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470章 人在江湖

第四百七十章 人在江湖

,不知天心派此次为了天地雷劫,准备了什么宝物挡劫劫。比起本王的特殊古宝如何?”

姬无生、无天、赵正希等天心派高层沉默之际,七夜微微一笑,把玩着手中“七曜定天叶”问道。

“离王什么意思?”

听到七夜如此说,便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冷静多智的姬无生,也不再保持极力忍耐的宽容大度的神色,沉声问道。

七夜的言语很明显,那就是威胁天心派,如果天心派不拿出二十亿灵石,到时就要看天心派准备应劫的宝物,是否挡得住七夜手中堪比仙器的“叶子古宝”的自爆了!

天心派是什么存在?堂堂天南宗派之首,只是真的不想和七夜闹翻,落得两败俱伤,最终便宜了异域势力,却不表示天心派真的怕了大离王朝。

毕竟,天心派敢通告天下,宣车开国立朝,肯定做了十足准备,做好了应对各种情况的准备,如果都像大离王朝这般威胁敲诈,那还开什么国?

事已至此,就算天心派再忌惮大离王朝,为了尊严、威名,也不可能答应了。

“七夜!”

就在此时,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起,夏欲雪脸色复杂从天心派侧门走出,直视七夜喊道。

七夜浓眉一皱看向夏欲雪,便听夏欲雪语气感慨嘘吁说道:“大离王朝当初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离王为天南人族做出的莫大贡献。天下皆知,谁也无法否认。妾身也承认认真说来,天心派确实对不起离王,对不起大离王朝,也确实自私且不顾大局。”一番话下来在场各个势力代表和天心派鼻子等人齐齐脸色各异,有愤怒、有期待、有嘲讽、有幸灾乐祸、有皱眉沉思……

“夏长老!”

姬无生难以置信看着夏欲雪,脸色颇为难看沉思喊道。

“但是,一切都已过去,人生在世。重要的是现在,而非过去不是吗?无论如何,那也是三年前的事,至少自从大离王朝开国成功后,天心派便从未做过对不起离王、大离王朝、天南人族之事,反而对于抵挡异族联军功劳不小。至于无天,与离王没什么交情,可谓路人,但也没有过什么冲突吧?”

“任何人,包括我在内都相信离王绝对有破坏天心派开国的能力,肯定让无天开国失败!”夏欲雪没理会掌教姬无生,而是依旧直视七夜,以局外人的身份、

称呼、心态进行劝说。

“如今,天南大劫,各宗各派包括世俗界都在劫中确实自身难保形势危急。不得不说,其实天心派此次开国,最主要就是增强实力、势力,方能更好抵御异族联军意义非同小可。

看在夏姐的面子上,看在天南人族的份上不要意气用事好吗?”

“两虎相斗,必有一伤。同时,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大离王朝和即将成立的无天王朝,是天南第一、第二王朝,可谓天南两大势力,两面铁壁。若是和平时期,夏姐也不说什么,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

如今,合则两利,斗者双亡!”辽阔天心殿,气氛寂静一片,唯有夏欲雪颇为失落,复杂的言语不停响起。

……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别说什么大道理,只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罢了。我等不过是曾经亡国遗民,既然天下人不给我等活路,大不了同归于尽,从头再来。若是我朝就这么放过曾经的仇家。请问夏姐,将来大离王朝如何自处?天下人该如何看待大离王朝?夏姐是天心派长老,为天心派考虑无可厚非,但是,夏姐可有想过我们?”众人沉思间,七夜脸色不变,毫无表情看着夏欲雪侃侃而言,既不反驳,也不解释,更不逃避夏欲雪的眼神,而是一脸坦然。孤魔迟疑了下,忽然冷哼一声,朗声说道。

……”

其他人还不觉得有什么,粱青、帝穹等大离王朝重臣确实意外看向孤魔,因为孤魔向来沉默寡言,就像七夜的影子般,基本不出声,怎么忽然会代替七夜出声了,特别是眼前场合,身为臣子,就该有臣子的自觉,不能越疽代苞,更不能让人觉得大离王朝没规矩。

随即,粱青、帝穹等人恍然大悟看向七夜,夏欲雪和离王、孤魔、粱青等人,毕竟关系匪浅,这些话,七夜不方便说,孤魔却能说。

因为孤魔、粱青等人当年初入修士界,便是跟在夏欲雪身边,在天心派待了不短的时间,打下了深厚修行基础,直到七夜来带走他们。

至少,孤魔一声夏姐,绝对没错!

“孤魔!夏姐知道委屈你们,也对不起你们。不过,夏姐虽然只是一介女子,可能真的颇为短视。但是,你们应该清楚,天心派并非真的奈何不了大离王朝,只是不想节外生枝,两败俱伤罢了。若真是闹翻,对谁都没好处,而且都是难以翻身的致命伤,这又何苦?”夏欲雪神情一僵,脸色痛苦,眼神哀然苦口婆心说道,从始至终,夏欲雪都是直呼“天心派”全名,尽量以局外人的公正之心说话。

“废话!”

