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32章 太虚逍遥王

第两百三十二章 太虚逍遥王(万五补上)

万妙城,天妙居,三楼!

高冠古服,潇洒飘逸的云逍遥,独坐窗边酒桌,自斟自酌并静视窗外来往人群,繁华街道。

看上去,和同楼其他酒桌的客人没什么两样。不同的是,云逍遥虽然独坐一桌,却是怡然自得,任何人看到此景,视乎都觉得理所当然,极为和谐,甚至有看到天际白云的舒心自然。

更奇特的一点是,如今的万妙城,可谓修士齐聚,酒楼客栈爆满。

那么多修士聚到万妙城,有些固然是心怀不轨,却也有不少修士另有心思,打算加入。

毕竟七夜打算成为第一个在天南之地开朝建国的修士,失败固然只会成为一个饭后笑料,而后被无情的时间淡忘、淘汰:如果开国成功,加入并获得一官半职的话,确实能增强实力,加快修为,正是无数散修和没有好灵地、好资源修行的修士的首选,而越早加入,固然越有利,至少也混个资历是吧!

天妙居自然也是爆满,三楼每张酒桌都是三四个以上,很多还是七八个、十几个挤在一起,而云逍遥却是独处一桌,虽然绝大多数人都看不出云逍遥深浅,感觉就是个普通人。

但是,自从一个“狂妄”且不信邪的金丹初期修士想靠近云逍遥霸占的酒桌,莫名其妙被扔出酒楼后,就再也没人敢上前了,而且其中也有个别修士认得云逍遥。

“踏、踏、踏……”

喧闹吵杂的氛围中,一个宛若凡夫俗子行走,沉重而有节奏的脚步声响起,虽然普通人很难听出,但是在修士耳际,却是清晰可闻。

“见过城主大人!”

“城主大人!”

七夜独自一人,缓缓走入天妙居,一路所过,不少人纷纷恭敬客气称呼。

当然,也不乏不屑、嘲讽的眼神。

而无论如何,七夜都是自顾自行走。恭敬客气之人,回个笑脸,

点个头回礼:不屑、嘲讽目视之人,七夜也不理会,直接无视。

“见过七夜城主!”

七夜一上三楼,数百平方,拥挤喧闹的气氛顿时一凝,不少人纷纷站起拱手客气道。

“相聚便是有缘,兼逢这万年难得一见的盛事即将展开。七夜在此见过各位道友,欢迎各位道友的到来,今天大家在此的消费,就让身为东道主的七夜买单了。没别的意思,就是七夜身为东道主,为了个“缘,字,如有冒犯,还请多多见谅!”

这么多人给面子,七夜也不倨傲,朝四方拱手回礼,语气轻缓说道,顿了下,看向旁边恭敬热情侍奉而至的小二吩咐道:“晚上拿着账单到城主府结算,在场各位道友需要什么,只要你们这里有的,尽管奉上!”

修士界,规矩比世俗界还严格残酷。就拿酒楼来说,除非客人稀少,否则不同的楼层,修士都会自觉待在哪层楼,不敢倨傲越礼。

一般来说,修士齐聚的酒楼,炼气期会待在第一层,也就是最下层:凝神期待在第二层,筑基期和金丹老祖及以上会待在第三层。

当然,具体情况得看酒楼营业情况,如果爆满,那修士就得自觉让位,否则就是自讨苦吃,没人会说什么:如果客人稀少,那自然是无所谓,除非碰上霸道蛮横的强者,看你不爽直接把你敢走。

换句话说,此时天妙居三楼的客人,都是筑基期及以上的修士,所以七夜卖个好,结个善缘。

别看只是这么简单一句话,至少也得数万灵石,甚至十数万、数十万都有可能,已经极大手笔了。

“是!”

听到七夜吩咐,旁边小二颇为拘谨激动恭敬应道,就七夜一句话,足够他在这间酒楼打工几百年了。

当然,以七夜在万妙城的名声,小二自然不会以为七夜是客套话或不守信用。

“好!”

