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5章 名曰七夜

第十五章 名曰七夜

断天山脉,又称百万大山,坐落在天南北部,辽阔无边,所知面积便比天南远胜数倍,其中山峦如林,峰峦叠嶂,悬崖峭壁随处可见,擎天巨木比比皆是,猛禽凶兽层出不穷,乃公认的死亡禁地,金丹老祖也不敢轻入,凶名赫赫。而且又是无数年来,被人族修士逼得无处可去的蛮族、妖族、鬼怪等族的聚集之地,人族基本是是见一个杀一个,更没有修士敢靠近。

毕竟修士血肉法力,可是蛮妖鬼怪的最佳补品,如它们的身躯神魂,是修士趋之若鹜的宝物那般。

其实,断天山脉只是无数山脉的总称罢了,对于天南来说,只是组个天地的中部山脉的叫法。断天山脉往北,便是内部,别说金丹老祖,就是元婴大修士和化神大能,进入者就没听说过还能生还;而断天山脉以南,被天南修士称之为断天外围,光是外围,纵横交错,层峦叠嶂的冲霄山脉,也是数以万计。

叠云山脉,顾名思义,山脉宛若云层般重重叠叠,山峰峡谷无数,地形复杂,凶险万分,处于断天山脉外围的中外部。

这一天,一艘破空飞梭速如流星划至,三女六男出现在叠云山脉某处山谷之内。

“到了!此处便是叠云山脉,本座已经观察过,此处环境较佳,附近并无强大存在能威胁你们的性命,只要你们不乱闯,便不会出现安危问题!”

到达目的地后,夏欲雪放下魔帅、孤魔、凤月岚等人,闭目片刻后,睁眼说道。

“多谢前辈照顾,若是有缘再遇,必有所报!”

还是女人细心,魔帅发自真心拱手谢道。

夏欲雪微笑点了点头,因为魔帅用的是修士界的称呼和礼仪,而且做得并不陌生,好像很自然。心血**之际,夏欲雪颇具兴趣问道: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看来你很不简单啊,可惜灵根隐晦,否则倒是个好苗子!”

“名字?呵呵……”

魔帅眼神迷茫,苦笑喃喃自语,沉默片刻,摇头认真接道:

“国破家亡之人,还有何名?夜迦七日,毕生难忘!此刻起,我名七夜!”

七日又七夜,夜迦无光,煞气血云遮天蔽日,战鼓震天,呜咽如梦……

此刻起,世间唯有七夜!

“七夜!七夜……”

夏欲雪口中念叨数遍,似乎要加身记忆,记住这个名字。终究耐不住好奇,随和微笑问道:“本座很好奇,你既然知道断天外围之说,还知道叠云山脉,显然有所了解,应该也清楚此处的凶险。此处虽然只是断天外围的中外部,但是经常有蛮族、妖族、鬼怪等凶物和强大修士出没,宛若双方的狩猎场或试炼所,以你们的实力……似乎……”

话没说完,意思很清楚。这也是夏欲雪特意选取这个山谷,并检查四周的主要缘故,虽然夏欲雪不想让凤月岚跟七夜他们多有牵扯,影响修行,但心软的她,还是不忍心七夜等六人转眼陨落。

“实力!”

七夜沉默片刻,做了个深呼吸,神情毅然,语气坚定应道。

“哦?!你是想修蛮?”

夏欲雪柳月眉一条,颇为震撼惊异脱口而出。

她旁边那一直沉默,身着海蓝色罗衣长褂的绝美少女,也是眼露异彩,颇为好奇地仔细打量着七夜!

她便是夏欲雪的徒弟……商青璇,天心派核心弟子,擅长阵法之道,在修士界颇有声名,才貌双全。

至于凤月岚,孤魔等人,满头雾水之余,又颇为好奇、惊讶。

“晚辈灵根隐晦,他们连灵根都没有,除了修蛮,还有什么办法得到力量?提升实力?”

