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35章 强势的七夜

第两百三十五章 强势的七夜

“禀告主公!依照我方所列对象,已经全部邀请道,一个不漏。

只是,如今还有四位大修士,三十二位金丹强者并未到来!”

巫王帝穹同样没理会雪枪王秋解,而是郑重应道。

“哦!如此说来,除却我方强者,如今城内不过三十三个大修士,上百个金丹强者而已咯?”

七夜恍然大悟,似乎颇为不屑且轻松地语气轻快应道,顿了下,也不待帝穹回答,看向天风鬼王吩咐道:“来者是客,自然需要以礼相待,若不是客人,那就是敌人!那些‘乱’臣贼子,藏头‘露’尾之辈,来到此城,没前来拜见便罢,竟然无视本座的邀请,那是对本座的轻视兼侮辱。天风鬼王,你带人去把他们抓来,死活不论!”

“是!主公!”

天风鬼王郑重且恭敬应了声,便朝其余五个大修士点了点头,朝左右分散离去。

“呃…”

众人颇为震撼错愕,没想到七夜竟然如此蛮横强横,只是没受了邀请,没来赴宴,竟然直接抓捕,而且死活不论。

当然,众人听帝穹所说,也就是四个大修士,三十二个金丹强者,没人会以为七夜的势力对付不了,毕竟七夜势力明面上就有九位大修士,数十位金丹强者。其中的巫王帝穹、啸天鹰王和天风鬼王三位大修士更是元婴后期,威名赫赫,在大修士中也是顶级存在。

“要不要趁着那些大修士离开城主府,借机刺杀七夜城主?!”

看到七夜左右的大修士真的离开,在场不少人心思顿时活络开了,鼻荆‘交’天地、东海天地、荒域、天南天地等四个区域的势力代表,更是暗中‘交’流讨论。

“呃…”

看到七夜如此强势蛮横,雪枪王秋解开始忐忑惊慌了,继续挑战七夜,又被七夜无视:就此退回座位,又拉不下脸来。

堂堂大修士,此时宛若热锅上的蚂蚁般心中躁动住徨,难堪尴尬万分。

沉默……

沉默……

左右大修士离去,七夜再次晃悠悠沉默起来,至于脸‘色’‘阴’沉,神情不停变化的天锋宗雪枪王,七夜依旧无视。

气氛宁静一片,但是,在座强者,却是密切灵识传音‘交’流着,只是没出声而已。

最后,众人还是觉得先看看七夜到底搞什么‘花’样比较好,毕竟这里好歹也是城主府,城主府的阵容,大家都看到了,即使九位大修士真的都离开,也不可小觑,何况就抓捕四位大修士,根本不用出动九位大修士,而且还有三位大修士一直没献身。

更重要的是,在座数十个势力,都在等着其他人出头,谁也不想当出头鸟!

一柱香……

顿饭时间……

两刻钟……

灵气躁动,六个身形蓦然出现在大殿中,为首天风鬼王挥手丢出四个人形,恭敬汇报道:“禀告主公!四位大修士全部擒来,另外三十二位金丹修士,已经打入大牢!”

“狂力王计都?!”

“八极符王宣灵?!”

一看到那四个狼狈身形,顿时响起阵惊呼声,天南修士界部分宗派势力首领脸‘色’大变,其中两人直接被认了出来。

狂力王计都是个散修,不属于任何势力,却是天生神力,而后偶得仙缘踏上修行路,所修功法更是以炼体为主,不但‘肉’躯力大无穷,胜过蛮族,堪比太古巫族,更是掌握了力量神通,威名不小。

八极符王宣灵,二流宗派八极‘门’太上长老,更是兼任顶级商会“镇南商会”太上供奉,擅长炼制符篆。

众人意外的是,七夜城主连他们两个也邀请了,可他们却不受邀而来,没想到却被七夜势力给活捉到城主府,随手丢到地上,颜面尽失。

“芈光?!楚国华岳城城主?!你三百年前不是大限已尽,已经坐化了吗?什么时候修到元婴之境了?”

