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7章 决战金銮殿(上)

第七章 决战金銮殿(上)

金銮殿,乃梁国最高的重檐庑殿顶建筑。除殿顶一条正脊外,两层重檐各有四条垂脊。正脊和垂脊不仅使用黄彩琉璃瓦制作的仙人和形象各异的走兽装饰物,而且殿顶的垂脊兽是唯一十样俱全的。八条垂脊共饰有八十八个仙人。其内金箔装饰,画梁雕栋,占地十数里,大气恢弘之余,又显得金碧辉煌,令人不敢直视。

此时,金銮殿外,杀声震天,尸骸堆积,汩汩血水顺着白玉台阶流淌!

此处,乃梁国残军聚集最多、军力最强之地,光先天高手,便数百上千;可惜,敌军亦是密密麻麻,连忙数里,数以万计,其中更有楚国银衣血卫,鲁国破天魔骑两大王牌。

“血浪滔天!”

眼看金銮殿防线崩溃,无数敌军涌入殿内,身先士卒,率领玄甲魔卫赶到殿外数里处的魔帅大急,法力疯狂运转,高昂斗志升华为巨大刀刃,合着厚背战刀,向前轰然重劈,其威似能分天裂地。

“砰、砰、砰……”

犹如血肉城墙的密集敌军,硬生生被撕开庞大缺口,地面坚硬青冈岩碎裂,长大百米。

残肢断体,血肉横飞,一条血肉之路直通金銮殿前白玉台阶,血水荡漾。

回身后退,趁机恢复法力,同时挥手间数道太极元气射出,融入魔卫体内。

一路以来,商东杰负责处理伤员,魔帅则负责救治,融入太极元气,已经颇为默契!

……

“魔帅?!他还真敢来?”

爆发十丈刀芒,一刀击杀上百士卒,撕开百米缺口。顿时引起敌军主将关注,鲁国大将军姬伯禽关注摇头。

“可惜!可惜!”

燕国大将军慕容虚感叹摇头,不知该说魔帅豪气干云,还是狂妄冲动,竟然还想来救援梁皇。

可是,魔帅若不来,就不是魔帅了!

“魔骑后五队,目标玄甲魔卫!”

鲁国姬伯禽冷笑一声,迅速下令。

“慢着!”

破天魔骑正要执行,楚国大将军李子雄,之前的金甲大将军,却是摆手阻止,顿了下接道:

“银衣血卫和破天魔骑全部投入金銮殿,全力击杀梁皇!令燕云铁骑和玄铁甲士立刻聚集此地,准备围杀魔帅!”

楚、燕、卫、鲁四国,其中以楚国势力、实力最强,此次联军,自然以楚国为首,金甲大将军李子雄便是总帅。

诸将恍然大悟!

魔帅为什么浴血而来?肯定是为了救援梁皇,而联军覆灭梁国,自然不可能放过梁国皇室,特别是梁皇。

而四大王牌齐聚,自然为了留下魔帅!

……

“咦?好凶悍的军队?如此煞气、意志,便是修士也极为罕见!俱为修魔绝佳人才!”

遮天蔽日的浓厚煞气血云之上,数十人悬浮半空,其中一垂腰黑发束箍,身材健硕,剑眉星目的俊朗中年人,看穿煞气血云,眼神大亮喃喃自语,如获至宝。

此中年人,便是天南魔宗之首,阴阳宗的长老,擎阳峰首座魏无风,乃金丹老祖存在,便是此地,若论战力,也是以他为首,毕竟如此战场,极为罕见,正是修魔之人修炼魔功、聚敛煞气、亡魂的难得机遇。

“哼!魔道就是魔道,自甘堕落,令人不齿!直说看中其血脉,居心叵测不就得了,虚伪!”

一位容色绝美,欣长苗条,身着海蓝色罗衣长褂,雪白肌肤熠熠生辉的绝美少女柳眉一挑,冷声啐道。虽是不屑恼怒,却是声若天籁,再加上那绝美之姿,令人纷纷侧目,别有番倾城韵味。

“前辈在此,休得胡言,各修其道罢了!”

