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33章 神秘夜宴

第两百三十三章 神秘夜宴

“呵呵……

听到七夜如此郑重且慷慨激昂的连番话语,云逍遥不置可否,反而眼神怪异看着七夜轻笑起来,却不正面回答。

“云兄这是何意?难道怀疑在下的诚意?这点诚信,在下还是有的,否则还谈何开国?或者云兄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只要在下付得起就行!”看到云逍遥此状,七夜眉头大皱,疑惑问道,自己所说可是发自真心,并无半分蒙骗。

因为根据前世的记忆,太虚逍遥王云逍遥,声誉一直不错,加上今世利用权势调查,确实没什么恶迹和负面传言,七夜确实是诚心招揽,而且很看好云逍遥!

“不!七夜兄弟误会了,在下绝对相信七夜兄弟的诚意,七夜兄弟所说也都是事实。”

云逍遥摇了摇头应道,看七夜依旧疑惑,不由微笑接道:“七夜兔弟所说,除了对在下心性的猜测有点意外,其余信息对我等大修士存在,并非什么了不得的辛秘。或许之前还无法肯定,但在下得到青城大洞天传承时,就猜测到破除天南封印之法了。相信猜到的势力也不在少数,七夜兄弟更非第一个招揽在下的人。”

“呃……”

听到云逍遥如此解释,七夜一时张嘴哑然,没想到自己以为是天大辛秘的秘密,竟然不是什么秘密?

自己是因为利用紫色四相丹火造化出器灵业火,意外知晓,加上青城大洞天内得到的传承揣摩而出,并非根据情报或高人指点。

但是,仔细回想,能达到元婴之境成为大修士者,哪个是简单人物?至少不会比前世只至凝神巅峰的自己差,青城大洞天共有九个,可不仅是自己获得而已,联想下,猜测出打破天南封印的真正方法,并不难,至少获得青城大洞天传承的其余八个势力应该知晓。

“还是那句话,云兄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只要在下付得起!”想通之后,七夜还是不死心再次重申道。

“包括七夜兄弟手中的两大神木?!”云逍遥似笑非笑盯着七夜问道。

“当然可以!”仅仅是沉默一息,七夜便爽快且郑重应道。

想要招揽一王二皇三大帝之中的太虚逍遥王,松风学府上代首席弟子,获得青城大洞天传承之一的大修士云逍遥代价肯定不小。七夜早就有心理准备,要是别的条件,可能会让七夜为难点、掂量下,只要要别人眼中的无价至宝两大神木,对七夜还真不用考虑太多。

当然,七夜也无法多造神木毕竟催熟神木必须紫色三才灵气如今七夜就知道蛮荒巨兽可以转化其余任何存在都不行。

七夜如今最多也就能挤出半份而已,还无法比拟初得两大神木之时的总量。

“七夜兄弟还真舍得,至少在招揽在下的所有势力中,最直接最有诚意,感觉最可靠!”

没想到七夜应得这么爽快云逍遥明显错愕下,语气嘘吁应道,顿了下,不待七夜回答或多做反应,便紧随接道:“你们打什么主意,在下很清楚。毕竟在下既然能得到九大传承之一,便说明命中具有帝王之象,至少从在下得到传承开始,便具有了一份帝王气运。包括七夜兄弟在内,其余各个势力如今都在紧锣密鼓,暗中蓄势,就在下整天晃悠,并无组建势力的迹象,所以你们全盯上在下,试图招揽。若是任何势力能招揽成功,不但能极大增强气运,至少也能少个强敌争夺气运,不知道在下可否说错?”

“云兄所说没错,在下也不否认!但是,不管云兄信不信,在下之所以会招揽云兄,主要是信任云兄的心性为人,也知道云兄肯定不会开国,事前并未仔细跟踪、调查过云兄诸事,至少在下目前还没这个能力和势力做到!”

云逍遥坦白得让人意外兼纠结,七夜也不虚伪否认,直接爽快说道!

“这点在下相信,也很荣幸。别的不说,就冲着七夜兄弟所说的缘分,和这份诚意。在下若要选择一个势力投集,首选必是七夜兄弟!”云逍遥举杯示意了下,语气认真说道。

“云兄是否也如其他人那般以为在下开国必会”

七夜眉头紧锁,颇为焦急且不死心连声说道。

“见到七夜兄弟前,在下也如其他人那般并不看好。但是,如今在下深信七夜兄弟绝对成功,否则便不会许下这番承诺了。相信七夜兄弟不是婆妈纠缠之人!”

七夜还没说完,云逍遥直接摆手说道,说到最后,脸色、语气明显颇为不耐烦,显然不想多谈,估计也是最近被烦多了。

“也罢!今晚在下在城主府设宴款待城内所有金丹老祖级别及以上强者,云兄若是有暇,在下扫榻相迎!”七夜张了张嘴,暗叹一声,翻手一张玉制请帖入手,客气递给云逍遥邀请道。大家都是聪明人,而且都是意志坚定之人,点到即止便可,过尤不及啊!

