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4章 终点和起点

第十四章 终点和起点(拜求推荐)

“嗯?!”

看到凤月岚此举,夏欲雪眉头紧锁,天心派不比其他,强扭的瓜不甜,何况其心不净,如何静心修行,映衬天心?

“呼……”

“你跟她走吧,看她心性言行,确实最为适合你!”

一道长长的浊气吐出,魔帅眼神坚定看向凤月岚,声音沙哑说道。

“呃……”

凤月岚错愕皱眉,明知梁国覆灭与眼前“仙人”有关,魔帅还让她“认贼作父”?

“普天之下,除了他们?还有谁能给我们带来力量?如无力量,如无将来?谈何复仇?”

看出凤月岚心迹,魔帅苦笑说道,不比凤月岚等人,魔帅清楚,眼前修士,代表的是天南最强势力。顿了下认真接道:“你跟我们不同,我们都是修行无望者,非居心叵测者如何会收我等为徒!而且,我们是梁国的军人,生为保家卫国;死亦军魂浩荡!”

除夏欲雪欣喜、复杂、意外的神情外,其他修士齐齐眉头一皱,特别是魏无风,脸色颇为难看,可是,他们又无法否认魔帅的话。

另外,这也是魔帅在回复魏无风的收徒话语,知道是一回事,魔帅也清楚阴阳宗领袖天南,能拜入阴阳宗也是种莫大福缘,但是明知阴阳宗乃覆盖罪魁祸首之一,而且阴阳宗弟子又在收取战场亡魂,其中不知有多少梁国子民,兄弟战友。魔帅实在做不到委屈求援,隐忍认贼作父!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凤月岚柳眉紧皱,樱唇紧咬看着魔帅,用力摇了摇头,双眼迷蒙!

有何不同?看夜迦城,如今血染京城,连平民百姓也被屠戮一光。

同为梁国幸存者,她连贴身二婢都陨落了,生无可念,死亦无哀!

是他,悸动了自己的心灵!

如今又要让她离开?

“说的心理话,别浪费了你的绝佳天赋!就当是为我、为那些陨落的兄弟姐妹、亲人战友。梁国的覆灭和血仇,只有你才有希望查清、复仇,难道你要我们走也走得无法瞑目吗?”

魔帅脸色一沉,眼神颇为凌厉直视凤月岚,先是语气柔和真挚,越说越发凌厉。

说到最后,仰天闭眼,身躯颤抖,紧握的拳头一阵发白,指甲入肉!

看到魔帅如此,两窜晶莹剔透的泪珠沿着凤月岚细腻娇嫩的脸颊落下……

落地,撞得粉碎,化为晶莹绝美的花朵!

向来清心寡欲,无欲无求的凤月岚,第一次渴求一种**,那种**,叫……力量!

“以仙长之能,定能护得了他们吧?他们已经是妾身仅剩的亲人了!”

片刻之后,花容坚定,迷蒙绝美的凤目看向夏欲雪颇为激动紧张说道,顿了下,盈盈拜倒,眼神期待万分接道:“若仙长能做到,妾身愿拜仙长为师,尽心尽力随仙长修行!”

“哎……”

夏欲雪长叹一声,星辰般深邃秀美的双眸看向周围众人,语气认真缓缓问道:“事已至此,于各位道友来说,已算任务完成!他们也掀不起任何浪花,未知几位道友可否行个方便?天心派必有所报!”

天南,以天心派、阴阳宗、大禅寺、松风学府四大派为首,其中道教势力最大、实力最强,天心派又为道教之首,夏欲雪虽是实力强横,却也难以以一敌众,所以抬出宗派!

阴阳宗魏无风,大禅寺普光禅师,松风学府凌碧崖等诸派代表一阵相视沉默。

最大的意外是魔帅,没想到他如此刚强烈性,即使面对高高在上的“仙人”也不妥协!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夏道友既已如此说,我等不妨成人之美,除此人低级黄灵根外,正好还有三人具有不错灵根,我等一宗收录一人,此事就此作罢,未知各位道友以为如何?”

