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40章 大离王朝

第两百四十章 大离王朝

世俗历九月初九。

万妙城中部宽广辽阔的百里〖广〗场,一座巨大高台宛若山峰直耸云霄,数千层的台阶从底部延绵入云霄,高台上已经摆好一切祭祀,更有无数绣着浴火鹏凰的旌旗密布四周。

极为反常的是,作为无数年来,天南之地还无人成功过的开国大典,除却高台塑造得极为雄伟壮观。却是没密密麻麻,人头拥挤的观众,百里大小的辽阔〖广〗场,估计也就数万人,而且绝大多数是修士,相对辽阔无边,子民千万,修士百万的万妙城,确实很寒酸。

甚至,万妙城还严厉禁止城内的凡夫俗子前往观礼,就是修士也是能免则免。所以辽阔〖广〗场周围的数万观众,十之六七不是散修,便是各个势力弟子,属于七夜势力者不过十之三四,大多数还是傀儡类的天兵天将。

这种声势场面,别说比不上世俗界的登基大典,就是修士界的开宗大典或较为盛大的典礼,都颇有不如。

至于为何如何,大家心知肚明,毕竟修士界的开国大典,与天斗、

与人斗,才是主流,斗得过,之后要搞多大盛典都可以,斗不过,你摆出再大的排场也是枉然。

当然,最主要的一点,还是七夜竟然如此自信,以如此简陋声势进行开国大典,倒是大出天下人意料,毕竟人多力量大嘛!

“当、当、当……”

九九八十一阵洪亮回荡的钟声在万妙城掠起,在天地间不停回荡、回荡……

又有无数身形从万妙城各处掠起,密密麻麻涌向中部〖广〗场,围绕祭天台四周。

“踏、踏、踏……”

“叮叮咚咚……”潮水般的天马骑兵、重甲卫士、乐队、礼仪队等从城主府涌出,铁蹄如雷,更有美妙清晰的琴箫钟鼓等乐曲随行!

一辆由九只龙马拖拉的金幢紫鉴在两侧天马骑兵、礼仪乐队等护卫下,缓缓沿着宽广街道,行驶向中部〖广〗场的祭天台。

帝穹和取云王两个大修士分立鉴驾两侧,四大神将率领八十一个天将,分布四周护卫,这个声势倒也不弱。

辽阔〖广〗场入口处,一张金黄地毯,从入口蔓延到祭天台,又蔓延到祭天台顶。

帝皇鉴驾在〖广〗场入口处停下……

“不知道今日杜玉娘和凤月岚两女相处如何?!”

开国大典在即,七夜竟然还有心思猜测两女相处得如何,甚至想起昨晚自己让杜玉娘协助凤月岚坐镇城南区域时的表情,七夜还有点好笑和情场初哥的小得意。

或许是两女都比较体贴温婉,善解人意:或许是因为七夜大事在即,两女的表现竟然都让七夜心怀大放,至少没什么烦恼,也算是傻人有傻福,因缘际会吧!

掀起鉴驾垂帘,七夜缓缓走出……

王冠宝靴,玉带皇袍。场面声势虽然寒酸,开国大典所需的一切,七夜倒是一样没落下,毕竟人在做,天在看,七夜虽然无所谓,却也不能太过随便。特别是那身量身打造的紫金锦衣,浴火鹏凰刺绣,确实是让七夜气质大变,加上七夜沉重脚步,还真颇具帝皇之势。

原本坐镇城墙的天风鬼王,部署好一切后,暂时充当司仪。帝穹和驻云王随行左右,四大神将率领天兵天将防护四周。

就七夜、天风鬼王、帝穹、驻云王四人,一步一步缓缓踏上高达百丈,数千阶的祭天台,不急不躁。

“不会吧?!好歹是开国盛典,这么寒酸?貌似没几个子民来观礼啊?!”“何止没看到子民观礼,难道你没发现,属于万妙城势力的修士也没多少吗?”

“七夜打算干嘛?难道就打算凭借这些人对抗天劫?那不是找死吗?”“是啊!虽然,传说中帝皇可以借助气运,爆发数倍,甚至数十上百倍的力量。但是,随行护驾者也太少了吧?如果此时有人刺杀……”“别忘了!据说那些域外异族和各宗势力,会来阻止,仔细看四周观礼者,至少一半是各宗弟子,都是居心叵测!”

“既然七夜敢开国,不可能这么轻敌,或许是隐藏势力,恃机爆发呢!别忘了,光是众人所知,七夜城主就降服了二十位大修士,上百金丹强者,眼前也就出现三个大修士,四位强者而已!”

“就是!太反常了,或许七夜城主是布局等待众人钻进去呢!”看着七夜等四人不急不缓登台而上,周围已经增至进十万人的观众,窃窃私语声密集吵杂,数量一多,议论声也如波涛海浪般惊人,各种各样的〖言〗论都有。

难得有人率先开朝建国,这是极好的经验。别说好奇兴趣的人,那些打算开朝建国的强者,几乎是一个不落全部到场,无极、无天、六道、云逍遥、神秘剑修、妖族腾轩、蛮族元瑶、默克太子等参与过城主府夜宴的风云人物,及各个势力的知名人物,几乎是一个不漏,全都到来。

“云兄怎么看?!”