“极为荣幸,必定准时赴会!”云逍遥再次脸露意外看着七夜,一时猜不透七夜所想,便爽快应道。

“那在下就先告辞,不打扰云兄雅兴了。晚上再聚!”七夜适时起身告辞。

下午时分万妙城中部某座府邸。

万妙城使者离开盏茶时间,府邸议事厅寂静一片。

“百里兄怎么看?”

身宽体胖,身穿员外服饰,宛若世俗界富贾的金算王乔凉,看向并列坐于太师椅,高冠古服,长须垂胸,宛若大儒的番天王百里易问道。

“啪……”

“看来传言不虚。七夜城主虽然修行时日尚短,修为低微,确实有其独到之处,不但能短时间聚集如此强大势力,还能清楚探知我方所在,甚至连名字都没写错。很可能,他连我们万斯盟国都有所了解,此次宴会,应该没那么简单!”

番天王百里鼻随手一弹,那玉制请帖落在案几上,悦耳微响,抚须缓缓说道。

“噼里啪啦……”“嗯!他们如此明目张胆,光明正大入府邀请,不只是邀请我方而已,应该是所有金丹级别以上修士!”金算王乔凉翻手一具金光璀璨的金算盘入手,随手拨弄数下,金属铿锵声作响,语气自信说道。

七夜降服九位大修士,对他们这等势力来说,自然不是什么秘密,七夜贸然直接登门邀请,若非有所依仗,他们可不敢就光靠两个大修士,就贸然赴宴。

阜竟他们此次潜入万妙城,居心叵测,而且刚与其余势力定下破坏七夜开国之事,如果被七夜城主设计伏杀,那就死得太冤枉了,估计都没处喊冤。

“过门而不入,确实失礼。于情于理,我们都该去拜访下东道主啊!”番天王百里易温雅点了点头,顺着乔凉的语气应道。

“噼里啪啦……”

“不过,反正我方到来,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最好拉上米尔太子、

帝尘等人一起去,方能确保无失,否则隐有血光之灾!”

金算王乔凉再次波动金算盘,沉思片刻,皱眉郑重说道。

“乔兄的意思是,七夜城主今晚会设局伏杀所有赴宴之人?不可能吧?”听到乔凉所说,番天王百里易无法再保持浩然稳重,温雅淡然之态,脸色微变惊讶看向乔凉问道。

金算王乔凉,还未踏入修行之道时,确实是世俗界富甲一方的大员外,精通算计。开始修行后,偏好周易玄理小算预测等,自创以算盘替代九宫八卦的诡异神通,极为精明难缠,可谓算无遗策,每语必中,而且精擅明哲保身之理,这也是此次金算王被万斯联盟委派到天南之地,并被派来万妙城的主要缘故。毕竟在大修士中,金算王乔凉的战斗力只是一般。

至少相交数百年的番天王百里易,虽然实力稳压乔凉,对于乔凉所说之话,却是颇为信服。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不是不可能!卦象很奇怪,混乱难明,又隐有血光,加上我方对七夜城主的调查和分析,他显然是个心狠手辣,铁血嗜杀之人。直接布局伏杀所有人并非不可能。

其实,反正我方与七夜城主并无任何来往,更无交情,暂时也没利益冲突,干脆不理他更好。当然,在下并无心惊胆颤的预感,应该只是有惊无险。如果真要参与,到时千万不要意气用事而出头,事情不对,立刻突围便可,否则会有大难临头,切记!”乔凉右手如电,看不清手中,只能听闻算盘金珠激烈密集响亮之声,眉头紧皱,脸色沉重,足足盏茶时间,方才语气郑重说道。

“呃七夜城主也太疯狂了吧?难道他想把所有势力得罪了遍?”以百里易的心境冷静,还是被乔凉一番话惊得瞠目结舌,难以置信,随即摇头叹道:“当然,乔兄之话没错,我方暂时与他没利益冲突,确实没必要冒险死磕。但是,我方既然参与天南格局,就不得不参与了,否则我等难辞其咎,会被联盟制裁。再说,打算阻止七夜城主开国的势力,貌似天南本土势力更热衷吧?包括七夜城主的宗派阴阳宗,难道他敢欺师灭祖?!”

“笑话!阴阳宗既然阻止七夜城主开国,显然已经不拿七夜城主为本宗弟子。他连自己的师傅都敢虚以委蛇多年,最终反将一军,借此修为暴进,省却百年修行时间,并废掉其师修为灵根,欺师灭祖算什么?自古以来,不说商家士族,帝皇之家杀兄弑父的例子还少吗?何况只是师门!”

乔凉不屑冷哼一声,摇头理所当然应道。当年乔凉为争夺家族的家主之位,就直接、间接谋害了同父异母的两位哥哥和一位弟弟,三位叔伯辈,其余兄弟姐妹,族人朋友等更不在少数,这些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

……”

金算王乔凉的心性和处世之法,百里易多少知道些,这让修习儒学,培养浩然之气的百里易很难接受,但又不得不承认乔凉所说是事实,这就是人性。

当然,别以为儒家弟子就至仁至善至德,这点就是儒门圣祖,估计也做不到,只是相对而言罢了!

“当然,也无需太担心,若非必要,普通人应该做不出这么疯狂的事,一切小心便可!”