相对其他宗派而言,大禅寺终究与天心派相交较厚,而且凤月岚确实比较适合天心派。普光禅师干脆做个顺水人情,却也不给梁国幸存者希望,几个凡人加一个灵根低劣者,能有什么作为?

“罢了!既然大师如此说,本座也非胡搅蛮缠之人,此人归我派了!”

魏无风沉思片刻,知道坚持下去,也无法收魔帅为徒,顶多就是个玉石俱焚的结局,这与他所想相左。不如就此卖天心派一个人情,长袖一挥卷起魔卫参领乌展山,爽快划空而走。

“那此人就归本座了!”

就剩松风学府,别说无法抗拒三大派,凌碧崖本身也不是夏欲雪的对手,直接卷起魔卫统领陈武,直接遁走。

“阿弥陀佛!施主与本宗有缘,可愿入我空门?”

普光禅师宣了个佛号,看向三个灵根者中仅剩的战十方,慈祥庄严问道。

战十方做了个深呼吸,知道这是眼前最好的结局,颇为无奈、愤慨点了点头。至少普光禅师还有问他,陈武和乌展山连选择的机会都没。

“夏道友保重了!凌道友尚好,魏道友可没那么好说话!魔道中人行事歹毒,不择手段!”

普光禅师微笑点了点头,看向夏欲雪善意提醒道,话落卷起战十方离去!

“我们也走吧,此地不宜久留!未知小友可有理想去处?”

夏欲雪和善朝普光禅师点了点头,等普光禅师离去,便看向魔帅询问道。

魔帅沉默,看向战火零星,烽火连云的夜迦城,再看向身边……

片刻间,自己身边就只剩没有灵根的孤魔及另外四个魔卫,那四魔卫分别为:微胖矮墩的梁武、魁梧髯须的梁青、白面俊朗的梁虎、中年平凡的朱炎四人。

追随魔帅纵横天下,所向披靡的万骑玄甲魔卫,如今身边就剩五人,即便加上战十方、陈武、乌展山、魔帅,也不过九人罢了。

人生如此的反复无常,难以捉摸!

不过,玄甲魔卫仅剩的九人中,能出现四个具有灵根者,也算是一种异数,同时也是他们各自的造化和机缘!

“断天外围的叠云山脉吧!”

沉思片刻,魔帅想起普光禅师所说,依然应道。

“咦?!”

夏欲雪颇为惊讶看着魔帅,没想到世俗中人,竟然还知道断天山脉,而且似乎还颇为了解,知道外围之说与叠云山脉。

“既然是你自己所求,本座随你之意便罢,而且那里确实是最适合你等暂壁之所!”

虽然疑惑,夏欲雪倒是心灵剔透,并无追根究底的意思,深深看了魔帅一眼,挥手一艘数米长,宛若战舰的飞船出现,卷起众人入内,速如流行破空消失。

数十里处,魏无风悬浮半空,静静看着那飞梭暗叹!

……

“哎……”

如海大军之中,楚国大将军李子雄看着划破长空而逝的身影,黯然长叹。

没有激战余生的庆幸,没有大战获胜的喜悦,没有叱咤风云的豪情……

有的只是,身为蝼蚁、身为棋子的无奈和黯然!

看着化为废墟,逐渐被烽火吞噬的梁国京城,曾经繁荣昌盛的夜迦城,李子雄悲痛感受,心中迷茫!

天色逐渐昏暗,夜幕缓缓落下!

蚂蚁般的身影来往交错,烽火吞噬了繁华的京城,遗留的残刀断戟,断壁残垣,表现出了之前惨烈的激战!

华雷、商东杰、蓝天凤、舞长空、梁皇……

李子雄、姬伯禽、石柏仓、慕容虚……

玄甲魔卫、银衣血卫、燕云铁骑、玄铁甲卫、破天魔骑……

所有的一切,已经化为遥远的记忆,湮灭在浩瀚时光长河中……

是终点,也是起点!

未来的路,还极为漫长!

好惨!一天推荐票还不到200……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