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34章 初识异域

第两百三十四章 初识异域

万妙城,城主府,大殿!

出于对强者和各个势力的看重,七夜及时到达议事殿,坐于正中首位,天风鬼王、鞭王、巫王帝穹、巫王维力、金背蛛王、啸天鹰王等六位分坐太师椅左右,其余管事如叶萍萱、陆少卿、关凤等十数个管事及重要亲信,则站立一旁,等待万妙城内各个势力代表和强者到来。

“我方摆平如此阵势,不知道会有多少势力并来啊?”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陆少卿脸露讥讽快意,看着依旧没任何势力代表前来,空荡荡的座位说道。

“那倒难说,不过肯定会有人受邀而至工主要的是,不说各个势力代表的身份地位,就是以参与众人的修为实力,肯定都是高傲狂妄之辈,自然会时间掐得极准,免得早到之人,无形中降低了身份!”叶萍萱沉思了下,嫣然一笑应道。

“东海蛮族,伊蓝公主、烈阳王到!”

叶萍萱话音划落,一个洪亮回荡的声音从远处传至,萦绕不绝。

“东海蛮族?”

在场众人颇为疑惑,随即恍然大悟或者若有所思。

所谓东海,其实便是位于神州东方的广尽之海,是天南之地以外的天地,自然也有生存在那的人、妖、蛮、鬼等各个种族。对于天南修士界来说,称呼东海蛮族为海蛮族,称呼东海妖族为海妖族更为贴切。

众人早就得到相关情报,感兴趣的是,东海(无尽之海)与天南界间隔善个死亡海域,大修士也不敢贸然闯入更别说穿过,不知道这些东海蛮族,到底如何穿过死亡海域,到达天南之地呢?

更出意外的是没想到是东海蛮族最先到达,众人不由齐齐看向门口,想看看东海蛮族和荒域蛮族,到底有什么不同……

“东海妖族,驭云王、碎空王到……”

还没看到东海蛮族出现,相差十数息时间而已,门口方位再次传来洪亮宣报声。

“东海圣魔宗血魔老祖欲魔老祖到……”

“万斯盟国,金茗王乔凉,番天王百里易到……”

“万妖皇朝,血手蛟王,铁壁猿王到……”

“默克帝国,米尔太子,泰德斗皇、苏兰柯大法师到.”

“荒域蛮族巫王帝尘,巫王玄离到……”

“荒成妖族,地甲龙王,青岳他王到……”

“天南陈阳宗无极大帝到……”

“松风学府云逍遥到……”

“大禅寺六道神僧到……”

“天心派无天……”

“天锋宗血刀上人到……”

还真被叶萍萱猜到了,各个势力代表,似乎约好了一起到达般,门口洪亮回荡的宣报声几乎是毫不停歇响起甚至宣报了数十个势力后,最早到达的东海蛮族代表,还没出现在大殿门口。

“帝斯部落圣女伊蓝(海穹部落族长烈阳王),见过七夜城主!”

七夜等人也没等待多少时间片刻后,大殿门口便出现六七个身影,领先一位身穿海蓝色长裙的少女和一位身穿鲜红锦衣的青年人,同时见礼道,后方紧紧带了六个随从。

认真观察其实东海蛮族与荒域蛮族,也没多少差别。只是带有独特口音发须、皮肤、眼眸等颜色不同而已,也可以说行为表现跟天南人族也没多大区别,只是并无天南人族的黑发黑眼黄皮肤。

以七夜看来,这些东海蛮族的生活水平,貌似不比天南人族差,至少比荒域蛮族高多了。

这从锦绣服饰,优雅举止,知性气质,文明行为,修养素质等看得出来,甚至为首的伊蓝公主或者说伊蓝圣女,看上去极为知礼,知识渊博。

而且,他们与太古巫族相差极大,倒像那些蛮族旁支。其中除了烈阳王身躯魍梧健硕如荒域蛮族,伊蓝公主皮肤极白,蓝发碧眼,气息身材等跟人族没多大区别,服饰容貌和言行举止宛若阿依圣女,更多了丝高贵、知礼、知性的气质。

“贵宾来临,蓬莘生辉,欢迎之至!久仰大名,请!”