一直尴尬站立厅中的雪枪王秋解,没想到七夜势力这么快就把四位大修士活捉到城主府了,随即认出其中一个身穿紫‘色’长袍,发须斑白的老者,惊讶万分脱口而出。

三百年前,秋解还只是个筑基期修士,在大楚国游历时,认识了当时在世俗界楚国担任华岳城城主,还只是凝神期的芈光。当然,芈光还有另外的身份,便是楚国皇室,楚皇被封为华岳王,负责管辖华岳城。后来秋解听说芈光寿命已尽,没想到三百年后还能见到,而且已经修习到元婴之境,丝毫不比他差了。

“赤炎灵王?!”

在场不少势力齐齐看向最后一个身穿火红法袍,红发魁梧的中年人,惊呼出声。

“七夜城主什么意思?!为何无辜抓捕我方人员?!”

万妖皇朝血手蛟王暴怒站起,怒视七夜声若雷鸣暴喝道。

赤炎灵王,就是万妖皇朝中的一员,是一团灵火“真阳灵火”产生灵智,化形而成的妖王。此次万妖皇朝预防万一,深怕被七夜势力一网打尽,特意让擅长隐形匿迹的赤炎灵王留在基地,没想到竟然被找到,而且活捉了!

“七夜城主这是为何?本座并无得罪城主,也没犯下万妙城罪刑吧?”

身躯魁梧健硕,肌‘肉’盘结的狂力王计都,此时衣衫破碎,狼狈万分,脸‘色’苍白且惊恐、愤怒、慌张看向稳坐太师椅的七夜,硬忍着质问道。

想他狂力王计都,叱咤天南修士界多年,威震天下,逍遥自在。此次竟然直接被活捉,而且丢在地上,在天下无数势力面前颜面尽失,这让狂力王计都有股发狂的冲动,只是修为实力被禁锢,再看到如此多大修士在场,硬忍着委曲求全。

“老夫正在炼制符宝,而且一直隐居修行,不问世事,七夜城主为何为难老夫?”

八极符王宣灵紧随着底气不足,惊恐且愤怒质问道。他的心思与狂力王计都差不多,而且还是个炼符大宗师,更受尊重高捧,没想到竟然被如此对待,还当着天下各个势力的面!

至于芈光和赤炎灵王,反而沉默起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有愤怒、有羞愧、有惊慌、有恐惧、有不解……

“哼!为何?!不为何,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座已经发帖邀请,你等竟敢不来,怪得了谁?”

七夜不屑冷哼一声,语气嘲讽且平静说道。

“七夜城主这是打算与我万妖皇朝开战了?本王是否可以看成这是七夜城主对万妖皇朝的宣战?!“身穿血‘色’锋袍的血手蛟王,怒视七夜,语带威胁质问道。

七夜,不过是准备开朝建国罢了,而且还是个偏僻荒野之地的小势力。万妖皇朝随便一个势力,就比七夜势力强大得多,用大象和蝼蚁来形容都高看七夜势力了,竟敢如此挑衅万妖皇朝?!

“白痴!先不说你们为何前来天南之地,本座与你们很熟吗?难道我等双方是盟友不成?宣战又如何?尽管把万妖皇朝大军开来吧,本座奉陪到底!”

七夜清楚己方与万妖皇朝的差距,却也毫不犹豫不屑应道,顿了下,看向帝穹吩咐道:“既然他们不想参与宴会,那就打入天牢,让他们好好反省反省,等待审判。凡有反抗阻止者,杀无赦!”

…”

血手蛟王大怒,磅礴强悍妖力迅速运转,就要爆发,同时看向万斯盟国的金算王乔凉、番天王百里易,默克帝国的米尔太子,与及东海天地和荒域的势力代表,想取得共识,暴起发难。

“是!主公!”

不管众人如何反应,天风鬼王恭敬应道,挥手摄取四位大修士,直接转身。

而帝穹、啸天鹰王、维力等大修士,齐齐看向血手蛟王,气势暗蓄,似乎血手蛟王一出手,他们也会立刻出手!

