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469章 风水轮流转

第四百六十九章 风水轮流转

“哼!我方只是不想在大庆岂日多惹是非,节外生枝,禹王真以为能吃定我方?以为我方奈何不了你吗?”

众人错愕呆滞,随即议论纷纷之际。一直忍气吞声的无天终于忍不住,语气不悦,杀意凛然直视七夜说道。

原本,无天等天心派高层,还打算趁着七夜前来之际,给点下马威,震慑下七夜。没想到七夜一出现,行事作风出人意表,不但轻而易举化解他们的安排,而且倒打一把,元所顾忌。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不!不!不说燕国的人口基数和疆域都胜过大离王朝,便是身为天南宗派之首的天必派,任何势力都不敢轻视,何况是本王。只不过,天下皆知,天南第一王朝的成功开创,主要功劳是这宝物,可谓是天南国家的象征之物。所以,无论任何势力想在天南之地开国,都必须用上这宝物不管是否成巩……”

七夜微笑把玩着手中“七,定天叶”……煞有其事连声说道。

不过,七夜的言外之意很明显了,如果无天王朝不买“七,定天叶”的话,那七夜也会在他们接受天地雷劫时动用,到时就是破坏,而非协助抵挡天地雷劫了。

这就是**裸的威胁,而且不怕天心派不忌惮,反正“七,定天叶”自爆的威力,天下皆知,若是在无天应劫之时,来这么一手,再加上七夜全力捣乱,十之八九无法渡过,没人怀疑七夜是否有这个实力。

“你……”

以无天的精明,如何不清楚七夜的意思不冉气怒交加,脸色数变。

”离王这是明抢吗?”

姬无生大手一摆,阻止无天怒气发难直视七夜缓缓问道,其余天心派长老、弟子等,更是怒目而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七夜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便是在场其余势力代表,也是脸色怪异,没想到离王七夜竟然胆大如斯,肆意妄为要知道,这可是天心派的地盘啊!

“如果姬掌教认为是,那便是吧!毕竟本王开国之时,天南各宗各派联手捣乱,让本王弹精竭虑应付。现在轮到天心派,本王不做点什么是否太过无趣?只是,好歹是同族,自相残杀未免不妥。本王向来宽容大量,给你们个破财消灾的机会!”

对于众人的反应,七夜依旧保持微笑,毫不在意应道,顿了下自言自语般颇为感慨叹道:“本王还是太过心软啊!所谓风水轮流转,你做初……我做十五。若是天南之地就一个王朝,那不是更好!”

说话间,七夜还不停摇头叹息,貌似真的是太心软了……

”呵不……听说如今大离王朝自身难保,形势不妙。离王真的就这么放心?”

姬无生双眼微眯,眼神犀利看着七夜冷笑提醒道。

“这个就不劳姬掌教担忧了!三年前他们奈何不了本王如今就更别说了。跳梁小丑,不足为虑。而且,大离王朝是否自身难保,那都是以后的事。姬掌教还是关心下自身比较好!”

七夜自信满满应道,顿时让蛮妖联盟、异域势力等代表脸色微变,不知七夜到底哪来的信心。

天南之地无数年来第一个开国之主傻吗?

如果不傻,那就是离王七夜早就安排妥当,自有应对之策。

“离王就不怕引起公愤?!”姬无生硬忍着立刻击杀七夜的心思,呼吸加促再次问道。

”公愤?!何为公愤?!三年前天南各宗各派联合异族联军围攻本朝,那算不算公愤?难道所谓公愤能比当年的情况更严重不成?反正本王本就一无所有,至少赚到了一身修为!”

七夜冷笑应道,大有光棍一条,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的架势,无赖得让人无语!

“听离王所说,主要是揣着报复之心。可是,本宗似乎从未做过对不起离王,对不起大离王朝,对不起天南之事吧?!便是无天,也没跟离王做对过,离王是否太过偏激了?”

姬无生双眼一闭,睁开,看了眼站立七夜身后的四个大修士,大义凛然且苦口婆心劝道。

若非看四个大修士随行护卫,姬无生立刻便会下令围杀七夜。

可是,没有那金刚钻,哪敢揽那瓷器活?

七夜明显有恃无恐,就如七夜表现出的无赖霸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七夜本来就是一无所有,大不了打回原形,就算大离王朝覆灭,七夜至少赚到了如今的修为境界。

”是吗?那些混在杂兵中的低级弟子就不说了,不知无生刮秋无垠到底是哪个宗派的鹰犬?!”七夜晃悠悠应道。

无生刮秋无垠好歹是元婴大修士,天心派太上长老,天南联盟长老会长老,可是,七夜丝毫不给面子,当着天下英雄之面,直接明言侮辱。

天心派掌教姬无生脸色阴沉得吓人,想反驳又不知如何反驳,因为秋无垠确实是天心派太上长老,虽然是受长老会指使,并非天心派指使。

但是,七夜明显就是强词夺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用得着多解释吗?