七夜颇为无奈苦笑说道,神情语气却是极为坚定。

前世七夜虽然只是个低级修士,见识不广,但也没听过无灵根可以修行之事。

除非是那些传说中的蛮夷。

传闻中,蛮夷天生肉身强横无匹,力大无穷。光靠**力量,便能逐日追月,移山倒海。某些传说中的蛮神,更是**衍生神通,无所不能,便是金丹老祖,传说中的元婴大修士、化神大能,也不敢轻捻其锋。否则蛮夷凭什么能与妖族、鬼怪共处,盘踞在连金丹老祖也不敢轻入的断天山脉?

当然,人族修蛮,无异于蛮族修仙、愚公移山,本非正道,难度极大,希望渺茫。

修蛮的修士,凤毛麟角,七夜也只是听说过,并未见过任何一个蛮修,便是**强横的特殊修士,也只是修炼炼体功法罢了,哪个修士敢修炼蛮族功法?

普天之下,人族何止亿万,修士之数堪比星辰,从古至今,惊采绝艳之士无数,偶尔还是有成功过的,不过都存在于种种传说或古籍记载之中。

人族修蛮,基本都是十死无生,轻则重创瘫痪,重则爆体而亡。

“……”

听到七夜的肯定答复,夏欲雪性感嘴唇蠕动数下,却不知说什么,毕竟七夜所说也是事实,随即轻叹一声说道:

“你意已决,本座也不多说!看在徒儿的份上,本座好人做到底,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就当是结个善缘!”

“谢谢师傅!”

凤月岚眉目涟漪,颇为感激喊道,算是正式认可了夏欲雪这个师傅。

就如夏欲雪所说,若非为了凤月岚,她何需为几个蝼蚁如此劳心劳力?

“你也别太高兴,要知道,修士不过是追求更强力量的一群人罢了,并非万能!”

夏欲雪欣慰喜悦朝凤月岚说道,随即看向七夜,却也是在警告七夜的要求别太过分。

“谢过前辈!前辈若能提供些阵法典籍,以供晚辈自保足矣!”

七夜沉思了下,也不矫情客气说道。

“呃……”

夏欲雪微楞,说实在话,七夜的要求还真不高,甚至对于她来说,算是极低,可有可无。

“哦?看你出自沙场,又是一方之帅,肯定擅长阵法!正好我也喜欢钻研阵道,这三枚玉简,分别是关于阵法的《握奇经》,本宗的《阵道总要》,及我个人对于阵道的理解,前两者乃师傅所赐,你如今也算正式踏入仙途,也能阅读玉简了!”

看师傅微楞,商青璇以为师傅并无相关典籍,便主动说道,翻手间,如玉小手出现三个玉简。

顿了下,看了旁边的凤月岚,商青璇袖子一甩,出现个巴掌大精美袋子接道:“这是用来储物之用的法器,是我以前用的储物袋,还算不错,你们在此地生存颇为不易,一起送你吧!会用吗?”

“谢谢仙子!以前跟供奉了解过,只是并无法力,无法应用!”

七夜眼前一亮,感激万分接过谢道,并随口解释,合情合理。

其中《握奇经》,却是远古大能风后所著,高深莫测,包容阵道万法,价值连城,颇为珍稀,估计也就那些超级势力才能拥有。

至于《阵道总要》,则是关于阵道的基础常识、一些常见阵法等。

储物袋,是修士界流传最广,最为实用的必须之物,商青璇所给是个中级储物袋,内有十米大小空间,也算难得了。

再加上商青璇个人对于阵道的理解,这个在七夜眼中,心意多过于价值,毕竟个人所学,又有几个会轻传他人?

“谢谢师姐!”凤月岚倒是颇为乖巧,适时跟随称谢。

“既是你的物品,何需为师傅做人情!”

夏欲雪既欣慰,又疼爱看向商青璇微笑说道。