一位身材丰盈,道袍浅绿,风情醉人的熟妇瞪了那海蓝少女呵斥道,显然颇为溺爱,又有点无奈。

那海蓝少女撇了撇嘴,凤眼崩火,显然是个嫉恶如仇的女子,不只是因为魏无风所言,魔卫等人的浓重煞气,显然对阴阳魔宗的所作所为,也是怨气极深。

“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以此子之姿,若归我佛,至少也是金刚果位!”

一位身披袈裟,长眉如雪垂面的高僧捏印点头称赞。

“子曰:天将降大任以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若能浪子回头,确是修儒绝佳之才!”

一个高冠古服,温文尔雅的文士似笑非笑地看向魏无风,连声赞叹。

那海蓝衣饰少女不由翻了个白眼,一群伪君子啊!

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看这煞气最重之人,不过中下等火灵根罢了,哪有各位前辈说的那么好!(虽是这世界没这典故,意思大家懂就行,别深究,谢谢!)

“少来!无论如何,此子本座看中了,谁若从中作梗,便是与阴阳宗为敌,本座誓死击杀!”

魏无风却是双眼一眯,恐怖威压爆发,眼神凌厉环视在场众人,冷声警告。

众人无语,谁知此行,能发现如此奇才。己方宗派只派来几个代表,亏大了!

不过,各宗代表心思各异,意思大同小异。

“哪能让魔道专美于前,少不得,让他们出点血,至少不能让魔道如愿,如虎添翼!”

……

“喝!”

眼看白玉台阶在前,密集敌军拥挤,魔帅手持厚背战刀狂舞,宛若雄狮冲上台阶!

刀芒凌厉,破甲断体,血夜瓢泼,使得魔帅更是凶性大法。

腥热血液宛若暴雨,顺着身躯流淌,使得魔帅宛若血池站起之煞神,走过之处,血水淋漓。

“哧、哧、哧……”

眼前闯到白玉台阶前半,猛然间,刺耳破空声起,令人心悸!

“破天魔骑!”

斜眼顺声观察,魔帅心中一跳,以眼前的战场,鲁国的破天魔骑,比任何王牌军队都危险得多,杀伤力奇大!

“喝!”

一声暴喝,魔帅一瞪跃起,力灌战刀,挥出……

犀利刀芒挥出,凌厉劲风呼啸,直接扫落、击落大片利弩。

“噗、噗、噗……”

更多利弩落下,虽然玄甲魔卫极力抵挡,却还有上百人中间,其中六七十人直接毙命!

原本井然有序的阵势顿时大乱,血流如注!

“大壮!”

“石三!”

“二哥!”

……

悲壮愤怒气氛,宛若波涛海浪,不少流血不流泪的玄甲魔卫虎目生液,疯狂的气息萦绕!

从皇祠,冲杀到金銮殿前,伤亡不过十数,破天魔骑一阵齐射,竟然陨落六七十人……

“喝!”

魔帅握着厚背战刀的手中发白,青筋暴露,但是,他不能迷失!暴喝一声,喝醒魔卫,顿了下,愤怒疯狂喝道:

“孤魔!华雷!战十方!随本帅杀,陈武负责统帅!”

说话同时,数十道太极元气射入那些还未毙命的魔卫体内。

话落,足尖一顿,身若大鹏掠起,夹杂着滔天怒气,状若疯狂直射破天魔骑所在阵营……

身若蜻蜓点水,所过之处,十数敌军头颅爆破,殒命当场!

“杀!”

三声暴喝,更胜战鼓!

孤魔等三人兵戈狂舞,包裹自身紧随魔帅射向破天魔骑所在,一往无前!

比起魔帅,孤魔等将领对于玄甲魔卫的感情更为深厚,如此大伤亡,更令他们热血燃烧,满脑复仇,撕杀之念。

命逼人来难自主,龙骧凤翥势难收。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三州。

鼓角揭天嘉气冷,风涛动地海山秋。

东南永作金天柱,谁羡当时万户侯!

拜求收藏、推荐、点击,有能力的朋友帮忙宣传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