向来高傲的帝岩,升起杀机,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空速星痕!”

四扇‘肉’翅剧烈展动,帝岩身形一晃,化为数以百计的残影‘射’出,随即化为数百道宛若流星的空间‘波’纹,密集连绵涌向七夜!

如此多宛若流星痕迹的攻击,并非一个战技,而是帝岩依靠自身速度,施展无数个,空速星痕“战技爆发出的结果!

“嗯?!”

在帝岩涌起杀机之际,已经‘激’发第七感的七夜,立刻敏锐捕捉到了。

不过,阵营不同,身在沙场,还是三族战争,七夜并不觉得有什么,这是人之常情!

何况帝岩一直给七夜的印象还不错,至少值得一‘交’!

“大周天星罗魔功!”

“空速星痕!”

论速度,自己确实不如帝岩。

既然如此,那就用数量来弥补,反正自己修习《九宫通天经》,开辟出九个气海,凝聚出九颗金丹后,法力雄厚,短时间根本不怕法力枯竭!

九个七夜的身影蓦然出现,一字排开,全部闪电掐印,背后鹏翅展动,凤翎狂舞,化为流星痕迹闪电‘射’出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年来,七夜专心修习《九宫通天经》,也就兼修下《融天化地诀》和《三眼火神咒》,所以修为实力没多大进展。便是《大周天星罗魔功》,依旧只是凝聚八具星罗法身!

“娄、轰、轰……”

漫天流星疯狂对撞……

密集爆响中,一团团虚空涟漪爆发,宛若一团团空间漩涡般。

观战无数人,看得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却是热血沸腾,恨不得取而代之!

“啵、啵、啵……”

密集爆响声中,一具具星罗法身溃散,七夜却再没如之前那般受创倒飞,而是全部接了下来!

“已过一柱香时间了!“七夜猛然‘抽’身暴退,显现身形,颇为〖兴〗奋喊道!

“砰、砰、砰!”

三声爆响,仅剩的三具星罗法身纷纷溃散,帝岩的身形显‘露’出来。

只是,如今的帝岩,依法散‘乱’,紫‘色’锦袍更有十数处破烂之处,更隐约可见脸颊有道血痕。

显然,此次宛若流星雨的疯狂对决中,帝岩败了!

“好!很好!你竟然伤得了我!”

显‘露’身形的帝岩,五官狰狞扭曲,凶光毕‘露’瞪着七娄,咬牙切齿般说道,浓溢的杀气,别说敏感的七夜,便是观战众人,也感受得出来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按照我们的约定,你输了!”

七夜浓眉皱了下,语气平静说道!

“哼!受死吧!”

帝岩不屑冷哼一声,身形一晃再次化为流星痕迹直‘射’七夜。

‘激’战至今,帝岩很清楚,想要击败七夜,就必须彻底发挥自己的优势,也就是速度和力量的结合,而“空速星痕”战技,消耗最小,攻击力却不低,确是最适合的手段!

“有没有搞错?!人无信不立,堂堂太古巫族,当着双方百万大军之面,竟然不讲信用!”

之前,七夜还有点理解帝岩的心理,毕竟帝岩确实是太过高傲自信,才定下一柱香约定。如今,七夜对于豪爽慷慨,宛若豪侠的帝岩,好感直线下降!

“轰……”

“噗……”

一声爆响,七夜挡住帝岩袭击,并硬受了一击暴退,落地又是一口鲜血吐出,脸‘色’‘阴’沉盯着帝岩喝道:“你想出尔反尔?!”

“那又如何?!成王败寇!受死吧!”

帝岩面部狰狞,不屑冷笑应道,随即身形一晃,再次消失化为星痕袭击!

“嗯?!”

看到此状,大半蛮妖联军眉头大皱,毕竟之前双方的约定,他们即使没听到,也听说了,没想到己方首领竟然不讲信用!

毕竟,如此一来,就算帝岩胜出了,那也胜之不武!

只是,以帝岩的身份地位,加上这是种族战争,众人虽然不悦,却也没人出声!

“大哥是族中天之骄子,更是从未败过”

帝石脸‘色’微变,语气复杂迟疑说道。

话没说完,但周围众人却明白帝石的意思了!

“卑鄙无耻!”

“不讲信用!”

万妙城城墙上,无数人族修士直接破口大骂,声传沙场,让不少蛮妖一阵脸皮发烫!

“轰……”

“……”

又是一声爆响,七夜身形倒飞数百米,踉跄站定,狠狠盯着帝岩,郁闷愤怒得说不出话来!

“看错人了!之前竟然相信帝岩,还产生好感。蛮族,特别是太古巫族,向来以豪爽耿直,一言九鼎著称,竟然出此不讲信用的异类?!”

所幸。千钧一发之际,七夜早已熟悉帝岩的“空速星痕”战技,及时以灵器碎岳鞭抵挡,否则又得受伤了!

可惜,虽然,对圣巫施展过的招式,第二次会无效。但是,帝岩的速度太快,力量太大,七夜清楚了同样挡不住,克制不了!

“你已经输了!不要‘逼’我!“虽然对帝岩很失望,但七夜还是想挽救。

毕竟,若是不出意外,七夜根本不是帝岩的对手。以帝岩的速度,其他人想救都救不了,继续下去,极为危险,说不定真会折在帝岩手中!

“天真!可笑!”

帝岩不屑啐了句,背后四扇‘肉’翅闪电展动,再次化为数以百计的残影‘射’出,直袭七夜!

“哼!”

