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8章 决战金銮殿(下)

第八章 决战金銮殿(下)

“好胆!”

鲁国大将军姬伯禽看到魔帅竟然只帅三人杀向破天魔骑,顿时脸色微变惊叹,随后大手一挥,身侧十八个先天高手如风前往支援!

同在旁边观战的楚国大将军李子雄,燕国大将军慕容虚,卫国大将军石柏仓不由一阵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

这份胆气,确实令人惊叹。

“死!”

眼看魔帅即将到达破天魔骑阵营,数声暴喝声起,三名先天魔骑齐齐借力掠起,宛若鹰击长空,成品字形直袭魔帅,隐成必杀之势。

三名先天魔骑,都是破天魔骑副统领,实力最低也是先天后期,其余两个都为先天大圆满之境。

为首一杆金枪,枪如奔雷,势若雷霆出击;

左侧一把大刀,刀如骇浪,势若惊涛骇浪;

右侧一把利剑,剑如极光,势若极光纵横;

直接封死魔帅所有进路,如此威势,除非魔帅撤退,否则只能硬挡,实力稍差,便会被当成活靶子直接秒杀!

“喝!”

战机紧急,容不得半分拖延。魔帅单手持刀直指中路金枪高手,左手虚空一拍,借力加速,直接硬撼。

“擦……”

金枪迅猛,直接穿透魔帅盔甲,贯入右肩颊,透体而出。

嫣红的鲜血,瞬间覆盖暗红血茧!

“噗……”

厚背战刀狠狠扎入金枪高手体内,一抖震裂身躯!

两人直线对冲而过……

“噗……”

清晰骨肉分离声起,那金枪高手惯性前冲数米,身躯猛然从中化为两半。

坠落,血雨瓢泼!

“哧……”

利器摩擦骨肉声起,魔帅直接握住贯穿肩胛的金枪,朝左侧执刀高手射去。同时,右手握刀猛然斩向右侧持剑高手。

“轰……”

失去目标,刀浪撞击剑光,劲风呼啸。

持刀执剑的两位魔骑副统领震惊回防……

“噗!噗!”

两声利刃入体声起,一被金枪洞穿;一被战刀斩断半身。

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间之事!

一个照面,三大魔骑副统领陨落!

而魔帅则其速不减,直接杀入魔骑阵营,刀芒掠起,断肢断体纷飞!

凶悍!

就两个字!

所有看到此状的人,齐齐眼皮一跳,口干舌燥。

要做到这一切,不但需要颇为强大的实力,还需要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或者极佳战斗天赋。

孤魔、华雷、战十方紧随而至。

孤魔手中一把利剑,速如闪电,穿插之间,一剑一人,一光一命;

华雷手持宝刀,刀光纵横,挡者披靡;战十方手持双戟,双手狂舞,每次落下,便有一魔骑非死即伤,几乎全部失去战斗力!

四人,宛若四道火柱落入敌阵,全力清空身边众敌。

“全军听令,天罗伏魔阵!”

事情转变太快,魔骑统领又惊又怒,连忙高声下令。

可魔帅等四人既然杀入阵中,如何会让魔骑轻易摆成阵势,顿时又是一阵疯狂的左突右杀。

“唰、唰、唰……”

适时十八先天高手速如脱兔赶到,宛若风暴的刀光剑芒席卷而至,终于遏制住魔帅四人的屠杀之势。

等“天罗伏魔阵”布成,五千破天魔骑已经陨落近半,其中陨落魔帅之手者,便高达上千,令人惊骇。

“射!”

仅剩的两千余破天魔骑,以天罗地网之势分散站定,一阵齐射,两千多利箭纵横交错,形成一道箭网,直接封死魔帅等四人所有空间,不留死角。

眼看敌军高手赶来,魔骑阵势将成。魔帅、孤魔等四人聚集到一起,彼此背靠背,分守一方。

“随我来!”

天罗伏魔阵一成,魔帅便知事不可为,轻喝一声,四人成四方形突围,当机立断。

“噼里啪啦……”

密集破天魔箭落下,四人狂舞,噼里啪啦作响,全被四人挡了下来。

无奈阵势已成,破天魔骑更是鲁国王牌,攻势一起,便宛若暴雨磅礴,连绵不绝,连敌军来援十八先天高手,也不得不暂时退避。

魔帅四人都是绝顶高手,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却也是宛若置身泥淖,行动迟缓,手忙脚乱,体内真气(就魔帅是法力)消耗极快。

而此时,玄甲魔卫在统领陈武的率领下,也即将登完白玉阶,接应魔帅四人。

“嗯?!”