自大也好,淡漠也罢,七夜并未离座恭迎,只是以平等身份地位的方式,拱手相迎便罢。

“七夜城主客气了!”

东海蛮族众人脸色颇为不悦兼不屑,伊蓝公主柳眉一挑,颇具兴趣地坦然而直接仔细打量七夜片刻,也不在意,声音悦耳而略带黏性应了声,便带着众人坐到一旁。而且直接坐到左侧首位。

反正先来者先入座,今晚各个势力,谁也不会服谁,谁的势力也不比谁差,只能如此安排了。

或许,如果按照往大方面划分,就只有异族和天南两个阵营;如果往细节处看,他们共同的敌人,就是万妙城城主七夜一人。

“主公,以他们的气息估算,大概是元婴大修士级别,那个烈阳王最高,大概是元婴后期巅峰,随时可能突破至化神!”

七夜本就不是能言善辩之人,何况双方都是初见,关系还是偏向对立,表面上应了声,便不再多说。天风鬼王迅速传音道。

以天南之地的情况,最高出现元婴大修士级别,很正常。毕竟那些化神大能,一方面是进入后修为会被压制,甚至无法修行;另一方面,天南之地无数年来,几乎没有化神大能出现,并非真那么少,肯定有未知的缘故掣肘,估计就是其他天地的大能,也无法随意出入,否则南之地早就沦陷,不会等到如今。

再加上那些随从对于七夜及七夜左右的天风鬼王、巫王、妖王等人的不悦、不屑神情,看得出来,或许,天南之地在他们眼中……至少元婴大修士,真的不算什么。

“天云族七少主驭云王(天惊族十三少主碎空王),见过七夜城主!”

紧随东海蛮族之后,东海妖族势力到达。为首是个身穿洁白锦衣……大约二十几岁,宛若纨侉的胖子,和一个身材魁梧,健硕彪悍的壮汉。

“呃……”

听到东海妖族努力自称,在场七夜势力部分人,明显颇为错愕。

根据情报所知,驭云王的本体是海王兽吞云鲸……碎空王的本体是海王兽剑背魔鱿。七夜势力并没探知他们所属的具体多力名称,更不知还有天云族、天惊族等说法。

毕竟七夜势力的情报,只是根据古籍记载来分析而得出结论,当然,这与七夜势力底蕴不足,情报能力不够也有很大关系。

但是,按照众人所知……海王兽极难化形,至少不是如荒域妖族那般,达到妖将级别(金丹期)就可以化形。

这驭云王和碎空王,虽然修为实力已经达到妖王之境,但是,肯定出自族中皇族,而且吞食类似“化形丹”的灵丹……才能这么早化形而出。

“贵宾来临‘蓬萃生辉’欢迎之至!久仰大名,请!”

七夜还是这句话,还是没起身……甚至脸色神情都没一点变化。

只是,其他人的错愕疑惑神情,却被异族众人看在眼里,伊蓝公主、烈阳王等首领基本看不出清晰异样,那些随从的不屑嘲讽之色,却不难看出,而且明显是看土包子、乡巴佬、无知者等的眼神……就像是上古时代的社会,九十年代的大城市的人,到达偏僻山村,看到那些荒野山民的眼神。

“圣魔宗长老血魔老祖(欲魔老祖),见过七夜城主!”

再次之,则是东海修士界的人族势力。血魔老祖身穿血色法袍,欲魔老祖身穿五彩缤纷的法袍。

而且,两个圣魔宗长老,不敢自称老祖,而且不待七夜回应,随手见了个礼,皱眉打量了下环境,不待七夜回应,直接就坐到两侧座位,直接就把七夜等人无视了。

狂妄!