“等等!”

默克帝国米尔太子猛然站起喝道,随即双眼微寒,似笑非笑看向七夜问道:“七夜城主把我方斗王和高级魔法师怎么了?”

如今事情已经很明显,那些接到七夜城主请帖,却没来参与宴会的修士,全被或抓或杀了,估计各个势力留在基地中的随从或后手,也不例外。

咔如狂力王计都,不过是个散修,纵heng天南修士界数百年,从没听说过他投向任何势力,也从不参与任何势力之争,如今只是没受邀而至,就被东道主七夜势力给抓了。

比如八极符王宣灵,不但是八极‘门’太上长老,还是顶级商会“镇南商会”的太上供奉,除了一心炼制符篆、符宝,也从不参与八极‘门’以外的势力之争,是个典型的符痴或者说生活职业大宗师,同样是没受邀而至,就被抓来。

比如芈光,在场认识的没几个,不过听雪枪王秋解所说,应该是隐世修行的修士,而且出身自天南世俗界最强大的国家楚国,显然此次只是前来探知万妙城虚实,关注七夜开朝建国盛事,也被抓来了。

比如赤炎灵王,依靠着自身特‘性’,被留在基地预防万一,还是万妖皇朝的王者,也被挖出来,抓捕到城主府。

以上四种情况,就可以直接或间接代表各种各样的情况了,连大修士都被抓捕,其余留守或无视七夜势力的金丹强者,更不用说了。

在场各个势力,留下金丹强者预防万一的势力可不少,否则哪来三十二个金丹强者没来赴宴?!

“怎么了?不怎么了?具体怎么了,就要看在座各个势力如何选择了,而不是问本座想怎么样!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这么简单!当然,不论之后大家如何选择,这些人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要先敲打敲打,去天牢反省下再说!”

七夜毫不在意举盏轻酌,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

不待众人反应,虚空涟漪,天风鬼王带着四位大修士直接消失在大殿中,而帝穹等五位大修士,则返回七夜左右,警惕在场众人。

“嗯?!”

血手蛟王等部分人愠怒,可是,就在他们迟疑间,人已经被带走,再愤怒也没用。

看向其他势力代表,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副悠哉悠哉,

不打算参和之势,纠结矛盾间,只能暂时压制,继续等待七夜到底想做什么。

血手蛟王无奈,只能悻悻暂时落座,等待事情继续发展!

“哼!”

七夜心中冷哼,眼前情况和各个势力的心理,早在七夜意料之中,这就是智慧生物的劣根‘性’,也是各个势力联盟的突出弊端。

每个势力都在等待其他势力当这个出头鸟,每个势力都在防备、忌惮七夜势力。

在座所有势力如何能真心联合,那七夜势力自然不堪一击:可是,让他们齐心协力联合起来。可能吗?别忘了,在座任何一个势力在万妙城的实力。七夜势力都能轻而易举覆灭即便是三四个势力联合也是一样。

七夜势力固然无法一次‘性’覆灭所有势力但是,也不是三四个势力联合就能扳倒!

七夜如今就是利用众人的心理,火中取栗,‘乱’中求存!

“本太子和在座道友时间宝贵得很,七夜城主到底意‘玉’何为?

爽快点给个话吧?”

手下留守的堪比金丹修为的一个斗王和一个高级魔法师,已经被打入大牢,连带出来都没。米尔太子心思闪电转动,硬忍着心中怒火,冷哼一声哂道。

“是敌是友,全在座各个势力一念间。若是结成盟友,自然一切好说,本座对于朋友,向来宽容大方得很:若是视为敌军,很抱歉,那就别怪本座心狠手辣了,给你们三天时间,非盟友者退出万妙城,否则,三天后一例杀无赫!”

七夜沉默缓缓扫视在座上百个势力代表,语气坚定冰冷缓缓说道。

“好大的口气!”

“狂妄!”

“是吗?!”