就在此时,一声细微闷哼声起,华雷大腿中箭,动作迟缓,顿时与魔帅、孤魔、战十方拉开数米距离!

“冲出去!”

魔帅内心一沉,语气不容拒绝朝孤魔、战十方喝道,左手虚空一抓,地面数具尸骸掠起,直迎半空射来魔箭!

同时,身形暴退,背部顶在华雷背部,左手探后按住华雷,固定在自己背部,又有十数道太极元气疯狂灌入华雷体内,右手战刀狂舞,刀芒包裹四周,密不透风。

“撑住!”

只要华雷能撑到魔卫阵内,就救得下来。

“嗯!”

魔帅背部抵在华雷背部的同时,忽然一痛,却是华雷腹部中箭,魔箭穿透其身,箭头射入魔帅背部,使得魔帅身形一顿。

“杀!”

一声震耳暴喝声起,执刀狂舞的魔帅感觉一股大力传来,带着他直朝前方飞去!

华雷一掌拍在魔帅背部,互相借力抛飞,手中宝刀狂舞,重新杀入敌阵,每次挥刀,便有十数名魔骑毙命,鲜血飘洒。

“噗、噗、噗……”

一阵阵利器入肉闷响起,只攻不守,只求最大程度击杀敌军的华雷,转眼便身中十数箭!

硬生生顶着箭雨,突入“天罗伏魔阵”中!

“杀!”

又是声震天暴喝,华雷带着满身利箭挥出最后一刀,爆发出平生最强力量,爆发出数丈长的恐怖刀芒,直接斩杀数十魔骑,令魔骑阵势一顿。

一道剑光划过……

森然头颅迎空飞起,双目怒睁,钢髯如针,依旧杀意凛然。

落地!

华雷那魁梧的无头身躯插满箭羽,高达百箭……

……

“你!很不错,欢迎加入魔军!”

那一年,华雷以军队大比第一加入玄甲魔卫,魔帅亲自接待。

“砰……”

华雷不大会说话,沉默以拳捶胸,捶胸证心!

“大人!让属下率军突袭吧?”

无数次,华雷颇为紧张搓手请战。

“好!华雷接令……”

魔帅深深看了华雷一眼应承。

“孙子!此次全靠你了,这可是我表现帅才的绝好机会,办垮了,看我不揍死你个孙子!”

帐外,华雷忧心忡忡,颇为忐忑却又顾作认真朝座下参领孙山吩咐道。

孙山苦笑无语,有这么求人的吗?何必呢?

帐内,诸将善意且信任相视而笑!

“大人!属下当先吧!”

之前,华雷主动请缨,欲身先士卒!

隐为玄甲魔卫第一高手的华雷,固然实力惊人,心志绝佳,忠贞不二,战斗天赋更胜魔帅,但大字不识,排兵布阵更不懂,耿直豪情,毫无心机,统帅之能欠缺,并非帅才,可攻坚不可为帅!

这点不只众人清楚,华雷自己也很清楚,可他还是乐此不疲,每每请缨率军作战,却又每次沉默冲在最前,任由属下指挥,功劳、赏赐等也全部分发!

三军勇猛无人匹,豪情忠义战梁国。

虎啸龙吟贼溃败,横刀立马万军愁。

……

“华雷!走好!”

魔帅落地,转头正好看到华雷头颅飞起,满身箭羽,握着战刀的手掌一紧,心绪沉重!

转身,挥刀,眼神坚定凌厉!

“华雷!走好!”

孤魔、战十方两人身中数箭突入魔卫阵势,商东杰迅速上前救治,齐齐心中默哀。

转身,双眼嗜血、疯狂!

闭眼,一种晶莹剔透的**沿着无数粗狂的脸庞滑落,渗入地面嫣红的鲜血中,格外耀眼!

人已去,永存心中;

心随风,此情不渝;

莫说男儿流血不流泪,

血染夕阳红!

江山美人,谁比谁重?

功名豪情,谁比谁先?

男儿盖世论豪情,

铁血一生非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