“七夜道友果然好爽!“七夜城主太客气了!”

“不愧为城主,确实有做大事的气魄!”

“切……谁稀罕,装什么!”

“一出手就是十数万灵石,看来这城主,油水丰厚啊!”

“哼!”

各种各样的声音起,大多数是客气善意的回应,也不乏不屑、讥讽等恶意回应。

不过,恶意回应者只是极个别,毕竟在七夜的地盘,别看七夜独自出门,他本身修为实力不低,万妙城战役中,更是亲自斩杀不少金丹强者,名震天下。

敢当面叫板者,除非对自己修为极有自信,或来头极大的修士。

但是,那些恶意之人,还是会立刻招到众人的怒视,因为七夜在万妙城中,一直声誉极佳,广做善事,并非打算开国才这么做。

七夜没有多理会各种回应,直接朝云逍遥所在酒桌走去,不急不缓,依旧宛若之前一路而来的节奏。

“踏、踏、踏……”

看到七夜直接走向此楼层禁区,喧闹的气氛顿时为之一凝,绝大多数客人齐齐关注。

二十米……

十五米……

十米……

五米……

三米……

在酒桌之侧站定,七夜的脚步,依旧保持一致,并无任何停顿、滞缓。

酒楼气氛,顿时再次宁静许多!

“云逍遥!”

站定酒1桌之侧,七夜微笑看着云逍遥喊道,双方在青城大洞天,已经见过几次!

“七夜!”

云逍遥饶有兴趣打量着七夜,同样微笑缓缓应道。

“茫茫人海独自走,有缘才能聚聚首:人生知己故难求,哪怕缘起又缘灭。”

云逍遥没请七夜落座,七夜也不在意,而是忽然吟起诗词,顿了下,问道:“云兄以为如何?”

如世俗界武林那般称兄道弟,而非依照修士界的修为辈分称呼规矩。

云逍遥眼神一亮,随手一挥,数十米外的柜台上,一个酒杯蓦然消失,变魔术般直接出现在云逍遥手上。

“沙、沙、沙……”

云逍遥客气把酒杯放置酒桌上,静置酒桌的酒壶自动射出一道琥珀般水箭,落入酒杯中,不多不少,正好一杯,而后摆手客气道:“确是如此,请!”

以云逍遥的修为实力,让酒杯直接出现在酒桌上,自然没问题,之所以先落入手中,再放置桌上,这只是种态度问题。

“荣幸之至!敬云兄!”

七夜客气了声,坦然入座,豪爽举杯示意,随即一饮而尽。

“闻名不如见面。至少七夜兄弟确实修为深厚,远超同阶!”

云逍遥举杯回应了下,一饮而尽,连声赞道。

别看云逍遥什共都没做,先不说元婴大修士的气场。光是云逍遥为了不受打扰,分车四周的法力屏障,就是金丹强者,也无法闲庭散步般靠近,而七夜,只是初入金丹中期,就做到了。

其实云逍遥之前,就暗中试探七夜,加强法力屏障之力了。

“惭愧!在云兄面前,实在不值一提!”

七夜状若叹息,脸露惭愧之色谦虚应道。

“别不说,在下在七夜兄弟这个年纪,成就就不说了。修为好像还只是筑基初期而已,与七夜己弟的修为,实在相差十万八千里!”

云逍遥摇了摇头,老实说道。

就在此时,一个身穿普通道袍,身材相貌普通至极的中年人踏上台阶,看到三楼客人爆满,不由皱了皱眉头,随即看向云逍遥和七夜所在隔壁桌,眼神一亮,脸露笑容走去。

眼前楼层,确实已经是爆满,就隔壁桌的客人,可能是受到云逍遥的影响力照顾,就三个人占据一桌,算是最轻松的一桌了。

“先不说如今天下形势,七夜兄弟打算行无数年来,天南之地无人成功过的盛事,吸引了天下人的眼光。如今万妙城,可谓龙蛇起陆,暗流汹涌,想至七夜兄弟于死地者更是众如繁星。七夜兄弟还敢独自出府,不怕被刺杀吗?”