一时间,十数个声音齐齐掠起,米尔太子、血手蛟王、番天王百里易、无极大帝等十数个大修士纷纷不屑哂道。

“雪枪王秋解是吧?抱歉,你存在感不够,本座一时没看到,你出列是想做什么?”

七夜不理会众人的不屑、愤怒、嘲讽,而是看向依旧站在厅中,心中矛盾万分的秋解问道,顿了下,不待秋解回答,再次看向荒域蛮族代表帝尘,妖族代表地甲龙王接道:“当然,荒域的代表暂时别急,静待事情发展便可,不可妄自行动,否则后果自负。因为,本座已经初步与荒域蛮族和妖族达成协议,以付出两大神木为条件,争取荒域互不侵犯的盟约,相信你们很快会得到高层的指示!”

“啊……”

“嘶……”

“什么?!”

一语‘激’起千层‘浪’!

七夜话音可落,大殿中顿时响起阵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倒吸凉气声、震惊置疑声。

在座各个势力代表,齐齐震惊疑‘惑’看向七夜,毕竟两大神木在七夜手中,以在座众人的身份地位,自然清楚。

而且,以在座众人的想法,既然七夜当众这么说,那肯定是有这回事!

“大胆!身为天南人族,身为‘阴’阳宗一份子,你竟敢勾结蛮妖,擅自与蛮妖联盟达成盟约?背叛人族?!”

无极大帝猛然站起,恐怖气势爆发,磅礴尊贵帝皇气势弥漫,杀意凛然直视七夜呵斥道。

“白痴!亏你还自称大帝,就你这德‘性’?!几年前,你污蔑本座偷袭你,抢夺大‘洞’天至宝之事,本座还没找你算账:如今,天南人族既然把本座当成敌人,居心叵测,别说与蛮妖联盟勾结,惹怒本座,率军反攻天南,你又能如何?!既然你们不给本座活命的机会,本座还管得了那么多吗?大不了同归于尽罢了!别忘了本座出自魔道,没那么高尚、仁德、伟大的情怀!”

七夜脸‘色’一正,双眼凌厉如刀直视无极大帝,鄙夷看着无极大帝,冷笑着坦然直言。

“啊?!”

“呃?!”

语不惊人死不休!

在座众人再次被七夜的言语给雷到了,包括荒域代表和异域势力,天南各宗势力,一时反应不过来。

错愕震惊之余,众人方才反应过来。根据情报,七夜打算冒天下之大不韪,开朝建国,就是因为七夜没多少时日可活,所以拼死一搏,打算逆天改命,延续寿命!

再加上七夜的疯狂和铁血,这种事,七夜还真做得出来。

扪心自问,如果是他们,估计也会这么做!

“找死!”

“灭绝魔手!”

无极大帝大怒,想他何等身份?何曾受过如此对待,顿时暴喝一声,一掌化为三‘色’巨掌,拍向七夜。

《无极帝皇功》神通天地人三才审判灭绝之魔手!

…”

“你算什么东西?!还请自重,吾主今晚不想杀人。

看在同出一‘门’份上,下不为例。你若是胆敢再犯,将会是今夜第一个陨落之人!”

一个青‘色’龙卷风蓦然出现,直接把三‘色’巨掌搅得粉碎。离去的天风鬼王蓦然出现在七夜身前,不屑冷声哂道。

“不自量力!”

帝穹鄙夷不屑看向无极大帝缓缓说道,声音不大,宛若喃喃自语,却是清晰传遍众人耳际!

巫王帝穹,有这个资格和实力说这句话,至少他想击杀无极大帝,并不难!

“老夫仰慕七夜城主大名已久,不知七夜城主可敢赐教?!”

无极大帝脸‘色’一黑,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不由看向左右各个势力代表。此时,雪枪王秋解做了个深吸,紧紧盯着七夜再次问道。

秋解今晚很纠结、很郁闷,想他好歹也是大修士,不但多次被七夜和众人无视,难得七夜直接询问他,却被岔开话题,根本没他说话的份!

还是大章奉上,如果大家觉得一起更新不爽,也可以分开来多更几章,少数服从多数,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