七夜大怒,此时也顾不得继续隐藏了,翻手间,一根八尺长,两指宽,宛若水晶般晶莹剔透,彩光绽放而虚空涟漪的深蓝‘色’竹子入手,闪电鞭落!

“叮叮咚咚……”

漫天深蓝‘色’竹影密布,更有诡异清晰的声音掠起,宛若‘交’响曲般*含玄妙节奏,又似乎极为‘混’‘乱’!

“噗……”

一大口鲜血喷出,飘洒半空。

速如闪电,让人看不清身形的帝岩,迎空倒飞数百米远,鲜血狂喷!

“天音琉璃竹?!”

落地,帝岩五官扭曲,不敢置信看向七夜手中的深蓝‘色’竹子,震撼惊骇脱口而出。

此时的帝岩,不只身上有七八道被竹子鞭打的痕迹,连俊俏英气的脸颊,也有一道清晰的鞭痕,看上去极为凄惨!

天音琉璃竹,绽放八‘色’光毫,自奏宫、商、角、徵、羽五音,领悟者能得到无上大法“‘混’沌八音”。

自演天音,破除虚幻,驱除心魔,还能‘迷’人心智,无视任何防御直接攻击目标本源,可谓逆天灵物,乃先天克制五大种族的五大先天神木之一。

天音琉璃竹,克制的便是蛮族,特别是血脉源自远古时期,甚至更早的太古巫族,不但对太古巫族的心神影响极大,还能无视太古巫族的强大‘肉’躯,直伤本源!若是其他蛮族旁支,虽然依旧会克制,却也不会克制得太厉害!

“嘶……”

“天音琉璃竹!?”

“城主怎么会有天音琉璃竹?”

“天音琉璃竹不是遗失了吗?怎么会出现在七夜手中?!难道…”

“其实那些遗失的至宝,落在七夜手中?七夜欺骗了天下人?!”

无数倒吸凉气的声音在双方阵营掠起,更有不少不敢置信的声音此起彼伏!

“是你自娄的!”

被‘逼’得不得不动用天音琉璃竹,七夜杀意凛然盯着帝岩喝道!

话落,背后鹏翅一展,速如闪电‘射’出,手中天音琉璃竹鞭落“绝刀断魂!”

以竹为刀,漫天深蓝竹影出现,化为一根数十丈长,大‘腿’粗的巨竹鞭落。

“叮叮咚咚……”

还未落下,诡异玄妙的清晰天音掠起,蛮族血脉越浓者,越是心浮气躁,心神恍惚,更甚者直接浑身发软,意识‘混’‘乱’!

“吼……”

一阵震天爆响声起,英气勃勃的帝岩,猛然化为人面禽身,背有四张‘肉’翅,xiōuǐ共生六爪,全身鳞片遍布的怪物,宛若流星划破长空,闪电逍走!

“轰……”

一阵爆响,巨竹落下,直接在地面上鞭出数里长,近丈宽的恐怖沟壑,沙石〖‘激’〗‘射’,烟尘弥漫。

可想而知七夜的愤怒和必杀之心!

天音琉璃竹的提前暴‘露’,让七夜的很多计划,不得不提前施行了,引发的后果和损失,难以预测!

别的不说,计划…至少两年后的建国谋划,必须提前了。否则没果位因素护身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如今七夜本身修为并不低,也不会太糟糕!

“丧家之犬!”

七夜落地,远眺,帝岩已经仅剩一道黑影,数个呼吸就消失在视线中,不由不屑喝道,声音不大,却是橡晰传遍大半沙场。

以七夜的‘性’格,本来不会如此侮辱对手,只是此次确实被气到了。

骂的不只是落败的帝岩,更主要是骂帝岩的品行!

“还有谁敢前来一战!、。

骂归骂,事已至此,战事要紧。七夜手持天音琉璃竹,远眺蛮妖大军暴喝道,声如滚雷传遍沙场。

仔细观察蛮妖联军气势,妖族还好点,大约还有三分之二以上。

蛮族大军头顶的血红发紫煞气血云,却是淡薄消散了大半,如今仅剩不到四分之一,可想而知帝岩战败的影响,其中主要因素固然是天地果位带来的气运影响,还有帝岩行为给蛮族大军的打击!

“狂妄!”

帝岩的败走逃窜,确实大出所有人意料。但是,看到七夜如此,

鸣穹脸‘色’发青喝道,就要出手!

“少主!天音琉璃竹出现在七夜手中,确实是意外!众所周知的是,七曜定天木也在他手中!连帝岩都落败透走,少主不宜出手!”

狐族长老胡暹眼疾手快拉住鸣穹,连声奉劝道!

“呃那不过是传说罢了,五大先天神木的克制左右,真的这么强?!帝岩兄不是没事吗?至少自保应该没问题,更主要的是,七夜本就黄金级别圣巫,而且是圣子,可能……”

得到胡暹长老奉劝,鸣穹心中一凛,清醒过来暗流了不少冷汗,底气不足讪讪说道。

话没说完,显然是认为帝岩是恰巧被七夜克制,换成是他,应该不会!

“话虽如此,却不一定要少主亲自出手是吧?令人‘摸’‘摸’底也好!”

胡暹长老暗叹了声,耐着‘性’子奉劝道!

“寺地雄,此次你出战!他的修为实力你见到了,不可轻敌!”

鸣穹细眉紧锁,也不敢冒险,否则如帝岩那般,不只凶险万分,还声誉大损,那就太糟糕了。不由看向金发紫袍的狮族首领吩咐道!

寺地雄,此次征伐万妙城的狮族大军首领,妖帅后期,本体是金翼天狮,极为强横,曾经击杀过元婴初期的大修士,凶名赫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