云逍遥似笑非笑看着七夜,语气随意缓缓说道。

那平凡中年人正好走到七夜身后十几米处,原本轻快随意的脚步顿时一滞,随后恢复如常继续行走。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果还不敢独自随意行走,还需要前拥后簇出行,还有何资格开国?还有何脸面成为人王?“七夜眉毛一展,自信且霸气应道。

“三位道友,如今酒桌已满,就剩道友所在还有空位,可否让在下搭个桌?感激不尽!”

与此同时,那平凡中年人已经走到隔壁桌,语气客气朝那三位修士询问道。

“四海之内皆兄弟!道友客气了,但做无妨!”

其中一位年纪较大者回礼一笑,客气应道。

别以为修士都那么好说话,其实,一般敢上前轻视搭桌的修士,多多少少有点把握,不会自讨没趣。毕竟要是一桌修为实力远胜自己的前辈修士坐着,哪个修士敢贸然上前搭讪?!估计就算那些前辈修士不在意,估计自己也会吃得拘谨万分,如坐针毯。

吃个饭,图个舒爽而已,何必自己找罪受?

“多谢三位……”

平凡中年人双眼一眯,欣喜连声道谢“暗夜流星!”

一个极为细微,宛若尘埃的黑点在中年人背后,七夜左侧出现,迅速化为龙眼大小

爆发,宛若一道黝黑空间裂痕,直射七夜只,………,道友体鼻!”

此时,那平凡中年人的话正好说完。

“斩!”

喧闹纷杂的氛围中,光线猛然一亮,一道光亮出现,转眼化为璀璨炫丽的彩光……

爆发,化为一道彩虹,闪电斩落……,

快!

极快!

速如闪电。

而且极为绚丽,那是何等惊艳的彩虹?!

“咔…”

细微声响中,黝黑流星直接被绚丽彩虹击溃,一闪而逝。

一把炫目灿烂的彩光绽放,炫丽璀璨的星光萦绕的“破刀”出现在七夜左侧,中年人背后。

刀把向着七夜,刀刃向着平凡中年人,呈劈向中年人之势!

“噗……”

谦卑客气正要落座的平凡中年人,身躯一顿,猛然化成两半爆开……

静!

寂静!

落针可闻!

何等惊艳的一刀?!

秒杀!

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

在场修士,不是没发现这些情况,只是事情发展得太快,一时反应不过来罢了。

顿时齐齐惊愕看向七夜所在哐当一一一,…

“砰、砰、…”

隔壁桌三个修士方才反应过来,脸上血色裢尽,慌张惊惧站起,撞偏酒桌,撞得桌上酒壶菜碟跌飞散落,撞得粉碎。

“不不关我们我们的事!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不认识他,真的跟他没任何关系!”

那年长修士惊恐万分摆手摇头连声嚷道,不只脸上血色褪尽,苍白如纸,连手掌都有点发抖。

其他两个修士反应较慢,脸上闪电数变,最后苍白一片,差点直接祭出法宝,幸好修为实力不低,及时控制下来。

刚才突然爆发的暗夜流星和惊鸿一刀,别人可能感觉不深,他们却是深有体会。

虽然两式都不是针对他们,却让他们感受到深切的无力感,自认若是针对他们,他们绝对是被秒杀的份。反应过来之后,就是极度恐惧!

无妄之灾啊!

现在他们三个是极度委屈加郁闷!