夏欲雪话音一落,在场不少修士不由齐齐暗中毁谤道。

夏欲雪所说,包括天心派和大离王朝在内所有人,谁不清楚?

如今双方赌的就是,看谁耐心更好,看谁更有胆量。

只是,大离王朝的优势在于,无论如何,大离王朝即便覆灭,那也是以后的事:天心派开国成败,就在明天。

大离王朝赌得起,天心派等不起,所以离王在这场较量中,就已经隐占优势了。

“两年了!两年不见,你还是如此短视,依旧那么妇人之仁,依旧那么自以为是!你还是回山潜修,别涉及世事纷争了,不适合你!”

七夜忽然绽颜一笑,满脸失望坦然直言,随即,不顾夏欲雪苍白难看的脸色,直接看向端坐帝皇宝座的无天说道:“既然话到这份上,继续讨论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其实,大家是否都偏激了?本王所料不差,此次天心派为应付天地雷劫准备的宝物的价值,至少也是数以亿计吧?而本王手中的宝物应对天地雷劫的威力,天下皆知,本王就不再多说,随便卖个几亿灵石也没什么问题吧?”

“只是,大家是不是想多了?本王早就说过,这是交易,并非趁人之危的敲诈,本王并不是没有付出,更不想做得太过,这是两利之事。

当然,天心派确实冒犯过本朝,付点利息也是应该。在本王心中,明日天心派渡劫,也不是万无一失,若是再加上这件宝物,就算被袭击破坏,渡劫也肯定没问题,各取所需而已,本王并不觉得天心派亏本了。”“嗯?”

无天、姬无生、赵正希、周正黎等天心派高层对视一眼,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

就如七夜所说,若是拥有“叶子古宝”他们渡过天地雷劫的把握自然更高,但是,七夜开出的筹码太高了吧?

当然,同样一件事,以不同的语气、说法说出来,那意思就不同子。至少以七夜如今的说法,不是那么刺耳,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

其余势力代表颇为错愕呆滞,怎么听起来,好像是离王还是出自好意?前来协助天心派开国立朝?!

“看来本王不大受欢迎啊!废话也不多说了。同意的话,财货两清,本王马上就走:不同意的话,本王也马上就走,爽快点给个话吧!”不待其他人反应过来,七夜举杯一饮而尽,猛然站起,看了看姬无生,又看向无天直接说道。

“离王就是离王!不愧为天南无数年来,第一个开国建朝之王。

在下佩服,如此各取所需,合则再利之事,没道理不同意。只是在下有个附加要求,无论之前如何,希望此刻起,我等双方一切恩怨就此一笔勾销,在一定范围内互为扶持如何?、,

剑眉星目,俊朗不凡的无天剑眉一挑,阴郁之色尽去,微笑说道。

看上去,就像之前什么不愉快的事也没发生,反而有点缤纷尽欢之势。

“成交!不为别的,光凭这点,你就比无极、六道强多了。也可以预见,除却本朝,在无天道友的率领下,无天王朝肯定是最后一个崩溃的势力,相信在这段时间内,我等双方肯定有合作之机!”

七夜爽快应了声,右手一甩,手中“七曜定天叶”化为彩光射向无天。

……”

无天神情一僵接过“叶子古宝”摇头苦笑了下,白光绽放间,爽快甩出几个储物手镯,射向七夜。

就是其他人,也是颇为错愕发愣,被七夜的“狂言”震撼了。

这话怎么说呢?!

无天王朝都还没成功开朝立国呢,七夜就直言无天王朝最后肯定是崩溃之局?

一百块极品灵石,四万块上品灵石,五百万中品灵石,十径下品灵石!

数量上正好是二十亿灵石,实际财富却是超出一千多万,无天倒是出手大方,并非斤斤计较之人。

“预祝无天王朝顺利开国,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收起储物手镯,七夜颇为大方且和颜悦色朝无天点了点头告辞。

随后,看也不看夏欲雪、姬无生、赵正希及各个势力代表,直接便率众离开。

留下在场数千个修士面面相觑,沉默一片。

原本所有势力,都觉得此次大离王朝和天心派肯定很难收场,轻则不欢而散,重则大打出手,后患无穷。

谁知道,最后就这么不了了之,反而好像有点两全其美的味道。

怪异!

“我怎么觉得离王此次是有计划而来,早就料到一切了,怎么觉得怪怪的……”

直到七夜等人消失,连离王座驾“星宿紫微宫”也划空而去。

天心殿内,一位势力代表沉思着疑惑说道。

“可不是吗?一箭数雕啊!”

“第一,展现了离王之威,大离之心,让天下各个势力,包括异族势力,慎重考虑对待大离王朝的问题,极大缓解了如今大离王朝危局,肯定能减少不少准备趁火打劫的势力。”“第二,震撼出场,威慑天下。相信要不了多久,离王之威肯定传遍天下,不但能招揽到不少友好势力,还能震慑住不少敌对势力。

“第三,消除大离王朝当年负面影响,表现了大离王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睚眦必报的行为作风。并缓和了即将开国成功,隐胜大离王朝势力半筹的无天王朝的关系,消除双方仇怨,结下同盟种子!”