基于天心派和松风学府相对最好的关系,无天看向云兄问道。

“别的不说,光是这份气魄、豪情、勇气,在下就极为佩服”去逍遥神复杂看着沿着台阶缓缓而上的七夜,语常嘘吁应道。

……”

以无天的智慧,自然知道云逍遥所指,不由一阵语塞,不知如何反驳!

“哼!什么气魄、豪情、勇气?不过是鲁莽之辈罢了,仅凭一个金丹后辈,三个大修士,就敢对抗天劫?太小看天地果位了吧?蛮荒之地就是蛮荒之地,难道不知道人手越多,距离越近,能借助的力量越大吗?如果真这么简单,天地果位满天下了,还轮得到他?无知!”东海蛮族的海穹部落烈阳王不屑冷哼一声哂道。

“话不能这么说。天南之地的情况,比我们无尽之海还恶劣,光看四周情况,就知道想置他于死地者,数不胜数,甚至比东道主的势力还强横,他不是不想搞大声势,也不是不想壮大力量。只是力有未逮罢了。

别忘了,如今万妙城外有数十万敌军虎视眈眈,城内有无数各宗弟子居心叵测,可谓内忧外患,他的部下,都需要镇守各处,世事无奈,不能一语概之!”伊蓝公主淡淡看了烈阳王一眼说道,顿了下,不待烈阳王回应接道:“云道友所说没说,不管成功与否,他这份气魄、豪情、勇气,确实值得佩服!”

“公主所说极是!”

虽然烈阳王心中很不赞同,却是不敢否认,只是颇为违心应是。

何况,以他们的身份地位和修为实力,自然清楚伊蓝公主所说是事实,七夜不是没那个势力拉上一大批部下护卫,只是需要应对的危机太多,如此一分薄,能随身护卫者自然就少了!

一……一……一……,(抱歉,老规矩,稍后修改,能理解的自会理解,无法理解解释也没用)

“月岚!你来了!准备得如何?明天可不轻松!”

七夜心中咯噔一声,有种掉头逃跑的冲动,却硬着头皮微笑招呼道,说话间,凤月岚己经走入亭榭,七夜连忙摆手道:“坐!”“应该没什么问题,其实明天主要还是看你,不管是天地雷劫,还是联盟为难,都会针对你,你要小心点!”凤月岚盈盈走至,雍容落座,担忧且带着点幽怨柔声应道。

“放心吧!我早有准备,明天会让天下人看场好戏!”

七夜点头自信应道。

沉默……

沉默……

凤月岚没有再多说,七夜也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气氛就这么沉默下来。

“你怪我吗?”

足足沉默了柱香时间,七夜暗叹了声,苦笑率先开口说道。反正早晚得面对,拖拖拉拉,终究不是七夜的作风,只是七夜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已,不如大家摊开了说。

“怪你?!怪你什么?”凤月岚脸色不变,瞥了七夜一眼平静问道。

“怪我没有复国,怪我……没有立称为后!”七夜迅速应道,迟疑了下,终究还是挑明了说。

“没有!其实天风鬼王说得没错,此处并非粱国旧地,更没粱国子民。而且是天南之地第一个修士界国家,于情于理,都不适合沿用已经覆灭的粱国!”

凤月岚嫣然一笑,笑靥如huā,似乎很高兴七夜终于如此坦白,不再逃避,语气轻快连声应道。顿了下,凤眼如水,丝毫不掩饰对七夜的感情幽幽接道:“至于我本身,也不怪你,真的一点都没。反正你也没立任何女人为妃、为后,我还有机会不是吗?再说,我知道你的心结,也可以理解,或许……”

说到此处,凤月岚停顿了下,拖长语气,脸色有点迷离、迷茫缓缓接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吧!即便我们将来没有结果,我也不会怪你,毕竟我本来就是你嫂子,还是亲大嫂,虽然和你哥哥有名无实,但终究有那个名分,于礼不合,也容易惹人非议!”“

……”

七夜有点发愣,一时张嘴愣愣看着凤月岚,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看得这么开,而且不再掩饰自己的心迹。

“转眼十年,天下人都以为你薄情huā心,但是我清楚,你不是那种人。否则以你当年的身份地位和年纪,不会那么多年,别说皇妃,连个女人都没交往、接触过,只知习武和打仗。其实,修行之路,大家都不容易,特别是你,身具修罗血脉,也是唯一一个激发血脉之人,很多人都居心叵测,连师父也坦言有点动心了,若非她是女子,也不喜欢打打杀杀,早就下手。我知道你能走到今天,很不容易,也受了很多苦!”似乎看穿了七夜的心思,也不在意七夜发愣沉默,凤月岚微笑连声解释道,顿了下,美妙一笑,语气诚挚接道:“当然,如果你有适合的对象或心仪的女人,尽管接受没事,我不会怪你。你应该很清楚,我根本不会在乎名分,只要知道你心中有我就够了!”