“轰……”

蓦然间,一股强横至极,惊悚众人的恐怖气势爆发,宛若波涛海浪压向七夜等人。

“晚辈!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如你之前所说,风水轮流转,还是凡事留一线的好,莫要太过倡狂了!”

一直宛若雕像般静了坐一旁闭目养神的天心派元老,化神大能周正黎猛然睁眼警告道。

“巩……”

七夜身后的陀罗侯周空猛然浑身金光大作,闷响声中,轻易挡住恐怖威压。

“老鬼!就你这实力,就别丢人显眼了。有能力,就直接动手把本王留下;没能力就哪凉快哪呆着九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数百年。你的时代早就过去了,没看无天大帝都没出声吗?连本王属下都奈何不了,你没资格与本王讨价还价!”

化神大能的恐怖威压、气势之中,七夜稳坐泰山,毫无异动不屑看向周正黎哂道。

七夜既然敢来赴会,自然调查清楚天心派及无天王朝主要信息,也认出了从域外返回的天心派化神大能周正黎。

“轰……”

语不惊人死不休!

区区金丹修士,竟然敢如此轻视、侮辱化神大能,在场各个势力代表,看向七夜的眼神,已经跟看疯子差不多。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身为化神大能的天心派元老,还真是连大离王朝一牟星官都奈何不了,这让无话可说。

当然,更重要的是,在场势力代表,绝大多数就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哪会为天心派出头,得罪大离王朝。

“巩……”

“竖子狂妄!你算什么……“天心派阵营,一位“欲”字辈金丹后期长老忍无可忍,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嗖……”

话未说完,紫薇侯帝穹身形一晃……

啪……”

那位金丹长老头颅宛若西瓜般猛然爆开,鸠红鲜血,苍白脑楗宛若烟花绽放……

“哗……”

在场众人大惊,不敢置信看着心狠手辣当着天心派之面轰杀天心派长老的七夜等人。

狂!

狂妄!

疯狂!

大半势力代表猛然站起,脸色惊恐震撼!

“愚蠢蝼蚁!犯我主者……死!”

紫薇侯帝穹返回原位,杀气凌然叱道。

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以在场众人的修为实力,也就清楚是帝穹暴起发难,秒杀天心派长老,只是速度实在太快,就算清楚,也自认难以抵挡。

“哼!我方只是不想在大庆之日多惹是非,节外生枝,离王真以为能吃定我方?以为我方奈何不了你吗?”

众人错愕呆滞,随即议论纷纷之际。一直忍气吞声的无天终于忍不住,语气不悦,杀意凛然直视七夜说道。

原本,无天等天心派高层,还打算趁着七夜前来之际,给点下马威,震慑下七夜。没想到七夜一出现,行事作风出人意表,不但轻而易举化解他们的安排,而且倒打一把,无所顾忌。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不!不!不说燕国的人口基数和疆域都胜过大离王朝,便是身为天南宗派之首的奏心派,任何势力都不敢轻视,何况是本王。只不过,天下皆知,天南第一王朝的成功开创,主要功劳是这宝物,可谓是天南国家的象征之物。所以,无论任何势力想在天南之地开国,都必须用上这宝物,不管是否成功。”

七夜微笑把玩着手中“七瞪定天叶”……煞有其事连声说道。

不过,七夜的言外之意很明显了,如果无天王朝不买“七耀定天叶”的话,那七夜也会在他们接受天地雷劫时动用,到时就是破坏,而非协助抵挡天地雷劫了。

这就是**裸的威胁,而且不怕天心派不忌惮,反正“七耀定天叶”自爆的威力,天下皆知,若是在无天应劫之时,来这么一手,再加上七夜全力捣乱,十之八九无法渡过,没人怀疑七夜是否有这个实力。

“你……”

以无天的精明,如何不清楚七夜的意思,不由气怒交加,脸色数变。

“离王这是明抢吗?”

姬无生大手一摆,阻止无天怒气发难,直视七夜缓缓问道,其余天心派长老、弟子等,更是怒目而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七夜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便是在场其余势力代表,也是脸色怪异,没想到离王七夜竟然胆大如斯,肆意妄为,要知道,这可是天心派的地盘啊!

“如果姬掌教认为是,那便是吧!毕竟本王开国之时,天南各宗各派联手捣乱,让本王弹精竭虑应付。现在轮到天心派,本王不做点什么,是否太过无趣?只是,好歹是同族,自相残杀未免不妥。本王向来宽容大量,给你们个破财消灾的机会!”

对于众人的反应,七夜依旧保持微笑,毫不在意应道,顿了下,自言自语般颇为感慨叹道:“本王还是太过心软啊!所谓风水轮流转,你做初……我做十五。若是天南之地就一个王朝,那不是更好!”