沉思了下,乔凉朝百里易安慰道。

不说还好,乔凉这么说,百里易更担忧。

无数年来,天南之地第一个意图开国建朝的修士,会是普通人吗?

何况根据七夜的事迹,显然是铁血无情,嗜杀暴戾之人。

万妙城西部区域某座府邸,默克帝国的落脚处。

默克帝国米尔太子静坐正中太师椅,泰德斗皇和苏兰柯大魔法师分座左右,其余六七个斗王和高级魔法师静侍一旁。

“砰,…”

“咔…”

“这小子,太嚣张了!泰莫族兄和大洞天之事,还没找他算账,竟敢如此明目张胆挑衅我们?”

万妙城使者刚走没多文,泰德斗皇怒火冲天拍案而出,声若洪钟咆哮道,一掌直接把身边案几,连带其上茶杯齐齐震碎。

可以说,若说如今天南之地所有势力,谁跟七夜仇恨最深,自然非默克帝国莫属,因为在青城大洞天,默克帝国的不少强者就折在七夜手中,更重要的是,要塞中的滔天财富和紫极要塞的传承,本就该属于默克帝国,结果被七夜抢了。默克帝国付出莫大代价,冒险闯入青城大洞天身处,一千多人最后就剩个位数幸存下来,却全部给七夜做嫁衣了。

可想而知默克帝国对七夜的恨之入骨,再加上此次来到万妙城,看到那么多天兵军团,更是差点失控暴走。

所以,如今潜入万妙城,意图破坏七夜开国,甚至覆灭七夜势力的所有势力,就默克帝国最为强悍,足足出动了三位大修士,八位堪比金丹老祖的强者,上千堪比筑基期的高手。甚至连米尔太子,也亲自出动了。

“源自神州的灵茶,还真有其独到之处!”

多兰柯大魔法师优雅轻缓举盏轻酌,闭眼感慨灵茶之香,引得在场不少人或愤怒、或无语、或疑惑,责才冷静微笑看着泰德斗皇缓缓接道:“泰德何需如此失态?如今七夜已成,估计还巴不得我方失控发难。七夜本身修为实力如何先不说,就以万妙城的势力,除非我方把此次天南之地的势力全部调来攻打万妙城,否则还真很难奈何得了他。

至少,我方此次策略是,是借势复仇,抢回原本属于我方的一切,单靠我方,还真很难有所作为!”

“…”

“咯、咯、咯……”

泰德斗皇神情一僵,斗大拳头紧握,红光隐露,骨髅爆响,却是沉默不答。

毕竟,苏兰柯大魔法师所说也是事实,别的不说,如今七夜的势力,明面上就有九位大修士,数十位金丹强者,上千筑基高手,而且是在七夜的大本营、地盘上,单靠他们这些人,还真只是送菜的份。

“殿下如何打算?源自神州的一句古话: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不可能不知道与我方的仇恨已经无法解除,此举必有深意!我们是否应邀前去?”

看泰德斗皇虽然依旧怒火熊熊,气势凌厉,却是明显控制下来,心绪冷静许多。苏兰柯大法师轻微摇了摇头,恭敬客气看向一直冷静悠闲的米尔太子询问道。

“去!为何不去?他敢光明正大邀请,难道我方堂堂浩荡帝国,还不敢赴约不成?!”

米尔太子脸露无限迷人的阳光笑靥,语气平静应道!

与此同时,万妙城内十数个势力全都接到七夜城主的郑重而直接的邀请,顿时议论纷纷,暗潮汹涌!

入夜,明月清晰,星辰繁盛。

这是个美好的夜晚,并非月黑风高之夜,只是清新宜人的夜风,却吹不走万妙城内紧张、压抑、躁动的氛围。

万妙城,城主府!

如果说之前,城主府的警戒只是三步一岗,两步一哨。

如今,却是排起了人墙,阵容强大得让人瞠目结舌。

直接以四大神将当门卫,在门口迎客:而后两百位天将几乎是肩并肩,从门口排列到大殿:近十万天兵同样肩并肩围住城主府,可谓是铜墙铁壁,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另外还有数十万天卒和无数身穿血、

灰、白、黑等四色服饰的修士,不停巡逻四周,更有密密麻麻的弑神弩车、穿云弩车、五行灵塔等密布城主府内外。

光是这阵容,就能吓到无数修士、无数势力了。

无需流言蜚语,所有人都能猜测今晚肯定不会平静,城主大人明摆着就是以势压人,以东道主身份欺负人啊,

财大气粗且经过万妙城一役,引得无数修士来投的七夜,势力迅速膨胀,不只高端战力强大不少,那些损耗的天兵军团,自然已经全部修复完毕。

七夜也不藏私,全部动用,就摆在那里“吓唬”人!

当然,无论如何,天下人确实不得不佩服七夜的势力,不得不佩服七夜的无耻和直接!

无数势力悄悄潜入,那我就摆明车马给你看,光明正大邀请你,看你敢不敢来赴宴?

迟更之罪很抱歉!先是主机坏掉,耽误了一天更新:刚修好的当天晚上,我爸爸就出事,刚才九点多还差点直接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