“…”

彩华绽放,星光萦绕的业火刀凭空嗡鸣,此时那化为两半的中年人尸骸,还未跌散,血液还未飘洒到四周,猛然回缩,全被业火刀卷入,全部凭空消失不见。

甚至,在场修士,还清晰看到一颗金光璀璨,魂魄在其中恐惧挣扎的金丹,飞向那把破刀,数息间直接被吞噬……

“呵呵无妨!道歉的是七夜才是,最近世道不平,多了些跳粱小丑,各位道友不要介意,是七夜治理不严,实在惭愧!”

业火刀化为彩虹射入七夜〖体〗内不见,七夜站起,脸带歉意看向三位修士应道,随即拱手朝在场其余修士,客气谦逊连声说道,顿了下,看向数十米外,惊愣呆滞的小二,招手吩咐道:“收拾下,给三位道友重新安排一桌,尽力招待!”

“…”

三位修士大松了口气,一时张嘴无言,就是在场上百修士,也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

“刚才那是天杀盟地级上品的杀手流星剑,实力与七夜兄弟相当,却是成名百年,击杀过四位金丹后期强者,七位金丹中期强者,没想到就这么折在七夜兄弟手中,直接魂飞魄丧,不堕轮回,佩服!”

云逍遥深深看了七夜一眼,脸色郑重许多,语气平缓说道。

“跳粱小丑就是跳粱小丑,终究上不了台面,不值一提!”

七夜翻身落座,摇了摇头毫不在意说道。

“现在在下相信七夜兄弟真能完成天南之地无数年来,无人能成功的盛举了!”

云逍遥举杯敬向七夜,语气嘘吁佩服道。

“相信云兄应该清楚,我们天南之地,是被诅咒封印之地,不但灵气稀薄,修行较慢,最高也就能达到化神之境,而且一到化神之境,就无法再提升。这也是无数年来,天南之地大修士以上强者,一直消失的主要缘故!”

七夜没回应云逍遥的佩服,毕竟目前来说,云逍遥的修为实力,身份地位并不比七夜差,七夜受不起云逍遥的佩服!

“咦?!你怎么知道这些辛秘?这些是被完全杜绝的秘密之事,不到大修士级别,根本没资格,也不可能清楚啊!”

云逍遥愣了下,疑惑惊讶看着七夜脱口问道。

“如何知晓,我们不讨论!在下想说的是,云兄可有气魄,随兄弟为了打破这片天地的封印而奋斗?!”

七夜淡然一笑,直视云逍遥,语气平缓坚定说道。

“呵呵在下就猜到七夜兄弟忽然到来,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果然,还是为了招揽而来。别忘了,七夜兄弟虽然得到了青城大洞天九大传承之一,在下同样得到了。七夜兄弟以为在下会向你臣服吗?”

云逍遥冷笑一声,颇为失望摇头叹道。

“云兄误会了!在下如何会这么对待云兄?更没有招揽、降服云兄的打算!”

七夜脸色一正,语气认真说道。

看云逍遥有点意外,错愕,随即接道:“虽然在下与云兄是第一次正面交流,但是,不管云兄信不信,在下确实觉得云兄可以交往,如兄弟那般交往。而且,在下看云兄为人处事,绝对不是贪恋权利功名之人,即使是云兄得到青城大洞天九大传承之一,但云兄肯定不会开国建朝。这就是在下打算与云兄并肩作战的原因!”

“只要云兄答应加入在下势力,一旦开国成功。在下立刻封云兄为太虚逍遥王,永享王位,共享果位、气运,而且听调不听宣,完全〖自〗由。”

“为什么无数年来,天南之地惊才绝艳者无数,其中不乏离开天南之地,在异地飞升仙界的前辈,却无人能打破天南封印?”

“很简单,光靠个人修为实力,即便是仙人,也肯定打不破天南封印。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无法凝聚天下人的气运,就不可能打破这片天地!”

“就这么简单!云兄是否有这个气魄,随在下拼死一搏,静待佳音!”

一万五千字奉上,爆发也好,弥补昨天也罢。影子尽力、努力了,也会继续保持,如果大家看得还好,觉得可以支持,那就支持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