这是包括七夜、天风鬼王、巫王帝穹等人的共同想法。

根据情报,圣魔宗只是东海修士界的一个中小型宗派,而且不是什么顶级宗派,也就如天南修士界的天锋宗、天剑宗、圣言宗等一二流宗派而已,甚至可能还不如。当然,这是相对而言,或许圣魔宗在东海修士界,根本不入流,但圣魔宗的综合势力,可能比天南四大超级宗派还庞大、强横!

“……”

得,他们如此作为,七夜也直接无视,连回礼都免了,当然,也没给脸色看,依旧保持原本神情。

谁知,七夜如此作为,在东海蛮族和东海妖族中的印象,更差……

“万斯盟国,奎刿王国金算王乔凉(大祥王国番天王百里易),见过七夜城主!”

“万妖皇朝,晋龙谷血手蛟王(天慧王国铁壁猿王),见过七夜城主!”

“默克帝国……”

紧随着,又是三大异族势力到达。

万斯盟国、万妖皇朝、默克帝国,都是来自断天山脉西北部,神州西南部的区域。都是由无数个最低级的王国组合而成,差别就是,万斯盟国虽然庞大无匹,依旧只是王国;而万妖皇朝,却是已经晋级到皇朝级别,略胜一筹;默克帝国更是晋级到帝国级别,级别最高,足够打算开朝建国的七夜仰望了。

这三个来自断天山脉另一边天地的势力,与东海天地不同的是,这三个势力明显已经激发了天地果位,获得天地认可;而东海天地三个势力,都没有。

而后来三个势力的共同作为,就是全对七夜势力众人无视,随意见了个礼,也不等七夜尽应,便自顾自寻地而坐,甚至态度比东海天地的势力还狂妄得多,连东海天地三个势力代表,也被无视了。

“哼!不过是小小荆交天地的势力之一,受神州余荫,竟敢如此嚣张?!”

东海蛮族烈阳王不屑冷哼一声,自言自语般哂道,貌似声音不大,却是清晰传入在场众人耳中。

“你算什……”

泰德斗皇气势爆发……使人如对酷暑烈日,猛然站起怒视烈阳王。

“嗯?!”

米尔太子眼皮一跳,没理会烈阳王,而是脸色一沉……眼神凌厉看向泰德斗皇。

“烈阳叔叔!”

相对米尔太子高贵霸道的制止,伊蓝公主却是少女般娇嗔。

同样的是,泰德斗皇和烈阳王齐齐偃旗息鼓,不敢多造次,也想到如今说采,他们是同一阵营,应该一致对外才是……眼神喷火对视一眼,全都讪讪落座。

“有趣!”

如此情况,七夜自然看在眼里,心中冷哼寻思,也不理会或制止,同样无视众人,自顾自举盏轻酌……悠哉悠哉。

“天南防阳宗无极大帝到……”

“大禅寺六道神僧到……”

最后到达者,自然是天南之地,各宗各派的代表。

往如今天下大局看,天南各宗各派,应该是与七夜势力同一阵营才是,却是最后到达,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七夜眼中,显然跟东海修十界和荆交修十界一比……略逊一筹了。

至少,身为完全无法化解的敌对势力,他们更为准时。

而且,两大异域天地的势力代表,落座者都是大修士级别,随从最低也是金丹强者;而天南各个势力,还有不少代表是金丹强者……甚至连筑基高手都带来参与夜宴了,这又是个明显差距。

值得庆幸的是……数十上百个势力,在不到半个时辰内,便齐聚一堂,倒是没让众人等待太久,浪费众人时间。

就如叶萍萱所说,参与夜宴的各个势力,都是掐着时间前来,不早不晚,就像是约好了般。

静!

寂葬!

呼吸如雷的死寂!