“你不会生气,或者吃醋吗?”七夜有点头晕,几乎是毫不犹豫脱口问道,同时心中不由暗自嘀咕:“月岚先说她和哥哥有名无实,再说自己不在乎名分。虽说是不怪自己,谁知道她是不是试探或委婉点醒自己,想解开自己的心结、顾忌?”

“吃醋自然会,我也是人,不是圣人!不过,你原本就是王爷就算没踏上修行之路,也不可能就一个女人。光是你哥哥,便有一百多个妃子,估计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如今,你踏上修行之路,而且选择了帝皇之路三宫六院是难免之事即便是其他人三妻四妾也多得是,何况是帝皇,而且身为你的女人,可比世俗界那些皇妃实在多了至少修行上极为有利!”

凤月岚没好气横了七夜一眼,颇为自怨自艾幽幽应道。

“…”

七夜错愕直直看着凤月岚,真搞不懂凤月岚到底在想什么,好像很看得开,很明理,又似乎有点幽怨,只是好像认命了而已!

“即便是仙人,也有七情六欲,何况是我。情绪难免会有,但真的不会怪你,你也无须自责,并非你的错。而且,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爱了就爱了,恨了就恨了,谁也不知明天会如何,何必在乎那么多?”

凤月岚绽颜一笑,反而开导起七夜了。

“嗯!”

七夜有点意外看着凤月岚应道,没想到向来娴静温婉的凤月岚,还有如此敢爱敢恨的心性。

“我得到消息,杜玉娘也来了,如今落脚在万妙居,如果有时间,去看看她吧。她应该是来帮你的,不过,这消息是我意外得知,不排除有心人的安排,你要小心点,现在想置你于死地者数不胜数!只是,明天谁也不知会如何,我还是希望你没有遗憾、没有负担,全心全力去面对!”

七夜刚应了声,凤月岚忽然站起,语气轻柔说道,顿了下接道:“我走了!明天我无法陪你去祭天,你小心点!”

话落,没等神情一僵,还未反应过来的七夜,身形一晃远去,缓缓没入昏暗夜色……

“婆……”

看着远去的凤月岚,七夜长长叹息了声,在夜色中不停回荡、回荡……

或许,七夜之前对凤月岚真的没男女想法,纯粹是因为凤月岚前世的威名而作为。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以凤月岚无可挑剔的心性、修为、相貌等,七夜并不否认自己有点动心了。

“或许,凤月岚说得没错,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爱了就爱了,恨了就恨了,谁也不知明天会如何,何必在乎那么多?”

明月中计,繁星绽放!

七夜独自走在宁静清幽的街道上,一路前往万妙居。

戒严令,针对的是城内非七夜势力的外人,对于七夜势力之人,自然无效,何况是七夜。

沿路七夜撞见不少巡逻的修士和天兵,虽然他们有点疑惑七夜此时还独自走在凝聚街道上,却也没人胆敢过问。

万妙居,身为万妙城颇为知名的客栈酒楼,虽然如今戒严,却也有不少修士依旧在饮酒吃食,当然,那些是住在万妙居内的客人,只能在里面,不能出来!

“砰、砰、…”

七夜还未走到万妙居门口街道,便听闻激烈打斗声传至,不用看也清楚,肯定是有修士外出被天兵阻止,因此爆发战斗。

走入街道,七夜便看到一个金丹老祖被白冰神将率领着八个天将,数百天兵围困着撕杀,还不停有天兵天卒朝万妙居涌来,而万妙居三楼,灯火明亮,不少客人正襟坐观看。

“七夜城主!”

七夜不认识这个金丹老祖,而且这个金丹老祖也没穿宗门服饰,估计是散修。而那个金丹老祖,却是认得七夜,一看七夜从百米外街角转出,顿时脸色大变惊呼。

“…”

一个数尺山峰蓦然出现,转眼化为十数丈大小挡住白冰神将,直接被白冰神将击飞,那金丹老祖却是趁隙抽身暴退,就要突围。

“斩!”

隔着百米远,光华夺目的业火刀蓦然出现,数十丈长的恐怖刀芒蓦然出现,璀璨光芒照耀昏暗夜色。

如今,七夜已经初窥法则,略知神通,只是还没如取云王那般,真真正正掌握神通而已,平实一斩,却已带有神通法则。

“噗……”

那金丹老祖刚蹿出数百米远,猛然迎空爆开,化为两半,漫天血雾飘洒……,

“主公!”

白冰神将颇具人性化,脸露羞愧看向七夜讪讪见礼,其余天将、天兵更为看敬。

“收拾下战场,今晚辛苦你们了!“看着散落四处的傀儡残具,其中便有三具天将,上百具天兵,七夜浓眉一皱,随口吩咐了声,便直接走入万妙居。

“拜见城主大人!”

之前,关注战斗的修士不在少数,自然也看到七夜的雷霆秒杀。

一见七夜步入,气氛为之一凝,寂静一片,一楼掌柜连忙走出拜见。

“拜见城主大人!”

一楼客人连忙纷纷拜见。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点连凡夫俗子都明白,本座不清楚你们其中有多少加入万妙城,但是,看到没人出手帮衬,本座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