“第四,叶子古宝相对于整个王朝,作用不是很大,至少没二十亿灵石的作用大,大发横财啊!”

“第五,反将了有心人一军。离王确实是离开大离王朝,前来见证无天王朝开过了,却是马上离开,肯定能让围攻异族联军措手不及,方寸大乱,又让人找不出毛病来,毕竟离王都说了自己不受欢迎,难道赖着不走?!”

“第六”

一时间,各个势力议论纷纷,把离王此次所作所为代表的意义分析得一清二楚,众人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

似乎从离王七夜出现开始,每一步都已经算好,每一步都进退自如,似乎早就料到,而且每一步看似爽快直接,肆意妄为,却具有深意。

“好可怕的心机,好恐怖的推衍?!”

姬无生、无天、赵正希等人静听各个势力代表讨论,不由惊骇震撼对视沉思。

天心帝皇宫,天牟派长老所住宫殿。

失魂落魄的夏欲雪返回所住宫殿,不停运转静心功法,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商青璇静侍一旁,心中焦急,却也无奈,因为她已经清楚今天发生在天心殿的事了。

收功,站起!

看向窗外,人影纵横,气氛昌盛热闹。

窗外云朵,似乎很远,处于无尽高空:又似芋很近,近在咫尺。

加上飘渺迷茫云雾,变幻莫测,令人难以捉摸“旋儿!为师是否真的不适合参与世事纷争,应该回山潜修?”

静立窗边片刻,夏欲雪迷茫且自言自语,又像是问身边的商青璇。

“嗯?!”

商青璇颇为疼惜心悸看向夏欲雪,张嘴无言,随即暗叹了声,低声应道:“师傅要旋儿说真话还是假话?!”

“哎……”

夏欲雪长长叹息一声,眼神迷离说道:“为师已经知道旋儿的〖答〗案!不过,为师还是想不明白,难道为师真的做错了?!到底做错什么了?”

“其实,师傅并没错,错的是人心,错的是现实,错的是这个世界!”

商青璇沉默了下,呢喃般缓缓说道,听得夏欲雪柳眉大皱,她是自己想不明白,让徒弟解惑,可不是让徒弟打哑谜。

“师傅还记得旋儿是怎么拜入天心派,怎么被师傅收为徒弟,怎么走到现在的吗?”商青璇紧随接道。

“记得!时间过得真快啊,旋儿的人生颇为曲折,根骨资质也不是很好,能走到这步就很不错了。所幸旋儿擅长阵法,倒也能弥补根骨资质,可惜,你没月岚的根骨资质,否则以你的刻苦,至少也该凝丹了!”夏欲雪颇为疑惑,搞不懂商青璇为什么这么问,不过还是老实应道。

“师傅与旋儿和师妹不同,因为师傅从小在天心派长大,身具仅次于天灵根的真灵根,又适合本门心法,一直以来,修行突飞猛进,一帆风顺,却是错过了不少人生美景!”

“旋儿到底想说什么?难道为师历练不足?”夏欲雪疑惑问道。

“师傅历练不算少,可师傅历练之时,已经是金丹修为,自然错过很多丑恶的人生片段!”

“其他事就不说了,就拿师傅和离王之间的矛盾说吧!当年离王残忍嗜杀,兵分三路开疆拓土,直至拿下宣妙城和通哪城,烧杀抢掠,血流成河,被满城屠尽者不再少数。让离王获得业火离王之称,不只是师傅看不下去,便是大离王朝满朝文武,很多也极力劝谏反对,天下人更是疯狂诅咒谩骂,预示离王如此残暴嗜杀,大离王朝覆灭之日不远了!”

“如今呢?不过两三年而已,如今大离王朝隐有天南乐土之称,每天都有大批流民、难民投奔大离王朝,使得大离王朝从原本的二十亿人口,激增到两百万,整整十倍。这是件奇迹,也是因势成局,天下形势造成的畸形局面。”

“那离王当年嗜杀残忍所为,到底是对是错呢?”

“不只是大离王朝等势力,便是整个修士界,凡夫俗子也是根本。

但是,凡夫俗子寿命很短,也很健忘,更容易满足。不过两三年而已,天下人就淡忘离王的业火离王称号了,如果大离王朝国策不变,相信再过个十几二十年,足够世俗界流传一代,估计到时就没人记得离王凶名,反而会觉得离王仁德宽厚,爱民如子了!”

“再以今日之事为例。起初,绝大多数人都以为离王狂妄霸道,蛮横无理,最后呢?”

“就如目前的种族战争,其实没有谁对谁错,只是在其位,谋其政:立场不同,角度不同:人在江湖,人不由己而已!”

拜求点击、推荐,有空huā点时间支持下吧,影子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