或许,真的从未有如此多势力齐聚一堂,还包括了天南修士界的两大修士界。各个势力倒也不托大,全都耐心且寂静等待,表现出了相应修为实力的耐性、修养、心境。

亏得在场修士修为实力都不低,换成筑基高手及以下,这种气氛下,估计早就受不了了。

可是……

直到最后的天南势力代表到来,足足顿饭时间,东道主七夜,却一直悠哉悠哉轻酌慢饮,一声不吭,甚至连应该有的客套话都不说一句,就像是无视众人的到来般,而且说是宴会,也不上美酒佳肴招待,就这么把这么多势力代表和各个大修士,直接晾着。

随着时间流逝,越采越多的修士开始坐不住了,虽然这么点时间,他们都不在意,但是,就这么干坐着,没招待、没节目、没声音,他们也不乐意啊!

终于……

“七夜城主,目前看来,不会再有人来了。七夜城主邀请我等前来,不会就是混个脸熟吧?”

天锋宗太上长老,雪枪王秋解坐不住了,率先失去耐性,语气不横,看向七夜冷声哂道。

终于有人出声,不再是死寂一片的氛围了。

沉呃……

沉默……

“当……”

七夜心中颇为失望,没想到最后忍不住的势力,还是天南修士界的势力。不紧不慢饮了。灵茶,随手放置一旁案几上,不屑看向雪枪王,语气平淡说道:“不然你以为呢?就你秋解,还能有什么用?有资格坐在这里,你就该自豪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你有资格率先出声吗?”

雪枪王秋解,一流宗派天锋宗太上长老,成名于两百年前,领悟枪之法则。三百年前,还未晋级金丹期时,就凭借一手《飘雪梨花枪》,名震天南。

“你……”

雪枪王秋解错愕了下,楗即勃然大怒,杀意凌然怒视七夜,一时脸色发青,说不出话来。

想他雪枪王的修为实力和身份地位,何曾被如此轻视、侮辱过?!何况对方还只是个金丹后辈,平时见到自己,毕恭毕敬的后辈而已!

是可忍,孰不可忍!

“哼!”

七夜不屑冷哼一声,懒得理会脸色发青,怒不可赦的秋解,淡淡看向在场数百强者。

雪枪王秋解神情一僵,差点一口气转不过来,被气得满脸通红,直欲吐血。

可是,回头一想。

按照修为实力,不管是七夜身边的六位大修士,还是在场强者,貌似他也就是个中下流角色;

按照身份地位,天锋宗也就是个一流势力,综合势力估计还比不上万妙城,其余势力就别说了。

现在,雪枪王悔得肠子都青了,在场这么多大人物都没出声,自己出什么头啊?自己什么身份?什么修为心境?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当然,这与遵从兵家的修行之法有很大关系,毕竟兵家以战斗闻名,战斗力极强,但心境相对来说,还真不怎么重视。

可是,事已至此,如果就这么算了,那自己堂堂大修士,以后还怎么见人?!天锋宗将被如何抹黑?!

“哼!听闻七夜城主十年金丹,乃天南第一奇才,修为通天。万妙城战役更独战群雄,力压蛮妖联盟。老大慕名已久,不知七夜城主可敢赐教?”

无奈之余,雪枪王秋解硬着头皮猛然站起,不屑冷哼直视七夜喝道,嘲讽语气极为明显。

毕竟,天下皆知,七夜的修为,是算计其师魏无风,加上幸运获得“逆牙,果”而来,并非自己苦修。

至于七夜左右的六位大修士,他自然不敢挑战,以秋解的想法,即便是站在最末位的大修士,他的师鬼……“鞭王江尧,也比他强,挑战那六位大修士,更是自取其辱。

七夜划好,七夜身份地位最高,双方都是势力最高代表。更主要的是,七夜就划到金丹中期,翻手就可解决。

“帝穹!该到之人,是否全到了?城内金丹强者及以上是否已经全部邀请?”

谁知,七夜看都不看秋解一眼,更别说回应挑战,而是无视秋解,转头看向巫王帝穹缓缓问道。

“呃……”

雪枪王秋解脸色赤红发紫,拳头紧握发扒,差点抓狂吐血。

“禀告主公!依照我方所列对象,已经全部邀请道,一个不漏。

如今,还有四位大修士,三十二位金丹强者并未到来!”

依旧是大章直接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