说话间,七夜还不停摇头叹息,貌似真的是太心软了……

“呵不……听说如今大离王朝自身难保,形势不妙。离王真的就这么放心姬无生双眼微眯,眼神犀利看着七夜冷笑提醒道。

”这个就不劳姬掌教担忧了!三年前他们奈何不了本王,如今就更别说了。跳梁小丑,不足为虑。而且大离王朝是否自身难保,那都是以后的事。姬掌教还是关心下自身比较好!”

七夜自信满满应道,顿时让蛮妖联盟、异域势力等代表脸色微变,不知七夜到底哪来的信心。

天南之地无数年来第一个开国之主,傻吗?

如果不傻,那就是离王七夜早就安排妥当,自有应对之策。

”离王就不怕引起公愤?!”姬无生硬忍着立刻击杀七夜的心思呼吸加促再次问道。

”公愤?!何为公愤?!三年前,天南各宗各派联合异族联军围攻本朝,那算不算公愤?难道所谓公愤,能比当年的情况更严重不成?反正本王本就一无所有,至少赚到了一身修苏!”

七夜冷笑应道,大有光棍一条,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的架势无赖得让人无语!

”听离王所说,主要是揣着报复之心。可是,本宗似乎从未做过对不起离王,对不起大离王朝,对不起天南之事吧?!便是无天,也没跟离王做对过离王是否太过偏激了?”

姬无生双眼一闭,睁开,看了眼站立七夜身后的四个大修士,大义凛然且苦口婆心劝道。

若非看四个大修士随行护卫姬无生立刻便会下令围杀七夜。

可是,没有那金刚钻哪敢揽那瓷器活?

七夜明显有恃无恐,就如七夜表现出的无赖霸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七夜本来就是一无所有,大不了打回原形,就算大离王朝覆灭,七夜至少赚到了如今的修为境界。

”是吗?那些混在杂兵中的低级弟子就不说了,不知无生刮秋无垠到底是弊个宗派的鹰犬?!、……七夜晃悠悠应道。

无生刮秋无垠好歹是元婴大修士,天心派太上长老,天南联盟长老会长老,可是,七夜丝毫不给面子,当着天下英雄之面,直接明言侮辱。

天心派掌教姬无生脸色阴沉得吓人,想反驳又不知如何反驳,因为秋无垠确实是天心派太上长老,虽然是受长老会指使,并非天心派指使。

但是,七夜明显就是强词夺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用得着多解释吗?

”轰……”

蓦然间,一股强横至极,惊悚众人的恐怖气势爆发,宛若波涛海浪压向七夜等人。

”晚辈!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就如你之前所说,风水轮流转,还是凡事留一线的好,莫要太过倡狂了!”

一直宛若雕像般静了坐一旁闭目养神的天心派元老,化神大能周正黎猛然睁眼警告道。

”巩……”

七夜身后的陀罗侯周空猛然浑身金光大作,闷响声中,轻易挡住恐怖威压。

”老鬼!就你这实力,就别丢人显眼了。有能力,就直接动手把本王留下;没能力就哪凉快哪呆着去。所丹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数百年。你的时代早就过去了,没看无天大帝都没出声吗?连本王属下都奈何不了,你没资格与本王讨价还价!”

化神大能的恐怖威压、气势之中,七夜稳坐泰山,毫无异动不屑看向周正黎哂道。

七夜既然敢来赴会,自然调查清楚天心派及无天王朝主要信息,也认出了从域外返回的天心派化神大能周正黎。

”轰……”

语不惊人死不休!

区区金丹修士,竟然敢如此轻视、侮辱化神大能,在场各个势力代表,看向七夜的眼神,已经跟看疯子差不多。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身为化神大能的天心派元老,还真是连大离王朝一个星官都奈何不了,这让无话可说。

当然,更重要的是,在场势力代表,绝大多数就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哪会为天心派出头,得罪大离王朝。

”巩……”

”竖子狂妄!你算什么……

天心派阵营,一位”欲”字辈金丹后期长老忍无可忍,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嗖……”

话未说完,紫薇侯帝穹身形一晃……

”啪……”

那位金丹长老头颅宛若西瓜般猛然爆开,嫣红鲜血,苍白脑糙宛若烟花绽枷……

”哗……”

在场众人大惊,不敢置信看着心狠手辣当着天心派之面轰杀天心派长老的七夜等人。

狂!

狂妄!

疯狂!

大半势力代表猛然站起,脸色惊恐震撼!

”愚蠢蝼蚁!犯我主者……死!”

紫薇侯帝穹返回原位,杀气凌然叱道。

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以在场众人的修为实力,也就清楚是帝穹暴起发难,秒杀天心派长老,只是速度实在太快,就算清楚,也自认难以抵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